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那一闪而过的念头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刘奎已经清醒地认识到,这是一场无法赢得胜利的战争,失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从满怀着击败敌人光复失土时的雄心壮志到现在灰心丧气认清现实,只不过用去了一个月的时间.

  再努力的挣扎也不过是延迟失败的时间而已,作为一名大秦军人,而且是最为光荣的雷霆军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战斗到最后直至生命消失了.

  刘奎闭上眼睛,不知怎么的脑子里就想起了前不久碰上的那个年轻的明国斥候.相比起已经四十出头的刘奎,那个明国斥候大概也就二十多一点吧.当那个年青的斥候下了战马丢掉武器大步走向他的时候,他的确有些震惊了.

  因为这个年轻人是可以逃跑的.但他没有,而他最后的目标,竟然是为了带走那些已经奄奄一息的难民.这些难民都是从双联城被驱逐出来的,这一点刘奎很清楚,双联城的守将连绍文很冷酷,但刘奎却并认为他做得不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降低双联城的粮食负担,让双联城能够坚持更长的时间.

  这些人都是秦国军人的眷属,在刘奎想来,明国人难道不应该仇恨他们吗?可一个小小的斥候,居然为了挽救这些人的性命,敢于赤手空拳的走到自己的面前来.

  要知道,这个时间段,双方的斥候,巡逻队已经在这一片区域杀红了眼睛,只要一见面,就是分生死.

  秦人自己都不在乎同袍的生死,而敌人却在挽救他们的生命,那一刻,刘奎觉得很荒谬,也觉得很羞惭.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很没脸,秦人也没了脸,那一刻,他甚至想着杀了这些明人斥候来掩饰这一件丢脸的事情.

  这些明人斥候死了,那些难民自然也会死去,然后这样一件丑闻,自然就不会被传开.

  那一刻,他是真动了杀心的.

  就是他准备下令的那一刻,那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在他耳边响起,将他从一种莫名的愤怒之中清醒了过来.

  自己是大秦的士兵,自己不能保护那些眷属已经是莫大的耻辱,如果为了掩盖这件事而让他们无辜的死去,那就不仅仅是耻辱了.

  他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

  从那一天起,他除了战斗之外,更多的时间就是沉默.经常会在短暂的睡眠之被那婴儿的哭声惊醒.

  那是新生.或许对于那一个新生儿来说,他将迎来一个崭新的生活.

  那是惊惧,或许那一刻,他已经感受到了他即将迎来最大的生命危机.

  那是祈求,他不甘这样死在本应该保护他的人手中.

  那是愤怒,他不解为什么自己为生出杀机.

  那一刻,他无比羞愧.

  林子外响起的马蹄声,将刘奎从回忆之中惊醒过来,他睁开了眼睛,看着飞奔入林的骑兵,站了起来.

  他在林子外放了不止一处暗哨,如果是敌人,早就发出警示了,如今这一骑既然长驱直入,那自然只会是自家兄弟.

  “哨长,我回来了.”那人翻身下马,扯掉了头上的皮帽子,露出一张刘奎熟悉的面孔.

  “那些人,怎么样了?”刘奎轻声问着的时候,从怀里掏出了那个扁扁的小酒壶,递给了刚刚回来的士兵.士兵接过来小小的抿了一口,瞬间脸上便泛起了一层红晕.

  “那些人,现在都在黄泥岭哪里.明国军队在那里翻修了原本的那个村子,将那些人安置在了那里.”士失将扁酒壶递还给了刘奎,”我们后来通知的那些难民,也都到了那里,明军修了房屋,运去了很多的粮食物资,那些人,算是都活下来了.”

  看着士兵那如释重负的表情,刘奎也觉得整个人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终于是活下来了啊.

  虽然这对于他忠心耿耿的那个朝廷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但对于这些百姓来说,却是不幸之中的最大幸了,他们或许会在战争之中失去他们的儿子,兄弟,父亲,但总算有人能够活下来,而在这个乱世当中,活下来,已经是一种奢求了.

  他对自己未来的命运已经有了明悟,为国战死将是自己最好的结局,或者自己的家人能在秦国彻底失败之后并不会受到牵连,明人既然能容忍双联城的这些军人眷属,那么自然也能容忍自己那些还在雍都城中的家眷.

