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抵达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卞无双抵达荆湖防区时轰轰烈烈,几乎到了路人皆知的程度。他本身便是秦国的实权人物之一,是这个世界之上,站在顶尖上的那批人之一。他的弃秦投楚,对秦国的打击之大自然是不言而喻,但反过来,却又对楚国是一个相当大的激烈,让仍然沉浸在过往楚国荣光之中的楚国人,犹如被打了一剂强心针一般精神抖擞起来。

  楚国虽变弱,但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余威尚存啊!

  真正能看到卞无双投奔楚国所带来的那种隐含的危机的人,其实并没有多少。程务本与皇帝之间的嫌隙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的这种事情,普罗大众自然是不知晓了。他们只看到老帅程务本在荆湖干得有声有色,强有力的挡住了齐将周济云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而坐镇上京城的皇帝不遗余力,哪怕是四处举债也在全力支持着老帅在前线的战事。卞无双的到来,似乎是一件强强联手,锦上添花的事情。

  而事实上,一山岂能容二虎。卞无双抵达荆湖防区,实则上已经敲响了程务本的丧钟。

  卞无双到达荆湖防区之后,却又是极其低调的。他并没有径直率领着自己的两万精锐直趋荆湖郡城,而是转道去了大慈城,在哪里停了下来。恭敬而又不失体面的将拜贴先送给了程务本,说明了自己将去拜会的日期,以便让对方先做出相应的准备。

  很谦恭,但是却隐含着一种势在必得的强势。

  而对于驻扎在大慈城的罗虎罗豹而言,内心却也是极其复杂的。他们是罗良的嫡系部属,是罗良一手提拔起来的,但现在,罗良已经完全失势,在东部任统帅的数年时间里,罗良毫无建树,最后还跟着闵若英一起将楚国几十年来积累起来的实力一朝尽丧。通过这些年的验证,闵若英终于对罗良彻底失望,虽然没有将其治罪,却也将他丢在京城给架了起来,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现在的闵若英,是宁肯打落牙齿往肚里吞的用着程务本,也不愿再启用罗良,因为他很清楚,他实在是再也输不起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罗虎罗豹的处境可想而知,罗家四兄,二个战死在最后掩护闵若英突围的战斗之中,或者正是因为如此,罗虎罗豹二人在战后,才没有也被扔到犄角旮旯里,仍然能在大慈城统带兵马。

  但现在他们带着的可不再是皇帝亲军火凤军,而是战后新招新编的士卒。这样的士卒,战斗力如何是可想而知的。

  而更让他们难受的是,朝廷上因为罗良的失势,兵部不待见他们,而在荆湖郡城,不满罗良的人亦是大把,这种爹爹不亲,姥姥不爱的局面,可就让他们难受了。即便程务本绝不是那种因私废公的人物,但也架不住下面的人物变着花样的给他们两个穿小鞋。

  兵器盔甲破旧一点啊,粮草稍微有些不足啊,饷银不能按时发放啊,诸如此类让你恶心的小动作那可是连接不断的。你还不能去找麻烦,因为人家的理由可是一大堆一大堆的。你说兵甲破旧,可大慈城不是齐人主功方向啊,大慈驻军不是主力部队啊,现在好的兵甲连主力部队都无法全面满足,你一二线部队,肯定要往后排嘛,又没有说不给你发放。

  粮食饷银?哦,天啊,现在整个大楚是个什么状况你还不清楚,粮食,饷银都不足啊,至少没有让你们饿得走不动道吧?

  总之一番皮扯下来到得最后,状况还是没有丝毫改变。归拢到总一句话,等着吧,兵甲会有的,粮饷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但这需要时间。

  罗虎罗豹明知道有人在刁难他们,却也只能忍着,很简单的道理,他们如果再出了什么事儿,只怕还会连带到罗良,到了那时,可就真是万劫不得翻身了。

  要说两人也是极不错的将领,在这样的状况之下,居然还能将麾下两万人马给稳住,进攻不足,但守城还是绰绰有余的。打齐军有些不够看,但剿灭周边的土匪还是行有余力的。罗虎罗豹二人,也存着拿土匪来练兵的心思,将麾下这些菜鸟士卒一批批的放出去轮战,辛苦年余,总算也将军队归整得有点模样了。

  卞无双的到来,让他们五味杂阵,这代表着他们的义父罗良彻底没了机会,但对他们眼下的状况来说,也是一个转机。

  卞无双是来与程务本瓣手腕的,最终目的是取程务本而代之,这一点,在早前义父罗良给他们的密信之中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

