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二十六章 酒肉穿肠过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尝试?”范志宏狐疑地看着李云道,呷了一口老朋友送的龙井茶,“云道,我知道你的身份背景跟普通的警察不同,或许来西湖当个副局长在你看来也只是一生的一种体验,但是你要知道,e30峰会的政治意义大于一切,如果真的有国际恐怖份子的介入,我觉得在安全隐患排查小组人员选择上还是要审慎些。云道,你年纪还轻,不要因为某些事情,而留下终生的政治污点。我建议啊,这排查小姐的成员,你干脆就从你的刑侦支队里抽调人手,他们个个都是精英,用来干这个活,也不算大材小用啊。”

  三案并案后的调查工作由范志宏挂帅,但一直是李云道在主导,一老一少两人这段日子相处得也比较和睦,所以范志宏说话还是比较直接的。

  李云道点了点头:“老范,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你也清楚,钱强死了,案子还没有结,只是线索断了,加上我一直觉得咱们局里的内鬼,应该不止一个。我初来乍到,一时间也分辨不出忠奸,但案子不水落石出,我便不能冒风险让叛徒加入这么重要的工作。我想把这些谁都不想要的人调来,也是想让他们成为警队的鲇鱼。范书记,难道你不觉得,这些年,咱们很多人都忘记了什么叫居安思危吗?”

  “是这样啊……”范志宏喝了口茶,皱眉深思着,良久才道,“云道,把这些人调来之前,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玩火者**,这是老祖宗们留下的祖训啊!”

  顿了顿,他接着道:“既然你真的要玩火,我这把老骨头也没什么可惜的,也就舍命陪一陪你这位君子了!”

  入夜,皎月如钩,宁静如画。

  小巷子里传来的脏话喝骂和殴打求饶声破坏了夜静如画的美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被几个混混样的青年围在小巷中间,你一拳,我一脚,揍得地上的少年抱头救饶:“我身上真的没有钱,真的没钱了……”

  围殴他的是一群染发戴耳钉的青年,一看便是沾染了社会不良风气的堕落少年,但他们一拳一脚都有板有眼,显然受过专业的训练。

  “妈的,老子昨天就吩咐你了,让你今天带着钱上学,你他妈的是不是把老子的话当耳边风了?”

  “狗日的,你爸每天开宝马745进进出出,平时不给你零花钱?妈的,你真当老子是傻子?给我打!”

  又是一顿狠狠地暴揍,打得那地上的少年痛哭求饶。

  “喂喂喂,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孩,算什么英雄好汉。”一个走路摇摇晃晃的醉汉似乎正从巷子里经过,迷迷糊糊地指着几个青年讥讽道。

  “哟,这年头还真有人见义勇为?”为首的青年冷笑,看着醉汉,不耐烦道,“哪儿来的滚哪儿凉快去,我们是青城武校的,再烦,小心老子带兄弟天天去堵你家门。”

  醉汉脚步虚浮,身子摇摇晃晃:“好啊,你堵我家门,我就天天拿把弹弓打你家玻璃。”

  青城武校的青年愣了愣:“妈的,醉鬼二愣子,滚蛋!”他似乎觉得这醉汉应该是个精神有问题的家伙,所以不想跟他多烦,转过身,继续对着那伏在地上的少年喝道,“你老子肯定给你银行卡了吧?没零花钱,把银行卡拿出来也行。”

  “喂喂喂,敲诈勒索也就罢了,要银行卡那就是抢劫了,抢劫可是重罪!”那醉汉没走,就贴着墙,软软地靠着,仿佛随时都会摔下去一般。

  “靠,给脸不要脸,长毛,你看着这小子,其余跟我先收拾了这醉鬼再说。”为首的青年上前便一记蹬腿蹬向那醉汉的小腹。他是武校生,一记蹬腿的速度和力量自己自然一清二楚,只是没料到,就在他脚掌快要触及那人的小腹时,那醉汉猛地一个踉跄,身子倒向一旁,稳了稳才站直。可是那青年蹬腿动作却来不及收回,生生地一脚蹬在小巷子的水泥墙上,脚踝处传来一阵剧痛。青年恼羞成怒,一挥手:“干死他!”

