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二十九章 会变节的木兰花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小胡子双臂抱着膝盖,侧着脑袋望向对面已经站起身的青年。他的话引起了赌桌上其余赌客的不满,尤其是面前筹码稀少的赌客们,纷纷怒目仰视着这个赢钱便要跑路的青年。

  青年长着一双单凤眸子,肤色很白,像是象牙塔中的学者更多一些,很难想象一个知识渊博的学者怎么会来这种乌烟瘴气的赌场。见众人怒视自己,他也不慌张,笑了笑,又坐了下来,火上加油般地微笑着说道:“既然你们还想给我多送些零花钱,嗯,那就接着玩吧。”

  青年用食指轻轻叩击着桌面,提示荷官发牌。小胡子这才发现,青年的手指既修长又灵活,加上情绪一直古井不波,嗯,这是出千的最佳条件。

  小胡子搓了搓脸,望了一眼墙上的电子挂钟,已经凌晨四点了,再几把就得回去睡上一两个钟头,早上还得上班。他伸了懒腰,将注意力又集中在牌桌上,特别是注视着那青年的每一个细微动作。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家伙一定是在出老千,可是没有证据,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两轮过后,桌上又有人离场,青年面前的筹码似乎又增加了一些。

  小胡子这两轮很谨慎,适时地扣牌放弃,所以损失还不算大,于是赌桌上除了那面前筹码堆得如同小山一般的青年外,也就小胡子面前的筹码最多了。

  “朋友,厉害,佩服!”小胡子继续蹲站在椅子上,冲青年抱拳龇牙,“有这技术,应该去澳门啊,跑咱们这种工薪阶层的场子里来掳钱,就有些不太厚道了吧?”

  那青年笑了笑:“赌钱的事儿,哪里分什么人和什么场合?上了赌桌,你便是我的对手,娘儿老子兄弟姐妹,只要上了桌,就得六亲不认。”

  小胡子被他的理论说得一愣,想了想,却觉得颇有道理:“说得也是。兄弟,要不,咱们来把大的?就我跟你,如何?”小胡子看着青年面前的筹码有些眼馋,挠着头有些不太好意思,“我的筹码没你多,不过我手上的这块江诗丹顿也值个二十来万,打个折嘛也起码值十万,基本跟你面前的筹码相当了吧?”小规模的地下赌场,筹码面额都不大,只是为了安全起见,怕碰上公安抓赌,这才用了这掩耳盗铃的筹码。

  小胡子摘下江诗丹顿的手表,在手上晃了晃,手表上碎钻反射着耀眼的光芒,显得有些晃眼。

  “我看可以。”

  “谁知道这表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看像是假的。”

  “不会,我见过这种表,二十二万一块,我小舅子出国时带回业一块,他开宝马x6的,应该是真的。”

  只要不涉及切身利益,赌客们便轻松了,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

  那青年看着小胡子,微笑着,没有说话。

  小胡子也望着青年:“敢不敢赌?”

  那青年笑道:“赌倒是可以赌,但是有个条件,赢了,我面前是所有的钱都归你,但如果你输了,就得答应我一件事。”

  小胡子立刻警惕了起来:“什么事?你要我答应什么事?”

  那青年微笑着摆了摆手:“放心好了,不会让你干违法犯纪的事,也不需要你剁手剁脚,媳妇儿嘛,你应该也没有吧,所以也没有什么卖老婆一说。”青年说得众人哈哈大笑。

  小胡子眉毛一挑:“谁……谁说我没老婆?”

  旁边有个熟悉他的赌客笑着奚落道:“那你老婆在哪儿呢?”

  小胡子坏笑道:“这不还寄养在我老丈人家嘛,等赶明儿条件改善了,老子就去把她娶回来。”

  那青年也笑了起来:“怎么样?赌是不是赌?不赌的话,我就走了。”

  “干嘛不赌,反正输了也不用付钱。”

  “是啊,没成本的买卖,干嘛不赌上一把?”

  有人在一旁怂恿着,小胡子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将手表戴好,双手微按在桌面上,玩味地盯着对面的青年。

  “当真输了不付钱?”

  “嗯。”

  “不违法不违背社会基本道德?”

  “对的。”

  小胡子一时间猜不出对面那个青年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迟迟下不了决心。

  那青年终于有些不耐烦了:“时候不早了,不玩的话,我还得回去补会儿觉,明儿一早还要上班呢。”

  上班?小胡子打量着眼前这个自己一直觉得在哪里见过的青年,他是干什么工作的?职业赌徒?大学讲师?或者干脆只是个学生?小胡子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这人应该不会是个学生,没见过世面的学生哪里会有这份宠辱不惊的淡定?

  “好!赌就赌,在座的各位做个见识,徐姐,发牌!”

  “好咧!”小赌场的荷官是个徐娘半老的中年女子,化着浓妆,看起来倒也颇有几份姿色。

  一局定胜负。

  那青年微笑着,不动声色地将面前的筹码全部推了上来。

  小胡子有些紧张,原本呈蹲姿满不在乎地窝在椅子里,此时神情紧张了起来,虽然仍旧蹲着,但半个身子已经伏在到赌桌上,眼睛一眨也不眨瞪得浑圆,死死盯着对面那青年的双手。

  青年的动作优雅而舒缓,修长地手指连拿着牌都显得颇为好看,这让小胡子微微有些嫉妒。

  冷不丁地,小胡子似乎瞥见了什么,身子一颤:“大兄弟,我现在能退出吗?”

