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三十二章 钛金属盒现身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每天破晓至太阳东升之间,都是阿卜杜勒麦提尼的晨礼时间,今天也不例外。身在异国他乡,又身负艰巨而神圣的使命,麦提尼仍旧虔诚地坚持着一日五番,哪怕没有神圣的宗教音乐的指引,但他依旧觉得自己离神圣的真主越来越近。

  做完礼拜,电话响了,最近每天早上这个时间酒店都会准时叫早,他仍旧不厌其烦地拿起电话听了听,电话里响起机械的叫早录音。因为在开普敦大学他主修俄语,辅修的语言便是一直让他充满好奇的中文,所以他便被选中,成为执行这一次圣战行动的主要执行人。

  放下电话,他来到衣柜前,拉开门,输入了密码,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保险箱。保险箱里是个密封的钛金属盒,盒子上依旧有一个电子密码锁,麦提尼不知道盒子的密码是什么,更不清楚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他需要做的,便是根据加密的电子邮件上的指示来执行每一步的行动。

  “叮铃!”门铃响了,麦提尼猛地一惊,连忙下意识合上保险箱,又迅速更换了电子密码。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米色套裙的哈萨克族姑娘,

  姑娘穿着笔挺的工作服,亚麻色的长发扎成了两只粗粗的麻花辫,虽然嘴上埋怨麦提尼太磨蹭,但脸上的却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孟加沙尔,走,一起吃早餐去。今天我跟你一组,会场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提前准备好呢!”

  在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姑娘口中被称为孟加沙尔的麦提尼不自然地笑了笑,迅速拿了一件外套,而后顺手将身后的房门关上:“对了,阿瑟穆,昨天总统卫队派来的安全顾问指出了四季酒店的几处安保漏洞,等吃完了早餐,我们先去跟酒店的负责人谈一谈,请他们配合我们的安全保卫工作。”

  阿瑟穆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好的,是该跟酒店的负责人聊一聊,否则漏洞太多了。”

  麦提尼的身份是哈萨克斯坦国提前来中国打前站的翻译,很难想象,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年轻姑娘阿瑟穆是他的上司,也是整个哈国工作团中的重要人物之一,因为这个年轻的姑娘负责总统在中国所有行程上的安全。昨天总统卫队提前派出一名督查人员,愣是一到酒店就指出了不少安全隐患,这让年轻姑娘阿瑟穆很不高兴。

  吃完了早餐,又和阿瑟穆一起跟酒店的负责人讨论了填补安全漏洞事情,而后便和阿瑟穆一起来到了十多天后将举行三十国首脑峰会的会场。

  一共是五道安检,监控几乎覆盖了除洗手间以外的所有区域,麦提尼努力地记下了每一道安检的通过时间以及监控摄像头的位置,一直到来到场馆的内部会场,他都没能发现任何一处安全漏洞。中国人的警卫力量实在是太森严了,麦提尼在北非接受过培训,而且也曾幸运地加入过北非某个小国家的平叛战斗。他觉得刚刚安检处荷枪实弹的警卫似乎都是能时时以一当十的职业军人,比那个小国的叛乱军人带来的威压感要强烈得多。

  那只钛金属盒是前两天另一名潜伏在西湖的圣战同仁送来的,麦提尼不清楚在中国华东地区近乎戒严的状态下,这些同仁是如何将那个钛金属盒运送入境的,又或者说这件东西本来就是中国境内的。但麦提尼觉得后一种可能性很小,来到中国后,他才发现这个国家强大的安保力量几乎不容许任何圣战同仁在狭缝中求生,而且华夏政府对于同仁们的打击向来是毫不留情的。

  那个钛金属里到底是什么呢?是高度微缩的核弹?还是某种他不了解的生化武器?这些他都不了解,他仅仅是一个对真主怀着满腔激情的圣洁的伊斯兰教徒而已。外界都称他们是极端份子,但麦提尼从来没怀疑过首领作为伟大真主的仆人所演绎的教义,是啊,为了神圣的伊斯兰文明的复兴,哪怕牺牲了这具皮囊又如何呢?首领说了,将来我们都会升会天堂,获得真主赏赐的七十二名处女……然而,此时他的任务仅仅是寻找三十国首脑峰会现场的安全漏洞而后通过秘密邮件上报给他的上线,自己能不能在这次行动中光荣地回归真主的怀抱,他也不清楚。

  谁会是那个幸运儿呢?他很认真地想着,连一旁的阿瑟穆连续喊了他数声,他都没能及时地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却发现阿瑟穆身边站着两名挂着工作牌的中方工作人员,阿瑟穆需要翻译,他连忙一脸歉意地笑着迎上去:“抱歉,昨晚没睡好,所以今天有些精神恍惚。”麦提尼的中文说得非常流利。

  “哦哦,没关系,刚来中国水土不服是正常的。”其中一名中方工作人员一脸理解的微笑。

  麦提尼在会场内待了一整天,却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加以利用的安全漏洞,连洗手间的通风井上方,他都敏锐地发现了激光探测仪。如果自己是最后执行圣战任务的那个人,自己如何将那个钛金属盒里的东西带进会场呢?

