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三十五章 骗子二人组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

  哈因斯几乎聚集了全身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阿凡提”腰间的手枪夺了过去,指着正欲将他拎起来的青年。

  “你……你不能恩将仇报!”“买买提”惊恐地望着握着手枪的哈因斯。

  全身各处传来的疼痛几乎让哈因斯差点儿又晕阙过去,但他咬牙强忍着,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们是不是南突的兄弟?”

  “买买提”和“阿凡提”对望了一眼,两人均狐疑地看向哈因斯,异口同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哈因斯咬牙喘着粗气:“你们别管我是什么人,总之这一次的E30峰会,你们有任何行动都必须现在马上停止,否则你们这帮蠢货会坏了大事的。”

  “买买提”眯眼望着哈因斯:“我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为了真主,我们随时都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混蛋,蠢货!”哈因斯低声地咒骂着,“你们弄几个土制的炸弹能有多大的声势?顶多炸伤几个安保警察而已。”

  “买买提”不屑地看着哈因斯道:“炸弹的威力很大,几个加在一起,炸平一个地铁站也不是什么难事。”

  哈因斯冷笑:“就炸平一个地铁站?你们趁早停止一切行动,否则后果自负。”

  “买买提”摇头道:“这不是我们俩就可以决定的,而且整个行动,也并不只是我们两个人。”

  哈因斯急了:“联络你们的首领,我要跟他直接对话。”他情绪激动了起来,原本他以为实大不行,顶多将眼前两个家伙干掉,这样也算能保证计划的顺利实施,这两名南突的兄弟就算他们为了伊斯兰的崛起大业而牺牲的吧,可是此时听化名“买买提”的木兰花的意思,便是除了这两个家伙外还有其他成员在进行着同样的事情,不由不得哈因斯不着急了,万一他们弄出点小骚乱,影响了大计划的执行,岂不是因小失大?

  “买买提”一脸为难道:“为了安全,都是上面主动跟我们联络。”

  “用什么方式联络?”哈因斯问道。

  “呶,用这部电话。”“买买提”指了指屋子里一部老古董般的座机电话。

  哈因斯勉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带我去看看你们的炸弹。”他心中对眼前两人的身份还有一点小小的疑虑,他真是南突的兄弟吗?

  等“阿凡提”被他强迫带路走进侧面的屋子时,哈因斯最后一点疑虑也消失了――平台上放着四枚自制的炸弹,以哈因斯的眼光来看,这四枚炸弹的制作方式与北非集训基地教授的一模一样,这样的土制炸#弹在哈因斯来看实在是不值得一提,四枚这种炸弹就想在E30峰会上闹出些动静,简直就是笑话!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被中国国家安全局的人抓住,这才有机会跟这两个笨蛋凑到一起,否则这一次行动还没开始就要因为这帮蠢货的愚蠢行为而以失败告终了。果然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他冷笑一声,却牵动了胸口的伤口,整个人剧烈地咳嗽起来,良久,他才面色潮红地用手腕捂着口鼻,冷声道:“知不知道,你们差一点耽误了大事!”

  “买买提”和“阿凡提”一脸不解地望着他,眼中的愤怒丝毫不减,仿佛不能理解这个恩将仇报的家伙。

  哈因斯缓缓道:“我是北非圣战运动青年军的哈因斯,你们组织里的很多成员都曾在我们的基地里接受着各种培训。”

  “啊?”“买买提”和“阿凡提”对视了一眼,笑意从眼中一闪即逝。

  “你的意思是……”“买买提”似乎突然反应了过来,“圣战运动青年军也看中了这一次的E30峰会?”

  哈因斯对这两个反应迟钝的家伙实在是有些无语,但好在有人先反应了过来,他冷笑一声:“那些邪恶的西方恶魔,这一次要让他们尝尝自己酿下的苦果!”

  “买买提”微微迟疑了一下,问道:“您别怪我多嘴,可是你们究竟想怎么干?如果可行的话,我跟上面汇报过后,咱们可以一起干!总之,声势越大,后果越严重,给那些西方狗的教训也就越深刻,不是吗?”

  哈因斯微微愣了一下,他也不是不知道这个时候,在陌生的国度多一个帮手就多一份力量,可是每多一个人,就多一份泄露秘密的风险,更何况组织究竟打算怎么干,这一点到目前为止,哈因斯也没有接到上面的提令。

  想了想,他还是道:“上面通过西湖本地的毒贩渠道,将一只钛金属盒运进了西湖市境内,我只负责取货和送货,之后就等着进一步指示了。”

  刚刚被他用枪指着一直不说话的“阿凡提”讥讽地笑了起来:“一只钛金属盒,能干出什么大阵仗出来?”

