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六十七章 跟踪李云道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别人可以静观其变,但是李云道却不行,因为他的面前放着一个密封得周全的纸盒子,傍晚进小区的时候,小区门口的保安队长递给他的,说是一个很不负责人的快递员扔在了小区大门口,保安队长好心将盒子帮他收了起来。谢过热心的保安队长后,他将盒子放在车副驾上,立刻调转车头,开到景区一处停工的建筑工地,这才小心翼翼地将快递纸盒轻手轻脚地捧放在空旷的工地上。

  纸盒上并不是印刷的快递单,而是用普通a4纸打印的李云道在玫瑰园的住址、姓名和电话,一看就不是正儿八经的快递包裹。刚刚在车上他已经用耳朵贴着听过,里面没发出任何异样的声响。

  天黑无月,夜风渐劲,空旷的废弃工地上只能听到西北风的呼啸声。他蹲在盒子跟前踌躇了许久,终于叹了口气,微微抖腕,三刃刀滑落于手心,手掌从盒子上轻轻抚过,密封的胶带便被锋利的刀尖划裂,纸盒的上盖无声无息地缓缓启开。刚刚他掂量过,盒子并不算重,甚至可以说是很轻,此时打开才发现些里塞满了纸团,纸团的正中央,放着一只如今难得一见的诺基亚直板手机,这种手机李云道并不陌生,当初阮家大疯妞就曾用这款手机当暗器“偷袭”过自己,后来那只被当作暗器的手机就成了李云道下山后的第一只手机。事隔数年,这种久摔不坏的手机如今在市面上已经极难寻见。

  他想了想,还是开了机,熟悉的开机声过后,手机便一次一次震动起来――短信!李云道拿起手机,熟练地摁着手机键,打开未读短信。

  “李云道,想要小丫头活蹦乱跳地回来,就老老实实地按我说的去办。”

  “明天上午,带着这只手机到奥体中心附近,想办法甩掉那些盯着你的警察和国安,等你真的甩掉了那些尾巴,我会发下一步的指令给你。”

  “李云道,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是你别想着耍花样,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小丫头的命现在就控制在你的手里,想要她死还是要她活,全在你一念之间。”

  李云道没有回拨那个发来短信的号码,他可以百分百肯定下一次发来指令的时候,狡猾的“银环蛇”一定会换用另一个陌生的号码。中国如今互联网电商极其发达,虽然早就实现了手机号码实名制,但是政策漏洞依旧存在,几乎人人都能不费吹灰之力地在某宝上弄几个从没人用过的新号码。

  拿着手机,李云道缓缓起身,不过他很快又蹲了下去,将那些塞在盒子里的纸团一个一个舒展开,打开自己手机上的手电筒功能。这是一份昨天晚上刚刚出版的《钱塘晚报》,这说明对方如今所处的环境起码能买到一份在西湖市早已经逐渐没落的《钱江晚报》,在移动互联时代,这种依托于纸质载体的传播方式早就被西湖的年轻人抛弃,有阅报习惯的人,年龄应该起码在三十五、六岁以上,而且很可能有在机关单位工作的经历,一般来说社会上的企业员工很有机会和时间消耗在阅读报刊上。

  他又大致扫一眼报纸上的内容,昨天的《钱江晚报》通篇都在鼓吹e30峰会的准备工作做得有多么完备,某某领导对前期准备工作给予了很高的肯定评价。目光最后落在一张报纸的中间,这张纸的中间一块目前已经被剪切出一个方形的空洞,看切口应该是用的刀子和尺子,切口相当平滑,洞型呈现很方正的矩形。

  李云道微微皱了皱眉,拿出手机,打开浏览器直接登录了浙北日报传媒的官方网站,《钱江晚报》虽然接近停刊,但也曾是浙北日报传媒旗下的排头兵级的重点报刊,每天的出版内容,次日夜间便会在官网上上传电子版以方便有电子阅读习惯的读者阅读。找到昨天的电子版《钱江晚报》,又翻到内容缺失的那一版,被人挖去的那一小片豆腐块的内容,标题赫然写着“韩国总统金姬善一行抵达西湖下榻临湖宾馆,首次品尝杭帮菜赞不绝口”。

  这是一篇再普通不过的关于e30峰会进程的表扬稿,大体上是称赞临湖宾馆接待工作面面俱到,得到了韩方的高度认可,李云道将文章仔仔细细地阅读了三遍,文中主角并非是那位独身主义的女强人总统,统篇上下都是对临湖宾馆大唱颂歌,从篇幅上看,应该是有宣传系统的授意,估计是酒店背后的高人走了宣传部的关系。但这样一篇类似软性广告的文章,却被人切开收藏了,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蹊跷的事情。

