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层层截杀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一望无垠的皑皑雪地之上,伴随着疯狂的呐喊之声,数条雪龙轰然对撞在一起,漫天的雪花激荡而起,遮蔽着人的视线。一片白茫茫之中,传来了兵器的碰撞声,声嘶力竭的吼叫声,受伤背创的惨叫声。

  持续的时间极短,两支骑兵便背向从那一片飞卷的雪花之中冲了出来。

  被马蹄踩踏又被无数奔马掠过而激起的无数雪粉终于缓缓落地,终于露出了刚刚双方交战的那一块地方。

  数十个战士便跌倒在了那里。有秦军,有明骑。他们静静的或卧,或仰,或仍然肢体健全,或身子残缺不全。身体周围,一圈圈的红色印迹正在慢慢地扩大。无数的红色正在蠕动着,似乎想要拼接在一起,为这片白地增添另一种色彩。

  失去主人的战马有的下意识的仍在跟着交错而过的骑兵大部队前进,有的却停在了主人的身边,低着头哀鸣着,用大嘴拱着躺倒在地上的主人。

  刘奎此时的心情却已经平复下来了。从最初的恐惧,震惊到现在的心如止水,脑子里再也没有了其它的想法,眼晴也只是死死的盯着前方。

  突出去!

  这是一个毫无疑问的陷阱。对方在这片区域内秘密地调集了更多的骑兵,利用这一次的机会想要彻底歼灭自己所带的这一支部队,将这片区域的秦骑彻底扫空。

  对方蓄谋已久。从自己的马槊刺中第一个敌人的时候,刘奎心中便已经有了明悟。对方居然是着了甲的。

  这些日子以来,双方骑兵为了速度,为了耐力,都抛弃了沉得的盔甲,秦军还是从明军骑兵那里学来的这一点。但现在碰到的这一波明骑,却是浑身着凯。

  很明显,他们不需要保持耐力,也勿需保存体力,他们等在这里,为的就是给自己这致命一击。

  回首望向身后,眼中闪过一丝痛色。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交击,便有近三十个兄弟交待在了哪里。

  视野的前方再一次被飞舞的白色所充斥,迎而而来的寒风夹带着的雪粒打得脸生疼,扫得眼睛几乎睁不开。刘奎却不得不努力的挣大眼睛,身子尽量前俯,手里带血的马槊被他握得紧紧的。

  “杀出去,杀出去!”他声嘶力竭地吼着。

  对面那飞卷的白色当中,便是明骑的第二波阻截。

  轰然的金铁交鸣之声,哀鸣声,咆哮声再度响起。

  程小鱼此刻正在努力地操控着战马想要追上同伴的脚步。他现在不再是虎牢新三营的斥候小队长了,营将陈绍威将他这个惹祸精和他的小队打包送给了即将新组建的一个战营。还没有认清楚未来的同伴呢,他就得到命令参与这一次行动。

  新的战营就在黄泥岭一带集结,一哨一哨的人马,被从各个战营调遣过来,组建一个新的战营,新的主将,新的同伴,数千人马想要形成战斗力,自然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磨合。

  程小鱼一向自诩自己是精锐,但这一次,他却发现,被从各地调来的队伍,却没有比他差的。集结的过程中,他也看到了一些此前的虎牢军中的同僚,每一个在原来的军队之中,都是翘楚之辈,是可以横着走的人物。

  这让他暗自心惊,似乎这个战营集结了许多部队之中的精悍老卒。但这又让他欢喜,激烈的战斗之中,其实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么多的战力极强的士兵组合在了一起,再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形成的战斗力必然是会让人恐惧的。

  至少,这个新战营在不久的将来,战斗力将远远的超过自己原来呆着的新三营。

  这代表着什么?当然代表着在战斗之中能获得更多的胜利,能避免更多的伤亡,能获得更多的战功,能得到更多的赏银,当然,还会有比在普通战营中更多的提拔机会。

  还没有等程小鱼弄清楚整个战营的状况,他就被提溜出来参加这一次的任务了,因为这里是新三营的防区,而他对这一带的地形极其熟悉。他的十人小队并没有得到这一次参战的机会,他是唯一的一个。

  本来他心里还有些想法,但在与这些陌生的同伴们同行数天之后,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人家不要自己的小队了。

  合着在自己心中,自己那支战斗力很不错的小队,在别人的眼里,就是渣渣。而自己得到这一次机会,恐怕更多的原因是自己对这里的熟悉。程小鱼可不认为自己比自己的那些队友强出多少。

