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六十四章 沙漠之神的守护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漫天黄沙中,西洛可风给这座位于撒哈拉沙漠边缘的村落带来了更多的死亡Щщш..lā村落里本就人口稀少,青壮年要么被政府强行征入了军队,要么就加入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反#政府武装,这几年附近多了一处军事基地,几乎被人类文明遗忘的村落才次热闹起来。于是,仅用布条遮挡着身体关键部位的妇孺们经常会挎着篮子,步行到三十公里外的军事基地周边兜售为数不多的沙漠特产和手工制作的日用品。可是,今天脖子上挂着九只兽骨的年迈村长下了命令,谁也不许迈出村落一步——昨夜天神发怒,军事基地的方向传来令人心悸的巨大声响,全村人都看到黑夜中腾起的火光和蘑菇云,村长说,一定是这些外来的军人触怒了沙漠之神,神罚降临才会有那般的神迹。

  于是,今天村里也没敢出门。

  临近黄昏,夕阳如血中,一辆军用吉普从军事基地的方向缓缓驶近,因为太久没有下雨,吉普车的后方竟扬起数丈高的沙尘。村里的孩子偷偷从茅屋里探出脑袋,曲卷的头发和黝黑的额头上全是汗珠,顾不得擦汗,孩子们只好奇,昨夜被沙漠之神惩罚过的罪人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妇女们伸出健硕的膀臂,将那些探出茅屋的小脑袋们一个一个揪了回去,但最后自己也忍不住想探出头来看一眼。

  吉普车在村长家的茅屋门口停了下来,村长的家很大,至少在村子里的女人眼中,建得最高也地处村落正中央的村长家的的确确是村子里最豪华的住宅了。女人们看到被沉重兽骨拽得不得不弯下腰的村长颤颤巍巍地从那间最“豪华”的茅屋里走了出来,望着从吉普车上跳下来的男子,眼神中充满了诧异。

  作为村子最年长也最拥有智慧和权力的男人,村长一眼就看出这个年轻男子并非来自昨晚被神罚的那个军事基地,他是黑发黑眼珠黄皮肤,村长年轻的时候见过差不多的人种,那时候他还不是村长,上一代的村长曾经告诉过他,这些黑发黑眼黄皮肤的人们来自一个遥远而庞大的东方古国。不过眼前的年轻男子的确长得很好看,却也很健硕,他下身穿着一条军绿色的迷彩裤,上半身只有一件白色的弹力背心,肌肉并不算很发达,但年轻时曾在沙漠里空手杀狼的村长却觉得那些清晰的肌肉线条下蕴藏着用之不尽的力量。

  那东方青年看到执着一根粗大枯枝当拐杖的村长,目光落在村长项间那九个兽骨串成的项链上,随即嘴角轻扬,对着村长作揖后,用熟练的阿拉伯语道:“您好,尊敬的村长,我朋友受了些伤,想借个地方歇息一日。”他指了指自己身后不远处的吉普车,村长隐隐看到吉普车的后方躺着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女人。

  村长是个很热心也很善良的老人,在判断出眼前的青年跟那座被他视为邪恶异端的军事基地没有关系后,他立刻招呼正伸着周边几座茅屋里伸探出半个脑袋偷偷打量他们的村妇们一起将受伤的女子抬入村长家的“豪华”茅屋。

  受伤的女人是个黄头发的白种人,跟军事基地里的人也不一样,年轻时跟老村长学过土著医术的村长立刻检查了受伤女人的伤口,等掀起衬衣看到那片几乎大半没入女子小腹的铁片时,年迈的村长这才直起身摇着头,用半生不语的阿拉伯语道:“沙漠之神召唤着她。”

  年轻的东方男子微微皱眉,就连被村民们认为阅人无数的村长都觉得眼前的青年就连皱眉都仿佛是沙漠之神赐予的美。

  “有没有消炎药?”年轻男子问道。

  村长颤颤巍巍地翻箱倒柜,最后好不容易才从压箱底的油纸包中翻出一板用得只剩下两粒的阿莫西林:“这是五年前,一位进沙漠的勇敢的冒险家留下来的。”村长叹了口气,“可惜从那以后,再也没见过那个勇敢的男人,大概他已经回归了沙漠之神的怀抱了……”

  年轻男子对村长的絮絮叨叨没有表现出任何地不耐烦,郑重地接过阿莫西林,看了一眼,却不禁苦笑——五年前的消炎药,早在三年前就过期了——没有消炎药的话,就算将插入女子小腹的锋利铁片取出来,她也有可能因为各种伤口发炎而丧命。

