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九十九章 投名状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谁也没料到钱强案会发酵得如此之快,朱子胥的提前退休已经迫在眉睫。r?an en ???.?r?a?n??e?n?`o?r g?接近年尾,原本作为市局一把手朱子胥的应酬会多得连大管家李明都应接不暇,但今年这种特殊时期,朱子胥一反常态地推了所有应酬,除了市里那些不得不出面的会议外,他大多数时间都呆在办公室内,不是埋头苦思便是找人谈话。

  李云道也料想朱子胥当了近七年的市公安局一把手,能强势到左右局党委会议的所有走向,除了高明的手腕外,应该也不排除利益的结合。朱子胥应该是想在自己失去话语权前实现对一部分的利益承诺,这就势必会突击提拔一批干部。原先他有近一年的时间可以用来运筹帷幄,但眼下突如其来的退休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同时也让局中诸人颇感惊疑。

  市局党委成员都是市管干部,市局又接受省厅和地方的双重领导,朱子胥想调整人员肯定是不现实了,但是从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开始,朱子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行了调整,虽然谈不上动筋动骨,但本轮调整结束后,所有人都惊愕地发现原朱系人马都得到了妥善的安排,而娄大鹏一脉的大多数都靠边站了。这一轮调整里,除了朱系一派得到了妥善安置、各人各得其所外,刑侦支队原一大队大队长华山升任副支队长,空出来的大队长位置由木兰花顶替,而二大队大队长暂时空缺,原二大队副大队长调任水警大队大队长,由战风雨接任二大队副大队长,三大队仍为原队长曾家狄。除此以外,原先由副局长甘辉分管的交巡警,也将平移交至李云道麾下,而墙头草甘辉则由分管市局旗下的大部分三产。

  对于甘辉的工作调整,朱子胥并没有和李云道商量,而是在党委会上直接宣布了这个决定,举手表决时李云道一反常态地保留意见,反而被剥夺了交巡警分管权的甘辉倒是投了赞成票,这让李云道颇感困惑。范志宏与李云道同时同退,他见李云道保留意见,便也投了弃权票,失去娄大鹏支持的政治部主任汪华如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这票反对票投得毫无底气,举手时他连正视朱子胥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这是本周党委会的最后一项议程,朱子胥宣布散会后,又将李云道单独留了下来。朱子胥自己亲自起身,关上会议室的门,显然是不想接下来的对话被外人听到。

  “云道,不打招呼就给你加担子,老哥哥先在这儿主动承认错误!”朱子胥姿态放得极低,与刚刚在党委会上说一不二气势相比判若两人。

  “朱局,您这不是折杀我嘛!”李云道苦笑着望向朱子胥,“单刑警这一头,估计已经能让人家坐立不安了,再加上一个交巡警,这几乎是掌控了人家半条生命线。您这不是把我放在火上烤嘛!”李云道的确很诧异,他万万没有想到,朱子胥临走前会给自己送上这么一份大礼,或许在朱子胥的眼中,掌控交警与巡警合二为一的交巡警,是一项大得令人眼红的权力。事实上,分管交巡警的确对李云道拓展西湖本地人脉资源有着百般好处,但他已经几乎完全掌控了刑警支队,再加上一个交巡警,那么接下来自己将成为新任一把手康与之上任后的头号眼中钉。

  李云道也清楚,朱子胥此举也不是没有把自己将朱系战车上捆绑的意思,但看得出朱子胥将交巡警作为利益交换送至自己麾下,显然也付出相当的代价。这几年公安局辖下的三产公司效益好得令人发指,无论是市保安保全公司,市特种押运公司,还是其他的跟特种行业挂钩的产业,都运行得如火如荼。原先这是朱子胥麾下头号铁杆副局长王一珉的分管范畴,王一珉是朱子胥的部下,曾经是朱子胥在外地当局长时的大管家,被朱子胥带到市局后,几乎把控着公安局后勤和财政的所有条线。朱子胥料定以康与之的性格,事权人权和财权他都会牢牢地把控在自己手里,一旦康与之入主市局,势秘会调整作为朱系双花红棍的王一珉的分工范畴。与其等他日被别人调整,不如现在就将王一珉分管的三产划给甘辉,甘辉也乐得放掉苦哈哈又容易得罪人的交巡警,接手油水相当丰厚的三产公司,如此甘辉分管的交巡警块面也能顺理成章地作为送于李云道的临别礼物,朱子胥此举不得不说是一石多鸟。

  “云道,我知道,你一定觉得老哥哥是不是挖了个大坑给你跳。”朱子胥叹了口气,扔给李云道一枝烟,这几天朱子胥平均每天需要两包烟,已经达到了他烟民生涯的最高峰了。

  点燃烟,抽了几口,见李云道仍旧不说话,朱子胥接着道:“云道,老哥哥也承认,把交巡警扔给你,不是没有私心。金浩与于柏明就不谈了,王一珉是我的老部下,忠诚度无须考验,乐军和朱卫国也都是实诚人,包括你的本家李明,这些都是咱们自家的兄弟。说句实话,把他们直接扔进火坑里,老哥哥我真的于心不忍啊!”

