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章:悲喜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三天之后,雪仍然在下着,但与前几天比起来,却是小了许多.

  今天黄泥村工棚里所有做事的人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很多人都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因为他们昨天根本就没有能睡着.一直在忙着收拾自己那间简陋的屋子.

  屋子很小,勉强能遮挡风雨,但却很温暖,因为有家人.

  她们忙碌着要将屋子里收拾得更干净,更温暖,准备迎接他们亲人的到来.

  村正拄着拐杖在工棚里例行巡逻着,对于今天这样的状况,他并没有去斥责这些人,心中反而有一种感同深受的意思.他离开家也有许久了,想必家里的婆娘娃娃在这样的风雪天中,也一样在期盼着自己能突然出现在家门之外吧!

  与这样秦人一起相处了不短的时间了,这个本来荒凉破败的村子现在终于有了勃勃的生气,村正与这些秦人倒是生出了一些感情.说起来,都是一些可怜人呐!听说他们当初被从城内赶出来的时候,可是有上千人,可最终能在黄泥山村中安定下来的不到六百人,剩下的人,都在了被掩埋在大雪之下的冻尸,或者再过一段时间,春暖花开万物解冻,那些人的骸骨才会重见天日吧.

  他叹了一口气,手里的拐杖叮叮的在地面之上点了点,大声道:”好了,今儿个看起来大家也没有什么心思做活儿,一个个心不在焉的,别把东西做差了,干脆今儿个就休息一天吧,大家想干什么,都自己去吧!”

  村正这话一出来,整个工棚子里的人顿时一个个都欢喜的站了起来,”多谢村正,多谢村正.”

  众人抛下了手里的活计,一窝蜂的向着外面涌去,看他们去的方向,却正是村口的位置.

  村正楞了楞,喃喃地道:”还早着呢,他们一路过来,总要一两个时辰吧,外头风这样大,情愿去外头受冻?”

  对于那些心头火热急于想要见到自己亲人的人来说,这点风雪,还真是算不得什么?更何况他们现在可是吃得饱,穿得暖的.

  雪虽然不大,但时间一长,却仍然给这些翘首以盼的人换上了一身银装.

  而此时,在漫漫的雪地之上,一支队伍正在艰难地跋涉着.除了随行的明军护卫,其它人基本上都是伤兵,有的拄着拐,有的吊着手臂,有的脑袋包得像个粽子,上面还能看到血迹.这些人还能自己走着,还有另外一些人,现在却只能做在爬犁或者马车之上,他们的伤可就重多了.

  这些人便是第一批安置到黄泥山村去的双联城的被俘军人.

  送这一批伤员去黄泥村的人,正是当初带回那些黄泥村村民的程小鱼,他与黄泥村的那些人都很熟悉,也便于接下来的安置工作.

  与程小鱼并辔而行的,却是一个秦人.不久之前,他还是秦军护送粮草到双联城的领队军官,校尉王遵之.

  在刘奎所部被消灭之后,王遵之的粮队便被明骑围了,绝望之余的王遵之,最终选择了投降.

  “王兄,你真不准备留在军队中了吗?”程小鱼看着王遵之,问道.”以你的履历和能力,如果留在大明军队之中,虽然会降一个级别使用,但只要有战功,很快就又能升回来嘛!大明军队的待遇之高,你现在也应当明白了吧?”

  王遵之摇了摇头:”不啦,累了,不想再打了,现在挺好,脱去盔甲,就做一个安安分分的种地农民好了.”

  “去当一个村正?”程小鱼看着王遵之,”这可真是可惜了.”

  “不可惜,兄弟.”王遵之笑了笑,伸手去拍了拍程小鱼的肩膀:”这就要看你追求的是什么啦!比方说兄弟你,想要的是建立赫赫功勋,那自然是在军队之中驰骋沙场,而我呢,现在就想着日出而起,日落而息.牵头老牛,扛着锄头,迎着朝阳,背着落日,等最后你们打下雍都之后,我就能去接回自己的妻儿,到了那个时候,牛背上还可以坐着我的孩子,回到家时,有妻子倚门而望,有热饭热菜已经放在了桌子上.”

  “你这可是说得我都羡慕不已了.”程小鱼哈哈笑着,”这样的日子,的确让人羡慕.”

  “王兄,你放心吧,雍都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我们打下来的.马氏父子蹦哒不了几天啦!”程小鱼信心十足地道.

  “雍都是大秦王都,城高且固,程兄弟,雍都的城墙全都是用一块块岩石筑成的,就算是重型投石机投掷出来的石弹,也不过能在城墙之上打出几个白印而已,现在城内,除了五万雷霆军,更有数十万青壮,这仗,也不见得就好打呢!”