  哈因斯眯眼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名叫“阿凡提”的年轻人很危险,嗯,他觉得也许是自己受了重伤,意识有些模糊,生理启动了自我保护机制,这才有这种错觉吧――南突厥斯坦组织内部,又有几个不危险的年轻人呢?这些家伙在北非接受培训的时候,就出了名地不要命,哈因斯觉得,往后也有机会,也要让基地里的人去南突活跃的中国西部接受第一线的训练才行――不多杀几个人,哪能有真正的胆量!

  哈因斯冷笑:“你知道一克V神经毒素能杀死多少人吗?”他望着年轻的“阿凡提”,下意识地握了握手中的手枪。

  “阿凡提”明显愣了愣:“V神经毒素?”年轻的南突成员显然没有接受过太多的教育,根本不知道这种在世界毒物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的毒素。

  “买买提”倒是点了点头道:“我听说,一克那玩意儿能毒死近五万人,其作用已经不亚于小型的核弹了,而且它是通过空气和水源进行传播的,传播速度极快!”听到V毒素,他的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对于曾经身为法医的木兰花来说,在场的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那种五百毫升就能毒死几万人的生化武器。但他很快就看到哈因斯的眼神有些躲闪,而且说话时目光看向右上方,他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既然哈因斯只负责接货和送货,那么他应该也不会帮清楚那个钛金属盒中究竟存放着什么东西。

  “钛金属盒?”距离农宅不足一公里的乡间公路上,一辆改装过的厢式货车停在路旁,李云道戴着耳机,眯眼摩娑着下巴,“V神经毒素?”他看着身旁的阮小六,接着问道,“你觉得呢?”

  阮小六也皱眉道:“不排除这种可能性。美军和日军都曾用过V神经毒素制作生化武器,而且都发生过泄露事件。之前在伊拉克战场上,伊军也曾用过这种武器,萨达姆政权瓦解后,美军进入伊拉克境内并没有发现这批生化武器,当时我们就怀疑武器可能被分批运出了中东。不过伊拉克地貌环境复杂,山区众多,藏在哪个山沟沟里也不一定。”

  李云道摇头道:“我觉昨,这个哈因斯其实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他充其量就只是一个快递员!”

  阮小六想了想,也点头道:“911过后,美军在全球反恐,一方面打击了恐怖份子,但也使恐怖份子的行动和作战方式更加隐秘和难以捉摸。”

  “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嗯,这个哈因斯基本上可以判定是有问题了,省了一桩外交纠纷。小六子,你得抓紧跟上面打个招呼,让他们知会哈因斯的护照国一声,我估计这时候,谁也不会来跟中国叫板,毕竟谁也不敢把自己国家的元首推进一个火坑里来。”

  “嗯,我马上跟上面沟通,这事儿还得外交部出面才行。”阮小六说着,就开始拿出手机打电话。

  李云道想了想,对一旁的夏初吩咐道:“你马上将哈因斯入境后的所有行踪给我找出来,他接触过的第一个人,我们都必须进行身份排查和核实。对了,尤其是那些有机会进入会场内部的人,你要格外留意!”

  “是!”夏初的手指迅速在笔记本上飞动起来,她的情绪很高昂,以往是不见天日的黑客,如今却是手执红色执照,而且还能接入国家安全局的内部数据库,这让夏初有了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拿下哈因斯后便无所事事的战风雨无聊地打量了一眼镶嵌满屏幕的车厢壁,又将目光转回手机屏幕上正进入酣战状况的暴力游戏。眼角的余光却不停地打量着认真处理事务的李云道。他自诩为西湖地界上数一数二的高手,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行不行打上一架便知道。可是那晚被一个看上去才二十岁的青年揍得自己满地找牙,他便知道原来这世上真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原本因为怀才不遇而放#荡不羁的态度也开始收敛,尤其是听到那个几招就把自己放倒的青年称李云道为三叔师,据说还有两个武力值比那青年还高的师叔,这便让战风雨有些隐隐困惑,这位新上任的市局副局长,到底是何方神圣?难道真是什么山门武派的嫡传弟子不成?!!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