  劲峭的夜风将李云道摊开在工地上的报纸吹得七零八落,最后只剩下一个空纸盒和那张被李云道拽在手心里的破报纸。将报纸重新折叠好放进口袋,他又蹲下来仔细端详地上的纸箱子。方型的牛皮纸盒也就两掌余宽,深度倒是很接近大半个手掌,可惜上面没有印着任何花纹,看不出什么异样。他拿起纸盒,凑了上去,嗅了嗅,顿时微微皱眉――盒子里的味道他闻过,这是一个曾经装过食物的纸盒。李云道初至西湖便带着十力和晓蛮逛遍了西湖的大街小巷,尝了不少西湖特色小吃,其中就包括这种面粉裹萝卜丝的小吃,西湖本地人称其为“油冬儿”。早年间,在街头摆摊卖油冬儿的小贩大多是混着臭豆腐一起卖的,所以油冬儿里头经常混着一股臭豆腐味,如今城管管得严,大街上拖着三轮车卖油冬儿的小贩也几乎看不着了,倒是有人在西湖本地打造出了一个“王氏油冬儿”的品牌,如今在西湖各区都开了不少分店,卖的正是油冬儿加臭豆腐的特色。这种味道李云道和十力都很喜欢,反倒是平时对食物情有独钟的张晓蛮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眉头紧蹙。

  “嗯,至少可以确定,这家伙喜欢吃油冬儿。”李云道喃喃自语,“看报纸,吃油冬儿,看样子十有**应该是个西湖本地人啊!”文心并非西湖本地人,这一点李云道早就听秦潇潇提过,袁紫衣说文心是代号“银环蛇”的潜伏间谍,那么这个喜欢吃油冬儿看报纸的家伙,很可能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金环蛇”。

  他又翻转手上那只古董级的诺基亚,来来回回数次也没能发现什么异样,最后只得叹了口气道:“对诺基亚情有独钟,这家伙的性格看来很固执啊!”

  在夜风中又蹲了一会儿,他将盒子收好放回车里,跳上吉普车发动引擎。开出建筑工地的时候,门口两侧各停着一辆熄了火的汽车,工地附近也没有路灯,黑咕隆咚的,也看不清里面有没有人,但李云道知道,阮小六应该是派了人跟着自己,他一方面是怕自己出事,另一方面也担心李云道会不会真的被恐怖份子牵着鼻子走。

  目送李云道的北京吉普拐弯上了大路,两辆刚刚如暗夜鬼魅般的车同时发动引擎,迅速跟了上去。

  其中一辆车上,副驾上的年轻小伙对着通讯器汇报道:“处长,目标离开建筑工地,目测应该是回家。”

  “他在工地里干了些什么?”

  “因为工地里没有灯光,所以我们只能用热能探测器远远看过去,他在工地的空旷地带好像打开了一个盒子,在地上蹲了一会儿,又站了一会儿,最后又把一个盒子拿回了车上。”

  “什么盒子?我命令你们,等他离开车子,你们立刻给我把盒子取回来,让技术去化验。”省厅新派来的反恐处仇处长命令道。

  年轻小伙有些迟疑:“处长,这样的话很可能会打草惊蛇。”

  仇处长冷笑:“你以为你们现身,他就什么都不知道?哼,按我说的办,这只小狐狸,可比恐怖份子要狡猾得多,给我牢牢盯着他,明天e30就开幕了,要是出了纰漏,你们俩提头来见我!”

  仇处长说完便冷冷地挂了电话,留下车面面相觑的两个年轻人。

  开车的青年骂了一句经典国骂,接着道:“这摘桃子也摘得这么嚣张,我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副驾上的年轻小伙也将通讯器狠狠拍在大腿上:“这官儿当得……诶,你说说,这李局长好好的,怎么就变成跟恐怖份子一伙儿的了?”

  开车的青年哼了哼道:“我姨夫在市局,我打听过了,说是恐怖份子抓了公安局东城分局一名牺牲干警的女儿,李局长好像收养了那名牺牲战友的遗孤,所以迫不得已,今儿早上的行动中放走了一个很关键的恐怖份子。”

  “擦!”副驾上的青年一拍大腿,“这他妈的都整的什么事儿?要说坏,还是那帮恐怖份子最他妈的糟心,他奶奶的,抓到了,老子一枪一个,全他妈的给毙了。”mz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