  “王兄多虑了.我听我们将军说过,雍都城中人越多,他们失败的便越快!”程小鱼呵呵的笑了起来.”粮草是他们的死穴.现在雍都之外的卫城已经尽数被我们拿下,雍都已经被我们封死了所有的出路,大几十万人的城市,每一日的消耗有多少王兄也清楚,他们能坚持多久?”

  “这也正是我担心的.”王遵之看向雍都方向,”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不知道我的妻儿还能不能活下来.”

  程小鱼也沉默了下来,半晌才道:”王兄,你不在雍都城了,刘奎死了,那你们留在城中的妻儿,还能分到粮食吗?”

  “现在应当还是会供济的.我和刘奎,现在在城内看来,应当是战死了吧,我和他都是雷霆军军官,就算是稳定军心,他们也不会在现在断了我们妻儿的粮草的,他们真敢这么做的话,那岂不是让其它的雷霆军心寒,那军心可就要散了.但越往后,可就越说不准了.”王遵之有些担忧.

  “放心吧王兄,我们会很快打进雍都城的,到时候你别忘了赶紧过来找回你的妻儿.”程小鱼安慰他道.

  王遵之苦笑着点点头,程小鱼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军官,又哪里能知道明军上层的安排,或者在明军看来,先将秦军饿个半死不活的时候,才是最佳的进攻时刻.对于城内来说,当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候,首先抛弃的必然是那些不能为守城做出贡献的人.

  “程兄弟,你真打算要找到刘奎的家人并奉养他们吗?”王遵之突然问道.

  “当然!”程小鱼没有丝毫的犹豫,用力的点头:”刘奎饶了我一命,如果他不留手,我早就是一个死人了.我欠了他一条命,就会还他两条命,大丈夫岂能言而无信?”

  “好,你是一个重信之人,刘奎死得值得,那个时候他就算杀了你,接下来自己也难免死,他用自己的必死换来了你的千金一诺,值了.”

  “他值不值我不知道,但我的命却只有一条,没了可就真没了.”程小鱼笑了笑,”做人嘛,就要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王遵之默默的点了点头,转头看了一眼雪地之中艰难前进的队伍,低声道:”双联城的军队阵亡了一半有余,而听你所说,当初那些被赶出来的家眷又活活的被冻死了一半人还多,这些人也好,黄泥山村的那些人也好,都满满的怀着希望等着与亲人团聚,可终究能团聚的只怕是少数人,哎,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程兄弟,等到了地头,我真是有些不敢看那时的场景.”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程小鱼的脸上也没有了笑容,”终是百姓苦,王兄,我的父母兄弟当年就是被活活的冻死的,现在我想着的就是,早点结束这场战争,然后大家都可以好好的过日子.”

  “但愿吧!”王遵之道:”我们都是些小人物,所顾的,也就只有自己和眼前了.能看到的便伸伸手,不能看到的,那也是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不烦了.”

  两人无语地缓缓策马前行,不久之后,眼中终于看到了前方的袅袅炊烟以及一间间的房屋,黄泥山村就在眼前了.

  伤兵的脚步快了起来!

  而远处,也隐隐传来了欢呼之声.

  而在黄泥村民与第一批抵达的伤兵们相逢的时候,在平塘城,就正在经历着一场告别.在打下了双联城之后,另外几座卫城被割裂开来,防守更加不成体系,明军轻而易举的切断了他们最后的粮食通道,这些卫城的秦军不得不在饿死冻死或者出城战死之中选择一条路,他们没有双联城连绍文那样的勇气,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弃城向雍都城撤退.

  结果显而易见,他们一出城,立时就遭到了明军骑兵的袭扰延迟,在付出惨重的代价之后,只有极少数一部分人幸运地逃回了雍都城.

  至此,雍都城外最后的几座卫城,也尽数落到了明军手中.

  秦风决定回越京城了.

  “志华,像黄泥山村那样的村子还要尽量多建.”秦风道:”只怕以后难民会越来越多,只怕到了明年开春,雍都城中也会开始驱赶普通百姓出城逃亡以减轻粮食压力了,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不然到时候不免手忙脚乱.”

  “是,陛下.”陈志华点头道:”在积雪融化之前,我军不会有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了,正好给士兵们找点事做,免得一天到晚吃饱了便窝在帐蓬里睡大觉.”

  “我回去之后,我安排户部,兵部再调运大批粮食过来伫存着,出城的百姓都要安置好,只要到了我们手中,就不能饿死一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