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八十二章 戚小江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云道,你别怪玲姐,她这段时间碰上些棘手的麻烦,整个人都有些愤世嫉俗,尤其是对男人充满厌恶,现在在玲姐眼里,满天下都是负心汉。”齐大祸水修长的手臂环绕着李云道的脖子,娇笑着道。

  “怪不得,我白玲怎么突然间对我那么大的敌意。咱们的事儿之前她都一清二楚啊,我还琢磨着,她怎么这个时候跳出来指责我,原来是受了情伤。”李云道恍然,虽然之前白玲并不赞成齐褒姒和李云道之间的感情,但横加指责这种事情已经逾越一个经纪人的本份。

  “其实也不能算是情伤,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玲姐很年轻的时候结过一次婚,还有个孩子,后来他老公出轨,离婚没几天就跟三结了婚,玲姐一个人争取到了孩子的抚养权。不过玲姐这么忙,一个人没法带孩子,现在孩子一直由玲姐的母亲负责照顾。但是最近她的前夫又来找玲姐,是想把孩子的抚养权要回去,这件事弄得玲姐很伤脑筋。”起白玲的伤心事,善良温婉的齐褒姒眼圈微微发红,“玲姐,她前夫跟成功篡位的三努力了很多年,都没能要上孩子,现在医生诊断出三这辈子都怀不上了,所以就怂恿玲姐的前夫来把孩子的抚养权要回去。她前夫来找玲姐那天,我看玲姐眼睛都哭肿了,要不是我紧逼着问她,她到现在都不会告诉我。”

  “这样啊……”李云道叹了口气,“以白玲目前的情况,她前夫把孩子争取回去的可能性能大啊,毕竟她单身一人,虽然物质条件上能够满足孩子成长的需要,但是无法给孩子的成长提供必要的家庭环境,单这一,就算上了法院,白玲也有可能败诉。”

  齐褒姒头:“已经咨询过律师了,律师的法也是胜负五五开,真上了法院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实话,看玲姐一个人这么可怜,我都心酸,她前夫伤害她一次还不够,怎么忍心再来伤害她呢?昨天晚上,她前夫又找到酒店里了,闹得厉害,玲姐昨晚跟我一起睡的,我听她半夜还在偷偷哭……”

  “昨天晚上?”李云道皱眉,“她前夫是西湖人?”

  齐褒姒叹气道:“嗯,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任性硬要接下e0闭幕晚会的演出,玲姐就碰不上那个人渣了。”

  李云道摇头笑道:“该来的总会来的,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算你们没来西湖,既然他们想打抚养权的主意,你们就是在天涯海角也没有用。她前夫是什么人?”

  齐褒姒摇头道:“玲姐倒没有细,好像她前夫在西湖还挺有背景的,不然也不会我们连搬了三次酒店,他依然能找得到玲姐。”

  “哦?”李云道微微皱眉,“看样子是有些社会关系。需不需要我……”

  李云道还没完,齐褒姒便摇头道:“咱们暂时先不要插手,玲姐是个很要强的人,我们这个时候插手,反倒会引起她的反感,再等等看吧!”其实她还有一个深层次的担心,白玲的前夫看样子应该是西湖本地很吃得开的场面人物,李云道刚到浙北,很多事情可能还未曾理顺,再得罪一个当场权贵人物,或许对他将来开展工作极为不利。

  李云道笑道:“你是担心影响我的工作?”

  齐褒姒嫣然笑道:“不排除这个因素。”

  李云道笑了笑,没有话,只是将这个被无数国人视为国民女神的女子拥入怀中。

  “多久没回去看凤驹了?”怀中的女子身上有股淡淡的兰香。

  “有一段日子,等e0峰会一结束,我就飞回去一趟。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吧。”

  怀中的身子微微一震,齐褒姒抬起头,目光中情愫复杂:“云道,你知道的,我不求能像蔡桃夭和阮钰那样有个名份,夭夭姐大出血时,我也只是尽自己的本份,哪怕她不是你的妻子,只是一个普通朋友,我也会尽心尽力……”

  “傻瓜,带你回去,跟你救没救过蔡桃夭没有一丁关系,就算没有上次医院中的事情,我也是打定主意,有合适的机会,便带你见见我家的两位姑姑。”李云道在女子额上轻轻吻了一下,正欲些什么,突然轰隆一声声响从门口传来,听声音像是有人撞在了门上。

