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二十四章 徽猷的手书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范志宏是体制内的老人了,在体制里浮浮沉沉这么多年,也早就熟悉了那些无奈与退让,但是他有些担心,那个进取心明显的年轻副局长,他会妥协吗?范志宏是从省纪委调进市局的,跟省纪委的那位“黑脸包公”有着不一般的交情,那位老友曾私下跟他透露过一些关于这位年轻局领导的身份,虽然老友也只是语焉不详地提了提,但是深谙官场规则的范志宏很快便猜出了这青年一定来历不凡。

  他在公安系统的内网上查阅过李云道的资料,很难想象以那青年的显赫背景,居然还要去做些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危险任务,斗悍匪,抓毒贩,碾黑帮,跳长江,这里头随便哪一样单拎出来都算是大功一件,更不用说资料里头以他的身份级别也看不到的东西。

  因此,范志宏决定还是要耐心地跟李云道谈一次,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刚开口,坐在对面呷着清茶的李云道居然想都没想便答应了。

  “那就按朱局的意思,定案吧。”李云道微微笑了笑,“范书记,你不用担心我有其他想法,我虽然年纪轻,但事理还是明白的。况且,还有半个月就是e30了,我们的力量也不能太过于分散了。定就定吧,剩下的,等开完e30再说。”

  李云道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没说几句两人便没了话茬,本想探一探年轻人真实想法的范志宏也不好再待,意犹未尽地放弃了原本已经准备好的大篇幅说辞。

  范志宏前脚刚走,李明后脚便进来:“李局长,范书记看上去不太开心啊!”

  李云道心情不佳,但在这位市局大管家的面前还是收起了烦躁,耐着性子问道:“李主任怎么有空来我这儿窜门?”李云道是副局长兼刑侦支队长,但却很少用一号楼的那间局长办公室,大多数时间都在刑侦楼这边的办公室里办公。

  “哦哦哦,差点儿忘了正事!”李明一拍额头,笑着说道,“老板请你过去一趟,有些事情想跟李局长你商量一下。”

  “哦?朱局找我?直接打个电话就可以了,您干嘛还亲自跑一趟呢?”李云道起身,说句漂亮话反正也没啥成本,李明是朱子胥身边的近臣,自己目前跟朱子胥还没有发生任何明面上的利益冲突,所以跟李明这个大管家的关系还是要处理得当。

  见李云道说得客气,李明连忙摆了摆手:“给老板和李局长传个话,那是我的本职工作嘛!”花化轿子众人抬,这个社会本就是这样,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知道是什么事吗?我好有个心理准备。”李云道一边关上办公室的门一边笑着问道,“我看朱局这几天愁眉不展的,是不是还因为钱强的事?”

  李明看了看前后方,见没人才压低了声音:“跟那件事比起来,钱强的事算个屁啊!”

  李云道眼中的不快一闪即逝,或许李明不是故意,或许李明本就跟钱强之间有些龌龊,又或许李明口中的那件事的的确确是比钱强案要大得多的案子。

  朱子胥坐在宽大舒适的办公桌后,椅子本来是很舒服的,但今天坐起来却有些难受,或许这公安局局长的位置本就不是这么好做的。本来熬过了明年的党代会,两会一结束,他便能安然退居二线——如今的世道,没有什么比安然退下来更值得庆幸的事情了,可是偏偏这个时候碰上了e30。如果他是刚刚上任的公安局局长,如果他的年龄还有奋力一搏的希望,他都会抓住这个千载难缝的机会,可是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半个月后的e30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烫手山芋,尤其国安那头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了消息,某个国外恐怖势力企图利用中国承办e30地球三十国首脑峰会的机会做些文章。

  传过来的情报只说“某极端组织图谋不轨”,但什么时候图谋不轨,在什么地点图谋不轨,对谁图谋不轨,怎么图谋不轨,这些一概不知,这才是令朱子胥最为头疼的地方。

  “朱局,您找我?”李云道轻轻在敞开的办公室门上敲了敲,正要皱眉看文件的朱子胥抬起头,脸上的表情瞬间轻松了不少。

  “云道啊,来来来,坐下说!”说着,朱子胥站了起来,亲自到一旁的茶几上拿杯子给李云道倒了杯水。

  “朱局,咱们自己人,还客气啥!”李云道觉得今天老朱客气得似乎有些过了头,心中暗暗警惕,看来刚刚李明说的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与其等他人家吩咐,不如自己主动开口了,“朱局,是不是有什么吩附?有事儿您直接嘱咐便是,休息了两天,我感觉浑身骨头都松了。”

  “哈哈哈……你啊,就是个劳碌命!”朱子胥热情地将泡好的茶放在李云道的面前,长叹了口气,说道,“李云道,咱们是自己人,我就开门见山了。真的有件非常棘手的事情,非你出马不可!”

