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生死不过一念间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这两个月来因为天气的原因,并不适合发动大规模的作战,大明的军队除了一些调度军队卡住各主要道路之外,剩下的便是双方斥候的互想剿杀了。

  一方想要彻底封死雍都与外面的联结,而另一方自然不想做翁中之鳖,一心想要打通向外的通道。大规模的军队不适宜出动,而且出动了也不见得效果很好,那么斥候以及小股精锐骑兵的较量便成为了主流。

  游荡在这片方圆上百公里的战场之上的双方小股人马,一旦碰上,便是不死不休的结局。最开始,明军大占上风,但两个月下来,作为秦军最精锐力量的雷霆军终于也慢慢地在成熟起来,在付出了无数的鲜血与生命的代价之后,他们也终于完成了蜕变。

  他们一点一点的扳回劣势,在这片几无人烟的地方,与明军的小股军队终于势均力敌起来。

  雍都很大,但除了一些雍都城跟外面保护他的一些卫城之外,便再也找不到为烟了。人要么躲进了城池里,要么便逃亡而去。

  百里方圆,荒无人烟,在这个大冬天里,除了厚厚的积雪,一无所有。

  双方都杀红了眼,一见面,根本就没有什么话好说,直接就拔出刀子开干。双方都是骑兵,机动性极强,一般而言,失败的一方,是很难有人存活的。

  今天是一个例外,双方猝然碰面,却因为中间这一堆数百的难民,而对峙了起来。

  程小鱼当然不想死。如果对手不管不顾地就发起进攻,他伏摸着自己今天就会交待在这里了,这当然不甘心,他还没有娶小娘子呢。

  对方将领的迟疑,立刻让他看到了机会。

  打是打不过的,那么这数百个秦人百姓便成了手中有力的筹码。当然,如果对方最终还是决定要杀了他们,哪怕他只有十骑,也不会束手待毙。只不过双方一交手,这些现在连行动都有些困难的难民还能有多少活下来就是一个问题了。

  战事一开,杀敌求活便成了主题,没有人会在乎自己马前的是士兵还是平民,他们都会将战马的速度摧到极致以求得到更快的杀人速度。

  程小鱼大胆的举动让对方有些愕然,他们怔怔地看着走进的程小鱼,竟然忘了阻止,甚至没有做声。直到程小鱼走到离那名秦将只余下十多步的距离之时,那人才终于反应了过来。他缓缓地提起了刀。

  程小鱼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上。

  他停了下来,看着对方。

  对方也正在看着他。

  程小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自己脸上堆起了一个自认为很和善的笑容。用手指了指后方那些战栗不已的难民。

  他的面前是雷霆军百骑人马,身后是五百多难民,而难民的身后,是他的那十名部下。十个人虽然一个个都脸色煞白,但刀子还握得很稳,没有人打马而逃,这让程小鱼很开心,要是他们一逃,只怕下刻,自己就得挨上一刀了。

  “他们都是双联城的百姓。”程小鱼开口了,“看起来双联城没有粮食了,不得不驱逐了这引动没有战斗力的普通百姓。原本有一千多人的,但现在,只剩下一半了,剩下的,在昨天晚上的风雪之中被冻死了。”

  程小鱼平静的叙说着,已经完全冷静下来的他,甚至一边说还在一边仔细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对面的这员秦将面庞有些抽搐,他们没有明军这样良好的保护装备,脸上不少地方都被冻得裂开了口子,握刀的手上也布满了冻疮。

  “没有人能救他们,除了我们。”程小鱼道。“你们没有粮食,没有衣物,甚至都没有一个安稳的驻地,只有到了我们那里,他们才能活下来。”

  “所以你可以选择开战,或者我和我的部下,都会战死在这里,但你也应该明白,我们死了,这五百多人,可也就成了陪葬品,就算他们能在我们交战的时侥幸活下来,接下来的风雪他们也熬不过去,就算运气逆天能熬过风雪,没有吃的,终究还是会饿死。”

  对面的秦将脸抽抽的更厉害了,脸上的血口子有血丝渗出,也有一些冻疮破裂之全的黄水,他和他的士兵们大都是如此。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日子极不好过。

  “你们这些该死的侵略者。”秦将终于开口了,看着程小鱼,满眼的都是厌恶,“他们本来有家可以抵御寒风,有粮食可以度过寒冬,都是因为你们,他们才落到这个地步,现在,你们居然想当好人了。没有你们,他们怎么会落到这一地步。”