  他出来已经一个月了,他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家里过得还好不好.整信雍都城中现在实行的是军事管制,每一个人每天的粮食都是定量的.军人当然是最为优先的,而妇孺和孩子则是排在最后的,他们一天的定量,只不过能保证他们不被饿死而已.自己在城中的时候,还可以省下一点粮食来让给他们,但自己出城之后,一切就都不好受了,那怕因为自己出城之前领到了一袋粮食作为奖赏,但那一袋粮食,也不过五十斤而已,并不能让家里人渡过很长时间.

  这里的每一个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家.而已经死去的三百多兄弟,同样如此.或者这场战争更早一些结束,自己和所有人的家人,都能更早的结束这种痛苦的日子.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让刘奎自己都吃了一大惊,同时又心惊不已,自己怎么会突然生出这样的想法来.他有些心虚地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们.所有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状,大家都在抓紧时间休息,恢复体力.

  每一次与明军的遭遇,都是在鬼门关前的一次游荡,一只脚在里,一只脚在外,随时都有可能便去阎罗殿中报道.

  抬头看了看天色,刘奎将食指拇指环扣塞里嘴里,打了一个唿哨,林子里所有的士兵们立时便动了起来,一个个开始检查自己的装备,片刻之后,便牵着战马,聚集到了刘奎的左右.

  又该出击了.刘奎打量着面前的近两百兄弟.这两天便又是雍都向双联城运粮的日子,每到这两天,便是战斗最激烈的时刻.可以说,运到双联城的每一粒粮食,都是用鲜血染就的.

  这一战结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够活着回来,刘奎默默地掠过每一张面孔,熟悉的面容之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兴奋,也没有恐惧,大家和刘奎一般无二,都已经麻木了.太多的鲜血和死亡,已经让他们失去了对一切的激情.战斗,只是一种本能了.

  “出发!”牵着战马,刘奎向着林子外走去,离开了这个他们隐藏了好几天的松树林子.也许他们下一次还会回到这里,但肯定不会再有这么多的人了.

  从雍都到双联城,不到五十里的距离,每一次往双联城运粮的行动,便是一次生与死的考验,明军的斥候,巡逻骑兵会如同闻到腥味的猫一样,从各个方向之上突然出现在这个区域中的任何一个点上,向运粮队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刺.

  五十里的距离,粮队如果全速前进的话,最多一天便可以走到,但每一次的运粮,都会在路上走上两天甚至更多的时间,他们不得不慢,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向前,因为随时随刻都有可能迎来明军的袭击,或者是十几个人的小队,或者是上百人的大部队,或者更多.

  有时候明军的袭击队伍很明显不是来自同一支部队,但他们总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完成行动的统一指挥,形成合力从而给秦军的运粮队造成极大的损失.他们一击不中,立即就会扬鞭远去,而在你还没有喘过气的时候,他们便又会卷土重来.

  雷霆军的骑兵队伍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被派出城来的,他们的任务,就是将这些神出鬼没的明军骑兵驱赶斩杀.

  可即便是这样,每一次能运到双联城的粮食也是有限的,每一次只能有三到四成的粮食能被运到目的地,因为明军的目的不是抢粮,而是破坏.

  雪地当中,一支队伍正在快速地向前推进,一匹匹的驮马拉着一辆辆的爬犁,爬犁之上装满了一袋袋的粮食.一支一千人的士兵担任着这支粮队的护送任务.

  校尉王遵之骑在马上,不安的眼神扫视着四周,他已经是第三次出城护送粮食了,每一次出城,便等于将脑袋系在裤腰带之上走上这五十里路,像这样危险的事情,一般人干一次就会想法不再承担这种任务,但没有一点后台的王遵之却已经是第三次了.没办法,哪怕大秦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有后台和没后台就是两个样.

  这两天没有下雪,风却一直在呼呼的吹,地上的积雪被冻得硬梆梆的,这倒让爬犁的速度更快了一些.已经顺利的走过了二十里路了,雍都城雄伟的城廓再也看不到影子,但这也正是最危险的时候,从前两次护粮的经验来看,这个点是最容易遭到明军袭击的时候.

  只要往前撑到离双联城十里之内就安全多了,那个时候,双联城便可以派出兵马来迎接,明军一般在这个时候便会退去不再纠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