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五十二章 十三岁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

  而后她便将汤力搁置在那儿不闻不问,从手包里拿出一张从未用过的全新电话卡,连线后发了几封加密邮件。之后她便开始洗澡、化妆,哪怕不用出门,她仍旧对着镜子一丝不苟地勾勒着眉角。兴许是发现眼角的数道鱼尾纹,她开始心生幽怨,大好的青春居然都浪费了。

  汤力斜躺在行李箱中不得动弹,望着眼神怪异的女子,虽然心中恐惧却不得不强撑坚持。

  不知何时,她又来到了他的身边,将妆容精致的鹅蛋脸凑到他的跟前,气若幽兰。

  我漂亮吗,她问道。

  我是不是还像当初刚认识我的那般漂亮?她继续问道。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越漂亮的女人越不值信任?她似乎已经在自言自语。

  她又笑了起来,说道,你死了的话,我也算是为民除害了,水獭哥。

  这一次,汤力的心陡然一沉,望向她的眼神里多了几份从未有过的阴冷。

  水獭哥在西湖黑道算得上是如雷贯耳的名字,掌控西湖毒品交易接近三成的水獭,在整个西湖排名第二,只是除了他自己,这世上几乎没人知道,汤力就是那恶名昭著的犯罪团队的当家人。

  望着他的阴冷眼神,她笑了起来,声音刺耳,良久,她才止住笑意,小声道,你不是一直觉得郭威碍手碍脚吗,你老婆帮你杀了他呢!

  黑道绰号“水獭”的汤力斜眼看向在他看来接近疯狂的女子,心中寒意更甚。郭威近几年坐稳了西湖毒品市场第三把交椅,道上人称“威哥”,曾放出豪言壮语要在三年内干掉“水獭”,五年内做掉“老七头”,坐上西湖地下世界的头一把交椅。汤力曾以投资家的身份与郭威在饭桌上碰过面,整体印象是胆大心细狂妄自大,而且身边常年跟着四名号称手中人命无数跨省逃窜的悍匪级保镖。可是,眼前的女人说她杀掉了郭威,不如为何,他觉得就是真的,哪怕她看上去柔柔弱弱地手无缚鸡之力。

  知道你老婆为什么要杀死郭威吗?她说道,仿佛她口中的“你老婆”三个字根本与己毫不相干。她顿了顿,仿佛能顿时控制自己的表情一般,面色瞬间冷却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得太多了。

  汤力望着她,仿佛打量着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的确,这样的文心对他来说,是陌生的,也是充满着未知的黑暗的。

  你想说话?她问道。嘻嘻笑了笑,她从腰间摸出一把精致得不像话的锋利小刀,抵在他的气管位置,轻声道,我撕开胶带,但你最好乖乖的。这把刀子很锋利,我用它割开过很多人的气管,如果你的声音太大,我也不介意再多一个。

  汤力点了点头,他能以官二代的明面身份成为隐藏在背后成为黑道赫赫有名的毒枭“水獭”,这份深沉心思就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官二代可以做得到的,自然不会傻到被刀子顶着脖子还要瞎折腾的地步。

  胶带瞬间撕开,疼得汤力龇牙咧嘴,但他还是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牙关咬得吱吱响。

  想问什么?她说道。

  汤力大口地吸着空气,这么长时间用鼻子呼吸,几乎快要让倔窒息了。

  好一会儿后,他才缓了过来,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笑了笑道,我是你老婆啊!说着,她自己先笑了起来。

  汤力只冷冷地看着她的表演,这个身份我知道。

  哦,你是问银环蛇的身份,对吗?她唇角微微勾起一个迷人的弧度。

  汤力不置可否,目光依旧清冷。

  她想了想,道,反正你也快要死了,告诉你也无妨。不过,我说了估计你也不会相信。她侧着头,微微想了想道,怎么说呢,你说我是间谍也行,说我是恐怖份子也可以,这些称谓我都不在乎。

  他问道,那你在乎什么?

  她好像突然被问得愣住了,僵住了许久,才道,我啊,我好像什么也不在乎啊。我没爹,没妈,有几个在我家落难时只懂得落井下石的凉薄亲戚,朋友嘛,也没几个是真心的,秦潇潇算一个吧,不过现在她应该已经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了,这个朋友也没了的话,好像我也真的没什么值得在乎的了。

  当一个人无所畏惧的时候,才是最为可怕,因为她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了,又怎会在意别人的死活?

