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五十七章 授人以柄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

  江雨心情也很复杂,李云道进入房间后,女子便摘下了墨镜,此时他终于知道眼前的持枪女子,居然就是如今红遍大江南北的著名主持人文心。更让他目瞪口呆的是,这位曾将港岛局势搅得天翻地覆的李IR居然跟文心是旧识。

  李云道望着文心,表情逐渐趋于平淡:“我也就不问你为什么之类的废话了,既然你敢杀人,想来也已经不是第一次,我之前还在好奇,韩晨为什么跑去广电双子塔,他应该是发现了你的秘密吧?嗯,只是韩晨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到现在也没能想明白,但我可以肯定韩晨的死一定是被人做了手脚的。可是为什么要杀了周成?他一个出租车司机,对你的计较也产生不了太大的干扰啊?”李云道摇着头,有很多细节,他已经想明白了,但是还有些,仍旧百思不得其解,“杀周成只是为了嫁祸钱强?可是钱强跟你无仇无怨……”李云道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文心似笑非笑的表情,眉头皱得很深,“郭威是被勒死的,体内没有毒物成分,所以人应该不是你杀的,或者说不是你亲自下的手,嗯,你应该还有帮手吧?”

  文心突然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笑声刺耳,良久,她才止住笑意,一字一顿道:“李局长,现在还是谈谈我们的事情吧。”

  “我们的事情?”李云道轻哼一声,丝毫不掩饰笑意中的讥讽。

  文心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我也不是没试过,可惜李局长眼光太高,看不上我这样的庸脂俗粉。”

  李云道摇头道:“用庸脂俗粉来形容你并不是很贴切,换个词吧,蛇蝎美人?嗯,好像也不太对,还是用相由心生吧。”

  “你觉得我很丑?”文心轻笑,“江司长,你也觉得我很丑吗?”

  被殃及池鱼的江雨苦着脸,也不知道如何回答眼前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

  文心轻哼了一声,晃了晃手中的枪。

  李云道抢先一步挡在江雨的身前:“不是说谈谈我们的事吗?”

  “也对。”文心手中的枪始终对准了李云道,“李局长,咱们谈笔生意,如何?”

  “生意?”李云道觉得有些好笑。

  文心拿出手机扔给李云道:“如果看完这段视频,你仍觉得很好笑,小女子二话不说,束手就擒,如何?”

  李云道皱眉,打开手机,视频里只有一个昏睡的孩子,李云道长长地叹了口气,昨天失踪的瑶瑶居然落入了文心手里。他将手机扔了回去,缓缓道:“说说看,你的条件。”说着,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她手中拎包里露出一角的金属匣子。

  “早知道你是个痛快人,的确爽快。”她笑了笑,“那行,这笔生意算是谈成了,等我通知吧。”说着,她大大方方在打开门,提着拎包扬长而去。

  “李IR,她……她走了……”江雨倒是替李云道着急了。

  李云道眼神复杂,淡淡地看了江雨一眼:“我知道,江司长,我是此次E30安全隐患排查小组的副组长李云道,接下来还有些必要的程序,需要江司长配合我们的工作。”

  江雨无力地点了点头:“好的,我全力配合。”他抬起头,看着李云道,“李ir,谢谢!”

  李云道知道他谢的是什么,耸耸肩膀:“谢就不必了,但香港那头,以后也许还有诸多工作需要你配合。”

  江雨点头:“万死不辞。”

  他转身,将行李箱里的手枪零件的取了出来,道:“这是他们要我带进来的,具体有什么用,也没说清楚。刚刚还有一个金属撞针,不过在文小姐带去的拎包里。李ir,听我一句劝,这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如果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寻求警方的协助,你一个人恐怕应付不来。”

  文心能顺利脱身,李云道显然是受到了某种威胁,江雨就算情商再低,也不可能看不出来。

  李云道笑道:“找警方?我不就是警察吗?”