  而这些人,的确要比自己强上不少。

  他也终于搞清楚了这些人的来历。原来他们是皇帝陛下的亲军烈火敢死营中的士卒,难怪如此厉害。

  程小鱼在努力地让自己追上同伴的步伐。这些新同伴的控马技巧比他要强上许多,他竭力全力的努力着,不让自己被他们甩下。

  风在耳边呼呼的吹着,眼睛被雪粉打得有些睁不开,但他仍然努力的瞪大眼睛看着前方的战局。

  那些秦人也很强,他们撕破了第一道阻截,虽然付出了不少的代价,刚刚掠过双方交锋的地点的时候,他匆忙之中扫了一眼,地上起码有四五十具尸体,自己这一方的起码有十好几个。

  现在,他们马上要与第二波拦截的接战了。

  他们这部一百余骑就是先前攻击那支运粮队的队伍,现在正在衔尾猛追秦骑。在校尉的带领之下,他们不断地加速,却不是插进战场,而是从交战的区域两侧掠过,继续发力向前奔跑。

  程小鱼清楚,如果就这样一头撞进战场之中,恐怕他们首先面对的不是敌人,而是从敌阵之中杀出来的己方部队。

  己方部队在迟滞着敌人的逃窜速度,而他们,就是要利用这个时间,跑到敌人的前方然后再掉转头来。

  掠过那一片飞扬的雪雾中的时候,他清楚的听到了那兵刃刺入人体的有些酸涩的声音。

  程小鱼勒转马头。跟随着大部队向着他们刚刚过来的方向再一次加速,恰在此时,远处那一团雪雾当中,秦国骑兵也正好冲了出来。他们的人数少了很多。随着他们一起冲出来的,起码有几十匹没了主人的马匹。

  “杀!”他不由自主地跟着冲锋的大部队一起呐喊起来。连着两次交锋,秦骑起码少了一半的人。

  刘奎绝望地看着又一支拦截部队出现在了他的前方。连着两次的交锋,他已经深深的体会到了这支明骑非同一般的战斗力,他们比自己平时遇到的要强不少。两次交锋,他折了一半的人。对手的伤亡比他要少很多。

  刘奎很清楚,他的这些兄弟们,比起从雍都城出来的时候提高了许多,如果这个时候他们再回到雍都城中去的话,绝对可以将雷霆军中其它的骑兵打得找不着北,可即便是如此,比起眼前这支骑兵来说,他们还是差了一筹。

  单个的战斗力在这样的战斗之中并不足论。他自认不比对方的人差,但整支部队的协同,彼此之间密切的配合,对方却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的写意。刘奎敢肯定,如果自己刚出雍都的时候就碰上了这样一支骑兵的话,两次交锋便足以让自己全军覆灭了。

  现在,他还有一半人,这让他很骄傲。

  但是,他也很悲伤。

  因为他认清楚了一个现实,他们逃不出去了。

  对面是蜂涌而来的阻截者,而稍远一处的两侧,是更多的明骑正在飞奔向前,在下一刻,他们将在战场的前方再度形成阻截自己的队列,哪怕自己再度杀出去,面对的仍然是又一波明骑。而再一次冲出去的时候,自己身边还能有多少人?

  “分散突围。”刘奎下达了一个最不愿下达的命令。

  分散突围,便是放弃了战斗。不过这样的话,也许一个也逃不出去,也许还有命大的兄弟,能够侥幸逃脱生天。

  听到刘奎的命令,剩余的不到百骑秦兵,便如蜂窝被一块大石头击中破碎之后的模样,倏然之间便四面散开。形成了一支又一支四五骑或者十来骑不等的小队,向着数个方向奔逃而去。

  齐奎带着最前边的大约二十骑,却并没有变向,他们仍然如同一柄尖刀一样,迎向了前面冲过来的明骑。

  战场迅速扩大,在秦骑崩散的那一瞬间,两翼的明骑便放弃了再向前奔跑,他们呐喊着向着分散逃跑的秦骑奔来。

  有组织的抵抗已经结束了,现在是各自狩猎时间。这个时候考验的不再是群体的协同作战能力,而是每一个骑兵的个体单挑本事。

  程小鱼没有看到两翼的变化,此刻,他正俯低身子,紧紧地握着马槊,喉咙之中低吼着狠狠地将马槊向着迎而而来的一个秦骑捅去。

  那人已经在前面挨了一下,手中只余下了一柄马刀,整个人似乎还没有清醒过来,便被程小鱼一槊给捅进了肚子。巨大的冲击力将那顶飞,马槊的槊杆弯曲出了一个极大的孤度,然后又啪的一声弹直,而槊头上的那个秦兵却正以一个奇怪的姿式倒飞而去,随着一声闷响,跌在了雪地之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