  这里是物资匮乏的非洲撒哈拉沙漠,人烟稀少,最近的城市也是几百公里外的利比亚小镇,就算找到小镇,也不一定能找到一家真正的医院。

  老村长摩娑着项间九颗兽骨,叹气道:“其实附近还有一处地方能找到这种沙漠之神的赐福之物。”

  年轻男子愣了一下,却摇头道:“不用想了,就算是有,也早被炸成灰烬了。”

  老村长这才想起,东方男子驾车自军事基地的方向而来,于是叹了口气:“豺狼一般的人啊,终究还是没能逃过沙漠之神的怒火啊……”

  年轻男子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问道:“我记得这一带有一种可以止血的仙人掌。”

  老村长闻言,先是一愣,随后神情微微激动:“对,是有可以止血的仙人掌。不过基地里的人驻扎到这附近后,几乎将方圆数十公里内的所有生物都一扫而空,当然也包括了‘沙漠之神的祝福’”。老村长顿了顿,又接着道,“不过,从这里往太阳落山的方向,大约一天脚程的地方,有一小片绿洲,那里可能还有一些。”

  “基地里的人没发现那块绿洲?”青年疑道。

  老村长摇头,很神棍地说道:“那里住着沙漠之神的守护者们,它们尖锐的牙齿会撕裂每一个侵犯神圣领地的闯入者。”

  “守护者?”青年轻笑,“麻烦你帮我照看她一会,我去去便回。”

  老村长目送这个长得异常漂亮的东方青年快步走出茅屋,跳上那辆军绿色的吉普,引擎如雷声般轰隆着,扬起一片沙尘,不一会儿就失去了踪迹。

  老村长口中的一天脚程,换成青年驾驶的吉普车,也就两个小时,只是出发时夕阳斜挂,等他看到车灯下的那片绿洲时已经圆月如盘般悬挂在撒哈拉沙漠的上空。

  他没有立刻下车,只是用车顶的聚光灯对着那片不过数百平米的绿洲,绿洲的中央是一洼静谧的湖水,围绕着湖水,是黄沙遍野中难能可贵的一片葱绿,其中便有那种具有止血功能的巨型仙人掌。灯光所及之处,一片静谧,仿佛这里从来没有被任何生物打扰过一般。

  虽然已是晚上,沙漠里西洛可风却仍旧是滚烫的温度,他打开车窗,高温随之袭来。他从手腕上的佛珠里摘下数粒,半个身子探出车窗,挥臂抖腕,数枚佛珠同时呼啸而出,触及沙面时速度不减反增,在沙地上弹出几个跨度极大的弧度后,最后才落入那片宁静的绿洲小湖。

  沙面上很快就传来连触不断的“咝咝”声,黄沙如流动的水面一般,缓缓流向湖面。

  他打开远光灯,微微眯眼,沙面上的数十条沙漠角蝰正朝着佛珠刚刚的运动方向袭去。他微微松了口气,如果只是这种沙漠里常见的毒蛇那还算好办,他又拿出几粒佛珠,依样画葫芦地运气后掷出佛珠,将沙面上的毒蛇纷纷引向水畔。他目测过,自己距离最近的巨型仙人掌仅有十步的距离。只要不动声色地取了仙人掌,也不至于惊动这些撒哈拉沙漠的“守护者”们。

  他将脚上的军靴鞋带解开后,将迷彩神的裤管系入靴帮内,将鞋带系紧,而后转身从车后座上抽出两把军刀,刀尖上似乎还有还未来得及擦拭掉的血渍。一手一把军刀,他轻手轻脚地打开车门,轻轻地踏上沙地,唯恐会惊动那些在黑暗中栖息的生物。十步距离,放在平时不过一息的功夫,可今晚他凝神静气,几乎每走一步都要稍稍停歇片刻。

  仙人掌很大,用军刀割开的时候流出了绿色的汁液,好在闪着寒光的军刀异常锋利,不费吹灰之力便割下数片鲜嫩的巨型仙人掌肉。

  正当他转身时,突然全身汗毛炸立,咝咝声临近,但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更令人恐惧的是,他的那辆军用吉普的副驾门边,匍匐着一头浑身上下毛被黄色、满布黑色环斑的猫状生物,对那绿色的眸子,在黑夜中闪着耀眼的磷光。

  他深吸了口气,只是在短暂的失神后便恢复了镇定——这样后有追兵前有堵截的场景,下山这几年似乎也没少碰上,只不过今天追兵是毒蛇,堵截的居然是本不应该在沙漠中出现的非洲豹。

  这应该是一头已经饿了几天的非洲豹,月光下,它的嘴角已经拉下成丝的涎液,显然这个送上门来的猎物已经让饿得发晕的它垂涎三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