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七十七章 好姑娘齐褒姒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金桂树下,阳光明媚。老人斜卧在躺椅上,背朝着众人。

  绿袄少妇冲白衣青年调皮地挤挤眼睛,冲老人的后背努努嘴。

  青年苦笑,蹲到竹榻旁,竭力讨好道:“老师哎,您就当我是个屁,放掉就全身舒坦了。”

  绿袄少妇和身旁粉衣狐裘的倾城女子不约而同地掩口发笑,站在一旁暗自庆幸的知名导演章略谋也强忍着笑意――在吴书联老爷子这样的哲学、国学大家面前,估计也就只有这个被绿袄少妇称为小师弟的家伙才能如此放肆吧,要知道就算是如今的华夏七巨头站在这里,以老爷子的辈份也有坐而不立的资格。

  青年帮老爷子将覆在身上的毛毯往上拉了拉,又继续厚着脸皮道:“老爷子哎,我可是差点儿都没命回来见您老呢,你就别跟我计较了,这不,我还给托人给你捎了绍兴老黄酒,你最好的那口……”青年提着酒坛子,在半空中晃了晃。

  绿袄少妇将酒坛子接了过去:“小师弟,医生说了呢,老师的身子每天顶多饮半盅,多了可不行,还是交给我。”

  一只布满老人斑的枯瘦的手伸了过来,几乎是将酒坛子夺了过去,将酒坛我抱在怀里:“哼,哼,算你还有几份孝心!”

  李云道连忙顺竿而上,蹲在老爷子膝旁,嘿嘿笑道:“正儿八经的手工酿造的会稽山,老爷子,这酒全国如今就只剩下不到十坛。”

  老爷子闻言,将怀中的酒坛抱得更紧了,余光却偷偷瞥向一旁又气又好笑的绿袄少妇:“这是我的酒。”

  绿荷师姐嗔怪地瞪了李云道一眼:“下次可不许带酒进门了。”

  “好好好,师姐说啥就是啥!”李云道举双手投降。爷儿俩相视一笑,看来绿荷这一关是过了。

  “对了,老师,还有两位客人……”绿荷趁老爷子心情还不错,连忙见缝插针道,“这位是章导演,我旁边这位是小师弟的好朋友齐褒姒齐小姐。”

  老爷子看了章略谋一眼,轻哼一声,望向与绿荷并肩而立的齐褒姒,这时才目光柔和起来:“幽王烽火戏诸候,褒姒倒是落了个红颜祸水的千古骂名。不过你是个好孩子,洛杉矶电影节上的所为,老头子也看在眼里,的的确确是个真性情的好姑娘!”

  齐褒姒苦笑道:“其实也就是看不过他们不悬挂中国国旗,本来想直接一走了之,也跟经纪人团队打了招呼不要拿这件事情炒作,只是没料到被现场的记者听到了。”

  老人欣慰一笑:“不是故意炒作就好。咱们国家如今在国际大事件里亮相的机会越来越多了,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就该把脊梁骨直起来做人!好孩子,你这样做很好,很对我这个糟老头子的脾气。”老人若有若无地看了李云道一眼,后者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老爷子哼一声,指桑骂槐道:“褒姒是个好孩子,比某些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坏胚子要实诚得多!人没多大,本事也没多少,倒是学着人家要娥皇女英了,早知道是这样,打断他一条腿,看他还敢不敢这般胡作非为。”

  某刁民顿时三条腿微紧,讨好地冲老爷子傻笑挠头。

  章略谋导演本就是文化人,哪里听不出老爷子的弦外之音,顿时诧异万份:吴老的言外之意是齐褒姒爱上的这位是有妇之夫?

  不等他细想,一旁的齐褒姒却上前一步,陪李云道一起蹲在老人膝旁:“吴老,我不知道能不能跟云道一起,叫您一声老师……”

  老人微笑点头:“就冲国旗事件,喊一声老师又何妨?”

  齐褒姒甜甜一笑,略带羞涩地看了身边的青年一眼,缓缓道:“就像所有碰到真爱的傻女人一样,其实在碰到云道之前,我也犯过傻,也吃过亏,经历过一些现在想想都觉得糟心的人和事儿,直到那天晚上在苏州古城的西园会所碰到他……”她顿了顿,望向身旁青年的眼神充满深情,“我是个很贪心的女人,我想要事业,也想要一个爱自己疼自己的好男人,其实女人争取一辈子,不就图个事业稳定家庭幸福吗?也许在别人眼中,会觉得我这么执著是犯傻,云道他是已经结了婚的人,而且他已经有两位出类拔萃的好妻子……”

  听到这里,章略谋瞬间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太够用了,什么叫“已经有两位出类拔萃的好妻子”,难道说吴老收的这位关门弟子已经有了两房……这种事情在金字塔尖的圈子里并非罕见,可是这青年何德何能,在已经有两房的前提下,还能得到齐褒姒的青睐。从刚刚一席话听来,章略谋能听得出,这位被国人称为“国民女神”的大明星早已经对这姓李名云道的青年情根深种。

