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六十五章 嘚瑟个啥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

  对于一头已经饿了数日的非洲豹来说,眼前的青年意味着一顿饕餮大餐。然而,它却只是静静地站在越野车的一侧,任由涎液打湿身下的沙地,皎洁的月色下,那对泛着莹光的眸子熠熠生辉。

  身后的咝咝身越来越近,青年男子竟不动声色立在巨型仙人掌旁,含笑打量着那头通身黄黑斑相间的豹子,似乎毫不在乎下个瞬间眼前的凶猛生物就会将自己撕成碎片。

  非洲豹前身轻伏,厚实的前爪轻拍沙地,摄人心魂的莹光色的兽眸却一直没有离开眼前的“猎物”。只是它却不敢上前,似乎也知道再往前几步,就是那些沙漠角蝰的领地。

  几条鳞纹接近沙地颜色的角蝰似乎已经发现了不远处的不速之客,咝咝着蛇信往巨型仙人掌方向游来。

  这在东方面孔中绝对堪称娇艳的年轻男子发出一声轻叹,军刀如同生了根般在掌心间转动,改执为握,就在一条角蝰张着毒牙闪电般袭向他小腿的时候,反射着月光寒气的军刀竟然比蛇还要迅捷,手起刀落,那蛇头从七寸位置被生生劈成两截。

  紧接着,数条长度和粗细相当的角蝰相继袭来,两把军刀在月光下灵动如魅,数息的功夫,前伏后继的角蝰头颅竟然已经躺了一地。然而那头流着口水的大型狩猎者却仍旧安静地守在车旁,饥饿却难得地耐性十足。

  满地蛇血随着西洛可风吹向远方,非洲豹似乎也闻到了这股夹杂着毒液腥臭的味道,也许是担心自己的猎物被那些角蝰夺去,它开始低声咆哮起来,只是在空旷无无垠的沙漠里,这点咆哮似乎也算不上什么,更不会吓退那些被惊吓到的沙漠角蝰。

  那青年苦笑:“我也来取个止血消炎的仙人掌,你们也不用这般前赴后继吧?”突然,他越过地上散落的蛇头,如箭一般冲向自己的那辆越野车。

  等了许久的非洲豹终于寻到契机,如离弦之箭般扑向迎面而来的猎物。或许,此刻连这头豹子自己都困惑了,因为它眼中的猎物非但没有任何一丁点逃亡的意思,相反却径直冲着它的捕猎路线而来。

  豹子的速度为雷电,那青年的速度居然比刚刚加速的豹子还要快,就在那非洲豹的前爪正要触及那青年的胸口时,那人竟双膝着地,速度不减的同时腰肢竟后仰出难以置信的弧度,非洲豹的腹部几乎贴着他的面颊而过,野生动物的生腥味扑鼻而来。他本可以轻而易举地一招剖开那头非洲豹的肚膛,可他只是与那野兽擦身而过,落地后一个极漂亮的翻滚,正好落在副驾车门前,在那非洲豹反应过来前,他已经灵活地跃入车厢,砰地一声关上车门。

  他闪了闪远光灯,冲那只在车头前反复盘桓的饿豹笑了笑,似乎自言自语又似对着那豹子说话:“相煎何太急哟,好歹我们三兄弟在襁褓中都喝过豹奶,看在你这么饿的份上,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他突然皱了皱眉头,那头非洲豹似乎刚刚落地时,后腿被角蝰咬了一口,此时后半身已经太开始蹒跚起来。

  他想了想,发动引擎,这世间生生死死那般之多,大师父说了,也就是些梦幻泡影而已。

  越野车倒出数十米,而来一个漂亮的甩尾,打正方向后,他略微辨识了方向,向着村落驶去,副驾上的军刀血迹斑斑,还有数块他脱了上身背心包裹的仙人掌肉。

  就在越野车离开后不久,非洲豹蹒跚着离开这块附近沙漠中仅有的绿地,沿着月亮的方向走向沙漠的边缘,只是还没有走出多远,它的两条后腿便失去了作用,到后来,它几乎是爬着向前,用两条前腿拖动着几乎僵硬的后肢。

  又过了片刻,非洲豹似乎连爬也爬不动了,只能侧躺在黑夜里的沙地上,发出低沉的咆哮,仿佛在跟沙漠之神诉说着最后一丝对世间的不舍。

  突然,黑暗的沙漠远方出现了一个亮点,很快变成两个亮点,之后又变成两道光柱,轰隆隆的引擎声越之而来,正是刚刚已经离去的越野车和那个长得比众多东方女子还要妖艳娇媚的年轻男子。他的目力极好,从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躺在沙地上大口喘气的非洲豹,在距离豹子数十米外的地方,他将车停了下来,打开车顶的氙气大灯,隔着车窗观察了片刻,才跃身而下。