  青年的脸缓缓阴沉了下来:“你说呢?”

  周遭的赌徒们也觉得小胡子忒不厚道,赌桌上的事情,本就是买定离手的,哪有看了牌以后还能反悔的。

  “那……我的这些筹码都归你,总行了吧?”小胡子将面前的筹码推了出去,筹码不多,但却有几个大额的,加起来也小几万了,看得一旁的赌徒们微微有些眼红。

  青年却摇头:“我说了不要你的钱。”

  赌徒们交头接耳起来,有说这青年怎么这么傻,也有说小胡子胆子太小连开牌的勇气都没有。

  小胡子哭丧着脸:“大哥,赌个钱而已嘛,咱能别这么认真,成吗?”

  青年冷冷道:“愿赌还是得服输啊。”

  小胡子咬了咬牙,又瞅了一眼那青年虎口和食指处的老茧――那是常年练枪磨出来的“战利品”,小胡子觉得自己的小日子还算过得舒坦,真没必要跟那种杀人越货的江湖大枭扯上关系,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很怕死。人活了已经颇为不易了,如果死了,那就更惨了,像他这样的孤家寡人,媳妇儿都没有一个,要真一命呜呼了,连个烧黄纸的人都没有。

  那青年将纸牌一张一张地翻开。

  亮底牌。

  同花顺。小胡子面如土色,将脑袋埋进臂弯,不知道是伤感还是真被气哭了。

  “走吧,也差不多了,我们出去聊聊。”

  小胡子如丧考妣地跟在青年身后,时不时瞪两眼身边那些幸灾乐祸的赌友。

  地下赌场设在一处社区公园的茶室里,此时早已是深秋,从满是二氧化碳的屋里走出来,凌晨的寒风冻得小胡子微微缩了缩脖子。

  公园的门口停着一辆车,车上似乎还有一个人。

  小胡子跟在那青年身后,不禁有些担心:“那个……我问一句,你到底要我替你干些啥?我可告诉你,我一不是同性恋,二不干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青年失笑:“木兰花,你还真当我要你去杀人放火不成?”

  名字和形象气质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小胡子先是一愣,随后大惊失色:“你……你咋知道我的名字?”

  那青年道:“听说你的记忆力很好,所以十赌九赢,对吗?”

  名叫木兰花的小胡子猥琐男子困惑道:“难不成你想让我帮你去赌博?你的赌术……哦不,你出老千的本事,已经算得上是出神入化了,还要我干嘛?你……你不会想让我给你当替死鬼吧?”

  那青年哭笑不得,笑骂道:“这世道有你想象的这般不堪吗?”

  木兰花撇嘴道:“谁知道呢?”

  青年突然转身:“我是李云道。”

  木兰花愣了愣,随即两眼发直地看着李云道:“你……你是……”

  远处车上睡觉的人似乎看到这边动静,下车走了过来。

  “范……范书记?”木兰花顿时面色大变,“你……你咋把他也招来了?完了完了,上次的检查还没捂热……”说着,他当真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看来对范志宏这个纪委书记还是颇为忌惮的。

  “走吧,去跟老范打个招呼。”

  与著名词牌名同名的猥琐男人哭丧着脸,低着头跟在李云道身后,上回赌博被街道派出所抓了个正着,被关了三天禁闭,又在范书记办公室憋出了一份思想深刻的检查才勉强过关。

  “啧啧啧,木兰花同志,又见面了?上次是谁在我办公室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说再赌博就剁手?”范志宏跟这死不悔改的青年是老相识了,老远就似笑非笑地说着,伴着深秋的夜风,那声音让原本就神情猥琐的木兰花忍不住又缩了缩脖子。

  范志宏刚刚走近,木兰花便三步并作两步地扑倒在他的脚边,像狗皮膏药一般抱着他的大腿,哭诉道:“范书记啊,我原本不想赌啊,都是他,都是他逼我的……”

  李云道耸耸肩,微笑不语。

  范志宏笑骂道:“你个二百五,你不知道他是谁?”

  “副局长,刑侦支队长。”木兰花又喊出了哭腔,“范书记,我不想死啊……”

  “什么玩意儿?谁让你去死了?”范志宏恨不得一脚将这家伙踹开,可是就这狗皮膏药一样的家伙,却是李云道颇为看中的“人材”,他不得不清了清嗓子,“没人让你去死,起来说话。你不起来,这事儿我不管了。”

  这威胁果然有用,木兰花立刻从地上飞快爬了起来:“范书记,上次我就说了,我不适合干卧底,真当了卧底,凭我这种节操,肯定要变节的。”==本站小说追书神器上架啦!所有小说光速追更,让书迷不在煎熬等待,不错过任何精彩章节!书虫必备!关注公众微信号 zaixianxiaoshuo (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本站阅读器!
大刁民 马前卒 星宇世界传奇公会 驭香 真龙 武炼巅峰 御鬼者传奇 霸天武魂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我的贴身校花 盖世仙尊 重生之魔教教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仿岩文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刁民,大刁民最新章节,大刁民 新笔趣阁xbiquge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