  程小鱼摊了摊手,“你所说的,我不清楚,因为我只是一个小兵。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半年以前,也是一个秦人,而现在,却成了一个明人。不过我从来不后悔,因为我过得比以前好了太多。不仅是我,还有青州,兴元,丹阳,虎牢等等那些地方的秦人,他们现在都很高兴自己成为了明人。什么侵略不侵略的我不明白,但现在那些被大明占领了的原秦地,老百姓们都过得很舒服,吃得很饱,穿得很暖,没有人流离失所,没有人冻死在风雪之中。”

  听到程小鱼坦承自己半年之前还是一个秦人,秦将眼中的厉色更浓,“叛徒!”

  程小鱼脸上闪过一丝讥诮之色。

  “我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有一大家子人,父亲,母亲,爷爷,奶奶,兄弟,姐妹,他们都很勤劳,每天都在拼了命的干活,但一年下来,我们还是吃不饱。也是在这样一个风雪天中,因为我们实在缴纳不出摊派下来的税赋,大秦的官员将们一家子撵出了家门,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被抢走了。”

  秦将的脸色微变。

  “也是这样一个风雪夜,我们一家,除了我,都被冻死了。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将我们几个孩子围在了正中间,竭力替我们抵挡风雪,可是除了我活下来,兄弟姐妹们还是冻死了。”

  程小鱼眼中闪过痛恨的光芒。

  “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我长大了,我成了虎牢边军的一名士兵,可前几年,我仍然能随时看到有人被冻死在荒野,有人因为交不出税赋而被赶出家门变成流民。”

  “我们的要求不高,只是想要活下来而已,可为什么连这样一个简单的要求都达不到?不过大明让我看到了希望,他们是占领了我们秦国的土地,但他们占领的地方,这个冬天却没有冻死人,没有饿死人,没有人被驱逐出家门。这半年来,我随着军队走过了很多地方,每过一地,我都能看到大明的官员们拉着一车车的粮食,一车车的衣物在收拢那些因战乱而离散的百姓,帮着他们建房子,帮着他们播种土地。没有摊派,没有徭役,只要愿意干活,便能得到相应的报酬,这个冬天,是我见过的秦国百姓过得最舒坦的一个冬天,所以,我不认为我是在叛国。如果你硬要这么认为的话,那么我要说,那样一个连百姓的肚子都填不饱还要趴在百姓身上吸血汗的秦国,我就叛了又怎样?”

  秦将勃然大怒,猛地举起手中的钢刀。

  程小鱼冷笑着抬头看着他,“恼羞成怒了,那又怎样?我们可以逃的,在发现你们之前,我们就可以逃,但我们没有走,因为我们走了,这几百人就死定了。我遭过这样的罪,我不想让他们死。但你举起了刀子,你可以杀了我们,但接下来,这几百人就会因为你而死去。这位将军,这就是大明与秦国的不同啊!我们的长官告诉我们,保护老百姓让他位不受到任何人的欺侮是我们大明军人的本职。”

  双方都举起了马刀,胯下战马感受到了昂扬的战意,扬头嘶鸣起来。场中气氛一触即发。这个时候,只要双方有任何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有可能立即引发战斗。

  程小鱼昂然盯着对面的将领,对面的将领咬牙切齿,却也在狠狠地看着他。

  令人不安的死寂当中,一声婴儿的啼哭骤然响起。婴儿的哭声中气很足,声音很大。

  双方刚刚迸发而出的战意,因为这声婴儿响亮的哭声,却又慢慢地消散在空中。

  秦将仰头看着天空,飘飞而下的雪花落在他的脸上迅速地融化,一道道水渍顺着脸庞淌了下来,他握着的刀,缓缓垂下。

  他挥臂,呛然声响,钢刀入鞘。

  他勒转马匹,沉默的向着远处而去。

  百余名秦军士卒,在最后看了一眼那数百难民之后,也都默默地跟着他们的将领,向着风雪之中的远方离去。速度越来越快,转眼之间,他们便已经没入到了无边的风雪当中。

  程小鱼身上的衣衫已经湿透,刚刚,他在阎王殿前打了好几个来回。

  十名士兵也是惊魂未定,看着远去的秦军,个个都是一副劫后余生的幸运。

  没有人说话,只有那个婴儿的啼哭声,仍然在天地之间回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