  那年那月那日,那个大雪纷飞的傍晚,她默默在太平间面对着两具尸体站了足足一整日。管太平间的老先生下班了,于是这个死了双亲也不懂得哭泣和流泪的姑娘轰了出来,在老人看来这个丝毫不懂得感恩父亲养育之恩的孩子根本不值得同情。她鹅毛大雪中痴痴站了一夜,一夜白头,白雪过膝。最后还是一个调皮的孩子试着在“雪人”身上插面旌旗,却发现“雪人”居然活了过来。

  众人七手八脚将她抬进医院,就在那间父母双双去世的病房里,她从昏迷中刚刚苏醒,就看到父亲仅有的同胞兄弟也就是她的二叔将一张皱巴巴的字条冷冷地甩在她的脸上,只丢下一句“你爸妈欠了我三万,没钱还就用房子抵”,而后便领着眉眼间尚存几份同情的婶婶扬长而去。没钱住院,她第二天就被赶出了县医院,从那一刻起,她就变成了一个没爹没娘又无家可归的孤儿。

  孤苦无依的她去了二叔家,只是在门前喊破了嗓子也不见二叔出来开门,看不下去的邻居悄悄给她盛了碗热乎乎的菜粥,她几乎没花一分钟时间就将菜粥喝得精光,好心肠的邻居不忍,又给盛了一碗,她还是仰头瞬间喝完,也不管那粥是否滚烫,她不想再饿着肚子了。

  到第二天早晨,雪停了,二叔一家起床上班,看到在墙角蜷缩着发抖的她时,那位父亲在世时经常来家中蹭饭的热情二叔只冷冷扫了她一眼,而后如同见到一堆垃圾般微微皱眉,最后只是双手插袖踩着咯吱作响的积雪上班去。

  婶婶上班前给她塞了一个冷馒头,却什么也没有说,关上家门也匆匆带着刚刚上幼儿园的妹妹离开。

  她在积雪的角落里蹲整整一天,又到傍晚,二叔下班,见她还蹲在墙角,进屋二话不说,便端了盆凉水出来,迎头浇下。零下十度的冬天,一盆冰水直接浇灭了她心中仅存的一丝期望。

  深夜,好心邻居听到屋外有动静,却只以为是猫猫狗狗的深夜嬉戏打闹,也没去多管,却不知道家中用来点煤油灯的煤油丢了一小桶。

  一场突如其来的深夜大火直接将街边一侧的房子几乎在一夜间烧得一干二尽,落后的北方小县城,连消防车都进不来的街道,人们只能看着那场大火将一切吞噬殆尽,鲜有人能走出那些燃烧的房子,包括她的二叔,婶婶,刚上幼儿园的妹妹,还有那位好心的邻居。

  她望着雄雄烈火,没有哭,也没有笑,只是静静地望着,面无表情。傍晚迎头而倾的那盆凉水此时已经在她脑袋上结成薄冰,在凌冽的西北风中,她瑟瑟发抖,也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某种不为人知的兴奋。

  大风引起了政府官员的重视,腊月寒天,北方仍旧有不少燃煤取暖的家庭,最后认定起火原因是二叔一家取暖不当导致的这场大火,而她则被认定是这场大火为数不多的几名幸存者之一,县长慰问了被安置到孤儿院的她,那个中年白头的官员拉着她的小手安慰了许久,临走时还特意吩咐秘书对这个大难不死的姑娘要“额外多加关照”。

  等过了两个月她被人领进县城招待所看到那个只穿着浴衣袒露着胸膛的县长叔叔时,才知道所谓的“额外多加关照”指的是何种额外。县长叔叔笑着帮她脱掉外衣的时候,她一声不吭,任由那名白日里正义凛然的县长摆弄自己。

  一直到一身白肉的县长褪下她那条打了起码三个补丁的内裤时,她才默默抄起手边茶几上的水果刀,没有丝毫犹豫地送进了县长的小腹,一连三刀,而后她不着急穿上衣服,也不遮掩身上的任何一处,只是默默看着县长流血了一地鲜血,良久才拿起招待所里的电话打了110报警。

  等县公安局局长匆匆赶来的时候,脸色早已经惨白的县长大人几乎奄奄一息,在送去医院上的路上,被小县城百姓喊成乔扒皮的县长大人一命呜呼。

  那一年,她还不满十三岁。

  对于一个没爹没娘的十二岁的姑娘,县里也没当回事,一个不足龄的小姑娘,没钱赔,也付不了法律负责县长算是白死了。不过过了县长头七,县长老婆却冲到孤儿院赏了她足足十记耳光,还扔下一句“狐媚子不得好死”的咒骂。原本在孤儿院就不合群的她再度遭到众人唾弃,只是谁也不清楚为何县长遗孀和独子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死于煤气中毒,没有人知道,孩子们聚在大厅里看春节联欢晚会的喜庆夜晚,这个姑娘独自一人翻出了孤儿院的围墙。

  守岁爆竹声响起时,她轻轻拧开了煤气罐。

  那天,她终于十三岁了。】(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wanbenheji(按住三秒复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