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九十三章 冲卡哨的宝马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李云道看着朱子胥,笑道:“朱局,您多虑了。云道不是心胸狭隘的人,做事情虽然有时候剑走偏锋,但也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人,原本这次变动,我也没想过要更进一步。康厅长接您的班,我倒是乐见其成,出了钱强和娄书记两档子事情,现在的市局的确需要一个像您和康厅长这种强权型的领导,否则我敢肯定,谁来谁倒霉。”

  朱子胥苦笑:“你啊你,老哥哥都对你推心置腹成这样了,你连一句真话都不肯?”

  李云道也苦笑:“朱局,实不相瞒,目前我对升任西湖市局一把手并不感兴趣,或者,我连现在的职务都想甩到一旁去。”

  朱子胥愣了愣,随后摇头道:“云道,你这又是何苦呢?钱强的事根本怪不到你的头上,而且你已经为他做得够多了。”

  李云道轻声道:“这只是一方面。对了,朱局,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您打听。”

  “嗯?”朱子胥微微有些诧异,他很怕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副手又给自己提什么难题。

  “钱强生前曾过,他妻子原本已经等到了器官移植的机会,但因为省里一位领导的一个电话,医院将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给了别人。我很想知道,是哪位领导有这么大的面子。”李云道平静地看着朱子胥,这个问题困扰了他许久,这几日的夜里,他每每梦到钱强坐在出租屋八仙桌前的面孔时,都会从梦中惊醒。

  “这个……嗯……”朱子胥低头着,似乎在进行着非常激烈的思想斗争,以至于眉头紧锁。

  良久,他才抬头看着李云道,叹了口气道:“这件事你迟早也是会知道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康。”

  李云道的脸色骤然一变,声音低沉:“康与之?”

  朱子胥头:“句唯心的话,这都是命呐!”

  接下来的时间里,李云道已经不记得还跟朱子胥聊了些什么,总之自己是耐着性子陪朱子胥着些退休后的规划,出门时朱子胥与周怡文夫妇并肩将他送到门外,直到夫妇俩的身影在后视镜中消失,他的脸色才陡然阴沉下来。

  医院院长的夫人曾是康与之担任处州市司法局局长时的直系下属,康与之一个电话院长自然不会驳了已然是康副厅长的面子,原本属于钱强妻子的机会也被康与之的舅子夺去,一个人人看好的公安系统的政治新星也随之陨落。

  李云道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颤抖,这种恼怒远远大于他发现钱强就是传中的“金环蛇”时的怒火。

  可是,权力带来的福利是无形的,这一在人类社会形成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绝对的权力会带来绝对的**,所以才要将权力装进笼子。一个公安厅副厅长可以运作的社会关系已经远远超过普通百姓可以想象的范畴,更不用一方封疆大吏。

  赵平安已经到了浙北,这个消息在浙北官场不胫而走。前任书记还未离浙履新,赵平安便迫不及待地现身,放在前往的官场,是不合规矩的,而且直到目前为止,赵平安调任浙北也只是坊间道消息,中组部仍未正式发文。赵家那般政治素养的家族,不可以不知道这是犯大忌的行为。不过,以e0峰会为借口,赵平安倒也能解释得通,只是如今赵家的司马昭之心,上层人人皆知,如今这种情势下,暂时也不会有人拿这个来事,毕竟稳定大于一切。

  对于局长宝座,李云道几乎想都没想,刚刚空降到西湖,连情况都没摸清楚,这时候被架上一把手的位置,到时候怎么爬上去还得怎么摔下来,没准儿还摔得无比惨痛。如果按照朱子胥规划的那样,再有一年的过渡期,他也有九成的把握能稳赢,只是如今赵平安入主浙北,自己上次与赵槐以及赵如颖闹得不可开交,这个死结早已经无法解开。比这个更严峻的是以赵家为首的赵、朱、蒋一系家族已经开始加快步伐,如意算盘直指九龙宝座。

  赵平安定然不会让自己轻轻松松坐上市局一把手的位置,赵家平安主政一方疆土,卧榻之侧又岂容自己这样的异已安睡?

