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苦难楚民(上)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缠绵的春雨,不紧不慢地飘落着,如烟如雾,如飞扬的轻沙,在刚刚换上绿装的柏树,柳树以及所有的绿叶之上,披上了一层轻薄的雾挂.

  春雨蕴藏着活力,潜藏着生机,将冬日中沉睡的大地逐一唤醒,从田地里刚刚冒出头来的禾苗,树枝之上那些刚刚冒头一点点来的绿芽,还有那些开在早春的那些小小的花儿,快活地在水雾碎雨中摇摆着,路边的池塘因为春雨而荡起层层的涟漪,春雨太细太温柔,生怕自己的雨滴太大而击碎了池塘的宁静.

  江上燕一身便衣,只牵了他的马儿,走在春雨迷蒙的乡间小道之上.雨看起来不大,但他的身上,却早已经湿透了.

  去冬今春的大雪,即便是深藏在土里的那些虫子也被冻死得差不多了,阳春三岁,春雨又如期而至,地里的庄稼虽然才刚刚冒头,但却已经能看得出来,今年绝对是一个丰收年.

  这让江上燕很开心.

  前方有一株大树,江上燕决定去那里避避雨.春雨虽好,但人却是不能久淋的.

  树冠之下靠近树根的地方还是干爽的,外面却是已经湿透了,江上燕松开了马缰,自己盘膝坐在树下,马儿是久经训练的战马,并不担心它会自己跑掉.松开了马缰,马儿便自顾自的低头啃着地上刚刚冒出来的一层绿芽儿.江上燕则抬头看着不远处的一个村庄,差不多已是饷午时分,家家户户都开始陆续冒出了炊烟.这是江上燕最喜欢看见的.

  在大明的时候,这种情景只不过是司空见惯,让他根本就会视而不见的事情,但回到了楚国,到了荆湖,在一次次的战争之中,他见到了太多的荒无人烟的地方,看多了因为战争而破败不堪的村落,炊烟,竟然成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幸福.

  自己和战友的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透过雨幕,江上燕看着远处宁静的村落,心中浮现出一种浓浓的满足感,那些卧冰吃雪,顶风冒雨的日子,那些不顾一切与敌厮杀的辛苦,在看到这一切的时候,都已经消失了.

  他突然有些明白大帅为什么宁愿去京城赴那一场必死的相见,也不愿意因为他一人而爆发出内战.

  被程务本赶走之后,江上燕便让他的那些亲信部下先行返回部队,他自己则茫无目地的四处转悠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些什么,他只是觉得很心塞.

  他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只到耳边响起了脚步声,他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着小径之上一个扛着锄头,背着一个萝筐的大汉.

  那人缺了一支胳膊.

  荆湖郡很少能看到这样强壮的男人,除非他是残废的,这是一个因伤从军队之中退役下来的人,江上燕站了起来,微笑着冲他点头示意.

  “也是当兵的?”男人看看江上燕,再看看一边正在啃着草皮的马儿,那是一匹战马,与平常的驽马,驮马大不一样,男人当过兵,自然一眼便能认出来.

  “正是!”江上燕微笑着道.

  “那怎么会在这儿没在前线呢?”男人不解地问道.

  “回家探亲回来,刚好路过这里,衣衫淋湿了,所以在这里歇歇!”江上燕解释道,他可不想让这人认为自己是一个逃兵.

  “原本您还是一个军官啊!”男人有些惊讶地道,在军队之中,也只有到了一定级别的军官,才会享有探亲假亲,小兵可不能有探亲假.

  “校尉!”江上燕不想吓着眼前这位.一位校尉,已经可以统带上千人,有的甚至可以带几千人了.

  即便是校尉,男子也瞪圆了眼睛,放下了肩上的锄头,弯腰向江上燕施礼.

  江上燕亦严肃的还礼,不为别的,只为那一只断臂.

  “兄弟是在那里丢了这一条臂膀的?”江上燕问道.

  听到江上燕的话,男子脸上黯然的神色微微闪过,却又在瞬间消失于无形,反而露出了自豪的神色.”毛镇防御战!那一仗,我们顶住了齐人的狂攻,三千兄弟,最后回来的只有百多人.我只丢了一条手臂,算是幸运的了.”

  毛镇防御战!江上燕神色微凛,那是程帅撤回荆湖,建立荆湖防线最为关键的一战,那个时候,荆湖还远远没有后来的稳固的多层防线,毛镇地处要冲,要是失守,荆湖防线能不能建立都还是二话.那场战斗,是江涛亲自指挥的.

  “原来是江涛将军的部下!失敬了!”他再次躬身道.

  “是啊,带领我们的就是江涛将军,可惜了,多好一位将军啊,要不是他,我们也不可能守住毛镇,可惜他最后,终于没有知下来.”男子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神色:”校尉认得江涛将军?”

