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耐心的等待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连绍文站在城头之上,看着翁城里集中起来的所有士卒,心头一片苦涩。

  最近的一批粮草应该在五天之前抵达,然而什么也没有。派出去的斥候,只在漫天的冰雪之中找到了数处激烈战斗之后的痕迹,扒开浮雪,那些还算新鲜的血迹证明了那支运粮队的确出来过,但现在,已经没有了。上千的运粮兵,还有游戈在左近保护粮道的雷霆军,全都无影无踪了。

  毫无疑问,他们被明军消灭了。

  一直以来,漫天的冰雪,恶劣的天气成为了他抵挡明军的最佳武器,原本他还有信心坚持到明年开春的。这样的季节,实在是不适合大规模的用兵。但很显然,明军违反了常规,他们在这样的天气之中,大规模地出去了兵马,将他唯一的希望来源给掐断了。

  最后的一点粮食,今天已经全部下锅煮成了粥进了士兵们的肚子,连所有军官们的战马,都不免挨了一刀,然后成了士兵们近期难得的肉食。

  事实上,那些马,也实在是不堪再战了。双联城中,连人都难以吃上饭,又那里还有东西喂养战马?

  现在双联城中,粮食已经一粒也没有了。甚至连取暖的东西也已经基本上告馨,城里能拆了烧的东西,全部都已经拆光了,除了还剩下一些他们暂时栖身的房屋。

  前几日天气略略好运,久违的太阳带来了一些温度,但也仅仅只是白天而已,到了夜晚,温度反而下降得更厉害。而到了这两天,似乎是冬天也知道了自己的末日不远,所以一反常态的无比肆虐起来。

  狂风,大雪,冰雹,或连接袭击,或彼此交杂,一时之间,温度比起以前更低。

  连绍文知道他必须做出决断了。

  明军摆明了不会来攻打他的双联城,实际上他们现在也根本不用打,只要再等上几天,双联城中的人不是冻死,就是饿死。这种状况,让双联城这样纯粹为了战斗而存在的军事卫城,完全失去了作用。

  双联城并不大,驻守的士兵也不过三千有余,而且他们还算不上精况之士,大秦的精锐兵马,几乎已经全部战死或者投降明国现在反而成了大秦的敌人。可即便是如此,如果明军摆明车马硬打的话,连绍文是有把握凭借着城池的坚固和设施的完善以及器械的充足,给予明军大量的杀伤的。不付出数倍于守军的代价,明军绝对拿不下来双联城。

  但现在,他却不得不抛弃这些优势而出城与明军战斗了。

  他必须要有粮食,要有取暖的柴炭。

  要么战死,要么冻死饿死。二选一的选项,没有第三个。

  有部下提出了放弃双联城,向雍都撤退,连绍文却很清楚,双联距离雍都五十里,这五十里路,现在基本上全部都掌握在明军骑兵手中,想要撤回雍都,那是痴人说梦,只怕自己一出城走不了多远,双方的骑兵就会出现了。然后就是没完没了的延迟,袭扰,切割,最终将自己所有的人,一块一块的慢慢地啃光。

  他想要主动一战。

  对面的明军新三营距离双联城不过十里路而已,站在双联城的城头,明间还能依稀看见那里的亮光。

  那里有粮,有柴炭,有自己需要的一切。

  城内三千驻军,如今还能出城作战的有二千六百五十七人,剩下来的不是病得起不了床,就是冻伤了手脚行路艰难,他们只能留在城中了。

  “兄弟们,要么生,要么死。”连绍文看着翁城之中所有的士兵,每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一些不正常的红晕,很长时间他们没有像今天这样吃过一顿饱饭了。但所有人也都明白,这就像是要上刑场之前的一顿断头饭而已,吃了这一顿,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顿。要想活下去,那就必然要去从明人哪里抢回来他们所需要的东西。

  要么生,要么死!

  每个人都明白他们马上要命对的是什么,用不着解释,用不着激励,所有人都斗志昂扬,为了活下去,还有什么不能干的,哪怕是死呢?那也不过是将死期往前提了一点点而已。

  “开城!”连绍文挥了挥手。

  翁城城门,外城城门依次打开,士兵们沉默着依次向外走去。连绍文最后瞅了一眼双联城,站在他这里,可以将这座不大的卫城的全景尽收眼底。

  “希望还能回来。”他在心底里默默地念叼了一句,转身,下城,提着自己的刀,跟上了自己的队伍。

  双联城连城门都没有关。

  因为没有什么必要关了,赢了,他们自然能回来,如果输了,关上城门又有什么用?凭着城内那些现在连刀都提不起来的病夫么?