  此刻他只穿着一条迷彩裤,**着上身,月光勾勒出饱满而有力的肌肉线条,一反常态的沙漠夜间高温让古铜色的肌肤上布满了粒状的汗珠。他沿着刚刚非洲豹爬动的痕迹缓缓走着,不一会儿又蹲下身,抄起一捧沙土闻了闻,随后皱眉,快步走向那头非洲豹。

  此时,非洲豹已经意识模糊,只是觉得有威胁靠近,本能地发出低声咆哮,试图吓跑正在靠近自己的生物。

  年轻男子在豹子身后蹲了下来,反翻了翻豹子的后腿,果然有两处蛇咬的伤口——沙漠角蝰是剧毒蛇,这头非洲豹基本上已经是没救了。他叹了口气,拎开豹子一侧的前爪,又长长地吁了口气——豹子腹部的乳#房微胀,刚刚沙发上还有些许豹奶的腥咸,这是一只正在哺乳期的母豹,从它运动的痕迹来看,母豹的巢穴应该就在附近。

  很快,母豹的嘴角吐出白沫,浑身抽搐了片刻便没了声息。他回车上取了车刀,在沙地里挖出一个大坑,将母豹扔进大坑,填平沙土,环视了四周,最后寻定了母豹临死时前进的方向,徒步走向月亮悬挂的方向。

  走了大约半个钟头,他在一处废弃许久的断墙草丛里找到了三只嗷嗷待哺的幼豹,沙漠边缘为什么会出现非洲豹,这一点他并不想去多想,看着三只通体毛茸茸的小家伙,蹲在豹穴前他双臂交叉,下巴贴着膝盖,无奈苦笑:“你们这是打定主意要我还当年的人情呀!最能吃的是云道,你们该找他去,找弓角也成啊,他也比我能吃,为什么偏偏要找我这个喝豹奶喝得最少的家伙呢?罢了罢了,既然是债,总还是要还的。弓角和云道的,我一道替他们都还了吧!”他仰起身,看了看头顶上亮如银盘的明月,喃喃道,“大师父说救人一命胜造浮屠,这救了三条豹子的命,那又当如何呢?不过,这几日杀的人也够多了,嗯,基地里的那些家伙,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能算是人吗?”

  他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脱下迷彩裤,扎上裤管,将三只毛茸茸的小家伙扔进裤管,全身上下除了一条军绿色的内裤外,就只有脚上的一双棕黑相间的旱地军靴。

  他的身材本就修长,此时几乎半#裸着沐浴在银色月光下,看背影轮廓,倒真如同刚刚从天下走下来的仙人一般。

  回到沙漠边缘的村落,老村长几乎是木瞪口呆的见他将三只幼豹从裤管里抖落出来,佝偻着身子戴着粗大兽骨项链的老村长一见到三只迷茫失措的幼豹,顿时惊得双膝着地行五体投地大礼:“沙漠之神的守护者,保佑我们的村落年年风调雨顺……”

  年轻的东方男子几乎是将老村长从地上拎起来:“母豹被毒蛇咬死了,它们仨得交给你们抚养了。暂时它们吃不了太多东西,等大一些了,我会回来将它们放归草原上去。沙漠不是豹子该呆的地方。”

  老村长闻言,脑袋摇得比波浪鼓还夸张:“沙漠之神的守护者哪儿也不去,就呆在沙漠。”

  原本应该回国主持安全隐患排查工作的李徽猷懒得跟老神棍多聒噪,唤来老村长两个战战兢兢的小孙子,让他们给幼豹弄些吃的,便拉着老村长一起进了茅屋。

  躺在床上的女子一动不动,李徽猷用手背试了试她的额头,顿时皱眉:“必须马上将铁片取出来。”

  老村长发动全村妇女烧热水,端盆递毛巾,原本这个时间点早就应该一片宁静的非洲小村落居然热闹了起来。

  老神棍将仙人掌在钵盂中用木杵捣烂,又神神叨叨地念了几段咒语,李徽猷二话不出,奋力拔出嵌入女子小腹的铁片,鲜血还未来得及喷涌而出,老村长便将捣烂的仙人掌覆在那巴掌宽的伤口上。

  李徽猷将铁片扔进一旁的水盆,微微松了口气。他看了一眼仍处于昏迷状态的白人女子,小声道:“我已经尽力了,活不活得下来,那要看你自己的意志力了。”

  老村长看了他一眼,又看看那昏迷的白人女人,神叨叨道:“沙漠之神会保佑你的,我的孩子!”

  在老村长眼中长得比女人还要好看的青年微微耸了耸肩膀:“沙漠之神也保佑异教徒吗?”

  老村长道:“神是宽容的。”

  他指了指白日里落下神罚的军事基地:“那他们呢?”

  老村长道:“他们的所做所为,已经超出了沙漠之神能够忍受的底线。”

  他笑了笑,用老村长听不懂的东方语言自言自语道:“一帮吃饱了撑着的棒槌,跑去祸祸西方列强以表抗议也就罢了,跑咱们地头上去瞎嘚瑟,这下好了,轰,大本营也没了,我看你们以后还嘚瑟个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