  除了看住那少年的长毛外,四五个青年一涌而上,他们都是武校生,练过套路也练过散打,普通的街头打架从来都是占着上风,可是今天他们却失手了。

  那醉汉身子歪歪扭扭,步伐蹒跚,但武校生一涌而上,居然连人家的衣角都都没沾上。

  那醉汉仿佛快跌倒似的后退了几步,抬起头,眼神却出奇地清澈:“喂喂喂,我喝多了,你们不要惹我,我很凶的。”

  “我凶你老母!”为首的青年强忍着脚踝的疼痛,冲了上来。

  那醉汉却微微叹了口气,仿佛自言自语:“说了你们都不信,唉……”他叹了气,顺手一掌劈在那为首青年的肘部,又一掌劈在那青年的腰间,最后一掌平推,竟径直将那为首的青年一掌推飞出去,直接撞在正随他的脚步冲上来的几名青年身上。

  “哎哟!”几人同时倒地。

  那青年又蹒跚着走了上来:“都说不要动手了……”

  没受伤的几个混混起身,又冲了上来。

  十秒后,除了远处的长毛以外,其余的青年均倒了一地,失声哀嚎。

  “喂喂喂,我没钱喝酒了,把你们的零花钱给掏出来。”那醉汉一手拎着外衣,摇晃着嚷嚷道。

  几个武校青年仿佛见了鬼一般看着这醉鬼:这就是传说中的高手?他们是练过武的,自然知道这醉鬼使的便是那长击远打的劈挂拳,其中还有些咏春的影子,总之他们是碰上高手了。

  其中一名眼尖的青年突然失声叫了出来:“你……你……你是警察?”

  那醉汉晃了晃,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衣物:“警察?你咋知道的?”

  那眼尖的青年道:“你手上的衣服,有警#徽。”

  那醉汉嘿嘿笑了笑,将露出来的警#徽往衣服的褶皱里塞了塞:“嗯,这样就看不见了吧!”他仿佛是在跟自己说话,等塞好了警#徽,这才又看着躺了一地的青年,“不是让你们拿钱出来吗?快点,老子的酒瘾犯了,再不拿出来,老子就一人废你们一条腿。”他模信着刚刚其中一名青年的口气,有些霸气,又有些好笑。

  见过刚刚那身手的,自然都不会怀疑他是不是有能力废了自己的腿,有一个混混哆哆嗦嗦地掏出了钱包,剩余的也跟着掏了出来。

  “喂,你的呢?”醉汉摇晃着身子,用脚尖碰了碰那为首的武校不良青年。

  “我……我的钱包在屁股兜里。”

  “你,帮他拿。”

  有人帮那为首的青年从身上取了钱包出来,那醉汉手上一下子便多了四五个鼓鼓的钱包,还来他们敲诈勒索的成果还不错。醉汉突然抬起头,看向那此刻已经目瞪口呆忘了逃跑的长毛:“喂,没听到我的话吗?你的钱包。”

  长毛一哆嗦,手忙脚乱地将钱包扔了过去。

  那醉汉满意地笑了笑:“嗯,你们走吧。”

  躺了一地的混混等的就是这句话,连忙相互搀扶离开。

  “对了。”醉汉又突然说道,吓得那帮青年脚下猛地一滞。

  “你们下次还在这附近敲诈吗?记得通知我啊!”那醉汉傻笑起来。

  青年们吓得撒腿就跑,只剩下刚刚挨揍的少年伏在地上抽泣。

  “喂,他们都走了。”醉汉道。

  少年抽泣着抬起头:“我……我真没有钱……这次考试没进前三名,我妈把我的零花钱全收走了。”

  “唉,可怜的孩子!”那醉汉开始翻那些钱包,六个钱包加在一起,倒真的被他搜刮出了好几千块钱。将那叠百元的人币合拢一起,在手心拍了拍,似乎想了想,往自己兜里塞了一张二十的,嗯,想了想,又塞了一张十块的,剩下的一股脑塞进那少年的书包里,“喂,这钱归你了,反正估计他们这几年也没少勒索你的零花钱。我拿走三十,嗯,买瓶二锅头,再买包烟抽,就当我替你讨回公道的佣金吧!”

