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八十五章 戚洪波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凡青蛇是个话不多的,这样的人往往要么不开口,开口必字字珠玑。戚江将凡青蛇那句“知己知彼”在心里咀嚼了半天,才觉得既然自己的老子戚洪波都将李云道视作一个等量级的对手了,自己这斤两去鸡蛋碰石头,没准真要闹出个蚍蜉撼树的笑话出来。他自个儿清楚自己不是两广那个名叫欧蚍蜉的老人,玩不动螳臂当车的把戏,既然人家是跟老爷子一个量级的选手,那还是让他跟老爷子手把手的较量去,自个儿没能撑半边天的时候,也没当出头鸟等着被人棒打的必要。

  祁尚德不肯去医院,戚江便亲自将祁尚德送回了住处,从祁家出来,便让凡青蛇径直将自己送到戚老大住的红城桃花源。桃花源里的别墅是前几年戚洪波刚刚花了五千万购置的,原因是戚老大又娶了一房六夫人,原先的房子住不下了,一家人便搬来了这处由香山工匠亲手打造的古典毫宅。

  车子停妥,一条身形巨大的阿拉斯加犬便呵着粗气兴奋地扑上来,戚江避之不及被大狗舔了一脸口水。戚江哭笑不得,一脚将长得跟头熊没啥区别的大狗踢开,身后却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江回来了?”

  顺声望去,是个手里还拎着牵狗绳的妙龄女子,长发披肩,肤如凝脂,趿着一双大棉拖,呵着雾气,远远地走了过来。

  “六妈妈又亲自溜‘二德子’啊!”戚江很客气地跟这位在家中排行老六的继母打着招呼。

  六妈妈笑盈盈地快步走上来:“是啊,午饭老爷子亲自下的厨,我吃得有些撑得慌,可不得出来消消食儿!”六妈妈是北京人,一口京片子,连宠物的名字也起得颇具四九城特色,好好一条纯种阿拉斯加犬,便便被愤世嫉俗的六妈妈起了个“二德子”的俗气名字,还美曰其名是大俗及大雅。

  戚江对这位来历不明的六妈妈很是尊重,最起码这是家里唯一一个敢在老爷子吃胡子瞪眼睛时还想撒娇打滚的主。

  “老爷子午休起来没?”戚江知道老爷子这几年越来越注重养身,往年里每天只睡三个钟头也不见他打瞌睡,这两年倒是学人家玩起了保定铁球,还睡起了午睡,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是不是在学曹孟德的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不过戚江相信学都没毕业的老爷子应该没那么高深莫测的文化追求,更多的还是因为在几位夫人身上通宵达旦得太多,不得不多睡觉补充补充精力。

  “我出门的时候刚刚睡下,昨儿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又是一顿大发雷霆,在书房里骂人骂到凌晨两三才睡下,今儿中午不补足了,起来又得骂人。江你干脆麻溜儿地在书房候着吧,别吵醒了他回头又给你骂得狗血淋头。”六妈妈扭着妖娆的腰肢,召唤阿拉斯加犬一道踏进了大门。

  戚江摸了摸鼻子,目光在六妈妈腰#臀间游离了片刻,便飞快抽回目光,嗯,算起来,六妈妈比自己还三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想起老爷子经常捶腰的动作,他便有些想笑——明明力不从心了,还要学人家迎亲纳妾。

  戚江独自一人跨入大门,绕过汉白玉屏风,踏着九曲桥,到池塘尽头,九九八十一步处,正是老爷子戚洪波的书房。

  戚洪波学没毕业就出来混江湖,能有今天一是靠运气,二是靠勤奋,三是靠脑子,更多还是还是那份寻常人所不能理解的耐力,就如同一匹不起眼的马驹,坚持到了最后,居然成了马群当中唯一一匹腿力和耐力都无马可及的马王。

  书房面积颇大,戚洪波没读过多少书,在这方面没太大的底气,所以书房里满满地塞了一屋子书架,书架上更是汗牛充栋,从最基础的四书五经,到时下热销排行榜前十的各类书册,几乎是一个型的私家图书馆的格局。

  戚江走进书房时,却看到四仰八叉在沙发上看书的花季少女,少女的模样胚子跟教师出身的四妈妈如出一辙,清新秀丽得很,只是鼻梁上比酒瓶子还厚实的近视眼镜破坏了那张瓜子脸蛋原应有的青春靓丽。见戚江进来,花季少女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继续对付手上的那本出自顾炎武之手的《明夷待访录》。

  戚江很随意地在少女身边的沙发扶手上坐了下来,从茶几上的果盘中揪下几粒紫得发亮的葡萄扔进嘴里,瞥了两眼少女手上的书册:“啧啧啧,咱家五越来越有文化了,将来一定要读个博士出来,好让你你大哥以后逢人就能嘚瑟上几句。”