  李云道的车速一直保持在六十码上下,下了高架在红绿灯路口却被车流堵住,下车询问才知道前方有警察在查酒驾。

  这样的情形,进退不得,李云道只能一边慢慢思考着浙北形势一边缓缓跟在前方的车后,最前方红蓝警#灯闪烁,应该是东城区的交巡警。西湖市是全国首家将交警与巡警合二为一的城市,而西湖市交巡警的试便是从当时钱强执掌的东城区开始的。

  穿着荧光警#服的伙子很精神,冲李云道敬礼后示意他放低车窗,并将递酒精测试仪器递了进来:“先生您好,我是西湖交巡警,现在执勤对来往车辆的司机进行酒精测试,请您配合。”

  李云道测完,冲伙子笑了笑:“东城分局的?”

  年轻巡警愣了愣,有些狐疑地看着车内:“嗯,是东城区的。您是……啊……李局……”伙子突然认出李云道,白皙的面孔顿时涨得通红,“对不起李局,我刚刚没认出您……”

  李云道笑着摇头:“开着私家车时,我也是普通民众,有配合你们检查的义务。兄弟们都辛苦了!”

  年轻巡警立刻敬礼:“应该的!”

  李云道在车内举手回礼,正欲离开,突然听到旁边车道的巡警一声惊呼:“快……快拦住那辆车……”

  一辆白色宝马5正撞开警务障碍,引擎轰鸣着飞窜出去,将一名正递送仪器的巡警掀翻在地。

  李云道本就心情欠佳,此时更是勃然大怒,一脚深踩油门,大众辉腾的v8发动机一声怒吼,径直撞向宝马5的后门。

  轰地一声,宝马5被撞得一侧离地,原地旋转数圈后才尾部冒着烟停了下来。

  后轮已经被撞得变形,宝马5明显已经无法移动,辉腾的前排安全气囊也都弹了出来。

  李云道有准备,所以只是鼻子被气囊弹得稍痛。推门下车时,巡警们已经将宝马5包围了起来,此时停在路口的司机也纷纷下车看起了热闹,毕竟这种被警察包围对峙的场景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常见,有好事的人甚至拿出手机开始拍摄。

  巡警们极少会碰到这类事件,犹豫着不敢上前。李云道一马当先,拔开围住宝马车的巡警,径直拉开车门。

  有巡警想拦住李云道,却被刚刚认出他的年轻巡警挡了下来:“他是李局。”

  想拦人的巡警一愣,随后会意,心中更加笃定:有上头的领导在现场,他们也不怕这事儿搞大了,毕竟宝马车闯卡在前,而且还害一个同仁受了轻伤。

  拉开车门,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李云道几乎没费多大的力气就将宝马5的司机从车内揪了出来。

  “李云道!”那司机望着李云道,醉熏熏地笑着,身子往地上瘫去。

  “拷上,带回去!”李云道看着几乎烂醉如泥的汤力,面色阴沉如水。

  “李云道,我老婆疯了,你知不知道,她疯了,她她从十二岁就开始杀人……她肯定是疯了……”汤力醉眼朦胧地嘀咕着。

  李云道看着巡警们七手八脚地按住汤力,反剪着胳膊押入警车。文心将汤力困在皮箱里足足三天三夜,从娇生惯养的汤力哪里受过这等罪,如果不是打扫房间的服务员发现箱子里有东西在动的话,或许这位汤家大少当真要被文心困死在行李箱中。

  汤力被警察救出来的事情,李云道是有所耳闻的,只是却不知这位汤少爷居然刚被救出来,就喝得如此烂醉,如果不是今晚查酒驾,以他目前的状况,铁定又是在一夜之间造就几个悲剧家庭。

  “李局,您看……”年轻巡警上来请示李云道,毕竟李云道是现场级别最高的警察。

  “把他给我送到市局刑警队,我有些事情要问他。”李云道看了一眼在警车里还在折腾的汤力,长长叹了口气——汤家在西湖的实力是不容他觑的,单汤林阳一人就足以在整个浙北官场呼风唤雨,哪怕现在退了,影响力弱了,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李云道跟缉毒那头沟通过,他们初步怀疑汤力就是西湖黑道这几年卖毒品卖得风生水起的“水獭”,只是一来汤力背景太过于复杂,二来他们也没有任何证据指证汤力,如今的办案早不是早些年能屈打成招的年代了,事事都得讲证据,否则被对方辩护律师抓到把柄,又是免不了一场震惊全国的官司。

  在整个西湖坐稳第三把贩毒交椅的郭威死了,他的手下也瞬间分崩离析,大多数都被“老七头”的人马收编了,还有部分想投靠“水獭”,却被人家一口就拒绝了,连面都没见着就被拒于千里之外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