  只听蹲在吴老膝前的女子那着心爱男人轻轻一笑:“其实那些我都不在乎,古往今来,好男人都是抢手的,更何况,两位姐姐还是那般的优秀,媛媛这辈子拍马都难及,能跟她们一起分享云道,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份。”

  “老师,我知道您是在怪云道花心,其实无论是桃夭姐姐还是疯妞姐姐,她们明明知道云道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可她们还是乐意今人仿效古风,她们那般有大智慧的女人在这一点上都不斤斤计较,媛媛这样的戏子,能与姐姐们分享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老师,其实不管怎样,云道他是普通的警察也好,是当官的也罢,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是在乎他这个人。”

  “老师,看在媛媛的份上,请您对他不要太过于苛责,其实说到底,他才是最难的那个人。”

  一身粉衣狐裘的齐褒姒说得情真意切,老人微笑点头,转而看向另一侧的某刁民时,少了一份苛责,多了一份慈爱:“小畜生!这样的女娃你不多多疼惜,小心改日打断你的狗腿。”

  某刁民连忙嘻皮笑脸地点着头,转向那祸国殃民的倾城女子时,柔情蜜意,伸臂将将蹲着的齐褒姒掂了起来,轻声道:“明明是我有愧于你,为什么要这般用言语作贱自己呢?”

  齐褒姒看着他,柔声道:“我是认真的。”

  某人笑着伸手轻轻刮了刮女子的鼻梁:“这段日子排练,瘦了不少啊!”

  齐褒姒笑着看向章略谋:“这就要问章导了。”

  章略谋情商很高,知道这是齐褒姒扔给自己一杆可顺竿而上的救命稻草,上前一步,笑着道:“怪我怪我,今天开始就给大家加餐,经费不够的话,我自掏腰包!”

  齐褒姒道:“还是算了,真吃胖了,过几天的闭幕晚会上,连演出服都要穿不下了。”齐褒姒看了李云道一眼,咬了咬下唇,轻声道,“这次闭幕演出的主题是《最忆西子湖》,已经排练得差不多了,可章导总觉得还缺点什么,所以想请老师出马,从国学大师的角度来看看这场将要在三十国首脑面前展示的演出,还存在着哪些瑕疵。”

  齐褒姒很巧妙地将话题抛了出来,章略谋又岂能不会意,连忙道:“对对对,还请吴老能抽空莅临,给我们提些指导意见。”

  老爷子闻言,叹了口气,欣慰笑道:“小谋子,你拜入小高门下的时候,我就跟他说过,他那些学生里头,能搞出点名堂的,也就你章略谋一人而已。我还记得小高当年拜入梅先生门下学习现代戏曲,那时候我经常与梅先生一道在西直门旁的小茶馆里喝茶。梅先生是戏曲大家,戏曲一道,博大精深,又讲究一个悟字,非常人并不能得其精髓。那日小高拜入梅先生门下,我是见证人,历历在目啊,时过境迁,梅先生早已仙去,小高也早早追随梅先生脚步而去,只剩下我一个糟老头子苟活于世,唉,不是不愿见你,而是怕见到你就想起太多的旧事,再想到我一个孑然一身老头,必然神伤不已啊。”

  章略谋连忙欠身:“是略谋唐突了,惊扰了吴老清静,实在是惶恐。只是e30的闭幕晚会实在兹事体大,纵观国学界,也就吴老您能在这方面一锤定音。”章略谋欠身不起,诚意十足。

  “罢了罢了,既然你如此诚心,老头子跑一趟又如何,怕只怕科技日新月异,我这个糟老头子跟不上时代节奏的步伐拖了你们的后腿。嗯,云道在国学一道向来有自己的独特见解,到时候,云道也随我跑一趟吧!”

  老爷子终于开了金口,章略谋激动不已:“太好了太好了,那就劳烦吴老和云道先生了。”章略谋一时弄不清李云道的身份,只能尊称为“先生”。

  老爷子摆摆手,李云道客气道:“章导,也别叫什么先生了,叫我云道就行。说起来,咱们本就是天然的盟友。”

  章略谋一脸不解,齐褒姒笑着帮忙解释道:“章导,他可是你的大财主!”

  “此话怎讲?”

  “您的新电影《万里江山》最大的投资方是谁?”

  “是酷乐影业啊。”

  “酷乐的最大股东是谁?”

  “应该是一家美国投资公司,老板是一位中国的大美女,在国际资本界有很高的声誉……啊……”章略谋惊呼一声,“云道是阮小姐的……”

  齐褒姒做了一个“你现在才知道真是太遗憾”的表情,章略谋这才认真打量起这个看上去异常低调的青年。mz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