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难见故人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卞无双大步走在通往宫外的直道之上,身后留下一长笔直的脚印,上京城也已经开始下雪了.闵若英这一年来,也在不断地裁减宫中用度以及人员,现在的楚国皇宫中之内,连打扫直道积雪的人员也已经不足了么?

  可是以现在楚国的现状,这些小手段又能改变什么?无外乎也就是向外界传递一个皇帝也在节减度日罢了.

  现在的楚国,可以说是乱象横生,皇帝在拼命地想法设法的节减,只求能多余下些钱来投入到军备到中去,今日在宫中,闵若英招待自己的茶,就不是今年的顶级贡茶,而是往下的陈茶了.楚国现在最好的,最顶级的东西,都已经被卖到了明国.

  想到先前自己虎牢去见秦风的时候喝到的今年最新的贡茶,卞无双不禁摇了摇头.

  皇帝在努力,但他的手下可不见得是这样想的.无数的官吏,都在想法设法的为自己多捞一些钱,楚国的地基正在被疯狂的挖掘着,这幢大厦现在已经是千疮百孔,风雪飘扬了.

  自己刚到上京不久,昌隆在楚国的大老板便来拜会自己,随身带来的一份帐薄,却是让自己悚然而惊,楚国财政日见凋蔽,而楚国相当一部分官员在昌隆的存款,却在以惊人的速度上涨.

  卞无双自然知道这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大掌柜给自己看这个东西是为了什么,那自是有人让他来提醒一下自己,让自己更多的了解到楚国的现状,让自己明白,楚国已经再无回天之力了.

  接下来这样的提醒很多,也让卞无双心中的震惊达到了极致,大明对于楚国方方面面的渗透,竟然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便是秦国这个马上就要亡国的国度,恐怕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最近的一个提醒,是关于楚国土地兼并方面的情报,不知明国的这些情报人员是怎么拿到这些东西的,但卞无双并不怀疑这些东西的真实性.

  大量的土地在向着极少数人的手中集中,而其中相当一部分的土地和人口从楚国的帐册之中消失了,成为了隐田,隐户,当然,随之而来的便是税赋的流失.

  这种土地的拼命集中,有时候能稳定一地的情况,隐田隐户不必再向朝廷缴纳赋税而只需要向主家缴纳一部分,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他们的负担,也让他们能活下来.但更多的,却是在兼并土地之中的无所不用其极,从而导致了更多的人家破人亡,无路可走.

  而这,便是大量的造反的由来.

  人,连最本的存活下去的条件也没有了的时候,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自然要抽出刀子造反了.

  大明对于楚国的渗透是全方位的,无死角的,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无孔不入.只可惜,楚国上下,还没有真正注意到这个问题,或者他们也注意到了,但却无可奈何.

  卞无双猛然停下了脚步,直道的前方,一个身着斗蓬的人,静静的站在哪里,恰好挡在他出宫的道路之上.

  他抬头,凝视着对面的拦路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那是秦国的长公主,七年之前嫁入楚国,现在是闵若英的皇贵妃.

  他走了过去,站在了对方的面前,双手抱拳,躬身为礼:”臣见过贵妃娘娘!”

  不再称对方为长公主,自然就是不再自认为秦臣.

  “卞无双,你对得起我父皇吗?你对得起大秦吗?”皇贵妃的声音有些尖利,有些咬牙切齿,也有些泫然欲泣.

  秦国正当危望之机,卞无双率三十万军民背秦投楚,从背后捅了马越重重一刀,在这个即将坠落的国度身上又重重的踩了一脚.如果说先前秦国还剩下最后一口气,但卞无双走后,秦国便是气若游丝了.

  卞无双不走,大明必然还要防备着他率军来援,卞无双本身便善用军,麾下五万将士更是能征善战之辈,如果他肯竭力相助,当然能牵制住大明相当多的人马,为大秦续上这一口将要断了的气.

  但卞无双选择了另一条路.他的选择,加速了秦国的灭亡速度,现在的秦国,能够坚守的,便只剩下雍都了.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攻不破的城市,即便硬打不破,便是困,也足够将你困死.

  皇贵妃的责问,没有让卞无双感到丝毫的羞愧,他站直了身子,认真地看着皇贵妃,”贵妃娘娘,卞某自问,对得起.”

  “好,真是好一个对得起.你这样的人,终将为世人所唾弃,你以为楚人就会看得起你这种背主求荣的人吗?”皇贵妃怒极反笑.

