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九十六章 汤力的城府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汤力或者汤家,所涉及的事情要比贩毒严重得多。”朱子胥语焉不详,但在当今中国,能朱局长觉得比贩毒严重得多的罪行,基本上屈指可数,“云道,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耽误了大局!”

  以李云道的智商和情商,岂能听不出朱子胥的言外之意,展颜笑道:“既然这样,这次的顺水人情还是由您送出去比较好。”

  朱子胥哈哈大笑,捧起茶杯牛饮一口,神清气爽道:“跟你子对话,就是痛快!我跟娄大鹏搭班子这么多年,嘿嘿,反调倒是唱了不少。你要是再早几年调过来跟搭班,没准儿咱哥俩真能在西湖市局创造一段佳话!”

  李云道笑着摇头:“这几年去的地方多了才磨出些悟性,早几年来西湖,以那会儿的脾气,还不得把您给气死!”

  朱子胥大笑:“得,先不聊了,咱们先把汤家的大麻烦送出大门,中午我让食堂炒两个菜,咱哥俩关上门喝着黄酒好好唠唠,反正e0刚落幕,市里只要是个部门都蜕了层皮,这个当口也没谁来烦咱们。”朱子胥的退休生活近在眼前,虽然跟之前规划的路线有些差距,但好歹也能安然退下来,所以整个人还是有种阅尽浮华后卸下重担的轻松。

  “成,我柜子里还有两瓶会稽山!”李云道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办公桌,酒是苏州的崔家兄弟托人捎来的,不贵,但很对李云道的胃口。

  两人并肩到来到审讯室,朱子胥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他一辈子都奋斗在公安战线上,对醉驾袭警这类行径最为深恶痛绝,眼前这位汤家大少显然是触到了老朱同志最敏感的神经,如果不是从某些隐秘的渠道知悉了汤家所行之事,以他的脾气就算不会跟汤林阳撕破脸皮,也要令这汤力好生吃吃苦头。

  此时汤力已经完全醒酒了,审讯室只有一扇装了铁栅的窗户,光线很暗。汤力昨晚喝了酒全身全热,出事时只身着单身,此时室外是零下二度的温度,长江以南没有集中供暖的习惯,李云道昨夜愤怒于汤力醉驾袭警又态度嚣张,故意关了空调,整个审讯室内又阴又冷。到朱子胥出现在审讯室的时候,汤力已经被冻得蜷缩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朱……朱局长,我……我要投诉李云道!”汤力牙关打颤,全身发抖。

  朱子胥看到他这副样子,也觉得颇为解气,但脸上还是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哎哟,云道,这空调还没让人修好啊?”

  李云道会意,很郑重其事地头道:“待会儿就让叮铛打个电话催一催空调公司的维修部。”

  “不过室内温度还好,汤公子你昨夜喝多了,身上热乎,早更里酒气散去,回凉了。”朱子胥一边亲手给汤力解开手铐,一边安抚着汤力的情绪,“待会儿喝杯热茶再走。”

  汤力斜眼看着朱子胥身后的李云道,一边发抖一边道:“我……我可不敢,万一有人在茶里头下了毒,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云道轻哼了一声:“怎么死的?白痴,喝了毒茶,当然是被毒死的!”

  汤力气得握紧拳头,朱子胥连忙打圆场:“哎呀,汤公子跟云道都是年轻人嘛,不打不相识,多打几次照面,不就熟络了嘛!以后都是熟面孔,熟人好办事儿!”

  汤力没好气道:“好办事儿?不被你这位副局长办死就不错了。李云道,我告诉你,想要跟我汤家叫板,你可以大明大方的来真格的,但也别什么脏水都往我汤家身上泼,贩毒?你以为随随便便就能给老汤家套上个罪名?这里是西湖,举头三尺有青天,你别想着在我们的地头上玩一手遮天的把戏!哼!”汤力揉着手腕,狠狠瞪了李云道一眼,最后还是不忘跟朱子胥拱拱手,“朱局,今儿算我汤某人欠你个人情,也不枉费老头子当年对你另眼相看,先行谢过,有情后补!”完,便抬脚离开了公安局。

  人一离开,朱子胥的脸色立刻恢复了往常不动如山的沉稳:“汤书记居然生出这么个儿子!”