  他蹒跚着脚步,不去管那已经看傻眼的少年,继续前行,嘴里哼起了小调。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警#服破,你笑我,他笑我,酒肉穿肠过……格滴格滴格滴格滴……我们爱你……”

  被欺负的少年有些困惑,这个唱着奇怪小调的人,真的是个警察吗?

  昏黄的灯光将那醉汉的身影拉得老长,在小巷的尽头拐了个弯,街角便是一家小烟杂店,他走了进去,出来的时候手上当真多了一小瓶二锅头和一包烟。站在烟杂店门口,他晃了晃身子,熟练地撕开烟盒的包装纸,掏出一根塞进唇间,点燃后眯着眼,又打开二锅头的瓶盖,抽一口烟喝一口酒,踱到在深秋的小路中间,又唱了起来:“左手一支烟,右手一瓶烟,快乐似神仙……”

  突然,他的歌声戛然而止,稳了稳心神,皱着眉,对着空气道:“大哥,我要回家睡觉了,您再跟下去,我就要请你回我家一起喝酒了。”

  小街上很安静,只听闻远处的几声狗吠,突然,街角的建筑阴影里果然走出一个人。

  那人道:“好啊,去你家喝酒。”

  醉汉愣了愣,揉了揉迷糊眼睛:“你是谁?”

  那人说道:“我是李云道。”

  “李云道?”醉汉挠头似乎思考了好一会儿才道,“不认得。”

  李云道说:“喝完酒不就认得了?”

  醉汉想了想:“说得倒也是。”

  于是两个一前一后往醉汉家的方向走,走了几步,醉汉似乎已经忘记身后跟着一个人,又摇摇晃晃地唱了起来:“说走咱就走啊,天上的星星照北斗啊……”

  醉汉虽然摇晃着,但走路的速度却是不慢,不一会儿便拐进了一处居民楼,看样子应该是上个世纪末的建筑,楼道里堆着不少杂物。醉汉家在顶楼,说是顶楼其实也就过就是五楼,门外有防盗铁门,铁门里又是一道老式的木门,醉汉打了灯,也不换鞋,便一屁股摔在客厅的沙发上。

  李云道环视了一圈,房子不大,却收拾得非常干净。他瞥了一眼在沙发上已经开始打呼噜的邋遢家伙,看来人的确不可貌相。

  李云道在他身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这家伙刚刚喝了小半的二锅头,拧开瓶盖,往自己嘴里倒了一口。

  火辣辣的滋味有些冲喉咙,但的的确确也是李云道喜欢的那种感觉。又拿起烟盒,弹出一枝自己点上,而后便如同刚刚的醉汉那般,一口烟,一口酒,毫无违合感。

  打着呼噜的家伙突然睁开了眼,有些不乐意了:“喂喂喂,这烟加这酒,值三十块呢!你也看到了,我刚刚着实打了一架,才弄到三十块钱呢!”他坐直了身子,咂了咂嘴,似乎有些口渴,顺手拿起茶几上似乎才喝了几口的矿泉水瓶,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

  “嗯,我原先以为你就是个嫉恶如仇的家伙,没想到还是个禁欲主义者,啧啧啧,有点意思!”李云道又喝了一口二锅头,把那家伙气得心疼。

  “喂喂喂,我的酒,你倒是给我留一口……”醉汉靠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陌生青年,嗯,长得不赖,嗯,二级警督,他想了想,说道,“局长,您不在刑警支队待着,跑来跟我一个小片儿警折腾个什么劲?”

  穿着制服的李云道笑了笑道:“战风雨,是那个‘也无风雨也无晴’的风雨?”