  风很大,吹得人行路趔趔趄趄。

  雪很密,隔得远一些,便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

  放在别的时候,所有的秦军都会用最恶毒的语言来诅咒这样折磨人的天气,但今天,他们却希望风再大一点,雪再密一点。

  大风大雪,可以让敌人放松警惕,可以让他们更安全的接近敌人的营寨,可以让他们在暴起杀人之前,敌人还一无所知。

  以往的这些恶劣,今天却是保佑他们有更大可能成功的希望所在。

  士兵们咬着牙,低着头,在风雪之中坚难地前进。

  风雪很快就将他们变成了一个个的雪人。让他们与这茫茫的天地融为了一体。

  距离双联城十里的大明虎牢新军第三营的驻地,与往常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一盏盏的气死风灯挂在高高的栅栏顶部,被风吹得晃来荡去,不时会有一些顶不住风而熄灭,随即便有士兵会走过来换上一盏新的。

  整个营地,除了这一圈明灭不定的灯火之外,整个营地全都陷入在一片黑暗之中,似乎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没有任何的防备。

  但在内里,却早已经励兵秣马随时准备战斗了。

  像这样的枕戈待旦已经有好几天了,每天都有一半的人马保持着随时可以投入作战的状态,另一半休息的人也要求兵不卸甲,刀不离手。在今天天气突然变得极端恶劣之后,营里的戒备反而更加提升了一个档次。

  敌人一定会来,除非他们想活活的冻饿而死。狗急尚且跳墙,何况人乎?这便是陈绍威判断敌人肯定会来进攻他的驻地的依据。

  但当他向中军禀告了自己的判断并请求中军给予一定的支援好乘机夺取双联城之后,皇帝突然带着一队亲卫抵达了他的营地,却让他有些紧张起来,要是双联城连绍文压根儿就没有出来的意思,这一番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报!”

  一名士兵急急走入大帐,身上堆集的雪花随着他的动作簌簌而落。

  陈绍威霍地站了起来,有些紧张地看着这名士兵。

  “秦军出了双联城,正向我大营行军而来。”士兵单膝跑下,带着些欣喜之色向陈绍威禀告道。

  “太好了!”陈绍威大喜过望,一跃而起。“传令所有人马,按计划准备作战。”

  数名亲卫冲出了大帐,陈绍威也离开了他的帐蓬,向着皇帝陛下休息的大帐匆匆而去。作战计划早已经安排下去,一声令下,便可以各就各位。

  这是他的主场,连绍文不来则已,来了,就不用想着离开了。先前因为患得患失,生怕因为自己的判断失误而让陛下不喜的心情,此时已经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却是深深的喜悦,他早已准备好了一切,一场大胜就将在陛下的眼前发生。

  营地里没有点燃灯火,看起来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两样,但在黑暗的掩护之下,所有的士兵都已经抵达了他们的位置。秦风站在一处积雪垒起的高地之上,刚好可以俯览整个前方,陈绍威侍立身侧。

  黑暗之中,一片寂静,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但进攻的方向之上却仍然毫无动静。这让刘绍威有些惴惴不安。

  “连绍文真是一个很不错的将领。”毫无焦急之色的秦风看着陈绍威,微笑着道:“进攻只怕还要一阵子,他在等待我们最为放松的时候。能在这样的天气之下,驱使士兵来做决死进攻,进攻之前还能保持如许冷静,还能等待最佳的时机,这个连绍文虽然名声不显,但的确有大将之才,可惜了。”

  什么时候才是最佳的攻击时刻,作为大将的陈绍威当然很清楚,这个时候他有些后悔这么早就将陛下请了出来,这是让陛下在这里喝风饮雪啊!

  “陈将军,你去忙你的吧,我这里不用你陪了。战前的等待,是士兵们最难熬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应该出现在士兵们中间。”秦风挥了挥手,不以为意,这点寒冷对他而言,真不算是一个事儿。

  陈绍威告辞离去。而此时,在离他的大营不远处,近三千秦军静静地蹲在雪地之上,纷分的大雪早已在他们的身上厚厚的落上了一层,别说是夜晚,即便是白天,恐怕也很难分辩出这里藏了这样一支大军。

  双方都在耐心地等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