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同行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包厢已经客满了.”迎客的小厮恭恭敬敬地对着几人道.

  天上人间的大门前,果然比其它的地方要清静太多,这里多的不是人,而是一辆辆豪奢之极的大马车.

  这些马车尽皆是大明特制的奢侈品,是市面上极少见的四轮马车,铁轮觳的外面包着皮质的外壳,滚轴,减震等最新的技术尽皆应用在其上,当然,价格也是极其可观的.也只有那些有钱的大商人们才买得起.

  站在门前迎客的小厮眉清目秀,说话阴柔,但看起来年轻却也不小了,钟镇也是见过世面的,瞟一眼便知道这必然是去了势的男子.

  扫了一眼前方的秦风,心中不由慨然,早在秦国的时候,他就听说过秦风登位之位,便将皇宫之中大量的太监,宫女遣散,有一计之长的可以自谋生路,而无计谋生的,便由大明的商务署安排,眼前这个人,多半便也是宫中出来的了.

  听说没包箱了,王凌波顿时喜出望外.没包箱,眼前这二位多半就不会去了,来天上人间的多半非富即贵,认得这二位的可就多了.他们既然是悄没声的出来的,自然就不愿意让人知道.

  “没包箱了,不若咱们去另找一家吧!”他喜滋滋地道.

  “几位客人,虽然没有包箱了,但是大厅还有能挤出几个空位的.”小厮尽心尽职的拉着客:”几位都是尊贵人,恐怕其它酒楼饭庄与诸位的身份不符,咱们这虽说只剩下了大厅,但不论那一方面,也不是外面的能比的.而且,今天我们这里可有新音上演,几位可真是来得巧了.”

  “新乐?”闵若兮一喜:”又有新乐出来了么?那一定要看一看.紫萝又弄出了什么新乐,居然也没跟我说一声?”

  迎客的小厮一怔,眨巴着大眼睛重新打量起眼前几位.紫萝是天上人间的大老板,而且背景惊人,眼前这位小姐说起她的时候,似乎极其熟悉.这就有些吓人了.

  “是,今天有秦人那边的秦腔过来表演.”小厮的语气更加恭敬了几分.

  “秦腔?”秦风瞟了一眼身后的钟镇,果然见他脸色又白了几分.

  “那敢情好,既然有新乐,而且还是异国风情,一定要听一听!”闵若兮笑道,一伸手从袖子中掏出一块玉佩,递给小厮:”你去见紫萝,告诉她,我要一个包箱.”

  闵若兮说得淡定,这个小厮却是丝毫不敢怠慢,眼前的人越是笃定,他便越是恭敬,包箱的确是满了,而且来的人个个都是身份不凡,要给眼前这几位找一个出来,那就必然要有人让出来.

  不到一柱香功夫,秦风一行四人,已经坐在了一间视线最好的包箱之内.紫萝没有去门口相迎,却亲自等在了这间包箱之中.她一见那玉佩,自然便认出了是闵若兮的身边之物,再问了一下他们的情形,便已经知道闵若兮他们不愿让人知道了自己真正的身份.

  腾出一间最好的包箱,对她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陛下,娘娘怎么会悄没声的便出宫了,看到玉佩,可是吓了我一跳.”紫萝笑咪咪地道.

  “要的就是吓你一跳.要是不悄悄的出来,你这里便又清空了,现在挺好.”秦风坐了下来,随手从桌子上拈了一颗葡萄丢进嘴里.

  “小马猴只怕现在要跳脚了.”紫萝含笑打量着钟镇,王凌波她是认识的,这个人却是面生.

  “大秦,钟镇.”钟镇将身的大包小包都放在了屋角,站在哪里,不卑不亢,曾经的大秦将军,自然有一番气度.

  紫萝微微一怔,这个答案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不过也就是稍微惊诧一下罢了,她可不是一般的商家,对于许多情况,比许多大明官员更要清楚,一听钟镇的名子,脑子里转了几下,便想到了这人是谁.

  “钟将军好,钟将军今天过来的巧,今天恰好有从大秦哪边过来的班子在我们这里演出.哦,我的表达有误,其实现在他们也都是明人了.”紫萝脸上仍然带着亲切的笑容,不过说出来的话,却让钟镇一阵气闷.

  “你这里怎么会有秦乐上演?”秦风又扔了一颗葡萄在嘴里,一边嚼着一边问道.

  “这家秦乐班子在原秦地也是享有盛誉的,不过现在境况不大好,为了讨生活,竟然从秦地那边过来,就在露天里搭台演出,早前他们在中平的时候,恰好被我们天上人间一个采风的乐人听见了,回来之后跟我说了,我便邀请他们来天上人间演出.”紫萝解释道.

  “那他们可是一步登天了.”闵若兮笑吟吟地道.

