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六十六章 最大的支持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市局办公室主任李明小心翼翼地敲了敲局长办公室的门,朱局长的那声“进来”也不似平时那般铿锵有力。推开门,他被办公室里的缭绕烟雾呛得直眯眼,局长不是开始戒烟了吗?

  “局座,还是没能联络上云道局长,刑警支队那边现在群龙无首,您看是不是……”李明欲言又止,李云道在安全隐患排查小组副组长的职务已经被就地解职,但上面并没有拿掉他副局长兼刑警支队长的意思,可意气用事的小李局长还是申请了停职。他不知道在反恐一线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有一名极重要的恐怖份子因为小李局长的缘故没能抓着,这让早就风声鹤唳的省厅震怒异常,这才有了就地解职一说。抛开站队等因素,李明打心眼里还是挺佩服那位年纪轻轻就当上副局长的小本家的,这里头有羡慕却没有嫉妒,他自个儿是政工干部出身,有几斤几两自己也心知肚明,伺候人的活儿他是手到擒来,可真要让他拿枪去抓犯罪份子,他自问没这份胆量和魄力,更不用说动辄就弄个炸弹轰着玩的恐怖份子了。

  朱子胥在桌上的白瓷烟灰缸内将烟头掐灭,深吸了口气后徐徐吁出:“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唉!”他没有回答铁杆下属的问题,只是抬手扇了扇仍在面前缭绕的烟雾,眼疾手快的李明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窗台一侧打开窗,正欲转身,又听到局座大人悠悠道,“省里只是停了云道局长安隐排查小组副组长的职务,至于他自己提出的停职问题,局党委会上大家的意见也不太一致,说起来,他现在仍旧是副局长兼刑警支队队长嘛。”

  李明心领神会,看来局座大人在办公室内坐了大半天,终于想出了对策:“局座,国安局那边对这件事似乎倒没有什么大意见,但省里似乎意见不太一致啊。”能坐上市局大管家的重要岗位,李明自然有自己在省里和市里的耳目渠道,这也是朱子胥相当重视他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

  朱子胥叹了口气:“如果不是e30峰会这么重要的事情,放走再抓便是,可是这么一来,万一峰会期间真的出了什么岔子,就不仅仅是就地免职这么简单了。”朱子胥站起身,双手撑着桌面,接着道,“其实,换成任何一个警察,在这样的两难处境里都难以做出抉择,谁也不敢说怎么选才是最正确的,但我倒是觉得,咱们这位小局长,倒是下对了赌注。”

  “局座,云道局长私自放走了恐怖份子,省里虽然意见很大,但是局里上下几乎无一例外地对他赞赏有佳,而且原来对云道局长还有些不太服气的老同志也说咱们的小局长够义气,至于省里提到的‘大局观’之类的说辞,大伙儿似乎很不屑一顾。”李明适时地将市局众人对此事的反应汇报给朱子胥。

  “干咱们这一行的,有几个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活的?说句不好听的,赶明儿自己牺牲了,谁都想昔日的同仁对孤儿寡母有个照应。云道这小家伙的脑子转得很快,这局棋算不得全盘皆输。”省厅拿掉李云道副组长的头衔后立刻就下派了省厅反恐处的一位处长,朱子胥对这种事后摘桃子的做法极为鄙视,但是大敌当前,尤其是自身腰杆子的确算不得硬的前提下,就算朱子胥身上还有个排名靠后的副厅长的职务,他仍旧没有向那位对赵家迅速靠拢的厅长提出任何异议。

  “局座,云道局长一直联系不上,汤老部长今天来过几次电话了……我没敢跟他说实话,听说老爷子年初就犯过一次心脏病,还住了院,我怕知道真相,老爷子一时间承受不了。”李明小声汇报道。

  “汤老爷子干了一辈子的革命工作,没想到当年选儿媳妇还是岔了眼。你做得很对,老爷子要是知道娶进家门快十年的儿媳妇是个隐伏的恐怖份子,汤力很可能被劫持当了人质,以他的身体,肯定承受不住。就这样吧,能瞒多久瞒多久!”朱子胥叹了口气,汤力的父亲汤林阳在位其位对自己有提携之恩,而且当年在几个紧要关头都是因为老爷子出面才化险为夷,如今汤家出了这种事,朱子胥一时间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去安慰老爷子。

