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五十五章 说好了不开枪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

  屋内另外三名男子均是一惊,其中一人立刻反应过来,伸手从后腰拔枪,只是还未等他的手触及后腰,嗖地一声,一把寒光凌冽的手术刀已经径直插入他的眉间,那男子连喊都未能喊出一声,便后仰倒入沙发,就此死绝。另两名绑匪心中大骇,举枪便射。

  何大海甩出那记手术刀后,便在地上顺势一滚,而后单膝着地,缩着脖子落在沙发扶手的后方,子弹射入沙发,发出噗噗的闷响。两名绑匪的枪口装了消#音器,火力密集,压制得何大海一时间不敢抬头。但一弹匣子弹很快打完,趁着他们换弹匣的缝隙,何大海猛然起身,单手一撑沙发扶手,而后整个身子摔入沙发,拎起刚刚眉间中刀早已死绝的绑匪,顺手在绑匪后腰拔出手枪。

  还未能他举枪,两名绑匪就已经换好弹匣,一梭子子弹雨便迎面袭来。何大海避之不及,只能抄起身边的尸体挡住子弹,并顺手在沙发背上猛地一拉,整个沙发瞬间被他拉倒,盖在自己和那具尸体的身上。

  两名持枪绑匪很谨慎,相互掩护着上前查看。其中一名绑匪刚刚弯腰靠近翻倒的沙发,沉重的实木沙发少说也有上百斤,可上百斤的沙发猛地弹起来,将那靠近的绑匪吓了一跳,沉重的实木沙发撞击在那绑匪的额头上,绑匪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他身后的另一名绑匪见势不对,连忙射出数枪,并后撤数步。

  只是还未等他找到合适的掩体,从尸体下方伸出一把手枪,似乎连瞄准的过程都没有便开出一枪,子弹正中那名绑匪的心脏。

  何大海将那被射成血窟窿的尸体扔到一旁,上前一把抓住沙发下晕死过去的绑匪,照着头枪就是一枪:“让你用子弹欺负老子。”何大海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全身衣服都被血浸透了,胳膊上有几处子弹擦伤,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但不幸中的万幸,身上大多都不是自己的血。

  “放……放下枪,不然我杀了她!”一扇房门打开,只穿着蕾丝"xiong zao"和内裤的熊文娇被绑匪架了出来,一把锋利的匕首抵住了熊文娇颈部的动脉。何大海一阵懊恼,刚刚没留意,他与两名绑匪枪战时,刚刚进门就被他击晕的绑匪偷偷溜进了房间里,早知道刚刚进来就先给他一刀。

  千金难买早知道,何大海连忙举起双手,手枪顺势挂在他的食指上:“兄弟,有话好说,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这样不文明。”

  仅剩的绑匪欲哭无泪,他只是四名绑匪中负责打杂的,专干脏活累活,现在另外三人死了,跟雇主和事主都是进门被何大海一刀毙命的老大单线联系的,现在这肉票砸在自己手里,他连跟谁收钱都不知道,更何况,眼前还立着一个进门就干掉三个同伴的杀神,他现在也只有一个想法。

  “人给你……你……你……你放我走!”绑匪看着满地鲜血,显然害怕到了极点。

  何大海哭笑不得:“我也没说不放你走啊。这样吧兄弟,你把肉票留下,我不开枪打你,我估计咱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隔壁邻居早就报警了。”

  “你……你把枪扔……扔掉……”那绑匪双手颤抖,抵在熊文娇颈部的匕首已经在雪白的颈间印出了一条血线。

  “别别别,别激动,我把枪扔掉,你把人留下。”说着,何大海已经将手枪扔在了地上,并用脚踢到了几米开外。

  绑匪的情绪这才稍稍平稳了一些:“你……你不许耍花招……”也许是因为何大海进门不到三分钟时间就干掉了绑匪三个同伴,剩下的这位对何大海伸手便杀人的本事颇为忌惮。

  何大海高举着双手:“枪都扔了,手也举这么高了,还能耍什么花样?”

  那绑匪深吸了几口气,趁其不备,一把将怀中的熊文娇推向何大海,自己则飞快夺门欲逃。

  何大海冷冷一笑,伸手一只胳膊抄住熊文娇,随着惯性作用原地转了一圈,就在那绑匪一只脚已经踏出大门的同时,何大海袖口闪出一道寒芒,“嗖”地一声,又一把手术刀,径直没入绑匪后颈,那绑匪直接扑倒在地,顿时没了声息。何大海冲倒地的绑匪一阵冷笑:“说了不开枪打你,可我没说不用手术刀啊!”