  李云道下意识地将齐褒姒拉到自己身后,用自己的身子在齐褒姒与vip休息室的门之间形成一道屏障。

  轰隆,又一人撞在门上。

  李云道伸手到腰后摸枪却摸了个空,这才记起自己已经向局里申请了停职,证件和配枪都已经上交,身边唯一一件武器便是掌心中百用不厌的三刃刀。

  门没反锁,所以轻而易举地被人打开,进来的是两人,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身后跟着带着一个黄衣布褂的老者。李云道的目光落在那老者的手上,拳锋平整,遍覆老茧,自幼便目睹弓角与徽猷练拳,这双手起码经历了半辈子的拳术打熬。李云道看向门外,刚刚摔在门上的显然是齐褒姒的两名保镖,两人此时都未能起身,应该伤得不轻。

  李云道皱眉道:“我大师父,习武先修德。你不问缘由,出手便伤人,这大半辈子的武德都修到狗身上去了?”

  黄褂老者冷笑不语,当先那三十出头的男子似乎很诧异屋子里还有一个男人:“啧啧啧,国民女神私会某神秘男子,嗯,这样的标题肯定很吸引人吧?”

  齐褒姒并不理他,只是声在李云道身后道:“他就是玲姐的前夫,虽然我只见过一次,但这张脸我记得很清楚。”

  李云道头,望向白玲的前夫,冷冷道:“戚江,如果明天我在任何一家媒体上看上你刚刚胡诌的标题,我保证你会后悔一辈子。”

  那男子不怒反笑:“有意思有意思,能得咱们国民女神垂青,自然应该不是凡人。居然认得我?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这男人的手保养得很好,修长白皙,乍一看颇像女子之手,此时主动伸出来,脸上的笑容倒也不似刚刚那般嚣张跋扈。

  “你这般不知收敛,就不怕将来你老子死了没人抬棺材送终?”李云道冷笑。戚江在西湖算是名人了,身上不但挂了数个大公司董事的名头,而且还是东城区政协委员,在政商两界很是吃得开。不过威江的名气却远远比不上他老子戚洪波——人称“老七头”的西湖本地黑道巨擘。走黑道的,大多图钱,赠下一副身家自然会想着由黑洗白,但这位纵横西湖多年的黑道前辈非但没有金盘洗手的意思,相反倒有些愈演愈烈的倾向。华山曾经给过李云道一份威胁西湖当地社会稳定的秘密调查档案,其中第一人便是绰号“老七头”的戚洪波,仅次于戚洪波就就是这个戚江。

  “放肆!”黄褂老者往前踏出半步,威势逼人,却被戚江拦了下来。

  “敢这么当着我的面我家老头子的,放眼整个西湖,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戚江狐疑地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很眼生,他确认自己在浙北黑道上没见过这号人物,政、商两界凡是在西湖能上得了台面的,也鲜有不给戚家面子的。

  李云道看了那黄褂老者一眼,目光最后落在戚江的脸上:“我是李云道。”

  戚江愣了一下,随后开始大笑,笑得差我眼泪都要出来了:“真是要笑死我了……李云道?对不起,没听过。”

  李云道笑道:“你老子想当第二个欧蚍蜉,不过看你这德性,你老子这辈子是没希望了。”

  戚江微微叫惊,显然这是一个连欧蚍蜉也没放在眼中的青年,他一时间有些摸不透,只能用言语试探道:“你是欧蚍蜉的手下?”

  李云道冷笑:“手下?你以为我是何青莲那样的憨货?”

  戚江心中微惊,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我只想找白玲!”

  齐褒姒道:“玲姐不在。”

  “好,那我在我外面等她。”戚江转身便走。

  “等等!”

  戚江的步伐微微一滞,转身冷笑:“怎么?真想跟祁师傅较量较量?别我没提醒你,十个你加在一块儿,也不定是祁师傅的对手。”祁尚德是戚洪波花重金从南方请来的武师,平日里负责戚江的安全,空闲之余便由他指戚家麾下弟们的拳脚功夫,也算是戚氏产业当中的总教头一般的角色。戚江曾目睹祁尚德空手将几名持械欲暗杀他的杀手修理得下半辈子不能生活自理,从那以后几乎到哪儿他都要带着这位咏春拳大师。

  刚刚他一个照面就解决了门口的两名保镖,到此时两人还躺在门口无法起身,其拳劲之强由此可窥一斑。

  “伤了人拍拍屁股就走?”李云道走到门边,平静地关上房门,如中了邪一般,对着空气了声,“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吧!”

  下一个瞬间,刚刚神情还目空一切的黄褂老者祁尚德脸色骤然大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