  朱子胥递来一个封面上标有绝密二字的信封,李云道愣了愣,并没有立刻去接,“朱局,这……不好吧?不该看的东西,我要是看了会有麻烦吧?”

  朱子胥摇头道:“我跟上面请示过了,上面的意思也是如此,这件事由你来出面统筹会比较妥当。”

  “我?”李云道接过信封,掂量了一下,却没有立刻打开来看,只是猜测着这信封中的内容。

  “放心,如果上面没点头,我也不敢私自把这种情报拿给你看。”朱子胥微笑着说道。

  李云道想了想,还是打开了信封,其实里面也就一张纸和几张模糊不清的图片而已。李云道一看,目光便不敢离开了,吸引他的不是那些图片,反倒是那张纸上面的手写的字,说是字不如说是字体,或者说是笔迹。

  因为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二哥李徽猷的亲笔手书。都说安如其人,弓角的楷体便如同他本身一边阳刚有力,徽猷的行书飘逸洒脱,李云道的草书宛若天人,三人自幼一起在老喇嘛的教导下练字,自然认得彼此的笔迹——的的确确是二哥李徽猷的字迹。

  内容也不复杂,只是说美国打击基地组织后,基地的其中一个极端分支辗转到了北非,这个极端分支组织想借这一次中国的e30会议实施报复,西方国家对他们的打击他们将以牙还牙。

  纸是复印的,明显不是原先的纸张,看墨水染开的程度,更像是一开始写在了一张餐巾纸上。

  模糊不清的照片上是只露出两只眼睛的恐怖份子,其中一个露着金牙的应该是这个组织的头目,一手持着ak47,一手持着钢刀,身前跪着一个金发碧眼的男性老外,地上躺着一个相机,看样子是个外国记者。

  下一个瞬间恐怖份子有没有砍掉那名外国记者的脑袋,李云道并不清楚,那毕竟离自己太过于遥远,但是二哥传回国内消息碰巧传到自己的手上,这才是这世上最为巧合的事情。

  “朱局,这不是小事啊?不可能直接交给地方上来办吧?e30这么重要的会议,北京那边肯定不少人手早就已经派驻进西湖了,这段时间连进商场都要过安检,这恐怖份子跑来不是找死吗?”李云道皱着眉说道。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作为承办城市,我们的态度还是要拿出来的。省厅那边也只是接到了通知,由联参、国安、省厅和市局抽调人手,组成一个调时安全隐患排查小组。嗯,我考虑了一下,想请你代我加入这个安隐排查小组,任副组长。其实我们也没有太多的工作量,只需要配合北京那边就行。反恐支队的老祝这个节骨眼上进医院做心脏搭桥手术了了,否则也没有这么多麻烦。”朱子胥说得很客气,完完全全是商量的口气。

  李云道故意装作很慎重地考虑了一分钟,朱子胥也没打扰他,只是笑眯眯地望着他,耐心地等着结果。

  “成!朱局,我可以答应您,不过我有个小小的条件。”

  “你提!”朱子胥很大度地挥了挥手。

  “嗯,您也清楚的,这次的e30对于西湖市甚至整个浙北或者说对于整个国家意味着什么,所以届时我可能要在整个市局管辖范围内抽调一些必要的人手。”

  “那是当然,国华书记在省内会议上反复强调,e30是今年工作当中的重中之重,人手的问题,只要你提,一路绿灯,如果有问题,我亲自帮你协调。”

  得到了朱子胥的允诺,李云道便心中大定。这一次的e30的确是浙北各个部门工作当中的重中之重,如果出现差池,可以算得上是足以一票否决的决定性#事项。市局在这次e30峰会中的角色本来早就已经拟定好,其实也就是配合北京过来的部门做好外围的安保,同时保证会议前后两个月内一切稳定,这也是市里和局里有很多人一开始便想迅速为周成案和韩晨案定性的重要原因——这样的节骨眼上,谁也经不起折腾。</div>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