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雪花依旧在飞舞,这是初春的第一场雪,也是这个漫长冬季的最后一场雪了,荆湖郡城的城头之上灯火通明,其实不止是这里,整个荆湖郡城今夜都注定无眠。

  大楚军队重夺万州城的消息,已经在郡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长时间以来,荆湖郡城虽然筑起了对抗齐人的第二道防线,但作为战争的最前沿,这里的人,无疑是朝不保夕的。乱世之中,人命不如狗。谁也不敢保证当荆湖防线一旦崩溃的时候还能活下来。

  所有的人,压抑的生活着。所有的人,也都在为战争服务。青壮男子走上前线,老弱妇孺则要承担起生产的重任,在整个荆湖郡,你能看到在劳作的,基本上都是老弱妇孺,偶见青壮男人,也都是一些残疾者。他们,都是在战场之上受了伤,侥幸不死而退下来的。

  虽然残废了,但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却未偿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总算是活着,更多的,则是生龙活虎的离去,回来的时候,却只有一具遗体或者是一个骨灰坛子,甚至只有一块简单的灵牌。

  荆湖郡里,几乎每天都有人在出丧。送灵的不仅有稚子,还有白发苍苍的老者。

  只要战争还在继续,这种日子就会没有尽头。

  所有的人都麻木地重复着自己的工作。前线的将士奋勇杀敌只为保护后方的亲人和家园,后方的老孺不分日夜辛苦劳作只为能给前线的将士多提供一点点的保障,哪怕是多一口吃食,多一件衣堂,多一片盔甲,说不定就能让自己的家人能活着回来。

  而现在,这样的噩梦正在逐渐远离他们而去,即便是升斗小民也清楚,只要夺回了万州城,那么荆湖就将不会再是战斗第一线了,他们将迎来安宁的日子。

  哪怕战争还在继续,至少他们有了一口喘息的机会。

  胜利,是治疗伤痛一剂良药,虽然不能药到病除,却至少能暂时让那锥心的痛变得淡一些。胜利了,就代表着他们的儿郎活着的机会更大,胜利了,就代表着离战争结束又近了一步。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期盼。

  普通百姓盼望着战争结束,盼望着自家出征的儿郎平平安安地回来。

  将军们盼望着夺回故土,在战场之上用鲜血来书写自己的功勋。

  帝王们则盼望着一统天下,名垂青史。

  人,总是在希望之中活着,直到他死亡的那一刻。

  郡城城楼之上,站着两个人。他们是荆湖防线的文武之首。

  “听!欢呼的声音!”程务本将手拢在耳边作出倾听状,满脸笑容地对着身边的曾琳道。“多长时间了啊,我终于又听到了那发自内心的欢呼之声。”

  曾琳却没有笑,他侧头看着身边的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帅,曾记得他刚刚来到荆湖郡的时候,还没有这么老。而这一年多来,他要面对的不仅是对面的齐人无休无止的进攻,还有来自朝堂之上那位至尊的猜忌和根本就无法掩饰的杀意。两相交攻,哪怕心志坚如铁的老帅,也终于到了撑不住的时候了。

  老帅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丝毫做作之态,这让曾琳的眼睛更酸涩了一些。当年的老臣子,剩下的已经不多了,只怕不久之后,又要走一位了。

  “能不能不走?”曾琳突然道。

  “不走不行啊!”程务本脸上仍然在笑着,放下了拢在耳边的手,放在墙垛之上,将上面的积雪轻拂而去,露出内里黑黝黝的岩石。

  “有什么不行的?你只要不离开荆湖,谁能奈何得了你,上京城的那位,真敢翻脸么?他不要他这花花江山了?”曾琳怒道。

  程务本脸上的笑容缓缓敛去,转头看着曾琳:“曾兄,以前陛下或者不敢,所以会忍着,哪怕想将挫骨扬灰也会忍着,但现在不一样了啊,卞无双来了,以卞无双的能力,足以取我而代之,或者尤有过之也说不定啊!拿下了万州城,我们已经赢得了喘息之机,齐皇也正在找机会削弱齐国这些强横世家的实力,不将那些世家豪族的实力彻底打烂,齐皇绝不会发一兵一卒前来援救,所以这正是收拾我的好时机啊。我若不走,荆湖只怕就要打内战了。真到了那时候,曾兄,你是助我呢,还是助卞无双?”

