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十九章 纷至沓来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走近别墅大门的时候,李云道才发现黄梅花己经候在老爷子的别墅门口。<>

  “警察没为难你吧?”黄梅花一边笑着道,一边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其实从他的角度来看,李云道今天的表现起码已经可以上八十分,换作他自己在二十五岁这个年纪,十有八*九会跟外面的警察起冲突,在他看来,这应该就是读人和粗人之间的差别。

  李云道摇头:“被看家门的狗吠两天,出不了人命!”

  “这就好,不过也别真跟他们计较,有时候他们也难办的。”黄梅花在帮警察说话,李云道没往心里去,斐宝宝却一脸纳闷,不过却被黄梅花敲了一记脑袋,“今天的事儿还没完,待会儿自己去树人那边领罚。树人,你要是敢包庇他,我就罚你去美国在二夫人身边待两个月!”

  本来还存心庇护斐宝宝的周树人顿时噤若寒蝉,似乎对秦家那位身在美国的二夫人心存敬畏,连连点头:“哪能包庇啊?师父也是为小宝好啊!”憨厚汉子都开始耍心眼了,听得斐家大少直呼世态炎凉。

  等踏入别墅大门,穿过太湖石峦叠的子进入正厅时,四个人同时止声,安静的别墅里只能听到客厅古老摆钟的“滴答”声,黄梅花指了指楼上的房:“云道你一个人上去,老爷子在等着你呢。”

  这间充满百晓生房近几年来鲜有人进,除了黄梅花外,就属李云道进得最勤了,就连秦潇潇在家时也没有如此殊荣,这也是最近让秦系一脉几位核心人物颇有想法的一件事情。房的门没关,李云道还是在门框上敲了两下,老子抬头看了一眼,点点头:“进来先坐下,容我看完评价蒋公的最后一小段。”秦孤鹤手上拿的是中国社科近代史研究所前不久刚刚出版发行的《中华民国史,2卷6册,外加8卷《中华民国史人物传和2卷《中华民国史大事记,总共32卷,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一直编撰到20年,花了30年时间换了数批研究学者才著成一部集大成之作,事实上,这套在出版前半年还在对校阶段时,就已经有打印版出现在秦家老爷子的桌上,最近正式出版后,研究所那边又送来一套完整的32卷,而此时秦孤鹤手上拿的正是一册《中华民国史人物传。

  老爷子正耐心读着最后一段有关蒋公的客观评价,李云道也不着急,坐在老爷子对面,一本一本地看着百晓生脊,哪些是读过的,哪些是没读过的,一一记在心里。秦孤鹤出身香门第,其曾祖曾参与清末京师大学堂的组建,也是差临门一脚就官拜大学士的学者型人物,其祖父更与梁公启超有过同门之谊,其父也曾经是中华民国排位靠前的大翻译家,所以秦孤鹤自幼熟读四五经,又精通英法俄三国洋文,能在几十年的情报战线上无数次化险为夷,这些家学渊源功不可没,虽然家学背景在十年*动乱时期曾经带来过一些麻烦,但胜在当时秦孤鹤身在国外执行重要任务,没被革命浪潮波及的同时也与国内失去过多年联系,这也成了他归国后老对手指责他一度叛变的重要砝码,直接导致了秦孤鹤退出北京,到苏州颐养天年。因此,真正能入得了秦家老爷子法眼的不多,能最终入阁收藏的更是少之又少,毕竟老爷子的人生阅历和学识背景放在那边,那些畅销排行榜上有名的鲜有能让老爷子眼前一亮的。不过说来也巧,老爷子的藏中有七成李云道居然读过,其他的没读过的都是党史一类的册,不过老爷子的房里也缺了不少老喇嘛这个级别的人物才会收藏的绝世珍本。

  “怎么样?看了一圈,读过多少?”老爷子似乎已经放下册观察李云道有一会儿时间了,直到李云道目测完最后一排册,才开口问话。

  “啊?估计能有六成吧!”李云道惭愧道,“像《**#党史这一类的山上断然是没有收藏的。”

  “哈哈哈,六成,嗯,你知不知道,如果换个人在我面前说他读过这里六成的,我定然不会相信,但换成是你亲口说的,我就得打个问号了,估计不止六成吧?”老爷子笑着扫了一圈百晓生,眼神中不无骄傲。

  李云道汗颜道:“最多六成半了,有些只是粗略囫囵的扫过几眼,没记过读笔记,算不得真看过。”

  “呵呵,听到你这个说法,不知道多少大学生要挖个地洞钻进去了!”老爷子今天似乎心情不错,脸上的笑意始终不减。

  “秦爷您过奖了,我那是在山沟沟里被逼得没办法,要么上山采玉猎牲口,要么就在寺里读作乐,也是没办法才被大师父逼出来的。”李云道谦逊道。

  “读作乐……嗯,这个说法有意思,要是我家那两个小东西知道这四个字,我就不用替他们发愁了。”

  “您也别担心,琼琚和琼玖只是年少贪玩了些,而且玩也不是坏事,学习有很多种途径,并不是坐在教室坐在家里才是学习。”

  老爷子点了点头:“活到老学到老啊,以后再好好儿跟你探讨学习的话题。今天的事情梅花已经跟我汇报过了,你处理得很好,就是最后自己拿枪送给警察这招棋走得有些冒险,要知道,不是所有坏人都是坏人,也不是所有好人都是好人。”

  李云道愣了愣,立刻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您这么一说,我倒真觉得下午做得冲动了些,幸好没被人利用。”

  老爷子对李云道的触类旁通很满意:“其他话我就不多说了,这些天白天你就跟梅花一起到处转转看看,提前熟悉起来,一口吃不下个胖子,这里面的道理我不说,你也应该懂的。忙了一天,早点儿休息吧!”

  李云道点头,跟老爷子道了别就下楼,楼下黄梅花还在,只是刚刚在低声地接电话,见李云道下了楼,再挂了电话冲他点了点头:“前几天你亲手处理的那个被人揭盖了!”

  李云道心跳徒然加速——麻烦纷至沓来,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