  “他们看不看得起我,我一点也不在乎.”卞无双冷冷地道:”好教皇贵妃得知,可不是我放弃了皇帝,而是皇帝放弃了我.虎牢事变之后,如果他不杀邓洪,事情还有转机,可是他悍然诛了邓洪满门,以致于逼反了青州兵马.集结大军之时,我可是为他又送上了五万兵马,如果这个时候,他肯招我回京,以我为帅守卫国土,虽不敢说击退明军,但至少不会败得这样干脆.我在青河郡等着皇帝的招唤,但等来的却是御驾亲征,然后一败涂地.”

  他有结讥诮地看着对面的女人苍白的面孔:”皇帝自己要灭亡,那谁人还能帮得了他?邓氏已经被灭了满门,我卞氏难道还要和他们绑在一起,然后也满门灭绝吗?皇贵妃与其等在这里责问我,还不如回到自己宫中,好好的培育自己的孩子吧,好歹,那也是马氏的血脉.”

  丢下这句话,卞无双绕过了皇贵妃,大步离去.身后传来了女人压抑不住的哭泣之声,卞无双此言,无疑已是向她说明,雍都必不可守,马氏必然灭亡.她身处深宫,消息不灵,今日来此,也不过是最后向卞无双确认而已.

  别说她只是楚国的一个毫无依靠的皇贵妃,即便她是皇后娘娘,又能如何?依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秦国最终灭亡.宗庙不存,她的根儿自然也就没有了.

  沉重的宫门在卞无双的面前敞开,一股狂风夹杂着雪花自城门洞子里劈头盖脸的向他打来,他阴沉着脸,大步走了出去,外面,随他前来的护卫正备好了马车,等着他的到来.

  坐进了温暖的马车,卞无双紧紧握着的拳头才缓缓的松开,掌心有丝丝鲜血渗出,那是被他的手指甲生生掐出来的.

  若不有可能,谁愿意走到这一步?自己只不过是在家族与国家之前,选择了保全家族而已,与国偕亡,史册之上或许留下一个好名声,可传承数百年上千年的卞氏家族就此不存,那自己死后又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卞氏的存在,可比秦国的存在要久远得多,当年曹氏篡乱,卞氏拥马氏聚兵西部自立,可以说,没有当年的卞氏,就没有马氏的秦国,至于邓氏,只不过是后来马氏为了抑制卞氏势力而扶植起来的后起之秀罢了.

  马氏因卞氏而兴,也兴卞氏而灭,世道循环,莫不如是.

  卞氏入楚,在进入上京城之后,闵若英不断亲迎出京,更是在京城富贵云集的银湖街赐给了他一座豪华的府邸,占地上千亩的这座府邸,即便是在银湖街,也是数一数二的大豪宅了.精巧的格局,巧夺天工的设计,比起他在雍都的那座府邸,可要精美得太多了.

  秦人尚简约大气,楚人尚精致细腻,便是这两座宅子最大的区别了.

  “父亲,此行不顺利么?”看着脸色阴郁的卞无双,卞文忠有些不安地问道.

  卞无双摇了摇头:”出宫的时候,长公主拦路责问!”

  卞文忠脸色微变,如果说他们在楚国还有谁是他们最不愿意碰到的人,那无遗就是长公主殿下了.卞文忠与长公主年龄差不多,更是从小一起到大的玩伴,相互之间极其熟悉,只是后来长公主远嫁楚国,这才断了联系.

  “秦国之事,需怪不得我卞氏,大势如此,如之奈何?”卞文忠低声道.”也许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未来尽力保住她一条性命罢了.”

  “好了,这样的事情,不必放在心上.”卞无双摆了摆手,”我的建议已经尽数被皇帝采纳,我将被任命为楚国东部边军副帅,将主持反攻东部六郡事宜,不日便将启程赴荆湖.而你,会被任命为平叛招讨大使,率两万子弟兵,平灭楚国境内现在四处泛滥的叛乱.”

  卞文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父亲,我需要做到那个程度?”

  卞无双伸手扯过来一副地图,伸手在地图之上深深的掐了几个指甲印,”叛军自然要平灭,这些人只破坏,不生产,到那里都是害虫,将其中的乌合之众消灭掉,而将他们的精锐,一点一点的逼到这几个郡治.”

  卞文忠看着被父亲点出来的几个区域,他们不约而的都掐住了上京城往外的要道.心中已是恍然,”这些所谓的精锐,已经被明人渗透了么?”

  卞无双看了儿子一眼,”其它的你不必知道,只管将这些叛军往这些区域趋赶,把叛乱缩小到可控的范围之内就好了.”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