  “对了,局座,娄大鹏被两规的消息e30后就会正式公布,汪华今天上午来找过我,里里外外都在探我的口风,不过娄家人自己现在都蒙在鼓里,估计他也没能打听到什么消息,所以想从我这儿打听娄大鹏的去向。我感觉汪主任的反应不太正常……”李明谨小慎微地汇报着。

  朱子胥微微皱眉:“汪华跟娄大鹏走得很近啊,你多留留心,如果发现任何异常,立刻跟范书记联络。嗯,这件事我就不太好出面了,否则传出去又是我朱某人打压异已。”朱子胥踱着步子来到窗边,负手看向窗外的万里碧空,“公安局是国家暴力机关,是对一切危害人民群众利益的行为进行打击的国家机构,容不下那些藏污纳垢的勾当!”

  娄大鹏落马,李明作为办公室主任终于松了口气。朱子胥在位期间,他唯朱局马首是瞻,但一朝天子一朝臣,朱子胥一旦真的退了二线,不是娄大鹏继位的话,他还能有个善终,如果真是娄大鹏坐上市局一把手的位置,接下来他将面临度日如年的困境。而且,前阵子他已经听说,娄大鹏嗅到了朱子胥准备退位的消息,正积极在省里和市里进行运作,由二把手转一把手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娄大鹏玩火**,跟恐怖事件扯上关系,那么不管事情是真还是假,有那段视频在,他跟局长宝座已经彻底无缘了,或许这一次,曾经将自己视作眼中钉的娄书记很可能就要在高墙内度过余生了。

  朱子胥朝下望着公安局大院,来来往往的警员们脚步匆忙,作为现任局长,他对谁来继任这个位置是有建议权的,市里已经跟他谈过两轮,省厅也谈过一次,主要领导的意见并不太一致,有人想提拔类大鹏,也有人想把自己人安插到公安局来,作为现任局长,朱子胥只提名了李云道,这一点或许连李明这个铁杆手下都不知道。可是,眼下的局势,这个魄力和能力都是他见过的年轻人当中最出类拔萃的小家伙能顺利过关吗?朱子胥叹了口气,一想起省厅厅长的义正辞严,他就忍不住皱眉。赵家那位要来主政浙北,急功近利的厅长迅速向赵家靠拢,只是这种用踩踏一个有为年轻人的方式来上位,朱子胥是极为不屑的。

  “局座,钱强的女儿瑶瑶仍在恐怖份子手里,云道局长会不会被……”李明思量了许久,还是说出了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虽然小局长跟局座大人和自己并非一条心,但是论能力论功劳,这一次的确非小局长莫属,如果不是小局长带着人没日没夜地追查下去,或许这次还真的就被恐怖份子得逞了。

  朱子胥站在窗边,摇了摇头道:“真要被恐怖份子牵着鼻子走,他就不是李云道了。”朱子胥转身,看着自己的铁杆心腹道,“你研究过咱们这位小局长的简历吗?”

  李明扶了扶金丝框眼镜,点头笑道:“内网上看过,很辉煌。”

  朱子胥摇头:“我说的不是那些冠冕堂皇的东西,你啊,你得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

  “透过现象看本质?”

  “咱们这位小局长,逢凶化吉的本事可超出一般人太多了,不管是碰上悍匪,还是遇到毒贩,他就算是从长江二桥上跳下去,也能活蹦乱跳地到香港去挂职。我在公安队伍里干了大半辈子,不是没见过身手敏捷、嫉恶如仇的好警察,但是有几个能躲得过暗杀、炸弹,我看过长江二桥事件的内部文件,南美人派的是雇佣兵,连火箭筒都用上了,换你去试试,看有几条命能劫后余生。”朱子胥不无感慨地说道,“我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别的本事不敢说,但看人,如今我还算是看得准的。你别看现在人家被就地免职,他日等人家一飞冲天的时候,别说你什么厅长,就算是一方封疆大吏,或许人家都不会放在眼里。”

  李明听得目瞪口呆,往常引以为傲的口才此时竟然结巴起来:“局……局座,您……您的意思是……”

  朱子胥笑了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做人做事,目光要放得长远一些。省厅里有些人就只盯着眼前利益,唉,今日因,他日果,种瓜得瓜,种果得果哟!”

  “局座,您看是不是要派些人手帮帮云道局长?”

  朱子胥摇头:“这个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静观其变,什么都不做,就是对他最大的支持。”mz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