  李云道笑了笑:“在没有约束的权力拱卫下长大的公子哥,大体上都是这样的。只是这么一闹,他便是弄得我有些犯迷糊了。”

  “怎么,还有什么事是你想不通的?”朱子胥笑着打开手机,终于把人请出了公安局,接下来就算再接到一些无伤大雅的电话,也终究能应对自如了,毕竟西湖的官场环环相扣,他一个快要退居幕后的人,的确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如果汤力不是传中的‘水獭’,那么谁才是‘水獭’呢?”李云道皱眉寻思着。

  又或者,汤力的城府和演技已经修炼到了一个毫无破绽的程度?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利用汤家在官场左右逢源的地位,汤力手上肯定搜罗了不少官员违法乱纪的证据。如果在临门一脚时,给了汤力垂死挣扎的机会,他应该会毫不犹豫地将诸多官员一起拉下马,这对于浙北的政局来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李云道开始意识到,或许想拿下汤家的并非只有他一个人,或许此时此刻已经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汤林阳和汤家姐弟,只是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想去拉响那根可以炸毁整座浙北官场生态系统的引线。

  中午朱子胥果真叫食堂炒了几个菜,两人就在食堂角落的经理室里就着茶几盘腿而坐。

  朱子胥酒量极好,而且不上脸,会稽山黄酒本就是浙北名厂出品的,朱子胥也极好这口,加上上午外头开始飘起了雪花,此时就着温热黄酒,吃两口地道的杭帮炒,聊着时下浙北与西湖的政局,上得了台面和上不了台面的官场趣闻也都能拿来就菜下酒,一老一少相谈甚欢。

  不过,酒才喝到一半,叮铛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见老局长和局长两人不顾纪律地大白天喝酒,有些尴尬,但还是上气不接下气地汇报道:“朱局,李局,出事了!”

  “别急,慢慢!”李云道起身关上房间门,毕竟是中午时间,当真被人看到老少二人在食堂休息室开灶喝酒就有些不太雅观了。

  “华队……华队打不通您电话,就让我来找您。”

  “出什么事了?”李云道拿出手机,果然一夜没充电,此刻已经自动关机了。不过他也意识到有可能真的出了大事了,凌晨时他让华山带队去监视二大队大队长郭昭杰,华山到此刻还没有回来。

  叮铛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李云道:“华队还在线上。”

  李云道拿起电话听了一番,顿时面色微沉,最后道:“老华,你先在现场不要走,等我过来。”

  叮铛出去后,朱子胥也看出不太对劲,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早上丁唐华山出任务去了,是不是碰上什么棘手的案子了?”朱子胥对刑侦这一块向来放权,只要不出大案要案、破案率不下降,他便很少过问。

  李云道头道:“是郭昭杰。”

  “啊?”朱子胥噌地一下站起身,郭昭杰有可能变相与钱强勾结的事情,李云道之前已经跟他提前报备过,但眼下是多事之秋,钱强案已经弄得他焦头烂额,再冒出一个郭昭杰案的话,他退而求其次的安然退休计划将又会被再次打乱。

  李云道苦笑:“已经跟经侦那边确认过了,郭昭杰以岳母的名义在证券公司开了四个证券账户,里面的资金和股票价值加起来超过了两千万。昨天我心情实在太差,他又想站出来给汤力情,我一怒之下漏了嘴,怕他潜逃,所以才让华山带人去盯着他。刚刚华山来过电话,郭昭杰吃安眠药自杀了。”

  “自杀了?”朱子胥皱眉,但还是吁了口气,对很多人来,这样的结局或许才是最好的。

  “这酒今儿是喝不完了。”李云道苦笑,“我得去现场看看,如果真是自杀,咱们还得商量一下,毕竟……”

  李云道接下来想什么,朱子胥心领神会,他也苦笑一声:“走吧,我跟你一道去,我这个老头子能不能保住晚洁,就看这一趟了。”

  两人都喝了酒,没法开车,只能由叮铛开车将两人送到现场。

  郭昭杰父亲是工商局的退休干部,一家人住在老年工商局分配的老新村里的房子里。房子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建筑,如今本地人大多从老新村搬去了大开发商建的楼盘中,这里要么住着老年人,要么就是将房子租给了外来人口,像郭昭杰这般年纪仍旧住在老新村里的本地人极为罕见。

  天空中飘着雨雪,地上湿漉漉的,车开不进来,两人只好在新村口就下了车,踩着泥水步行入区,不一会儿就看到楼栋下呵手跺脚取暖的白晓生。

  “局长!”看到李云道,白晓生连忙奔了上来,看到朱子胥也在时,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正常,敬礼道,“朱局!”

  朱子胥挥了挥手:“边走边!这鬼天气,早上还好好的,e0才结束就开始折磨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