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五十五章 我是李云道的妻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9-06-16 10:17:42 源网站:顶点小说
  赵槐,四九城里人称赵太岁,在满门军人的赵家算得上是个异类,二十二岁弃军从警,八年后的而立之年,便以京城特警支队政委的身份以副代正,说是完全掌控了整支特警支队也不为过份。

  此时赵太岁身后便跟了一列算得上是荷枪实弹的特警,手持枪械,食指搭在扳机上,如同一只只伺机而动的猎食者。他冷冷看了一眼立在吴广身前的黑衣女子,这是一个连阅女无数的赵太岁都觉得长相算是中上乘的姑娘,只是那眼神冷冽得让人不由自主地打寒颤。

  女子手中那柄在国内极为罕见长刀让他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日本人?”

  被一身黑衣笼罩的由香关芷面无表情:“生在日本就是日本人?”

  赵槐嘴角抽了抽,鼻中冷哼出气,对身后荷枪实弹的手下扬了扬下巴:“拿下!如若反抗,就地击毙!”

  由香关芷面色不变,只是微微转动手腕,原本往内的刀刃此刻正对外闪着寒光。

  “住手!”薛红荷一声娇吼,一身大红风衣的身形挡在了由香的前面,尽管她与由香素未谋面,也不管这个女子是不是日本人,今天她帮妹妹出了气,那自然就是她薛红荷的朋友。

  赵槐发出一声轻笑:“哟荷,这不是陈家老爷最疼爱的干女儿吗!”赵槐笑得肆无忌惮,毫不掩饰眼中的戏谑,言语间将“干”字咬得特别用力,而且用的还是四声,嘲笑的味道异常浓郁。

  “赵槐,她是我朋友!”在赵槐的面前,薛红荷还是微微有些底气不足,毕竟人家血脉里流淌的才是真正的红色家族的血液。

  赵槐耸了耸肩:“还愣着干什么,既然薛小姐承认跟她是一伙儿的,那就一起拿下吧!”

  赵槐身后奔出四名孔武有力的特警,直奔薛红荷而去。

  哪怕在李云道面前装得天不怕地不怕,但在赵太岁这个变态的面前,四名气势汹汹的持枪特警围向自己,薛大妖孽终于还是花容失色——赵太岁在某些方面的变态癖好让她不寒而栗。

  不等那四名特警靠近,由香关芷小碎步向前,微侧着娇小玲珑的身子,将薛红荷挡在了身后,左手持刀,右手倒扣四枚忍者镖。

  赵槐隐隐看到由香右手中寒光微闪,冷哼一声:“找死!”话未落音,便从腰间拔出手枪。

  对赵太岁来说,杀个日本人,再摁上一个欲加之罪的间谍罪,不但不会有人拿此事针对赵家大作文章,而且也能间接挫一挫王家近期扶摇直上的锐气。

  但赵槐的枪还未能取起,手臂便僵立在半空,枪口指着地面——颈部动脉上摁着一把看上去妖艳诡异的三刃刀。

  “哥!”顾小西第一个叫了出来,但很快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云道!”绿荷师姐也惊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此刻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了她的预料。

  一只胳膊紧扣赵槐的脖子,另一只手持着三刃刀,李云道静静地站在赵槐身后,淡淡道:“不要逼我。”

  赵槐身后数名特警大骇,不约而同地将手中的枪口对准李云道,同时喝道:“放下凶器,否则开枪了……”

  李云道看也没看他们一眼,他贴着赵槐,只是用极轻的声音在赵槐耳侧道:“赵太岁,子弹是很快,但我不介意你赌一赌,看看在枪响后我有没有能力用这把刀割开你的喉咙。顺便说一句,这把刀我用了很多年,很顺手。”说着,指间刀花炫目,看得几名同时持枪对准他的特警不约而同地咽了一口口水。不知为何,他们居然都觉得在子弹射中对方之前,这个一身白衣的青年有足够的把握割开赵槐的动脉。

  赵槐不动声色,哼了哼,缓缓道:“王家小子,你有种!放眼整个京城,你是第一个敢拿刀摁在我脖子上的。”

  李云道淡然道:“等我割开你的动脉,再说这句话也不迟。”

  赵槐冷笑道:“你不怕死?”

  李云道嘴角上扬,轻声道:“怕,当然怕!不怕死,那才真正的二#逼!”

  赵槐低头看了一眼李云道卡得很死手臂:“你真的敢杀我?”

  李云道轻笑道:“不敢。不过如果你要杀她,我便杀你。杀人的事,本就跟胆量无关。”他说得云淡风轻,仿佛杀个人也只是跟吃饭喝茶一般简简单单。

  赵槐看了由香关芷一眼,对冲在最前方的四名下属道:“命令不变,拿下她,反抗便就地击毙!”

