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九十四章 李云道回归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白晓生从东城区交巡警手中接过人,看了一眼便脸色微变。他也是官二代,自然晓得汤家在整个浙北的话语权,但看到从另一辆车上下来的李云道时,他还是发自内心地笑了笑,这位离开小段日子的年轻局长又回来了。

  “李局!”白晓生身后的丁唐眼前一亮,兴奋地冲了上来,“太好了太好了!他们胡说八道,说您被开除了,气得我好几天都吃不下饭呢!”

  “吃不下饭?我怎么听说你在小组里头吃得最多?”李云道笑着说道,他离开安隐小组前,因为夏初一个人监控屏幕实在太累,便将小叮当调去帮忙了。

  “昨天峰会刚闭幕有人就迫不及待地宣布小组解散了。夏初她们又回各自的单位去了。真的好可惜,夏初如果在我们队里,能解决不少麻烦呢。还有木兰花,猥琐是猥琐了些,不过干活可利索了,脑子也好用。反恐处的那位周处倒是挺看中战风雨的,还说想把他调去省厅呢!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宣布解散,战风雨理都没理周处,就默默一个人走掉了。”

  李云道笑了笑:“这些事以后再聊,你帮我通知他们三个,让他们明天一早都来市局刑侦支队报到,迟到一分钟扣两百块钱。”

  小叮当愣了一下,雀跃欢呼道:“李局万岁!”看样子,短短相处了几天,小叮当已经跟夏初他们三人已经处出了感情。

  “小美女,我叫汤力,认识一下……”汤力醉醺醺地靠了过来,却惹得爱慕小叮当的白晓生颇不开心,一把将他拉了回去。

  “你干什么?老实点!”白晓生状着胆子冲汤力喝道。

  汤力迷迷糊糊地看了白晓生一眼,抬起双手,摇晃着一根手指,前后摆动着身子:“小白狗,你老子在这儿也不敢这么冲我吼,你是不是越活越糊涂了?”

  白晓生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小白狗”是他在官二代圈子里头的绰号,正辞穷时,却听到李云道冷笑道:“再糊涂能糊涂得过你汤老板?你跟文心同床共枕了快小十年了吧?”

  汤力猛地眼圈通红,仿佛被人戳中了要害一般,狠狠瞪着李云道:“姓李的,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李云道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他的笑容却让汤力如同踩中尾巴猫一般跳了起来:“你一定早就知道了,你一定早就知道了……”

  “把他扔进审讯定以,给他一瓶水,醒了酒以后再叫我。”李云道挥了挥手。

  “姓李的,李云道,你公报私仇,明明知道文心那贱货有问题,也不通知我,李云道,我要告你,我要让我爸拿掉你的乌纱帽……”

  李云道站在台阶望着白晓生将汤力带入审讯室,此时已经是深夜,市局里只有刑侦楼还是灯火通明,汤力叫得再大声也没有其他人能听到。

  “李局,这样不太好吧,汤力毕竟是林阳书记的关系,真闹僵了,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二大队队长郭昭杰出现在李云道身边,原本他今晚是不用加班的,却不知为何此时也出现在了刑侦楼。

  李云道缓缓转身,冷冷看着郭昭杰,道:“你再说一遍?”

  “我是说,这样不太好,万一……”郭昭杰突然很识相地闭上嘴,因为他突然发现那对冰冷得让他不寒而栗的眸子正死死盯着自己,他丝毫不怀疑眼前的年轻局长会在下一个瞬间将自己撕成碎片,这种气势上的威压他甚至从来没有从朱局身上看到过,“李……李局,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李云道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范书记会找你谈话。”

  郭昭杰猛地身子一僵,强挤出一丝笑意:“范书记?他……他老人家找我能谈什么?我一个前线干活儿的……”

  年轻局长喉咙间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冷哼,转身离去。留下独自站在走廊中的郭昭杰感受着楼道里的寒风,犹如置身冰窖般浑身颤抖。

  凌晨五点,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意让拷在审讯桌上的汤力哆嗦了一下,他猛地直起身子,手腕处一阵剧痛,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拷在了焊实的铁环上。这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前几日被那疯女人锁在行李箱内的日子,那几天,他几乎认为这自己死定了。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等看清墙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八字标语后,他没来由地恼火起来:公安局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把自己拷在审讯室里?