  江雨愕然,自嘲地笑了笑,此时他才稍稍恢复了些律政司司长的气度:“回香港后,我会向总长正式提交辞呈。”

  李云道微微一惊,随即也就释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江雨再待在律政司司长的位置上的确有诸多不便:“其实远离喧嚣,也没什么不好。之前接受这个职位,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既然有这样的契机,也是时候卸甲归田喽。”江雨受过很好的高等教育,普通话说得很好,此时看上去,更像是一名循循善诱的学者而非政客。“美国的宾洲大学已经发过数次邀请,之前俗务缠身,未能成行,这一次终于能放下包袱,得偿所愿了。”

  “熊教授呢?”李云道此时还不清楚熊文娇与何大海那厮之间的暗通款曲,只当何大海与俄国美女正腻得如同蜜糖。

  江雨表情一黯:“秋韵的事情上,我的确处理得不够男人。任何一个称职的父亲,都不可能接受那样的条件,从我被提名律政司司长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文娇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

  李云道叹了口气,江秋韵的悲剧导致了几个家庭的悲剧,江雨夫妇离婚,李若飞坐了冤狱并因此痛丧亲母,林医生苦恋李若飞不得,对仲伟新的示好不闻不问,仲伟新与李若飞也兄弟反目。好在自己的香港一行,哪怕没能拨乱反正,但总算帮几个家庭结开了那个死结,最重要的是罪魁祸首得到了众人拍手称快的下场。

  国安局的人将江雨带走协助调查,李云道走到拐角,阮小六和战风雨便围了上来。

  “为什么放弃行动?”阮小六不解,好不容易人家送上门来,又放虎归山,更要命的是那女人手里还有个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作用的金属匣子。

  李云道也不多解释,只摇头道:“出了问题,所有责任由我一个人来扛。”说着,李云道便独自一人离开。

  阮小六狐疑地摸着下巴,望着李云道的背影,皱眉道:“会出什么差错呢?。”刚刚他们已经布置好了人手,只要那女人一出房间,便立刻将她拿下,这是文心从监控视线中消失后的头一次现身,下一次再出现,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战风雨倒是双手插着裤袋,晃晃脑袋道:“头儿不是说了嘛,出了问题责任他扛。”

  阮小六瞪了他一眼:“你懂个屁,要是明儿奥体中心被炸了,他李云道十个脑袋也赔不了。不行,这事儿我得好好琢磨琢磨。”

  战风雨也不管他,快步跟上李云道进了快要关门的电梯。

  站在电梯中的李云道面色凝重,显然是有什么事情压在心上,战风雨也不敢多打扰,只能一路跟着。

  江雨被带进了设立在酒店会议中心的国安局临时审讯处,几轮审问下来,江雨没有丝毫隐瞒地陈述了所有过程,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江雨参与恐怖活动,国安局也只能请他协助调查,但江雨却主动表示,可以配合国安局调查一直到E30峰会落幕。

  “处长,的确跟李局长的推断一模一样,江雨果真是因为前妻熊文娇被绑架,才被迫独自入境,至于对方要干什么,他还真不清楚。不过他提到了一个细节,不知道有没有用。”国安局的审讯员对阮小六道,“江雨说,文心进入房间后,曾将手机里的一段视频给李局长看过,看完视频后,我算了算时间,应该是看完那段视频后,李局长才打暗号让我们暂时放弃行动。”

  “什么视频?”原本斜靠在隔壁会议会打瞌睡补充体力的阮小六一下子站了起来,将那名审讯员吓了一跳。

  审讯员慌忙道:“我问过,江雨说李局长帮他挡着文心的枪口,他站在李局长的身后,所以也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视频,只说文心提出谈笔生意,李局长原本是不屑一顾的,但看完视频后,李局长就同意她的条件了。”

  “什么条件?”阮小六皱眉问道。

  “江雨说他也不知道,文心离走前说会随时联系李局长。”

  “什么?你怎么现在才说!”阮小六意识到矛盾已经由麦提尼和江雨直接转嫁到了李云道的身上,他气得猛地一拍桌子,“狡猾卑鄙的女人,快,安排人全天候二十四小时保护李云道。”

  “要……要上所有的手段吗?”

  阮小六深叹了口气,随后坚定道:“能用的技术手段给我全部都用上,我要知道他每时每刻的动向。这件事安排部里的人手去办,本地的公安和国安都是一家人,他们守不住秘密的。”

  审讯员出去后,阮小六单手握拳,轻轻在那几张江雨的口供上敲击着,口中喃喃自语道:“姐夫姐夫,你可千万别一时冲动啊……”

  他想了想,最后还是拿出的手机,往北京打了一通电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