大刁民 第九百一十五章 玉不琢不成器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心结,文心的心结源自于早逝的父母,故而从懂事后她便主动投身环保事业,哪怕因为主持浙北卫视的选秀类综艺节目《全民嗨歌》而一夜爆红,她也仍旧没有舍弃投入远大于个人收获的环保事业。她第一次听秦潇潇提起新能源项目时,便敏感地捕捉到了这其中的巨大商机,哪怕这项仍旧处于实验室阶段的技术目前并没有办法大规模推广使用,她还是跟着秦潇潇一起乐此不疲,如果不是秦潇潇竭力阻拦,她差点儿就辞了省台的工作,全身心地投入新能源项目中来。

  这段时间被汤力纠缠得不胜其烦,李云道回北京后,文心便借省台去台湾东森卫视交流的机会躲去了台湾,在酒店里检查电子邮箱时却出乎意料的收到了汤力的律师发来的律师函,姓汤的居然同意离婚,而且还同意文心拿走属于她自己的那部分财产。得到消息的文心有些疑惑,之前便是猜测汤力是不是给自己挖了无数个坑在前方等着她,最后跟汤力的律师电话沟通后,又跟自己的离婚律师打了一个多小时的越洋电话,才最终确认这次汤力真的是放手了。

  欣喜若狂的文心二话不说便去台湾免税店大肆采购,刷爆了三张白金信用卡,而后才想起打开手机打给秦潇潇报喜,此时她才发现好姐妹秦潇潇电话关机,打去公司一问,顿时被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得目瞪口呆:秦总消失三天了,周工那边也联系不上。

  又联系不上因为躲避汤力而始终关机的文心,刚刚步入轨道的公司差点儿乱成一锅粥。挂了电话,文心稍稍稳住心神,打给李云道,却只得到了李云道模棱两可的回答――“一切等你回来再说吧”。

  心急火燎地结束了对台湾东森卫视的交流考察,文心便直飞西湖,落地后打了车便直奔西湖市公安局,等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李云道面前的时候,距离她得到消息还不足一日。

  “到底出了什么事?”外柔内刚的文心终于在危急时刻亮了她内心深处无所畏惧的那一面。

  李云道笑了笑,没有立刻开口,而是起身亲自给她泡了杯茶,送到她的面前:“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就不急这一时半刻了,坐下来慢慢说。”

  文心捋了捋散落在额前的秀发,她是典型的巴掌脸,很上镜,在镁光灯下或屏幕上都算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只可惜身材太过于瘦小,于是少了几份女性特有的圆润美。

  她看一眼手表,坐了下来:“李局长,现在可以说了吗?”

  “倒是听潇潇说过,你的性子很急,做事说风就是雨,之前没机会见识,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文心急道:“您就别卖关子了,这可是涉及到我们公司的生死大事。”

  李云道摇了摇头说道:“新能源的事情,暂时缓一缓吧,对内就说潇潇和周钦一起去美国考察了,接下来可能在那边设定实验室。对外别人问起,便什么也不要说。”

  “啊?就这么简单?”文心蹙眉道,“你总要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周钦失踪,潇潇作为项目负责人被请回北京协助调查了。”

  “失踪?调查?”文心似乎有些困惑,“李局,您别弄错吧?周博士是我们高薪从美国请回来的科学家,绿能项目特地拿出了百分之五的股权是分配给技术团队的,周钦博士自己一个人就占了百分之三。”

  李云道倒是还没来得及跟秦潇潇聊得太详细,此时文心提前,他才知道,绿能的股权构成有些诡异,并非之前对外宣称的,秦潇潇和文心一人六成一人四成的比例分配了股权,而是秦潇潇一人占了九成,文心只占了百分之五,剩余的百分之五,则是准备用来奖励公司技术团队的。

  总参主导的项目她们怎么会如此儿戏?李云道有些疑惑,但一时间却想不透其中的关键点,问道:“如果没有新能源项目,绿能目前还能继续运转吗?”