  突然,他想起了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自己应该是在春江花月喝酒,后面好像碰到了公安局副局长李云道,但是自己为什么会碰到这个煞星,却是一点记忆都没有,昨晚一个人喝得直接断了篇……

  手拷肋得他手腕生疼,他尝试转动了一下已经有了自己体温的钢拷,一阵生疼传来令人忍不住龇牙咧嘴:“妈的,谁他妈不长眼……”

  审讯室的门响了,一人推门而入。

  汤力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心中微微一颤:果然是他!

  他原本是瞧不上李云道这个外来户的,盘根错节的浙北哪里轮得到一个外来户指手划脚?可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不是李云道这个外来户,此时此刻自己很可能早就命丧黄泉。哪怕是现在,一想起文心那张精致脸蛋上的阴森恐怖笑容,他都要忍不住打个哆嗦――自己居然跟毒蛇般的女人同床共枕了近十年都不曾自知!

  “李云道,你这是非法拘禁!”汤力强撑着与李云道对视,色厉内荏道,“识相的话,放开我,老子看在你间接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既往不咎!”

  李云道没有说话,只是懒洋洋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点了根烟,边眯眼吐着烟圈边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汤力。

  良久,汤力被他犀利的眼神看得心中发毛,忍不住道:“李云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李云道掐灭烟头,清了清喉咙,缓缓道:“开门见山吧,水獭!”

  汤力莫名其妙地看着李云道:“什么水塔?你脑子没毛病吧?”

  李云道仔细观察着汤力的表情,此时汤力的确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李云道,似乎自己刚刚报出的“水獭”二字,对眼前的汤大少并没有产生任何的触动。从汤力的状态来看,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汤力的演技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要么汤力对贩毒的事情真的一概不知。可以从缉毒支队搜集的资料来看,以往的种种线索都将西湖市毒品交易市场的第二把交椅指向了这位姓汤的公子哥。汤力名下有投资公司,有春江花月和盛世皇朝两家娱乐场所,最重要的是他手下还有一班黑道人马,其自身又不是洁身自好的主,所以基本具备了贩卖毒品的所有条件。

  审讯室的门又被人推开,华山站在门口,冲李云道招了招手。

  李云道出来后,华山小声道:“局长,清理过汤力的车,里面只有一小包冰粉,成份构成技术那边还在化验,从色泽上看,的确是近几个月刚刚流入西湖的新型毒品。”

  李云道若有所思地摸娑着下巴:“等化验结果出来再说。昨天夜里我状态不太好,跟郭昭杰对话时可能说漏了,你马上派人去他家附近盯着,如果他今天准时出门上班就算了,但如果有异动,立刻向我汇报。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华山先一愣,随后立刻道:“我马上派人去……不,算了,还是我亲自跑一趟吧,郭昭杰的脑子太好使了,他们去我实在不放心。”

  李云道点头:“这样更好,那就辛苦你了。记住,一有异动,先汇报再行动,咱们这儿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再闹出点动静,我担心老朱那儿真要承受不住这个压力了。”

  华山离开后,李云道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回到审讯室,却发现汤力全身颤抖口吐白沫。

  “小叮当,快,叫救护车!”李云道的吼声在空荡而寂静的刑侦大楼里回荡。

  e30峰会刚闭幕一天,蓝天白云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天空到处灰蒙蒙的,阴霾得令人心中发堵。

  但夏初心情却极好,开着自己那辆大红色的马自达小跑车进入市公安局大院时,她觉得这是自大学毕业后上班时最轻松的一天了,以往每天早上起来一想到又要去出入境管理中心坐一天的班,她便觉得心情比上坟还要沉重。

  原本以为李局被就地免职,她好不容易在这份职业中寻找到的新鲜和刺激眼看着又要化为泡影,昨儿在出入境管理中心又坐了一天班,盖戳盖到差点手抽筋,晚上回去便下定决心,今天一早就去领导那儿辞职,反正以自己的黑客技术,在哪儿都比出入境管理中心混得好,只是这件事得瞒得爸妈,否则自己那个古板的老爸一旦知道这个消息,还不得气得心脏病复发?幸好昨天夜里接到市刑警支队的电话,让她一早就到市局报到,她诧异纳闷之余,更多的还是雀跃――跟在那位年轻局长身后,永远都不缺少刺激!

  驶入地下车库,刚停好车,打开车门,就听到吱嘎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一个人高马大的青年骑着一辆破旧的女式自行车,哼着小曲,在她的车旁停了下来。

  “夏美女,早啊!”战风雨一脸喜气洋洋。

  “嗯,叛徒!”夏初白了他一眼,狠狠甩上车门,也不理战风雨,径直离去。mz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