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苦难楚民(下)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江上燕用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几乎走遍了整个荆湖郡,他所看到的一切,让他垂头丧气,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的艰苦奋战,悍不畏死,便能让老百姓过上幸福安康的日子,可现实却偏偏给了他重重的一击。

  老百姓的日子不是过得更好,而是更差了。

  为什么会这样?他想不通。在大明的时候,将士们每打下一个地方,随之而来的,便是那个地方的大治,老百姓的生活,便如同芝麻开花一般节节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化,为什么在大楚就不行呢?

  在大明,他进驻开平郡的时候,开平郡刚刚被从秦人手里收复回来,那时候的开平,可谓是一穷二白,老百姓几乎都挣扎在生死边缘之上。仅仅是一年功夫,他所属的宝清营,调离开平郡进驻永平的时候,开平郡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里的百姓,至少已经不为温饱而发愁了。

  江上燕一直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事情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但现在,楚国的情况给了他一个残酷的教训。

  不是每一个地方都像大明那样的。

  到里那里出了问题?

  这一段时间,他不但在看,也在听。从他了解到的情况,荆湖郡现在这种状况,在大楚居然还算是好的了。至少如同那个韦立所说的,还能活下去。而更多的地方,竟然是连活下去都成了一种奢望了,无数的活不下去的人揭竿而起,开始了造反。

  以前江上燕对那些造反的人是无比的痛恨,认为如果不是这些人添乱子,大楚怎么会如此的艰难,这些人就应当被打下十八层地狱。但现在,他突然认识到,当一个人连活下去都成了奢望的时候,那他为什么不造反呢?

  回到楚国的这一年多来,江上燕一直埋首在军中,要么是训练军队,要么便是在外作战,基本上对于其它的事情,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可现在,他突然明白过来,如果不是像韦立那样的人在竭尽全力的辛苦劳作,自己吃不饱穿不暖也还在供应着前线的军队,他们又怎么可能支撑到现在?

  没有了这些百姓,那军队便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又怎么可能长久的存活下来?

  大楚很多地方已经乱了,荆湖郡这个样子,又还能支撑多久?

  江上燕彻底的凌乱了。

  牵着战马,有些迷茫地走在回去的路上,在荆湖,除了军营,他并没有什么地方好去。

  毛镇,这个当年挡住了齐军兵锋的兵家要地,这个当时几乎被摧毁成了一片白地的小城市,如今又已经兴旺了起来,只不过随着荆湖战区的稳定,这里被毁掉的城墙并没有重建,倒是一幢幢的房屋在原来的废墟之上拔地而起。

  现在这里是一个商人云集的地方,这里的商人,几乎只做一种人的生意,那就是军人。作为连接荆湖郡城的要冲之地,几乎所有回郡城的或者离开郡城的,都会在这个离郡城五十里左右的小城休整一番,这里,也是运往前线的各类物资的中转站。不过随着万州城被拿下,他的重要性已经大幅度的下降,江上燕很清楚,更多的逐利的商人们,将会离开这个地方了,而这里,也不免会萧条下来。

  因为这里的原住民已经很少了。

  走在大街之上,不出江上燕的意料之外,以往热闹的集市已经冷清了不少,虽然每一家商铺,酒楼还都开着,但进出的人并不多,不少店铺的门口,停着一架架的马车,一些伙计打扮的人,正在忙着往上面装载东西,看起来似乎是要搬家的样子。

  “江将军!”一声呼喊惊醒了神思有些恍惚的江上燕,他抬头看去,一个黑瘦的中年人正让在店铺的门口,带着一些惊讶的表情看着他。

  对方的样子很熟,江上燕皱眉想了半晌,突然反应过来眼前这人是谁,脸色当即便有些变了。这人叫田康,是大明鹰巢的副指挥使,一个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手握大权的家伙。别人可能不认得他,但江上燕却是见过这个人的。

  大明如此重要的人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以真面貌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江上燕可是清楚,大明鹰巢中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千面,最为擅长的就是易容,他制做的假面具几乎到了可以乱真的地步,如果田康不是另有目的,那他就绝不会在自己的面前现出真容。

  江上燕突然明白过来,对方就是在这里等着他。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沉下了脸。但凡鹰巢的重要人物所关注的地方,对这个地方本身的人来说,可并不是一件好事。

  田康微微一笑:“江将军,好久不见了,真是巧极了,您要是晚来一天,我可就离开这儿了,要不,咱们一起坐一会儿?”