  文心点了点头:“虽然也能维持运营,但是绿能公司建立的初衷便是为了孵化新能源项目,如果周工失踪了,这个进展到一半的项目也就没有什么意义可言了。”

  走的时候,浙北卫视的这位当家花旦显得有些失魂落魄,仿佛一个憋足了劲狠狠挥出一拳的人却扑了个空,整个人一时间仿佛便失去了精气神一般,意兴阑珊地独自一人踱出了市局大门。

  李云道站在窗前,目送文心的背影,但却更担心那日被总参四名工作人员押送回京城的秦潇潇。有秦孤鹤在,秦潇潇的安全应该不成问题,但是事情办砸了,这才是让心高气傲的秦潇潇最难以拉受的。秦潇潇被带走后,李云道便跟远在京城的老爷子通了一次电话,那位在仕途浮浮沉沉数十载的老人只说,“安全不用担心,不过经历此事,也并非不是一件好事。潇潇自幼便顺风顺水惯了,也是时候让她试试在复杂的环境中开展工作了。将来的秦家,还是要靠她和两个小家伙撑着的。”

  玉不琢不成器,或许在秦孤鹤的眼中,秦潇潇还只是一块未雕琢成形的璞玉。

  咚咚,华山在门口轻轻扣了两下敞开的门,神色看上去有些奇怪:“王丽……她……她闹到市局来了……”

  “王丽?”李云道微微愣了一下后便反应过来,王丽是华山的前妻,离婚后不久便嫁给了华山的老下属韩晨。

  “闹什么?”李云道狐疑问道,韩晨的案子还没有最终定性,虽然这几天市里给的压力很大,不断催促着抓紧结案,但素来强势的范志宏并没有马上妥协,一直以已经发现关键线索为理由拖着,将上李云道的配合呼应,应该没那么快就真的以“自杀”结论而告终。

  “不知道东城分局那边谁嚼舌头,说韩晨是自杀身亡便不算殉职,王丽一毛钱抚恤金都领不到,为这事,前几天你不在,已经去东城分局那边闹过两次了,钱强不是停职了嘛,现在弄得那边的代管局长老马很被动。好像有人给王丽出了馊主意,说是找东城分局没用,得找市局,这不今天就过来闹了,刚刚已经在大会议室哭闹了半天了。”华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知道早已过了中秋的微凉天气里他如何会这般一头冷汗。

  “老朱在吗?”

  “好像说是去市里开会了……”

  “李局!”门口突然又出现一人,正是市局大管家李明,此时形色匆匆,估计是从一号行政楼小跑到刑侦楼,涨红着脸一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将王丽闹到市局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接着道,“李局,刚刚局长来过电话,韩晨自杀案目前不是并案了嘛,所以朱局的意思是,韩晨家属王丽的事情,还要请范书记和你一起出面代为处理。”李明有些忐忑,目光都不敢跟李云道对视,谁都知道,在形势未明的前提下去跟韩晨家属接触,弄不好就是被人唾骂一辈子的下场,如果李云道当场拒绝,他其实也能理解。

  “好的,麻烦李主任通知范书记一声,我先去会议室看看。”

  李明微微有些错愕,他没料到李云道居然如此爽快地便接了这烂摊子,刚刚还想了好几个理由想来说服李云道,此刻被弄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有些语无伦次:“那个……我……我刚刚跟范书记通过电话,今天全市纪检体系一天闭门会议,这会儿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行,我先去跟王丽聊聊。”

  王丽原先是西湖空调厂的职工,当年顶替了母亲的名额进的厂,后来工厂效益不好下了岗便自谋生路,从练摊开始,到现在代理了几个不知名的内衣品牌,小本生意倒也做得算是有声有色。上次去韩晨家勘察现场时,王丽情绪波动得厉害,并没有多交流,今天李云道一踏进会议室,便感受到了这女人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市侩和精明。

  王丽也没有干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事,也没把自己弄得披头散发哭哭啼啼,只是坐在会议室的一角,一只手抓着一把五香瓜子,艳红色的唇张翕间,便有瓜子壳吐落在地上,才小半会儿的功夫,她身边已经密密麻麻地吐了一圈瓜子壳。见到有人进来,立刻坐直身子回头看了一眼,见不是朱子胥,便又翘起了二郎腿。

  “王丽,这是我们李局长。”华山不知为何,跟在李云道身后,此时出言提醒道。

  王丽只是斜眼看了华山一眼,只吐出三个几乎让华山暴跳如雷的字:“没出息!”

  李云道拍了拍华山的肩膀:“你先去忙,我跟她聊一聊。”

  “有什么好聊的?我们家韩晨为了局里的事情,成夜成夜地睡不着觉,你们这些当官的,完全不知百姓疾苦,我没什么好跟你聊的,我要见朱子胥!”王丽翻了个白眼,喷出两粒瓜子壳,“人死都死了,还想把脏水往他身上泼,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什么东西!”王丽侧过身,也不看李云道,自顾自地嗑着瓜子。

  “狗咬吕洞宾!”华山恨恨地小声说道。

  王丽耳尖,立马跳了起来:“华山你骂谁呢?你骂谁是狗?”她的声音很尖利,整个楼道里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