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陷阱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培养出一个合格的弓箭手是相当不容易的。王遵之这一千人的队伍里,能熟练的使用弓箭的只有五十人,准头什么的先不说,至少他们已经能熟练的开弓并将羽箭朝着目标大致的射过去。明军之中弓箭手更是稀罕,普通的军队之中,也就只有斥候才会掌握这个技能。短时间内崛起的明军,更没有时间来花费时间培养弓箭手,而事实上,他们也不需要刻意的培养弓箭手,因为他们的远程打击基本上都由弩机来代替了。明军的弩机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了多种型号,力道愈来愈大,射速越来越快,弩机质量也越来越轻,一台弩机,两个士兵便可以抬着飞跑。有了这个大杀器,弓箭在军中便成了一个鸡肋,除了小队行动的斥候,大部队的确也用不着他们了。

  整个大明军队还拥有大规模的弓箭手的,也只有一支军队,那就是皇帝亲军烈火敢死营。他们不仅仅精擅弓箭,更是善长骑射。敢死营士兵的这些弓并不是制式打造的,而是兵工坊根据每一个士兵的特点,力量而量身制作,最大化的将弓箭的威力发挥出来。

  如果现在与这些人对阵的是一个熟悉明军的人,他就会立刻发现对面的敌人是属于明军的那一支部队。但遗憾的是,对明军熟悉的秦国将领,要么是已经战死在沙场,要么现在便已经加入了明军。

  王遵之以前没有和明军大部队对垒过,对明军并不了解。对于明军的认知,主要还是在明军兵临城下之后仅有的几次交锋。

  这支明军风格迥异的战斗方式以及让人触目心惊的战斗能力,立时便让王遵之胆寒不已。战斗甫以开始,防守的一方就呈现了被压制的趋势,己方弓箭手射出去的羽箭歪歪斜斜,被风一吹,力道便失去了大半,倒是敌人的羽箭带着强劲的风声,呼啸而来,射地粮袋上,射在盾牌上,偶尔有两支穿过防护,射中士兵,立时便是惨叫连连。

  敌人的羽箭同样也受大风的影响,但仍然保持着极大的伤害力,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们的弓射出来的箭,力道足以将大风的影响抵消。

  似乎已经探查出了己方的实力,明骑飞出一部加速向着防御阵地冲了过来,蹄声踩在雪地之中,卷起阵阵雪雾,骑士身体微微前俯,手中的马槊探出,槊刃闪闪发光。

  “准备接战!”王遵之嘶声吼道。

  明骑越冲越近,高大的战马,灵活地避开地上的爬犁以及一些其它障碍,似乎马上就要撞到阵地之上,秦军士兵呼吸急促,盾牌兵们身子前倾,手一侧肩膀死死的顶着盾牌,那怕知道这是螳臂挡车,他们仍然不得不这么做。事实上,他们想退也退不了,因为在他们的身后,就是一排排的长矛兵架着长矛,只等他们扛下骑兵的冲击的那一瞬间便刺出手中的长枪,将马上的骑士刺死。

  盾牌兵在面对骑兵的冲锋之时,就是活着的障碍。他们的使命就是用自己的生命来消耗骑兵的马速。

  没有想象中的剧烈的冲撞,倒是身后响起了一声声的惨叫,闭着眼,卯着劲等待着自己宿命的盾牌兵只感受到了从盾牌的缝隙之中刮过来的风。

  明骑在即将撞上眼前的障碍的时候,一个漂亮的小回旋,战马擦着障碍险之又险的掠了过去,在这一霎那间,他们手里的马槊刺了出来。

  锋利的马槊刺进了身后长枪兵的身体,拔出之时,带出串串血珠,滴落在白雪皑皑的大地之上,如同一朵朵盛开的鲜花。

  王遵之绝望地看到他的长枪兵刚刚探出身子,举起手中的长枪,便被一柄柄马槊给捅倒,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因为这一霎那之间,冲锋的明骑身后,另一排明骑手中的长弓适时的射出了一排羽箭。

  他们的配合天衣无缝,前排突刺的骑兵身影刚刚消失,后排的羽箭便已经紧接着射到了跟前。没有给他的长枪兵任何的反应时间,一排长枪兵便惨呼着仰天而倒。

  他们都是步兵,身上披着甲,挨上一箭,只要没有正中要害,倒也不见得毙命,但失去战斗力却是必然的。倒是那些被马槊刺中的人,身上的甲胄被轻而易举的破开,眼见得是活不了了。

