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十三章 救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09-10

  斐宝宝今天真的很开心,虽然差一点就故态重萌,但终还是因为梅花叔的出现而不了了解。踩人嘛,斐大少向来不会先问清对方到底是什么级别什么背景,先踩了再说,不然用斐天才的话来说就是太不具备挑战性了。

  可是斐大少却还是因为踩人被破坏了大好的心情,但这回不是他踩人,而是被人踩。事实上被踩的不是斐大少本人,而是今天这场生日praty的寿星,斐大少同宿舍的兄弟,这个叫周晓华的男生比场的学生年龄都大,而是一个体育特招生,因伤退股的国家一级游泳运动员。“阳春白雪”这种地方,客人之间生冲突的原因十有八都是因为女人,今天似乎也不例外。

  来闹事的有三个人,他们冲进来的时候,周晓华就单枪匹马迎了上去,毕竟他是今天的主角。

  “你……你们找谁?”周晓华酒己经有点高了,说话不由自主地有些大舌头。

  可是对方似乎完全视他的存,居的男人冲身后挥了挥手,身后两个男人二话不说,冲上来就要把刚刚一直哄得周晓华很开心的清纯小妞带走,吓得那女人可劲儿尖叫。

  斐大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已经大半瓶芝华士外加十多瓶啤酒下腹的周晓华就已经动手了,以周晓华健硕的身板却被两个保镖打份的男人一个照面就放倒了,倒地上哀嚎不己。

  一群喝高酒的年轻大学生哪里忍得下这口气,接下来便是一场混战,一时间豪华包箱里鸡飞狗跳混乱不堪。

  可让斐宝宝诧异的是,对方三个人,居然一个比一个生猛,以斐宝宝空手道黑带的实力才能勉强拖住了其一个保镖模样的男人,就这样身上也前前后后挨了不少下,其他十多个大男生是愣被另外两个陌生男生揍得哭爹喊娘,等这两人腾出手来,斐宝宝这边顿时压力倍增。

  其一人蹬斐宝宝的胸口后,斐天才退后三步,刚想起身,却突然不敢再动分毫,刚刚间那个号施令的人居然不知道何出掏出一把仿五四式的枪,冷冰冰地斐宝宝的太阳穴上:“动啊,你再动啊,你不是很能打吗?”

  到底是真枪假枪,从小警备区大院里长大的斐天才怎么可能分辨不出来,对方拉动保险栓的时候,他己经清清楚楚听到枪内机械构造摩擦的声音,假枪是不会有这种程的声音的。一群大学生哪里见过这种只会电视里面上演的情节,顿时吓得一个都不敢动。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被人用枪指着脑袋,一群大学生里也只有他神色不变,估计也就只有斐家大少才会有这样的定力。

  “想怎么样?小子,刚刚我只想带走那妞儿,现,我改主意了,我想带走你了!”拿枪的是刚刚居号施令的男人,三十出头,长相很普通,一身西服,很斯的打扮,也不知道刚刚这把枪是藏什么地方的。

  斐宝宝冷笑道:“带我走?你知道我是谁吗?”

  男人居然也笑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是个细皮嫩肉的男人!”突然,拿枪的男人凑近,淫笑着低声道,“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

  斐宝宝皱眉不解。

  “除了女人之外,我喜欢男人,哈哈哈!”男人故意用很大的声音将这句话说了出来,吓得一群刚刚还以为女生们要遭殃的男生们个个儿浑身颤地开始自求多福。

  “你……”斐宝宝还没有开口,突然被人打断了。

  “如果你这么喜欢男人,我可以送你去做同志里做鸭蛋,只是你长得太倒胃口,有没有客人光顾还是个问题!”说话的男人穿着会所专供给洗浴按摩客人的短裤和短袖,脚上蹬着一双拖鞋,金碧辉煌的包间里,尤其显得滑稽。

  斐宝宝认了出来,眼前的男人明明就是刚刚跟着黄梅花一道来的年轻男人。

  “哪来的,滚一边去!”拿枪的男人冲保镖使了个眼色,两个保镖就迎了上来。

  李大刁民其实心里可劲儿大呼倒霉,刚刚洗澡洗一半,黄梅花突然想起手机忘了车上,怕老爷子会突然有急事,李云道主动下来帮忙,路过包间门口时就看到被人用枪指着脑袋的斐宝宝。李云道绝对可以誓,他一点儿都不想管这种动辄舞刀弄枪的破事儿,尤其是对方手里还真拿着一把枪,可这事儿他必须管,而且绝对不能不管。

  两个保镖的架势很专业,从两个一同向李云道走来的走位上就可以看出,绝对不是第一次配合干这一类的事情。

  出乎斐宝宝的意外,李云道没有躲,反而迎上那两个保镖,两个保镖也有些意外,显然没有想到李云道不退反进,于是加谨慎。

  谁也没有料到李云道会突然加速,而且速会如此之,反应过来的一个保镖只摸到了李云道半个衣角。谁都没看到这个穿着浴衣的男人什么时候变戏法般地拿那柄奇怪的武器,而此时那柄三刃刀的尖部正抵刚刚反应过来持枪男人的头上,正对太阳穴,比他手的枪对准的位置还要精确。

  “你……你不怕我开枪!”持枪的男人喝住两个保镖后,终于还是有些心虚。

  李云道一脸微笑道:“哦?不好意思,我前两天刚被人用枪吓过,手很容易抖,不巧我手上的刀尖又特别锋利,前天扔人身上,直接削段肋骨了,不信的话,你可以用你的太阳穴来试试,哎呀,刀很重啊,手抖得厉害!”

  持枪的男人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被吓住的,着斐宝宝脑袋的枪口又紧了几份:“你信不信我真开枪了?”

  “你开啊,反正我也不认识他。”李大刁民咧嘴一笑,气得斐宝宝恨不得抢过枪来冲他开上两枪。

  “不认识你替他出什么头?”持枪男人一脸不信。

  “谁说我替他出头?我是替干爹的场子出头而己。”

  “干爹?”持枪男人的脸色微微一变,又偷偷打量了李云道两眼,“你……你是李……”

  “怎么?你认识我?”

  “大水冲了龙王庙了!”持枪男人顿时面色一松,手上的枪也终于放了下来,“我是赖远啊,赖久的亲弟弟,这个场子是我替我哥暂时看着的。”

  可是李云道顶赖远太阳穴上的三刃刀却没有丝毫放松迹象:“听说过铲除败类大义灭亲这个说法不?”李云道的微笑赖远看来特别阴森恐怖。眼前这个男人这两天江南道上传得沸沸洋洋,一天功夫三条人命,这是天天拿着没有子的手枪的赖远怎么都学不来的,而且他很确信,如果此刻他真敢再动一下,上面这柄看上去喝不少人血的怪刀当真会插进他的脑袋里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