  李云道苦笑着摇头:“老朱,您就忍心把我一个毛头小伙摁进火坑里,然后还踹两脚?”

  朱子胥失笑:“这比喻欠妥当啊,我不承认啊!”笑着抽了两口烟,他接着道,“云道啊,官场如战场,古往今来人走茶凉的刻薄例子也不在少数,老哥哥知道你的人品,所以将兄弟们托付给兄弟你,我才放心啊!”

  李云道听出了朱子胥的言外之意,上次在朱子胥的书房里,他已经听出朱子胥想让他扛起朱系大旗的重任,今天这般苦口婆心,更形同于托孤。

  李云道并非不想接受朱子胥的好意,毕竟手上的筹码越多,将来在局里的话语权也将越大,加上因为钱强事件,虽与康与之素未谋面,但早已心生芥蒂,潜意识里,李云道将康与之视作了钱强案的间接凶手——毕竟如果不是康与之的那个电话,钱强的妻子得以完善的治疗,或许钱强的发妻就不会死,就算器官移植后钱强发妻因为种种原因而离世,也不会让钱强这员干吏对他一直为之奋斗的体制产生极大的怀疑。

  朱子胥见他又进入了沉默,知道他需要一些时间思考,两人相对而坐,沉默了大约两枝烟的时间,最后李云道才抬头道:“朱局,首先感谢老哥哥的好意……”

  这话一说,朱子胥心中一个咯噔,连忙道:“云道,你得考虑清楚了……”

  李云道笑道:“我接受了。”

  朱子胥一愣,随后开怀大笑:“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

  “不过朱局,在正式落定前,我想说说我的想法。”李云道还是决定丑话要说在前头,否则到时候扯起皮来,只会落得猪八戒照镜子的后果——里外不是人。

  朱子胥似乎早就料定李云道会提出条件,微笑点头道:“没事,你说!”到此时为止,所有的事情都没有脱离他的预料,这说明他这段时间的运作并非没有效果。

  “首先,既然您将这面大旗交给我,我就需要绝对统一的声调,如果到时候有人两面三刀,朱局,丑话说在前头,我李云道虽然算不上穷凶极恶,但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到时候如果真有人跳到对面去为人家摇旗纳喊,那就别怪我李某人心狠手辣。”

  朱子胥摸着下巴点头:“这点是必然的,我跟你想法是一样的,对于背叛,零容忍!”朱子胥说得斩钉截铁,事实上他初上位时,也不是没碰到过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例子,朱子胥性格强势,对于这样的人,他往往宁可错杀,也绝不容忍。

  “其次,既然接过了大旗,那么所有人必须集中在我李字大旗下,至于如果我李云道没能力驾驭他们,那另当别论。”

  李云道态度很坚决,言下之意朱子胥也不是听不出来,虽然有些唏嘘,但还是点头应承了下来:“云道,你大可放心,既然我退了下去,就不会躲在背后指手划脚。更何况,到时候就算我乱指挥,也不会有人听我这个糟老头子瞎嘚瑟。”

  李云道笑着道:“朱局你在公安战线奋斗了大半辈子,其实我也不是没动过反聘您回市局的念头,但是您是副市长,又是一把手,有些人或许会拿这个说事儿,所以暂时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朱子胥摆手道:“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安全过渡才是王道。”到了当下,没了政协升半级的机会,朱子胥只想着赶紧安全地退下来,好规划规划夫妻二人周游世界的计划。

  “最后,其实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李云道没有接着往下说,只是用手在茶杯里沾了沾水,写下三个字。

  投名状!

  朱子胥的笑容僵了僵:“云道,这个……不太好吧?”

  李云道也理解朱子胥打的如意算盘,将自己推到康与之对立面为他的老兄弟们挨子弹,但李云道却觉得挨子弹可以,反正老子本来就对这人心怀芥蒂,但是这子弹不能白挨,而且挨了子弹后,还要承担队伍里随时有人叛变的风险,这一点才是让李云道最为踌躇的。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忠实,背叛只是因为筹码不够。在没有绝对利益纠葛的前提下,李云道自认自己做不到虎躯一震就能让朱子胥那几位铁杆手下俯首称臣的程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