  江上燕哼了一声,明明就是刻意地在这里等着自己,偏生要装出一副偶遇的样子给别人看。他想了想,将手里的马缰随意扔给了边上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伙计,举步便向内里走去。

  既然田康站在这儿,那这些普通的伙计,只怕根本就不普通。

  屋里也是大包小裹的到处堆满了东西,看起来的确是要搬家的样子,田康带着江上燕走进了内里的一间小屋,轻轻地关上门,外面的喧嚣立时就从两人的耳边消失了。

  “坐,我来泡茶!”田康笑咪咪地道。

  江上燕也不废话,径自坐了下来,盯着田康,“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田康微笑着,给江上燕泡好茶端到身边的茶几之上,也坐了下来,看着江上燕道:“江将军,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呢?现在咱们明楚可是盟友,再说了,我到这里,可没做什么危害楚国的事情。”

  鬼才信呢!江上燕才肚子里冷哼一声,程帅可对他说过,大明对楚国可也没安什么好心,明面之上在大力支援楚国,暗底里不知捅了楚国多少刀子,即便是现在的支援,也不过是为了让大楚能够消耗齐国更多的实力罢了。

  “江将军这一路行来,看到了不少的东西吧?形容很憔悴啊,大概荷包里的钱也没有剩下几个了!”田康看着江上燕,“可是江将军,现在荆湖郡这个样子,你一人又能帮得了多少人,现在大楚这个模样,你又能帮得了几何?”

  江上燕霍然变色:“田康,你们鹰巢跟踪我?”他愤怒地盯着田康。

  田康神色却很坦然,竟然直接点头道:“不错,江将军,我们一直很关注江将军。对于将军的事情,我们也是不遗余力的收集。”

  “你们想干什么?”江上燕恼火地问道。

  “江将军,虽然我们两个没有在战场之上并肩作战过,但对于我们大明来说,你江将军永远都是我们的兄弟啊,你回到了大楚,但在大明,还有不少兄弟对你念念不忘呢,特别是宝清营里兄弟们。”田康郑重地道。

  江上燕神色渐渐平缓,头微仰,脑子里闪过的却是在大明的那些岁月,不知不觉,嘴角竟然带上一了丝微笑。

  那几年,的确是他最快乐的日子。

  “这就是你们跟踪我的理由?”

  “当然不。”田康摊了摊手:“主要是陛下对将军念念不忘,让我们随时向他汇报江将军的近况,要知道,当初要不是陛下看你跪在皇宫之外太久,有可能被冻残废,你啊,休息回来。”

  江上燕叹了口气,大明的皇帝陛下的确是一个明主,对他也一向是极好的。

  “替我谢谢陛下吧!”他低声道。

  田康看着江上燕,半晌才道:“江将军,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到处乱逛,恐怕有些消息你还不知道吧?”

  “什么消息?”江上燕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看着田康的神色,他莫名的感到了不妙。

  “程大帅已经没了!”田康一字一顿地道。

  江上燕的身子一下子僵了,半晌,才颤声道:“荆湖这边,并没有一点消息传出来。你不要胡说八道。”

  田康带着一丝怜悯之色看了一眼江上燕。

  “公开的自然是没有,但如果江将军您现在去郡城见到了卞无双,宿迁他们,自然就会知道。程大帅已经没有了的消息,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而且在公开的邸报上面,消息是程大帅这几年操心劳累,回到京城便病倒了,正在府中静养。实则上,大帅根本连上京城的城门都还没有进去便已经没了。田某相信,接下来的日子里,程大帅病体渐重,最终药石无效病重而去的消息,会慢慢的一个接着一个的放出来。”

  江上燕绷直了身子,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瞪视着田康。“大帅是怎么没的?”

  “距离上京城五十里,皇帝的秘密特使与罗良一起见了大帅,一份口喻,一壶毒酒。大帅夫妇双双毙命,进城的,实则上只有大帅夫妇的遗体而已。”田康道。

  哗啦一声,江上燕一拳击碎了身边的茶几,紧紧咬住牙关,丝丝缕缕的鲜血自嘴角流下。经田康嘴里说出来的这个消息,他根本就不会怀疑有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