  于他们而言,当然是毫无顾忌的投靠卞无双,紧紧地抱着这根大腿,卞无双初来乍到,又是秦人,哪怕手中有两万精锐,但对于他们这种本乡本土的将领,必然是敞开怀抱欢迎的。所以卞无双一到大慈城,二人立即便前来拜见。

  卞无双并没有进城,而是以休整的名义将军队驻扎在城外。

  他的目标是荆湖郡城,如果进了大慈城驻扎,岂不是就自己将自己的地盘划定了,这种自己给自己画地为牢的事情,卞无双自然不会去做。他要先去拜会程务本,将这个难题甩给程务本,看看程务本终究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程务本是初衷未改,还是已经发生了变化,卞无双先要确定这一点。呆在一呼百应的这种位置之上久了,人的心理是会发生变化的。现在的程务本在楚国可是能与皇帝较劲的人物,他现在是不是有了一些别样的心思谁也不清楚。如果程务本已经有了不臣之心,那他这一趟,恐怕还有大麻烦。

  如果程务本还是以前的那个程务本,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当然,在去荆湖城之前,他要将荆湖防区能够收拢过来的力量全都笼在自己的手中,大慈城,大悲城,还有荆湖水师,这都是他需要掌握的。

  大慈城他并不担心,雷虎雷豹现在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人物来替他们撑腰,他们的处境,卞无双在来这里的途中,已经了解得清清楚楚。

  宁知文的水师他不担心。这人与明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说不定就是明国的人。为了那个大目标,他肯定会支持自己。

  他拿不定主意的就只有驻扎在大悲城的宿迁。

  宿迁统率的两万西军,是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他们的战斗力是相当强大的,这支由剪刀段渲亲手训练出来的部队,在落英山脉的争夺战中,给了制造过极大的麻烦,这支军队是一支相当强悍战斗力突出的部队。

  而宿迁抵达荆湖防区这一年来的表现也很值得令人玩味,或者是他另有所图,或者是受到了皇帝的指使,对于程务本,他一直是不即不离,既不亲热,也不冷淡,战事之上以程务本为首,但私下里,二人却绝无交情。

  如果能将宿迁纳入麾下,那卞无双才真正的在荆湖防区站稳了脚跟,与程务本有了分庭抗礼的资本。

  接下来只要在反击周济云的战事之中取得连接不断的胜利,那么异日取代程务本而执掌荆湖防线,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程务本停留在了大慈城,本身也是要观一观这荆湖防区的众生相。

  雷虎雷豹二人仅带了数名亲卫前来离大慈城十余里的卞军营地拜见这位新鲜出炉的荆湖防区副帅。他们是如此的急切,在卞无双的军队刚刚抵达,还在扎营的时候,二人便已经急急地赶了过来。

  他们现在缺粮,缺衣,眼看要过年了,士兵们的薪饷,赏金都还没有着落。去荆湖找掌握着后勤大权的曾琳曾郡守,那肯定是碰一个不大不上的软钉子。二人便只能将希望放在这位副帅身上。要不然,这个年,就别想好过了。

  自己巴巴地来卖身投靠,相信这位初来乍到的副帅,也不会让自己一无所得。

  卞军士卒正在扎营。

  一队队的士卒精赤着上身,露出一身狂野的健子肉,吆喝着挥舞着铁锤,将一根根下部削尖的圆木锤进雪地之中,天气如此寒冷,这些人身上却都冒着热气。营地里看起来很忙乱,但仔细一打量,却又发现乱中有序,士兵们分工明确,各行其事。一个标准的营地,短短的时间里,已经能看到雏形。

  中军的营帐已经搭了起来,飘扬的卞字旗下,卞无双亲卫的营地正在依次向外延伸。一排排衣甲整齐的士卒持枪带刀,肃然而立,拱卫着中军营帐。

  雷虎雷豹都是身经百战的人物,跟着罗良在东部六郡驻扎数年,参加了与齐军的所有战事,本身也是悍将,对于军威以及军中的这种肃杀之气,有着异乎寻常的敏感,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却已是凛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卞无双得享盛名数十年,当然不是易于之辈。

  他带来的这两万军卒,可是他卞氏的核心,也是他保全卞氏以后数十年富贵的根本。

  雷虎雷豹忐忑走向中军帐,不知道接下来迎接他们的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