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四十三章 追踪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年轻巡警约摸二十三、四的模样,看样子是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突然独自面级别比自己高出许久的市局副局长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但好歹也没有磕磕巴巴,只是涨红着脸道:“这一带属风景区派出所管辖,按所里的要求,白天我们半个钟头由一名警员巡逻一次,晚上十二点至次日六点,每一个钟头由两名巡警结伴巡逻一次。这里是富人区,治安很好,基本不需要我们多操心。”

  年轻巡警眼中年轻得不像话的副局长点点头:“跟你们所长打个招呼,让他e30这段日子加大巡查力度,排班可以更密些。”

  年轻巡警连连点头,离开的时候一直在警用摩托的后视镜里偷偷观察那位在玫瑰园小区围墙边来回踱步的年轻局长,真的年轻得让人嫉妒啊,再过五、六年,自己顶多就是个派出所的副所长,而那个时候,这位如今已经是正处级副局长的年轻人又不定到了哪个自己可望而不及的高度了。

  放走了年轻巡警,李云道又在围墙外来回走了两圈,没发现任何踪迹后,仍旧不死心地到小区监控室查了一遍监控,可惜小区内的监控摄像头只对着墙内,对围墙发生的事情一无所获。

  既然都已经到了家门口,李云道还是决定回去看看几个孩子,小潘瑾古灵精怪,自己都照顾不好,让她再照顾三个孩子实在是勉为其难了。到家开了门,才发现家中空无一人,拿出手机准备给小丫头打电话才发现刚刚太全神贯注而忽略了小丫头发来的短讯:大叔,我带他们仨出门玩去了,放心,天黑前一定回家。

  李云道有些无奈,小潘瑾自幼算是娇生惯养,想一出便是一出,加上家势背景都能经得起折腾,所以做起事来天马行空,否则也不会想去香港便直接申请了交流生名额就杀去了香港。

  没碰到小潘瑾,倒是在电梯口碰到了浙北卫视的名嘴大美女文心。

  “你……你有潇潇的消息吗?”文心上来便问秦潇潇的下落。

  李云道微微愣了一下,而后摇头苦笑:“还没有消息。”事实上李云道早就嘱咐王小北随时留意联参在秦潇潇内部审查上的动向,前两天已经大致有了定论,大体上应该是没事了,但却不知为何一直联系不上,也许目前她还不方便现身,也许秦孤鹤出于低调行事的考虑将秦潇潇禁足在家中,但这一切都是不能为外人所道的玄机。

  “还没有消息,你来找她?”李云道打量着面色比之前憔悴了许多的文心,哪怕精心上了妆容,却仍旧掩饰不住眉眼间的孤虚凋零。一个在卫视银幕上巧舌如簧的一线女主持,在全国拥有千万粉丝,光鲜背后又有多少人能看到她伏在天台上失声痛哭的模样?李云道不是情圣,也不愿意在文心这样的有夫之妇身上耗费太多的时间,应有的同情不缺,该出手时的帮助也不会吝啬,但也仅此而已。

  “正好来这里看一个朋友,就想上来看看。潇潇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幸好碰到你了。你在北京有关系,能不能打听看看,潇潇现在在哪儿,我能不能去看看她?”她看着李云道,仿佛看着一根救命稻草,“潇潇不在,周博士也不知去向,现在除了一些普通的环保工程,其它的科研项目全部暂停了。”她似乎有些遗憾,望着李云道的秀目仅微微眼圈发红。

  “看估计悬,但你放心,一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李云道劝慰着她,但他也清楚,这些没有营养的话,并不会给文心带来太多的安全感。

  “好的好的,那就麻烦你了。”文心显得有些失魂落魄连连点头,李云道目送她离开,这才微微叹了口气,失去了周博士这个主心骨,所谓的新能源项目的研发工作如今已经全面停止,也不知道陆涛和高裘他们是否也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呢?

  抛开这些杂念,李云道独自一人驶车回到四季酒店的临时指挥中心:“怎么样?有什么动静?”

  “目标回酒店后就再也没出过门,中间阿瑟穆来看望过他一次,其余时间都是一个人呆着看电视,也没发短信或者打电话。”夏初汇报着麦提尼回酒店后的动态。

  李云道沉吟了片刻后才道:“看样子他是在等命令,盯牢他,我怀疑或许等不到参加e30的各国首脑现身,他们就要提前动手了。”

  话刚落音,阮小六快步推门而入:“刚刚收到消息,机场丢箱子的人身份确认了。”

  “是谁?”

