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四十二章 失踪的背包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

  又跟齐大祸水缠绵了好半天,到临近东方亮起启明星的时候,李云道环抱着她,轻拍一侧肩膀柔声道:“明天还要彩排吧?回去睡一会儿吧,不过可别睡过头,不然过几天微博微信上就该有人说齐褒姒耍大牌了。”

  女子噘嘴,孩子气地蹬腿撒娇:“不嘛,让我再靠一会儿,不然又不知道哪天才能单独跟你这般相拥在一起。”说着,她又像贪婪的孩子一般环抱住李云道厚实的身躯——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传来,一如既往地让她觉得温暖而有安全感。

  随着耳机里传来一阵电噪,夏初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麦提尼醒了,正在做朝礼。”

  李云道看了一眼东方已经隐隐露白的天空,此时正是伊斯兰教徒做朝礼的时分,作为一个信奉安拉虔诚教徒,麦提尼也是时候该起来朝拜圣城麦加。

  齐褒姒注意到李云道的摸着一侧耳廓凝神贯注的细微动作,她自然不会影响李云道处理正事,只是觉得有些小小的遗憾,但更多的却是庆幸,幸好自己了住在了四季酒店,幸好自己深夜无眠而走进酒店的园景中散步……

  “去忙吧,我也回房间补会儿觉,否则待会儿真的要‘耍大牌’了。”齐褒姒掩嘴笑着,优秀的家庭教育使她在人前人后一直谦逊而善解人意,媒体上也极少能见到关于她的绯闻和负面。

  “我先送你回房间。”

  “你忙你的,我住8017,离你们很近。”

  与齐褒姒短暂相聚后,李云道快步赶回房间的路上,耳机里便传来夏初的声音:“目标离开房间,重复一遍,目标离开房间。”

  李云道脚步猛地微滞,迎面走来的不正是刚刚离开房间目标麦提尼吗?此时麦提尼换了一身轻便的装束,背着背包,戴着一顶棒球帽,看着很像是来西湖旅游的游客。

  六点就出门?李云道微微迟疑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了常色,微笑着与麦提尼擦肩而过。

  “二牛和壮哥你们先跟上,看看他到底在耍什么花样。”拐过走廊的拐角,李云道对着耳麦下命到。

  回到临时指挥中心,精神头一天不如一天的范志宏迎了上来,将李云道拉到一侧的房间里,小声问道:“是不是之前跟踪黑衣神秘女人的时候,我们已经暴露了?”

  李云道想了想,缓缓摇头:“我之前也有这个担心,但从麦提尼的表现来看,对方只是一早就想好了撤退路线,不管有没有我们的人跟踪,她都会选择在那个时间进入西湖大厦。她能提前知悉西湖大厦里有很多与她装扮一模一样的演员,单冲这一点,就说明他们在西湖已经潜伏得很深了,我甚至怀疑这里面是不是其他国家间谍机构的影子,她脱身的法子和把握时机的能力都太专业了。”

  麦提尼让酒店前台帮自己叫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便对司机道:“麻烦您送我去滨江九溪风景区的五云西路。”

  中年司机很快活地应了一声:“得嘞,走起!”一大早交接班就接到生意,司机显然心情很好,五云西路在风景区内,那边又是富人聚居区,一个从奢华的四季酒店走出来的乘客要去玫瑰园那样地方,似乎也是理所应当的。

  “看方向,目标是要去九溪风景区。”

  “报告,目标在五云西路下了车。”

  “报告,目标在红城玫瑰园小区周边徘徊。”

  站在屏幕前的李云道骤然皱眉:“他跑去那儿干嘛?”

  红城玫瑰园是西湖早期为数不多的豪宅区之一,当年能当几千万买一栋别墅或一层平层公寓的均是非富即贵,哪怕放在如今均价过三万的西湖,颇具匠心的玫瑰园也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全新的豪宅小区。李云道自赴任以来就住在阮钰安排好的玫瑰园中,自然了解其中住户不少都浙北政商两界的翘楚人物。

  “给我把人盯死了。”李云道吩咐前线行动组,“如果他有什么异动,直接逮捕!”

  “是!”耳机里传来二牛和壮哥的应答声。

  过了大约半个钟头,夏初回报说:“目标叫了一辆电调出租,现在已经在回酒店的路上。”

  “他的背包还在吗?”李云道总觉是哪儿不太对劲。

  “背包?”二牛和壮哥这才猛地反应过来,“对啊,刚刚他出来的时候背着一个黑色的背包,怎么这会儿上出租的时候背包不见了?”