  如果那是一个小型核弹,他想象着,那些罪恶的西方国家的头脑们都会在这里灰飞烟灭,如果这样能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那就再好不过了,只有他们争得你死我活的时候,我们伟大的伊斯兰文明才有重新复兴的可能。

  他很兴奋地想着,于是忍不住面色有些潮红,他甚至仿佛能看到核弹爆炸时会场上方腾起的小型蘑菇云。失去了他们的首脑,那些罪恶的国度会乱成什么样子呢?

  麦提尼随阿瑟穆走出会场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在回酒店的路上,阿瑟穆终于长长地吁了口气,用带着一丝哈萨克口音的俄语说道:“中国果然是这个世界上安全保卫意识最强的国家,我真不敢想象,如果这样的峰会放在我们的阿斯塔纳举行,会被他们的工作人员找出多少安全漏洞,我们今天忙活了一天,居然连一处漏洞都没有。”

  麦提尼笑了笑,说道:“可是这个国家也被西方国家批判为全世界最没有人权的国度。”

  阿瑟穆眨着漂亮的眼睛,笑着摇头道:“他们那都是在瞎操心,你看看马路上的这些中国人,哪怕有些焦虑,但最起码还是安全的。你试着把他们送去北非或者中东看看,那才叫没人权。”

  肯提尼和阿瑟穆在讨论着有关人权问题的同时,李云道一步一步地走进了为这次行动特别设置的秘密审讯室。

  上午夏初只用半天不到的时间便建好了电脑中的数据模型,中午便开始与国安局提供的数据库进行对比,很快便定位到一名嫌疑人。

  李云道当机立断,带着战风雨和木兰花赶赴目标下榻的希尔顿酒店,以战风雨的武力值,自然是三下五除二便弄晕了目标,随后便带进了这间秘密审讯室。

  隔着玻璃,李云道望着戴着头套却不断扭动身躯进行挣扎的嫌疑人:“木兰花,你觉得这家伙有没有问题?”

  木兰花毫不犹豫道:“问题肯定是有的,但是他国间谍还是真正的恐怖份子,这一点现在还很难确定。”鬼知道这一身猥琐气质的家伙是如何将交大心理学硕士学位读出来的,但气质猥琐却丝毫不会影响他通过微动作和微表情来判断一个人的行为和心理。

  李云道点了点头:“只要他不是正常的工作人员就行,心里有鬼,咱就没办错事。”

  战风雨对这位年轻的上司很好奇,但也不敢多说什么:“李局,我去审审他。”

  “嗯。”

  战风雨进去后半个钟头便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观审室:“这家伙,简直驴头不对马嘴。”战风雨刚刚几乎要被那个叫哈因斯的嫌疑人气疯了,因为嫌疑人不是装疯卖傻,就是装听不懂中文,弄得他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要不,换我进去试试?”木兰花第一次主动请缨。

  李云道笑了笑,这家伙还是忍不住了——所以这世上还是不存在什么废材一说,只是要将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

  “不过,我得先去借个道具,去去就来。”木兰花走出观审室,出去了大约二十分钟,又回到了李云道面前,只是这一次差点儿连李云道都没认出眼前的木兰花。这家伙出去转了一圈,便换上了一身浑身上下散发着羊膻味伊斯兰教徒服饰,戴着小圆帽,再加上他那两撇小胡子,活脱脱的卖羊肉串的小贩形象。

  战风雨一看到他,便捧腹大笑:“兄弟,你这哪儿弄来的衣服?”

  木兰花得意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街头卖羊肉串小伙子那儿借来的,妈的,真他娘的心黑,这身衣服要了老子两百。”

  李云道笑着踹了这家伙一脚:“快进去,时间不等人。”

  木兰花离开后,战风雨依旧笑个不停,但很快他便笑不出来了,原来木兰花被两名警卫押进了审讯室,其中一名更是直接一脚将木兰花踹进了审讯室:“给我老实地待着!”

  “我是好人,你们凭什么抓我?我是好人!”木兰花真的如同被冤枉了一般地呼天抢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