  敌人表现出来的战斗意识,战斗技巧,彼此之间的密切配合让王遵之心里一下子便凉透了。别说是他这些生瓜兵,便是老兵,在这样的攻击之下,也不见得能支持得住。

  一排排的骑兵如同走马灯似的在阵地之前掠过,每过一趟,便会给秦兵带来一定的伤害。他们似乎根本就没有急于破开这个阵地的意思,倒像是在戏耍他们这些人。

  敌人的狂妄倒让王遵之稍稍的安下了心来,现在他只能等着游戈在这一带的雷霆军骑兵迅速来援。敌人拿他当老鼠耍,他倒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只要能拖过这一段时间,他便又可以安全地逃脱这一次的劫难了。

  明军每一次的冲锋,都会带走几条性命或者让一些秦兵受伤倒地,但这样的损失,王遵之还是承担得起的。他原本担心那些明骑会全力破阵,他并不认为自己这个简单的防御阵形能挡得住这些如狼似虎的骑兵,只要对手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便能杀进阵中来,到了那个时候,这些生瓜兵们只怕下意识的就会逃跑。而阵容一散,兵步便立即成了骑兵毡板上的鱼肉。前几次王遵之已经吃够了这样的苦头。

  要知道,前几次进攻的明骑并没有这一回这样多。

  他们总是像狼一样,一波又一波的来袭。

  远处传来了急骤的马蹄之声,王遵之心中大喜,抬头看去,果然,是他所熟悉的那些身影,雷霆军骑兵再一次在他最危难的时候出现了。不过他们的人数比起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又少了许多。

  刘奎,那个骑兵将领与他已经算是熟人了。

  看到飞奔而来的那个熟悉的身影,王遵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正在攻击的明骑看到秦骑的出现,一声唿哨,打马便走,竟然丝毫没有恋战的意思。看起来支援过来的近两百雷霆军骑兵让他们胆怯了。

  雷霆军骑兵们呐喊着紧咬着明骑的尾巴追了上去,刘奎掠过王遵之身边的时候,大声吼道:“老王,抓紧时间,快走。”

  “刘奎,你小心些,这支骑兵不太一样!”王遵之用力全身的力气吼道。

  蹄声隆隆,刘奎如同一阵风一般的从他身边掠过,也不知道听没有听到他的吼叫之声。看着渐渐远去的两支骑兵队伍,王遵之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大声吼道:“快,快,给马套上爬犁,粮食搬上马车,快走。死了的兄弟先不用管了,受伤的兄弟们自己回雍都城去。”

  所有人都知道时间很紧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会有第二批明骑赶过来,他们必须抓紧这一点点空隙,迅速向前推进。

  双联城的军队,最多出城十里迎接他们,一旦离双联城远了,明军便有可能截断他们回城的道路。对于王遵之来说,只要进入到双联城十里范围之内,便安全了。

  两股骑兵一前一后,瞬间便奔出去极远。刘奎并不想与敌死战,于他而言,能够让这批粮食送到双联城就足够了。他减缓了马速,慢慢地停了下来。

  他们一停,前方奔逃的明骑却也停了下来,百余名骑兵转过身来,盯着他们,似乎随时都准备发动冲锋。

  虽然己方人数是对方的两倍,但刘奎却丝毫不敢大意,明骑的战斗力他可是已经领教了多次。以往相遇,他们总是会悍不畏死的向自己发起冲锋。

  等一等!刘奎突然想起了什么,以往的明骑只要达到五十骑以上,就敢于向自己的大队骑兵发起冲锋,现在这一支明明有百余骑,人数并自己少不了多少,为什么他们看到自己之后不是邀战反而是打马便跑?

  这不正常。

  先前与王遵之分别的时候,似乎王遵之喊了一句什么。

  “这支骑兵不太一样!”对了,就是这样一句话,刘奎的头上一下子冒出了冷汗。

  “撤,马上撤!”他急速的对着左右的同伴道。

  “头儿,你看!”一名骑兵有些急促的声音响起,刘奎顺着他的眼光瞧过去,左侧的远处无数的雪雾腾起。凭着他的经验,最起码也有百骑左右。

  “头儿,右边!”几乎在左侧出现敌踪的同时,右侧同样发现了敌踪。

  “陷阱!”刘奎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一队骑兵看见自己就要跑,他们是要将自己引入到这个埋伏圈中来。

  “撤回去,撤回去,与王遵之汇合。”他厉声道,一抖马缰,转身便向双联城的方向奔去。

  明骑三面来围,似乎早就料到了王遵之的打算,左右两侧来袭的明骑并不是径直扑向王遵之的队伍,而是拉出了一个偌大的弧形向着他围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