  被他称为五的少女理都没理他,颇嫌弃地转过身,用背脊对着戚家长子。

  戚江也不生气,又揪下的少女口中,少女倒也颇自然地将葡萄衔进嘴中,抿了两口,嗯嗯两声,戚江又将手掌搁在少女下巴处,少女似乎理所应当地吐出葡萄皮和几粒葡萄籽,戚江顺手扔进垃圾桶,又抽了张面巾纸擦了擦手:“也就你能在老头子的书房里这般放肆了,换成六七,估计早打断腿了。”这话的时候,戚江满是羡慕,谁让五是戚家读书最好的孩子呢?十五岁的花季少女,连跳数级,去年更是以浙北高考榜眼的分数顺利进入浙北大学中文系,没读过几本书的戚洪波因为这个女儿还上过一次浙北日报的头版,这让跟下九流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戚洪波很是为这个女儿骄傲。戚家除了打扫书房的佣人,能进这间书房的也就长子戚江和排行老五的戚涵。

  “五,快期末考试了吧?等考完试,大哥和大嫂带你一起去欧洲玩。”

  “没空。”五翻了个白眼,换了个更舒服却更难看的姿势。

  戚江很耐心道:“古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你现在读了很多书了,得多出去走走。”

  五没好气道:“古人还父母在,不游远。”

  戚江也知道咬文嚼字上自己远不是这个妹妹的对手,嘿嘿讪笑了两声:“我们主要就去看看大英博物馆、卢浮宫,回头如果有空再飞趟俄罗斯,去看看冬宫也不错……”

  听到世界四大博物馆其中之三,五终于眼皮子动了动,扫了自家大哥一眼:“大英博物馆和卢浮宫我都去过,冬宫倒是可以走一趟。”

  戚江苦着脸道:“冰天雪地的,大冬天跑去俄罗斯有些遭罪啊。”

  五耸耸肩:“你不去的话,我一个人去。”

  戚江立刻投降:“哎哟,我的祖宗,你要是真一个人去,有个什么闪失,老爷子还不把我扒了皮抽了筋,挂在你们浙北大学的旗杆上晾上三天天夜?”

  见戚江得无辜,五这才抬起头:“是嫂子要去欧洲吧?”

  戚江嘿嘿讪笑:“你嫂子最近心情不好……”

  五冷笑:“我还是喜欢白玲多一些,至少她不娇气。”

  戚江见她哪壶不开提哪壶,没好气道:“孩子家家的,懂什么!”

  五瞥了他一眼:“见异思迁,跟老爸一个德性!”

  “咳!”书房门口传来一声清咳。

  戚江脸色一变,连忙从沙发扶手上站了起来,笑着迎向负手迈入房中的:“爸!”

  五撇了撇嘴,冲正迈入房中的年长男子扬了扬下巴,便又将注意力转到自己手中的书册上去。

  戚洪波六十岁不到,但长像偏年轻,看上去还不足五十岁的模样,穿着一身家居服趿着棉拖,跟戚江站在一起,更像是兄弟而不是父子。

  “回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戚洪波声音很哄亮,中气十足。

  戚江下意识地看了五一眼,戚洪波瞪眼道:“怕什么?你那丑事,还怕自个儿的妹妹知道不成?”

  戚江不敢跟老头子嘴:“我派出去的人已经发了消息回来,白玲从咱家出去不到半年,就诞下了一个男婴。后来白玲转行当了经纪人,孩子就扔给她母亲带了。还是打草惊蛇了,才给了她转移孩子的时间。您放心,我一定尽快把孩子带回来。”

  戚洪波走到书桌旁,拿起桌上的茶壶,刚仰头灌了一口,就被跳起来的五一把夺了过去。

  “爸,饭前泡的茶,都凉了!”五将茶壶抱在怀里,脸蛋一脸幽怨。

  被抢了茶壶的戚洪波非但不生气,相反一脸求饶的笑意:“还是涵涵知道心疼爸爸。刚刚睡了一觉,忘了胃溃疡这档子事情了,再也不了再也不了……”

  戚江似乎早就对家中大鱼吃鱼、鱼吃虾米的氛围习以为常,讪讪笑道:“爸,我去倒壶热水来。”

  “不用了,让水伯拿来就行了。你现在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了媳妇就忘了爹,看,今天回来的目的。”

  戚江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爸,我不是都成家了嘛,家里这么多妈妈,我一个大男人住着,多不好。古时候太子成年也要搬进东宫,更不用我一个三十好几的人了。”

  戚洪波哼了哼:“有话快,有屁快放。完就抓紧把我孙子接回来,孩子回来了,管你跟哪个明星厮混,这么多年了,连屁都没生出来一个,没用的东西!”

  戚江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幸好倒完茶将紫砂壶送上来的五适时地了句:“爸,您就别骂大哥了,他这样儿,还不是依样画葫芦,都是跟您学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