  他低头看向怀中的熊文娇,一看却不禁愣住了。熊文娇不算高挑,但身材丰腴,加上年轻时本就是美女,此时只穿着蕾丝内衣,露出身上大片的诱人白腻。但可能被歹徒囚禁了数日,她的脸色有些蜡黄,往日饱满的嘴唇此时也已经干涸发裂。

  从被绑匪挟住与何大海对峙到此时此刻,她的表情都没有过太多余的变化,只是面如死灰,仿佛躺在何大海怀中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你……没事吧?”何大海生怕她受了屈辱想不开,小声问道。

  熊文娇的眼珠子这才微微转了转,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为什么要救我呢?让我这样死去了,不是更好吗?”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救出,感激没有也就罢了,现在却好像是自己多此一举,弄得何大海气不打一处来,翻过熊文娇的身子,对着那丰硕饱满的臀部毫不留情地扇了几巴掌。

  熊文娇被扇得微微发懵,数秒后才反应过来,羞愤调头,恨恨地瞪着这个总是在她最难堪时出现的中年男子:“你……你……登徒子!”

  何大海当兵入伍的时候高中还没毕业,也没听懂那娇羞难耐的“登徒子”三字究竟是何含义,见她终于有了情绪波动,这才大嘴一咧:“嗯,还知道廉耻,好事儿!”

  这让熊文娇愈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也并非不知道自己全身上下只着寸缕,但想起上一次碰面的场景比今天还要令人尴尬,她全身上下都泛起一片潮红。

  突然,门口传来一声尖叫:“啊……,杀人了……”

  何大海暗叫一声糟糕,应该是死在门口的绑匪被出门的邻居看到了,澳门治安警察效率向来很高,估计很快就会到达现场。何大海来不及跟熊文娇多解释,脱下其中一名绑匪的衣服扔给熊文娇:“快穿上,警察马上就要来了。”

  熊文娇也不是唯唯诺诺的性格,虽然有诸多疑问,但看看横尸一地的现场,她也知道情况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接过衣服穿上,幸好那几名马来绑匪身材本就矮小,衣服穿上熊文娇身上倒也不至于太过于突兀。

  “快!”何大海自己也套上一件衣服,一把将门口的尸体拎回屋内,反手拉门,拖着熊文娇迅速下楼。

  何大海一路搂着熊文娇,几乎是将她拎到楼下,出了楼栋单元门,何大海低声道:“放慢步子,表情正常些。”

  熊文娇尽管还是有些紧张,但也算见过大世面,加上之前中年丧女的冲击,令她对很多事情都看得相当平淡。

  两人步伐出奇一致地晃悠到街角,上了何大海停在街角的越野车,刚上车,何大海便听到呼啸的警笛,不一会儿后视镜中就出现了两辆警车,车中的军装警察如临大敌。

  何大海不慌不忙地发动引擎,缓缓驶离现场,没有引起旁人丝毫怀疑。等驶出两三个条街,他才将汽车靠在路边,从手套箱里取出一个全新的不记名预付款手机,拨通了一个大陆手机号。

  “李局长,这回你可欠我一份大大的人情!”何大海看了一眼正瞪着他的熊文娇,“嗯,救出来了,就在我副驾上,要不你跟她说两句?人家没准儿觉得我没安好心呢!行,你跟她说!”何大海将手机递给熊文娇,“给,你的一位老朋友。”

  熊文娇接过手机,正狐疑是哪位老朋友,手机里便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熊教授,我是李云道!”

  熊文娇顿时松了口气,轻声道:“谢谢。”

  李云道在电话中说道:“熊教授,现在有件非常棘手的事情需要您的帮助。”

  熊文娇微愣:“需要我?”

  “非你不可。”

  熊文娇完全没料到江雨会为了自己放下一切孤身奔赴大陆的西湖市,听李云道讲完缘由,不禁愣在了当场:“你是说江雨有可能在跟恐怖份子合作?”

  “这也只是我们的初步怀疑,熊教授,你也清楚的,明天E30峰会将在西湖市举行,现在各方势力都盯着西湖,如果他是因为你而被要挟,不得已才跟恐怖份子合作,我们也会酌情处理。但是如果就纵容事态发展下去,我担心很可能会发生难以想象的后果。”

  熊文娇毕业也是法律专家,就算政治嗅觉相对迟钝些,但很快也就能想通其中的关键了,江雨如今是港岛的律政司司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司长居然跟恐怖份子合作,这种消息一旦释放出去,或许会引发灾难性地恶果。

  “李ir,我马上跟他联络,我会尽力劝阻他,如果他不听劝告……我……我希望你们在行动的时候,也不要伤害他,他不是个坏人……”、 (本站打造免费无错误无广告小说APP上线啦!已经有300万的道友选择了本站APP,各种网友经典书单推荐!不用再担心书荒问题!关注微信公众号 xhsjyd (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小说客户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