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四十七章 由香关芷的回归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华山很快便带人封锁了现场,检痕员和法医相继进驻了现场。ranwenw?ww?.

  “室内的温度差不多在二十度出头,从尸斑和尸体腐烂的程度来看,两名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都已经超过了一个星期。”法医初步推断出了尸体的死亡时间。

  “死因呢?”李云道从进入室内后,就没有离开过现场,似乎对现场令人作呕的画面无恸于衷,但因为怕破坏现场,并没有去翻动那两具苍蝇乱舞的尸体。

  “初步判断,死者死于机械性窒息,有没有其他并合死因,就要看解剖后的结果了。”法医一边小心翼翼地翻动着尸体的头部,一边说道。

  “机械性窒息?死了一个礼拜?”李云道喃喃自语,自己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但是此时此刻无法将一些零碎的面画组合成符合逻辑的完整推理。

  麦提尼的黑色背包就消失在小区的围墙外,因为是监控盲点,所以无法得知背包的去向,但如果是有人在围墙内接应麦提尼,再从小区内将东西运出去,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可是瑶瑶……李云道正皱眉思索着,电话突然响了。

  “十力和小蛮回来了,可是瑶瑶……”电话那头响起潘瑾泫然欲泣的声音。

  “别急,我马上回来。”

  反恐行动中居然碰上了杀人案,乍一看,瑶瑶失踪跟这两件事没有丝毫的联系,但李云道却知道,瑶瑶是个安全感很低的小姑娘,独自乱跑的可能性极小,到底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事能让小姑娘独自一人出门去呢?

  “李局,您先回去,这边有我,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汇报。”华山小声地说道,他也清楚这位新上任的年轻副局长最近压力极大,朱子胥几乎将所有的重要任务都压给了眼前的空降兵,美其名曰能者多劳,临近退二线的朱子胥是不是怀着某种不为人知的阴暗心思,这一点或许也只有华山这些在公安战线上干了大半辈了的旁观者才心知肚明。

  李云道看了一眼那一男一女两具尸体,点了点头道:“老华,小白,你们辛苦一下,我回去看看,如果还找不到瑶瑶,就要发动局里的兄弟了。”

  华山点头道:“瑶瑶不光是钱强的女儿,也是我们大家的闺女。”

  李云道独自一人走到12幢门厅时,门外早已经天色昏暗,一袭黑衣的女子悄无声息地走了出来:“我,回来了。”她的中文依旧有些生硬,门厅昏黄的灯光下,她的脸色依旧显得异常苍白。

  李云道终于吁了口气,望着女忍者,微笑欣慰:“这是我回来以后,收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我没那么容易死。”由香关芷面无表情,但语气出奇地柔和,生与死的磨砺从记事起便是她生命中的主旋律。真正的上忍,一定是参透了生与死的真谛。

  “没事就好。”李云道叹了口气。事实上,由香关芷失踪后,李云道便通过黄梅花在沿海黑道许下了价值不菲的悬赏令,但他看过由香关芷的日记,他也不信这个能无数次从鬼门关捡回性命的女子真的会死在西湖。

  “天狼说,有个小姑娘失踪了。”她语气依旧清冷如常。

  李云道想了想,摇头道:“你先养伤,其他的以后再说。”

  由香关芷依旧道:“我擅长追踪。”

  李云道失笑:“别弄得我像个压榨劳动人民剩余价值的血腥资本家一样嘛。”

  由香关芷没有说话,她本就不擅长言辞,也不喜欢说笑。

  李云道讨了个没趣,自嘲地摇了摇头,也知道自己武力值远不如眼前的女忍者,真要让她心服口服,或许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当下笑道:“我说了不算,你歇与不歇,天狼说了算。”驭人之术,往往在于此,驾驭可驾驭之人,碰壁时适时调整战略,拎重点抓要害,显然天狼便是由香关芷的要害。

  女忍者转身,隐入黑暗,李云道也转身,太多的问题等着自己一一去解决。

  进门,便看到三个孩子坐在客厅中相视无言,潘瑾明显刚刚哭过,泪水打湿了眼妆,晕开后像只可爱的熊猫。十力嘉措和张小蛮见李云道回来,不约而同地看着自己的脚尖,如同偷吃了糖的孩子一般,不愿与李云道四目相对。

  “找不到?”李云道狐疑地打量着两个孩子,以他们俩掐指神算的能力,随便一个都能大致算出那孩子的大体方位。

  十力小喇嘛抬头,一脸委屈:“云道哥,算不出。”

