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五十八章 事了拂衣去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麦提尼刚刚换好衣服,今天他要和阿瑟穆一起去机场迎接哈萨克国总统夫妇。今天他特地换了一身西装,打了条精致的领带,头发也用发蜡一丝不苟地梳向后方。临出门前,他想了想,又回到衣柜的面前打开衣柜,取出保险柜中的那个钛金属盒。“银环蛇”现身的时候,取出了钛金属盒中的一个小盒子,并让他将小金属盒装在黑背包送到了西湖市一个名叫玫瑰园的小区。“银环蛇”取东西的时候,他偷偷瞥了一眼,钛金属盒中还有一个黑匣子,他几乎不用想都知道,这两样东西,一个肯定是引爆器,另一个铁定是生化炸弹或者微型核弹,否则组织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地将东西运入中国境内。

  想到生化武器,他几乎是颤抖着双手将钛金属盒重新送回保险箱,长吁了口气,“银环蛇”让他将黑色背包扔进了玫瑰园小区的围墙内,他也不清楚围墙那一侧究竟是谁,那个人到底有没有拿到那只背包。他突然想起,来中国之前,上线曾告诉他,到中国后一切行动听指挥,指令来自代号“金环蛇”和“银环蛇”的两名潜伏组织成员。如今他已经见到了“银环蛇”,但传说中“银环蛇”的上级“金环蛇”至今仍未现身。

  对面门边的着衣镜,麦提尼理了理深红色的领带,恰好门口响起敲门声,他对着镜子浅浅一笑,应该是阿瑟穆,打开门,他却看到四名陌生男子站在门口,表情肃穆。

  麦提尼皱眉:“你们找谁?”

  其中一人冷冷道:“找你。”

  麦提尼自知可能恐怖行动走漏风声,飞快后撤一步就想关门,不料开口说话那人动作比他更快,眨眼功夫,那人已经欺身至麦提尼跟前,手如铁钳一般死死扣住麦提尼的脖子,稍稍用力,竟将麦提尼单手推上墙面高高举起。

  “雨哥,别又弄死了,李局和六哥那边等着人问话呢。”旁边人幸灾乐祸地看着麦提尼,本地公安国安不分家,这几个家伙早就听闻过战风雨动不动就弄死嫌疑人的凶名。

  战风雨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冷冷瞥了麦提尼一眼:“狗一样的家伙,弄死一个算一个。”他有好几位战友都死在反恐任务中,所以他对恐怖份子算是深恶痛绝。不过想到会给李云道添不少不必要的麻烦,他手上力道稍稍松了松,但还是如同拎小鸡一般将麦提尼转了个身,拿出手拷将其缚住。

  麦提尼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此时却也已经冷静了下来,嚷嚷道:“你们干什么?我是哈萨克国的外交翻译,我享有外交豁免权,你们这样做,就不怕引起哈萨克国与中国之间的矛盾吗?”可是,等他看到其中一名国安局特工竟然准确无误地打开了柜子里的保险柜,他才恍然:自己应该已经被中国国家安全局盯了很久了,而在这之前自己竟全然未曾察觉。

  朱子胥这几天也没能闲下来,省里和市里都一再强调E30峰会期间的第一要务就是安全,所以他这几天马不停蹄地视察各个安全检查点,此时他正在给浙北大学安全检查点做视察调研,陪访的市局大管家李明突然靠了过来:“局座,紧急电话。”

  自己这名铁杆手下他还是很了解的,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他是不会在自己讲话做指示的时候来打扰自己的。

  李明将声音压得很低:“柳厅……”柳公权是浙北省公安系统一把手,虽然公安局是双重领导系统,但柳公权也算是朱子胥的顶头上司。

  见李明的脸色相当难看,朱子肯做了个表情,李明会意,捂着手机话筒,小声道:“好像是云道局长那边出了重大事故。”

  “什么?”朱子胥的声调猛然调高,但意识到周边还有旁人,连忙压下疑问,拿起手机,“老柳,出什么事了?”