  如今的天上人间,可不是七八年间的一家高档次的青楼了,而是改头换面成了大明最高楼的表演场所,大明最好的乐人,都能以在天上人家来独家专演一场而为荣,只要能在天上人间的大舞台上演上一场,那就立刻是身价百倍.就算以后不能常驻在天上人间,但回到本地之后,那身价可也是噌噌的上涨.

  “他们的音乐,舞蹈都有其独到之处.”紫萝道:”我准备请他们常驻天上人间.现在秦国的状况不是太好,他们过得很是不易,还流失了不少的人才,可惜了的.陛下,娘娘,以后这天上人间,不仅要有秦乐,还要有楚乐,齐乐,甚至于海外的那些音乐,紫萝都想把他们囊括进来.这家秦乐非常有秦地特色.”

  紫萝说得很平常,但钟镇却听得惊心动魄,眼前这人不过是一家表演馆所的老板,但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和志向,却是让人刮目相看.

  “现在已经有了秦乐了,齐乐恐怕还要一段时间,不过楚乐,你这里还没有弄到吗?”秦风笑问道.

  “难呐!真正有水平的楚乐人才,现在想要挖过来还是挺不容易的,不像秦地,所以我们还在等着陛下呢!”紫萝轻笑起来.

  秦风笑了笑,转头看着下方的大舞台,这个包箱的位置极妙,他们能一览无余大厅和舞台的情况,而从下面,却看不到他们.

  随着咣的一声惊锣响,下面的表演已经马上就要开始了.

  “钟先生,前面坐吧!”秦风指了指靠前的位子,对钟镇道.又瞟了一眼王凌波,”小神医便不用愁眉苦脸了,既然紫萝都已经来了,今儿这钱便用不着你出了.”

  紫萝咯咯一笑:”不用小神医出,我挂在舒神医的帐上就可以了.”

  王凌波一听这话,脸色更是一垮,这要是挂在师傅的帐上,等师傅回来,非得削自己不可,他可是知道,在天上人间这样的包箱的花费,没有几百上千两银子,休想出得门去.

  “还是记在我的帐上吧!”他苦着脸道.

  “小神医很有钱啊!”秦风大笑起来.

  “慢慢还,慢慢还!”王凌波赶紧道.

  紫萝忍着笑看秦风取笑王凌波:”陛下,不知想吃点什么,喝什么酒?”

  “既然是小神医请客,那就紧好的来吧!”秦风斜着眼睛看着快哭出来的王凌波,不无惬意.平素想欺负一下舒畅,总是会遭到凌厉的反击,现在捞着他的得意徒弟拾掇一番,也是蛮舒服的.

  菜不多,也就六盘,但王凌波很清楚,紫萝端上来招待皇帝皇后的,绝对不是大路货,当最后看到紫萝亲手端上来一套琉璃酒盏和一瓶殷红的酒的时候,他就已经完全麻木了.

  这种带颜色的果子酒,其实长阳也有产出,但味道跟这种完全不一样.这种酒以及那套透明的琉璃酒具,都是宁则远海贸的时候带回来的,数量极少,听说来自更遥远的西域之地,整个大明,据说也只有区区数十套而已.

  皇宫里自然是有一套的,师娘家里也有一套,没有想到,这里也有.看到用这种酒具装着的美酒,王凌波很清楚,就是把自己卖了也还不上这笔帐.

  破罐子破摔,到了这个地步,王凌波反而平静了下来,就这样了,左右就是这百把斤,还能把自己怎么着?

  下面已经开唱了,秦腔与大明流行的音乐果然大不一样,站在台子上的不是漂亮温柔的大美人,俊俏小子,而是一个个似乎是历经苍桑的老爷爷,老婆婆,抑或是昂藏大汉,壮硕的妇人,他们所有的乐器也出乎所有人的意外,除了锣,鼓这些常见的东西之外,剩下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一个老头手中甚至拿着一块砖头在敲击着一条破烂的板凳.

  怎么看都是一个怎么奇怪的组合.

  但当一个缺了几颗牙齿的老汉一口的时候,即便是王凌波这个还不知愁滋味的少年,也只觉得一股年代的苍桑扑面而来,那嘶哑的声音,似乎直指内心深处.

  他有些愕然地将注意力转向了下面的舞台.发现台上本来面色很轻松的皇帝与皇后娘娘此刻也是面色很郑重,而钟镇,仅仅就听了数句,竟然已是泪流满面了.

  天上人间下面的大厅极大,数十张桌子错落有致的摆开,现在每一张桌子上都坐满了人,本来桌子上都摆满了珍味佳肴,但此时,王凌波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舞台之上.

  王凌波并不懂乐,但这种震憾人心的东西,却仍然让他动容.

  “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他在心里低声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