  当然认得,不仅认得,当初还多次在一起并肩作战.

  江上燕点了点头,”以前也在江涛将军的指挥之下作过战,只是后来分开了.”

  “那咱们可真是有缘份啊!”男子开心的笑了起来,”校尉,我家就在前边,如果校尉不嫌弃的话,便去我家将衣服烘烤一下,顺便吃顿便饭吧!”

  江上燕想了想,点了点头.”好,那就叼扰兄弟了.”

  “都是军中儿郎,那来这许多客气.”男子笑了起来,”校尉这可是见外了,自从我退下来之后,都没有见过活着的军中兄弟了,倒是骨灰坛子见了不少.”说着话,男子的语气便又低沉了下来.

  “我们刚刚打了一场大胜仗,齐人已经被完全驱逐出荆湖郡了,好日子就要来了.”江上燕牵着马,跟在男子的身后,道.

  “是啊,这是个好消息,我们也听说了.不过要说好日子嘛,倒也不见得.”男子呵呵一笑,笑声之中却充满了苦涩.

  “这是如何说呢?敌人被赶走了,日子自然就会好起来.”江上燕有些奇怪地问道:”我看地里庄稼长势挺好的,今年一定是个丰收年.”

  “丰收那是肯定的,不过咱们老百姓可留不下多少.但愿今年丰收能留下吃饱肚子的粮食吧.”男子摇了摇头,无奈地道.”不过我们家算是幸运的了,因为我活着回来了.”

  他指点头村子里那些星落棋布的屋子,道:”校尉,整个村子,五十岁以下,十六岁以上的男人,就只有我一个,剩下的,要么便在军中服役,要么便已经长眠了.”

  江上燕有些震惊地停下了脚步,这个村子的规模并不小,好几十户人家,居然只有眼前这个男子一个壮男,而且还是一个残疾人.情况恶劣到了这样的地步吗?

  “那平时这些庄稼?”

  “都是些妇人,还有老人在做,我又是一个残废,想帮忙,有时候也是力不从心,也就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男子站在一间土坏房外头,”校尉,这便是我的家了.”

  男子将锄头斜倚在墙角,大声喊道:”妮子,来客人了,多下点米,粥煮稠点,是我军中时的兄弟呢!”

  随着男子的喊声,一个背上背着一个小娃娃的女人出现在门口,身上穿着一件补丁摞着补丁的衣裙,脸上满是风霜之色,伸手接过男子背上的背篓,那一双手上尽是还没有完全好转的冻疮伤口.有些惊奇地看着牵着高头大马的江上燕,一边柔声答应着.

  将马丢在院子里,随着男子走进屋里,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男人的家也差不多了,看不到什么像样的家具,屋顶有一块是破了之后用茅草排子堵起来的,一张桌子,四条板凳,桌上一个壶嘴缺了一半的茶壶,一个同样边缘缺了口子的黑陶碗.

  拉过一条板凳,汉子用那条独臂上的衣袖用力擦了擦,对江上燕道:”校尉请坐,还没有请教校尉大名.”

  “我也姓江,江上燕!”江上燕道.

  “我姓韦,韦力!”男人笑着,去屋里翻了一会儿,找出来件看起还算完好的衣服,递给了江上燕:”江校尉把身上的湿衣脱下来,我去厨房里头给你烘干,我这衣服是破了一点,不过妮子洗得挺干净的.”

  如果是一个稍晚退役的士兵,对江上燕这个名字必然会很熟悉,但眼前这位却是在程帅退回荆湖郡的第一战之后,便受伤回家了,而那个时候,江上燕还在大明当着宝清营的将军呢!

  江上燕当然没有那矫情,爽快地脱下湿衣,换上了韦力的这件衣服,韦力则拿着那些湿衣,走进了一侧的厨房.

  江上燕站在大门口,看着安静的村子,问道:”韦兄弟,村子里可真是安静,怎么连狗叫声也听不到啊?”

  厨房里传来了韦力的回答:”江校尉,人都吃不饱,那来的东西喂狗啊!以前村子里的狗,最后还不是都进了人的肚子啊!村子里倒还养着猪,反正只吃草啊什么的,倒也好养活,就是没有粮食喂,瘦了一点.不过即便这样,也舍不得吃啊,那是要拿去顶税的.即便是养着鸡啊什么的,村子里也没人舍得吃,都会拿去顶税.”

  江上燕不由哑然,他统率的骑兵伙食一向不错,每隔个十天半月,总能吃上一顿肉食,现在看起来,自己吃的,只怕便是与韦力一样的这些村民们苦巴巴的养出来的.

  他突然有些惭愧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