  李云道嘴角轻扬,指间微微用力,三刃刀入肉无声。

  “别闹了!”抚着小腹的女子终于从薛绿荷身旁站起身,刚刚她一直拉着薛绿荷轻声安慰,此时缓缓走入僵持不下的局中,静静地望着赵槐,道,“2012年7月28日,赵桐出现在沈阳铁西,当日铁西区死了三名失足女,均被虐杀。2013年4月25日,赵桃出现在山东济宁建发大厦,当日建发大厦有一名怀孕女子跳楼身亡。2014年9月29日,广州白云区三名女教师同时失踪,那天赵杨、赵桃以及赵桐三人都在广州。”

  赵槐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良久才道:“欲加之罪!”

  或许是坐得久了,蔡家女子挺着肚子,一边轻轻敲着后腰一边淡淡道:“是不是欲加之罪,你这位长兄应该心知肚明。共和国的法律条文不是儿戏,有机会好好跟你那三个弟弟谈谈。”说着,她的眼神从赵槐带来的特警身上扫过,“国家赋予你们惩恶扬善的权力,却不是让你们把枪口对着自己人的。跟军中那些保家卫国的儿郎们比起来,你们要差得远了!”

  赵槐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蔡桃夭,好好的蒋家你不嫁,偏偏要嫁给王家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野种,真不知道你们蔡家老爷子是不是瞎了眼还是老糊涂了……”

  “蔡桃夭”这三个字让周遭持枪的特警微微动容,尤其是那几个特种兵转业到地方警队的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原来眼前这个大着肚子却仍旧美得倾城的仙人一般的女子,竟然就是中国女子特种部队的那则神话……

  蔡桃夭难得地微微皱眉,望着赵槐道:“这么评价一个为党和国家作出诸多牺牲的老人,赵槐,你觉得合适吗?”

  赵槐想一如既往地昂首大笑,这是他很长一段时间来养成的习惯,尤其是在旗鼓相当的对手面前,可是今天他还没来得及仰起头,便看到自己与房中景物不断擦身而过,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弓着身子倒飞出去。更让他目瞪口呆的是,在他落地的瞬间,那柄附骨之疽般的诡异三刃刀又再次贴了上来。

  李云道蹲在他的跟前,表情居然有些无奈:“怀着孕的女人,我都不敢惹,你倒是自个儿送上门去,这智商算是白瞎了……”

  房内除了由香关芷,谁也没看清蔡家大菩萨是如同出手的,那些长期在训练场上龙腾虎跃的特警更是目瞪口呆——就算是他们也不敢打包票能在一个照面间将一个体重近八十公斤的成年男子踹出如此远的距离。几名听闻过蔡家女子威名的退伍军人不约而同地肃然起敬——果然是传说中的蔡桃夭。

  从蔡家女子踏入局中,到将赵太岁踹飞,从头到尾,没有一名特警将枪口对着这个一笑足以倾城的孕妇。

  她只是淡笑着站在原地,下意识地抚着小腹,轻声道:“赵槐,你太放肆了!这个教训,是我替你家老太爷给你的。如果老太爷不满意,我蔡桃夭随时上门请罪。”

  赵槐也是军人出身,受了一记重踹后才知道蔡家女人并非浪得虚名,而且最近他隐约听说某个只有在党内最高层才知晓的秘密,显然眼前的蔡家女子的的确确就是那个传说其中的一份子。

  赵槐咬了咬牙,看了一眼拿着小刀摁在他动脉上的青年:“李云道,你不觉得在蔡桃夭和阮钰的面前,你跟一个跳梁小丑有什么区别?”

  那难得打扮得如此帅气的青年竟微涩地笑了笑道:“有这样子的媳妇儿,就是当个小丑我觉得也值啊!”

  在场的所有人没人觉得那白衣青年的思维逻辑有什么问题,甚至连抱着捉奸心理来的赵如颖也觉得,能同时抱得蔡桃夭与阮钰这样的大美人,就是受点委屈那似乎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蔡桃夭笑盈盈地看着李云道,一身白衣,蹲在赵槐身边不屈不挠地手持三刃刀,笑容清澈,眼神里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狡诈,亦如多年前在采玉道上的偶遇。

  笑如初心。

  “就算他是跳梁小丑,我也是他的妻子。”她由衷地笑着,缓缓说道,“你们赵家人,加起来,都是顶不上一个李云道的。”

  赵槐冷笑:“王八对绿豆,还真是对上眼了……”

  赵槐出现后一直不言语阮钰此时终于拿着手机站了出来:“不好意思,有个坏消息。”她望着赵槐,嫣然一笑,“对不起,槐哥,你破产了。“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