  “我?”曾琳张了张嘴,只觉得胸口堵了一口大石,将他喉咙里的话生生的噎着内里,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不能这样啊!我辛辛苦苦守护的家园,怎么能因为我一条性命而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呢!”程务本摇头,道。

  “那些人就是看准了你这一点,所以才会肆无忌惮。”曾琳深吸了一口气,“你是不是傻?”

  “或者吧!”程务本哈哈一笑:“曾兄,人活七十古来稀,我差不了多少啦!能以我一死,换来大楚的上下戮力一心,共抗强敌,这我可是赚了。这不正是我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吗?活着的时候得不到,死了得到也不错啊!”

  “你这么相信卞无双?”曾琳不满地道。

  “卞无双的才能是勿容置疑的,他一个破家灭国的家伙,跑到楚国来,无根无基,根本就没有谋反的可能,他想要继续保证他卞家的荣华富贵,就不容他不殚精竭虑为大楚效力,对他而言,大楚长盛不衰,他卞氏才能过得更滋润啊,所以在这一点上,我是丝毫不疑他的。”程务本肯定地道:“我所担心的,只不过是明皇秦风,还有齐皇曹天成啊!”

  “明皇也还罢了,短短的时间之内,便让明国强势崛起,吞越灭秦,才情自古罕有,但那曹天成,哼哼,不过是家大业大罢了。”曾琳冷哼道。

  “可不能这么说!”程务本道:“此人心狠手辣,心计深沉亦非一般人所能及啊,曾琳,你想想吧,当初他们在算计明国失败之后,他能当计立断与秦风媾和,来惜送出好不容易得来的三郡之地,以换取他们对我大楚的致命一击,这是一般人能为?安如海,江涛在齐境之内纵横来去,你以为齐皇当真无法制约,他在用他自己子民的血来清除身体内的毒瘤,这是平常人敢为?一战功成,亲王曹云去职,郭显成上位,变成了傀儡大帅,却又放任周济云手控大军,借着我们的手,慢慢地磨平齐国豪族最后的实力,这是何等的胆气魄力啊!此人或者略逊于秦风,但却绝对是人中枭雄啊!比起这二位,咱们的皇上,可就差了许多啊!”

  曾琳叹息不语。

  “其实二皇子本身才能也不差,只是他生不逢时,偏偏碰上了这二人啊。”程务本长叹,“如果当初继位的是大皇子,或者大楚能坚持更长的时间,大皇子宅心仁厚,虽进取心不足,但守成却有余,在这二人面前,守成尚嫌心有余而力不足,偏偏咱们这位二皇子还想加入到这场逐鹿天下的浩劫当中去,楚国落到今日,却也怪不得谁去。”

  “假如是大皇子登基,又岂会有秦风的横空出世?这世道又岂会演变到今日?”曾琳黯然神伤。

  “是啊是啊!”程务本一愣之下,却也是反应了过来:“这岂不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了吗?如果是大皇子登基,或者那秦风就是我大楚的一员猛将,国之干臣了,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老帅,我知你绝不肯留在荆湖了,但是,这世上也不见得没有你容身之地。”曾琳咬了咬牙,道:“你不在荆湖,却也不必回上京。”

  程务本微笑着看着曾琳,“你是想让我去越京城?”

  曾琳用力的点了点头:“正是。老帅与明皇之间本来就交情非浅,当初老帅可是为他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以老帅的能力如果去明国,明皇必然到履相迎。就算不再为明皇效力了,去那里养老也不错,又何必一定要回上京城去送死。”

  程务本沉默了片刻,“我已经让宁知文把我的家人送去明国了。”

  曾琳大喜,“老帅这是同意了?”

  “去上京城的,只有我和我的老妻二人而已。”程务本接下来的话,又让曾琳如坠冰窟。

  “本来让那个老婆子也跟着去照料孙儿的,不过那也是个倔人,说孙儿们都大了,重孙儿她反正也是看不着了,所以一定要跟着我,没办法!”程务本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老帅,何至如此啊?”曾琳哽咽道。

  “我是楚臣啊!”程务本轻轻地道:“先皇待我如兄弟,我怎么能背他而去呢!我老了,去和先皇为伴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安如海那个家伙,比我年轻多了,早就去找先皇了,我是将军的时候,那家伙还在先皇跟前打杂呢!哈哈,我还踹过他的屁股,这一次再碰到了,一定要狠狠地踹他几脚。”

  曾琳再也听不下去了,猛地转身,向着城下而去。

  程务本似无所觉,仍然注视着满城的灯火,喃喃地道:“陛下啊,我尽力了,我来找你,心中坦荡荡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