  醉汉翻了个白眼:“我爹取的名儿,是不是《定风波》里的‘风雨’,你得问他去,我咋知道!”他翻了个身,打了个抱枕坐在怀里,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领导,有啥就直说吧,我是不是又犯了什么错?反正已经是一片儿警了,最多开除了我,嗯,明儿我去就市保安公司面试去,当个保安也不错,喝喝酒聊聊天一天就晃过去了……”

  李云道笑了笑:“战风雨,特警支队搏击术教官,十六岁便是全国武术冠军,三次世界自由搏击大赛冠军,北京体育大学硕士学历,自招进本市特警支队,之后便三番五次直接违抗上级命令,更精彩的是好不空易参与了一次行动,却失手打死了三名上面要求活捉的毒贩……”

  “够了!”被李云道称为战风雨的醉汉突然直起身子,杀气凌冽,但很快又躺了回去,有气无力地说道,“您就宣布吧,这回又要把我支去哪儿?警犬支队?郊区派出所?还是直接开除?唉,谁让那家伙偷东西也就罢了,还随手带把刀,带刀也就算了,还学人家电视里头劫持人质,可劫持人质也还好,可他偏偏要劫持我……喂喂喂,你说说看,按我的脾气,没干掉他就算不错了。”

  李云道点了点头:“嗯,其实从我个人角度来看,我是赞同你当时的决定的。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小偷不仅是惯犯,而且很可能升级成为更凶恶的犯罪份子。你废了他两只手,想来将来他再想偷东西或者持刀抢劫啥的,基本上就杜绝了这个可能性了。”

  战风雨原本对这位空降到市局的领导并不感冒,管他什么支队长还是副局长,反正离自己这个小兵远得很,但这几天他因为废了小偷两只手的事故,又是记大过,又是写检查,弄得他心情很是糟糕,不过此时听李云道这么一说,倒是觉得眼前的年轻局长还挺有意思。

  “对了,我还是开门见山吧,你是想一直这么浑浑噩噩地混着日子直到老死那一天,还是想跟着我加入一个能一展所长的新任务,嗯,当然有点儿危险,不过以你的能力,肯定能够应付。”李云道看着他,说道。

  “啥?新任务?”战风雨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不去。”

  李云道笑道:“真不去?”

  战风雨这回似乎底气不太足了:“你……你先说说看,什么新任务?卧底特勤那种的,我可干不来。而且,你也知道的,我从小练武,手比一般人重多了,指不定又打死谁,给你捅出一堆娄子来。”

  李云道笑道:“我保证,肯定不是特勤卧底,而且如果确定对方是我们的目标,你打死他我也不会追究你的责任。”

  “真的假的?”战风雨将信将疑,在沙发上盘腿坐直了身子。

  李云道点头:“自然是真的。”

  战风雨想了想:“还是算了吧,你们这群当官的,一套一套的,我这人肠子直,指不定要被你坑死。不去!”

  李云道想了想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能打?”

  战风雨百无聊赖地耸耸肩:“一般一般,西湖第三。”

  “第一第二是谁?”

  “我不知道。”

  “要不这样,咱们打个赌,打一场,我赢了,你跟我走,我要是输了,你想去哪个部门我亲自给你安排。”

  “党群办也能去?”

  “打赢了,你说了算。”李云道笑道。

  “好,在哪儿?现在吗?”说到打架,战风雨立刻像换个人,精神抖擞。

  李云道笑着摆了摆手:“不是跟我,是跟他。”他竖着拇指,指了指自己身后。

  战风雨心头一惊,从刚刚到现在,他都没有发现,原来门口还站着一个人,那人仿佛与整个空气都浑然一体,连呼吸都跟随着空气波动的节奏,以至于直到那人踏入家门,他才发现,原来还有旁人。

  那长相颇稚嫩的青年穿着黑色的运动服,每走一步,战风雨的心便惊颤一下,自幼习武的他知道,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在场的三人外,无人知晓,只知道,从那以后,自诩功夫西湖第三的战风雨再说不说自己是第三了,问他是第几,他便会苦笑着说,我师父说了,打赢了他姑姑,也才能勉强跟他交个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