  李云道摸着下巴微微眯眼,略微思索了片刻后才道:“你们盯紧目标,我出去一趟。”

  半个钟头后,李云道将越野车停在五云西路的一侧,独自一人在玫瑰园围墙外徘徊了许久,终于在接近一处墙角大树下看到了一串脚印。前两天西湖市夜里一直有雨,大树下的泥土没能干透,脚印没有经过风干还很清晰。

  李云道蹲在大树下若有所思时,并未留意一辆黑色迈巴赫从他身后缓缓驶过。开车的是长相能吓哭三岁稚童的何青莲,坐在后排的便是那位在南方黑白两道左右逢源的欧蚍蜉。

  “青莲,小云是个热情性子,不过他麾下的两位哼哈二将都是口蜜腹剑的角色,你跟他们相处,不比跟黑道上的人来往。百无一用是书生,但书生狠毒起来,往往比黑道上的兄弟更没有尺度。道上的人凡事都会讲究一个底线,但他们这些生意人,眼里装的最多的却是个钱字,熟络归熟络,我不在的时候,有些事情你自己还是要留个心眼。”欧姓老人语重心长,显然对这位追随自己多年部下已经到了推心置腹的信任程度。

  何青莲丝毫不反感老人的絮絮叨叨,认真听着,适时地点点头,等老人说完了,才耐心道:“欧爷,我就一该吃吃该睡睡的粗人,他们打我的主意,顶多也就是肉包子打狗。”

  欧蚍蜉笑了起来,他对何青莲自喻为狗的比方颇有些好笑,但好笑之余,还是对何青莲耳提面命:“你知晓便好,如今好不容易由黑转白,有些事情,咱们暂时能不碰就尽量不要去碰。”

  何青莲欣然点头,老爷子说的话,向来没有左耳进右耳出的道理,老爷子说不碰,那就暂时不去碰便是。他顿了顿,微微想了想,才又道:“老七头亲自打了三次电话过来了,想约欧爷您小聚……”

  听到“老七头”三个字,欧蚍蜉原本垂落的眼皮微微抬了抬,最终还是又落了下去,沉吟片刻:“嗯,他还是不死心呐。”

  何青莲这个时候没有说话,这样的事情他知道轮不到自己去评述什么,自己也不可能影响身后这位曾经的南方黑道巨擘。只是戚老头在这西湖畔盘踞多年,欧氏在西湖发展,很多事情都绕不开这条地头蛇。

  “小崔去年是不是调到了省公安厅当厅长?”欧蚍蜉不提那绰号老七头的戚姓的人名,反而提起了去年刚刚入主浙北省公安厅的崔天铂厅长。

  “这种事情让崔厅出面,会不会太大炮打蚊子了?”何青莲小心翼翼地问道。

  “打蚊子倒也不至于,不过你说得不错,让小崔出面,的确太抬举那条蚯蚓了。”老者自己笑了起来。

  “不如……”何青莲欲言又止,以他之前跨省大枭的身份,解决问题的逻辑无外乎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顺我昌逆我亡而已。

  欧蚍蜉笑着指了指何青莲:“你啊你,动不动就血溅五步的脾气什么时候才可以改一改?”

  何青莲尴尬地笑了笑:“您知道的,我是个粗人,怕是到死也改不了。”

  欧蚍蜉不以为然:“改不了也要改啊,人在进化,社会在进步,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逻辑也要转型升级才是,以往打打杀杀,最终目的也就是为了那点聊以裹腹的钱和那一丁点的街头话语权。眼界还是得开阔些,站得高一些,看得远一点,现在的那一点点钱和一点点话语权,青莲你这辈子都娶不上媳妇。”

  说到媳妇两个字,何青莲的神情有些黯然,似乎回想起了某件不堪回首的往事,整个人也变得沉默起来。

  欧蚍蜉对这位忠心耿耿的手下也算是知根知底,笑了笑也不劝慰,只是继续刚刚的话题:“如果小崔不合适,那就在市公安局找个合适的熟人出面吧。”

  “好的,我今天就来安排。”

  李云道在大树下蹲了一会儿,鼻翼微动地嗅了片刻,终于在黑色迈巴赫驶入拐角时起身,沿着小区围墙一路往前走了下去,在一处桂香飘香的地方停了下来,围墙内桂香沁人心脾。麦提尼的黑色背包仍旧没有任何下落,根据夏初传过来的视频资料,这一段围墙是监控死角,麦提尼进入监控死角时背包还在身上,但再次出现在监控中的时候,他的背上已经穿无一物。

  “干什么的?”路过的治安巡警看到李云道在围墙外徘徊,警惕地打量着他。

  李云道苦笑,只得掏出证件,看清姓名职务后,年轻巡警惊得连忙立正敬礼——乖乖咚的咚,早就听说新上任的副局长是个年轻人,没想到居然这般年轻。

  “跟你了解些情况。”李云道问年轻巡警,“你们正常多久从这里巡逻一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