  半分钟后,朱子胥放下手机,眉头却紧蹙不展,接下来的指示发言,也是匆匆敷衍了事。

  好不容易上了局长专驾,李明坐在副驾上,通过后视镜偷偷打量着上车后便闭目养神的局座大人,只是局座大人始终表情如一,眉头微皱,看不出到底那位年轻的副局长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严重事故。

  阮小六的两名手下从秘密审讯室出来的时候龇牙咧嘴,坐在单向透明玻璃后方的阮小六皱着眉摇了摇头对李云道说道:“麦提尼应该是在北非接受过恐怖组织的严格训练,想撬开他的嘴巴,估计得花点时间了。”

  对于恐怖份子,国家安全机构向来没有怜悯一说,刚刚出来的第十六行动处的两名特工已经算是软硬兼施,但麦提尼软硬不吃,愣是一言不发。李云道望着审讯室中那张布满血污的年轻面孔,摇了摇头道:“这样没用,你就算是杀了他,他也不会交待的。”

  阮小六也点头:“美国中情局通过国际刑警发来了这家伙的资料,他妻儿都在美军对阿富汗的一次空袭中丧生,中情局没有具体说是哪场空袭,不过我推算过这家伙的履历,应该是那年美国入侵阿富汗的第一年,我那会儿就在中东,那次空袭貌似误伤了很多平民。”

  说着,阮小六将手中的一沓资料递了过去,李云道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我这个安隐行动小组副组长的职务已经被就地解除了,这是绝密资料,你给我看就是泄露国家绝密信息,是要被判刑的。”

  阮小六撇嘴道:“谁他妈爱判判去。我跟家里报备过了,反正你放心好了,我这个妹夫肯是站在你这头的。”

  李云道笑着在他肩上锤了一拳:“咱们是在反恐,不是过家家。”随后,他的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现在江雨、哈因斯和麦提尼都在我们手里了,瑶瑶成了文心手里的王牌,她一定研究过我的性格,知道我肯定不会对瑶瑶不闻不问。所以接下来,她唯一能利用的人就是我。从现在开始,我将成为你们的头号监控目标。”他笑了笑,接着道,“其实上面让我就地解职,我也是能理解的,接下来我会是恐怖分子手中最锋利的一件工具,我能动用的资源越少,将越有利于解决问题。”

  “姐夫,我现在真的觉得你这个人很可怕。”阮小六看着李云道,苦着脸说道,“吃了这么多天的苦,也立了这么多汗马功劳了,突然就被就地解职,可你居然还能这么冷静。我终于知道我姐看上你什么了,太可怕了,太冷静了,你简直跟我姐还有夭夭姐就是天生一对,你们仨都是活生生的大妖孽。”

  “接下来,我会主动跟局里提出停职,否则,我的确担心文心会利用我在公安系统中的特殊话语权来达到某些目的。”李云道长吁了口气,“这段日子,加起来睡了也不到十个钟头,我正好可以歇一歇。嗯,这样也好,有精力好好调查瑶瑶到底是怎么失踪的。”

  “怎么失踪的?”阮小六疑道,“还不是被那女人骗走的?”

  李云道摇头:“瑶瑶虽然年龄很小,但是却是个很早熟也很懂事的孩子,没有特殊情况,她肯定不会一声不吭就一个人跑出去的。她先让十力去给她买糖,十力出去后,她又让小蛮给她买小玩具,这个行为本身就很反常。瑶瑶是个从来不主动索要任何东西的孩子,她要糖和玩具,我觉得她应该是想把十力和小蛮都骗出去,自己才有机会离开。”

  阮小六打量着李云道:“你是不是虐待人家孩子了?”

  李云道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说正经的。”

  阮小六不正经地笑了笑:“不过你也应该没有某种喜欢小姑娘的怪癖,不然早就应该对小蛮那丫头下手了……”

  见这家伙越说越不像话,李云道连忙将话题扯了回来:“而且,监控里能看到她上了一辆广本,我猜测,开车的那名司机,瑶瑶一定是认得的。”

  阮小六道:“你之前说文心跟秦潇潇是很要好的闺蜜,会不会她来过你家,所以小家伙才认识她?”

  李云道摇头:“时间对不上,而且瑶瑶有段日子一直在市局幼儿园,也没有机会接触文心。加上瑶瑶这孩子虽然善良听话,但是对陌生人的戒备心很强,所以我判断她一定是被熟人骗下楼,而后骗出小区带上车的。”

  “你的意思是熟人作案?”阮小六皱眉,“你不是说她反拐卖行动中营救出来的儿童吗,他爸爸又在任务中牺牲了,还能有什么熟人?”

  李云道立刻想到了一个人,立马起身:“小六子,麦提尼交给你了,我专心致志去找人了。”

  “喂,姐夫,这样也忒不厚道了!”阮小六也起身,一脸无奈,“你这是想玩‘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吗?这不事儿还没了吗?”

  李云道笑了笑:“现在他们的目标是我,所以接下来一直到E30闭幕,你只要全神贯注地盯着我,就一定不会出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