  “根据你的香港朋友弄来的视频资料,对照我们的数据库,对比出有百分之九十的准确率,那个人叫江雨,原本是香港大学的法学教授,后来弃教从政,之前曾是特别行政区律政司司长……”阮小六读着传真上的资料,介绍完江雨的身份后,他的面色也凝重了起来,“级别不低啊,在香港基本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啊,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带3d打印的枪支零件入境呢?”

  “怎么会是他?”提起江雨,李云道便想起李若飞含冤入狱事件,江雨的女儿江秋韵是那次事件的直接受害人,而李若飞却因为种种原因蒙受了不白之冤,根据江秋韵母亲熊文娇教授的描述,江雨应该是接受了某种条件,才能鲤鱼跃龙门般地从白丁之身一跃而为万人之上的律政司司长。“他在这里e30峰会的邀请名单之列吗?”李云道并不确定江雨是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西湖。

  “这个得派人去查一查了。”阮小六踌躇道。

  “不用了,我已经查到了。”夏初指着屏幕说道,“峰会第三天下午在浙北大学有一场关于修宪之争的学术研讨会,江雨受邀在这次研讨会上发言。”

  李云道皱眉道:“还有不到一个礼拜e30才正式开幕,他的发言还有八、九天,他来这么早干什么?”他微微思索了片刻,当机立断道,“马上严密监控江雨。”

  “好,我马上来安排!”阮小六道。

  “嗯,行事得低调些,最近香港也不太平,江雨的身份又比较特殊,别弄出太大的动静,否则我们俩很可能吃不了兜着走。”

  阮小六撇了撇嘴:“如果他跟恐怖份子没关系那倒还好说,要真的跟北非那边的基地扯上关系,就算他是天王老子,也得把他揪下马来!”

  李云道笑着在阮小六胸口锤了一拳:“你少给你们家老祖宗惹祸端,能低调就尽量低调些,就算他真有问题,需要顾忌香港那边的特殊情况,这叫讲政治。”

  “怪不得我们家老祖宗说我就是再厮混个十几二十年也比不上你,我原先是不太服气的,但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更不服气了。”阮小六笑着开玩笑道。说实话,原本他的确有些嫉妒能在自家老祖宗面前盘腿席地而坐的李云道,自己在老祖宗面前只有膝盖发抖的份,可人家那等气焰,由不得他不佩服。

  “李局,目标在换衣服,好像又要出去了。”夏初突然惊呼一声,她面前的屏幕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一组和二组注意,目标准备出门,目标准备出门!”

  麦提尼对着镜子整了整微微散乱的发型,镜子中的自己已经算不上年轻了,至少已经不是刚刚走出校门时的那般青春飞扬意气风发了。他从柜子里取了箱子,又从箱子里取出一个方型的化妆包,经过简单的修饰再粘上下腭的胡须后,他的目测年龄一下子就飞涨了近十岁。他很满意地看着镜子里容貌枯槁的维族男子,嗯,这应该就是中国正常的维族人的装扮了吧。又检查了一遍脸上的妆容,他才从衣柜里取出另一只浅灰色的背包背在身上,开门离去。

  西湖泛海美高梅酒店内,江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开了银灰色的行李箱,而后他便愣在了当场。刚刚用设定好的组合密码没能打开箱子,他便已经意识到可能出了问题,此时撬开箱子,面对散落一地的女性衣物他不由得眉头紧锁,早已斑白的双鬓愈发显得阅尽沧桑。箱子什么时候被人调了包?里面的东西普通人可能不知道用途,但只要稍微有一点枪械知识的人就以分辨得出来。

  能在万千人选中脱颖而出成为律政司魁首,除了有心人暗中推波助澜外,其自身的水准魄力也算得万里挑一,能让他像此时这般面如纸色如丧考妣的境况显然是绝无仅有。他稍稍稳了稳心神,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而后便开始回想旅途的细节――如果要出问题,也只有在下飞机取行李的时候有人错拿了自己的行李箱,而自己则把别人的行李箱当成了自己的。

  他看了一眼航空公司贴的标签,名牌上只能看到字母拼成的名字“panjin”。从一推行李中,他找到了散落出来的记者证和e30会议的邀请函,照片上是凤凰台年轻实习女记者,名叫潘瑾。==(本站小说追书神器上架啦!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书虫必备!关注公众微信号 zaixianxiaoshuo (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本站阅读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