  张小蛮也哭丧着小脸,连连点头。

  李云道微微有些诧异,噶玛拔希有四大弟子,大弟子弓角武力值彪悍,二弟子徽猷文武双全,三弟子云道博古通今,前三者可谓各有偏颇,唯有关门弟子十力嘉措深有喇嘛真传,继承了老喇嘛噶玛拔希修万种佛的衣钵,又博闻强记,加上生而知之的优势,哪怕老喇嘛到如今仍未曾宣布十力可以出师另类门户,但李云道也清楚,老喇嘛让自己携十力下山的那一刻,基本上就意味着他已无艺可授予这个放在百年前必会受万众朝拜的孩子。

  而张小蛮的更是那座道家名山前代天师隔代指定的嫡传弟子,小蛮降世,前代天师同日羽化登仙,未曾满月便被接入那座道法浩然的道统首峰。那道家本就擅长掌中经纬,日月万象均包罗其中,十二命神十二宫位,落宫便能断命,上谈天像,中谈人事,下谈地理。那叫无极的老道在那山上算是辈份极高了,可见着这位小姑奶奶还是得乖乖叫声小师姑。小姑奶奶在江西茅山上没少干上房揭瓦的妙事,但就这样,那位如今在国内道教一宗首屈一指的斗米真人也只能缩着脖子认载,时不时观中丢了鸡鸭和看门狗,指不定还得送去一坛仙果佳酿。斗米真人本不讲究种善因得善果,但某位在中南海说一不二的人物点名见过这调皮小道姑后又欣然下山,并许诺来年宗教联协中再给斗米真人添补上一个主席的位置。这对这座享誉海内外的龙虎山来说,不能不算是一件千年难遇的盛世。

  因而两个都算得上是天之骄子的神叨小家人都一致认定算不出瑶瑶的去向,李云道便不得不犯起了嘀咕:“难道……瑶瑶遭遇了什么不测?”

  听到李云道嘀咕的潘瑾愈发自责:“都怪我,是我没看好孩子……”

  “其实要怪还是要怪我,是我安排你去送箱子的。”李云道面色凝重道,“但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到瑶瑶的去向,既然十力和小蛮都算不出瑶瑶到底去了哪儿,那么我只能用最蠢和最笨的办法了。”

  李云道给朱子胥打了一个电话,一方面汇报了反恐安全隐患排查工作的进度,最一方面汇报了小区中刚刚发现的两具尸体,最后才隐晦地提到瑶瑶失踪的事情。

  朱子胥对前两件事不置可否,应该说他不愿在这个时候多发表意见,只说充分放权给李云道,一切事务都交由他全权负责,但这位临退二线的老局长似乎对瑶瑶失踪的事情很上心:“云道,你先去忙反恐和杀人案的事情,如果能并案处理那就更好了。找瑶瑶的事情交给我,寻找走失儿童,这种案子,我有经验。”

  朱子胥说得不错,他的确在打击人口贩卖的问题上颇有建树,事实上朱子胥至市局就任一把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击贩卖婴幼儿的犯罪团伙,也正是那次行动,钱强才有机会拯救瑶瑶于水火。

  挂了电话,李云道转身却看到鼻青眼肿的战风雨挤入门内,脸上的表情颇是精彩。

  “出什么事了?”

  “碰到个女贼,太他娘的牛掰了,一个照面就把我放倒了……”战风雨龇牙咧嘴,显然是受了些皮肉苦头。

  “女贼?”

  “黑衣服,穿得跟个忍者似的。我去12幢对面勘察,正好想想住在对面房子里的人,看看他们一周前有没有看到过什么异样,下楼就在花园里碰到那个女贼。”

  李云道失笑,但却也不好多解释由香关芷的身份,当下只无奈摇了摇头:“你一定是眼花了吧?”

  “眼花?”战风雨指着乌青的眼圈,一连两次打架都被别人收拾得很惨,这对曾经认为自己敢称西湖第一无人敢称第二的战风雨来说很受伤,“我就算只摔一跤,也不至至于把眼睛摔成这样吧?嗯,言归正传吧,算我倒霉了今天。”

  “瑶瑶的事,朱局接手了,让我们专心致志反恐,最好顺手把杀人案也破了。”李云道无奈地摇了摇头,“四季和美高梅那边都有消息没?”

  战风雨摇头:“我刚刚跟夏初通过电话,她说两边一切正常,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的举动。

  “好,让他们好好盯着,我们再去尸体现场看一看,很多细稍未节的证据很可能在我们没到达现场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破坏了。而且,麦提尼带着一个黑色背包来过小区附近,后来他再次出现在我们监控范围时,黑色背包便不翼而飞。我总觉得,这几件事应该没那么巧合,或者换种说法,所有的巧合都有其必然发生的逻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