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磨刀霍霍(下)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特别感谢书友2017030806250688的五万币的大赏!)

  卞无双看着曾琳,缓缓地道:”曾大人,荆湖防线能够挡住齐军的进攻,您功不可没,大军未行,粮草先行,如果没有足够的后勤支持,我们又怎么可能守得住荆湖防线?”

  “大帅过奖了,这是曾琳的份内之事.”曾琳不动声色地道.

  “可是曾大人是否清楚,如今荆湖郡内,还有多少青壮男子在耕种田地呢?”卞无双问道.

  曾琳脸色微变,作为一地长官,他当然很清楚现在荆湖郡的人力状况是一个什么样的现状.摇了摇头,他缓缓地道:”青壮男子,基本上全都从军了.这一年多来,战斗,死亡,补充,现在荆湖郡内从事耕作的基本上都是老弱妇孺.”

  “荆湖人为了大楚作出了太大的牺牲和贡献!”卞无双看着大堂内的众人,”现在,我们已经喘过气来了,在东部六郡,我们可以说已经是反守为攻了,接下来的战事,我们不需要依靠人海战术,我们需要的是更加精锐的军队.荆湖的这些好儿郎,已经做得够多了,所以我想放他们归去,让他们与家人团聚.此是其一.”

  “其二,荆湖作为前线,一直在不断地战斗,郡内已经破败不已,而现在,荆湖已经成为后方,我们需要用最快的速度恢复荆湖的经济民生,以此作为我们大军收复六郡的大后方.而靠着现在的那些老弱妇孺,我们是达不到目的的,我们需要将更多的劳力投入到生产当中去.曾大人,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卞大帅说得不错.”曾琳点了点头,”荆湖本是鱼米之乡,只要有足够的劳力投入,也许只要一到两年的时间,便能恢复到原来的水平.”

  “有曾大人这样的能吏,对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卞无双不动声色的捧了曾琳一句.”现在大楚国内的状况,本帅相信在座各位都很清楚,可以说是战乱不断,烽烟四起,先前因为齐国兵锋太锐,朝廷这才排除万难,竭尽全力的供给东部战区,但现在兵事已经不像过去那么危险了,朝廷对于东部的支持,在力度之上肯定会下降,我们不得未雨绸缪啊,也许到了某个时间,我们将不得不靠着荆湖郡以及我们夺回来的东部六郡这些区域来养活我们.所以说,我们需要更多的劳动力和更精锐的军队.”

  “大帅,何至于此啊?朝廷志在夺回东部六郡,肯定不会断了给我们的支持,再说那些匪贼造反,不过萤火之光,朝廷大军一到,自然扑灭了.”罗虎却有些不太相信.

  “不谋一时何能谋万世?”卞无双冷笑:”未虑胜,先虑败,卞某手中掌握着这十数万大军和无数百姓的生死存亡,岂能将希望寄托在猜测之上,只要有一丝这样的可能,本帅就要做好十分的准备.罗将军,大楚盗匪四起,倒也正如你所说,大军一到,旋即灰飞烟灭,可剿了这处,那处又起来,大楚又何曾真正将这些匪贼剿空了?而且这一年多来,匪贼倒有愈打愈强之势,好几股顽匪已经与朝廷军队纠缠了许多,数郡之地民不聊生,贼匪之势不是弱了,而是更强了.如果我们不能做好准备,真到了那一天,让我们的军队喝西北风吗?”

  被卞无双毫不客气的驳斥了一番,罗虎脸色微红,不得不站起来躬身请罪.

  “曾大人,我准备裁减五万军队,以荆湖藉士兵为主,让他们返乡,同时各部之中伤卒也分配到荆湖各乡,曾大人能否安置他们?”

  曾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倒没有问题,重伤者,是为大楚所受的伤,郡里再穷也要将他们养起来,轻伤还能劳作者,郡里也能给他们划出一些土地来耕种!”

  “好,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裁军之事,便交由曾大人来主持吧,具体事宜,回头本帅再与曾大人细细商议.”

  一锤定音,没有给任何人反对的机会,堂中诸将面面相觑,原程系的将领因为江上燕不在,群龙无首,而原荆湖系的将领却是因为曾琳并没有提出反对,自然也不会跳将出来,这件看起来最为棘手的事情,居然就这样顺顺当当的当场通过了.

  “宁老将军!”众人还没有从上一件事中反应过来,卞无双却又已经满面堆笑地看向了水师将领宁知文.

  宁知文在荆湖是一个比较奇怪的人物,他是楚国人,但他却与大明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他的儿子宁则远在大明为官,现在已经不是一件什么秘密事情了,知道的人挺多.本来这也不算是一件什么事儿,因为明楚之间,本来就有着很多牵扯不清的关系,比方说大楚的嫡公主,便是大明的皇后,大楚首辅的亲弟弟在大明是一方镇守.

  关键的是宁知文从来就不掩饰他与大明的关系,甚至于不在乎别人对此事的看法,他光明正大的向别人肆无忌惮地展示他与大明的关系,而明国那边每次过来的使者,也都毫无顾忌的与宁知文交往.

  以前的荆湖离不开水师,宁知文的地位举足轻重,可以说,没有宁知文的水师,就不会有荆湖的坚守.但现在,拿下了万州,全歼了齐将周济云的大部人马,楚军已经反守为攻,荆湖不再是战场,那么水师的重要性可就直线下滑了.

  听到卞无双的话,众人下意识的认为,他要对水师下手了.

  “卞大帅有何吩咐?”宁知文微笑着,似乎不知道卞无双要干什么.

  “荆湖不再是前线了,水师的作用也就不那么突出了.”卞无双话一出口,众人心道果然如此.都想看看宁知文怎么与卞无双较劲.宁知文可不是一般的将领,他的背后,站着的可是大明这个巨人.荆湖的军队,使用的都是明人制造的武器,这些武器可都是自海上先到泉州,然后才源源不绝地运到荆湖来,这里头有什么问题,在座诸位都是心知肚明,心道卞大帅要是惹了宁知文,说不定明人就会在这上面卡脖子.

  而且还不仅仅是武器,荆湖军队的薪饷,现在基本上是靠从明人的银行那里贷款发放,真要是因为卞无双要拿下宁知文而让明人翻了脸,在座诸人可是都承受不起这个后果.他们可都清楚,大楚的朝廷现在真是拿不出钱来支付如此多的军费.

  “卞大帅说得不错,现在水师,确实作用不大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宁知文竟然赞同的点了点头.”不知卞大帅对水师有什么安排,宁某无不应从,哪怕是让我们马上回到泉州去,宁某也是二话不说,带上人就走.”

  宁知文干脆利落的回答,让堂内众人都是惊得下巴险些掉在地上,这个死老头子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是怕了卞无双吗?当然不可能.大家可都是知道宁知文底细的.

  卞无双大笑起来:”宁将军可别想如此的美事,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你宁将军想通回泉州去享清福,那是想也不用想.”

  宁知文呵呵的笑了起来:”那不知大帅如何安排水师?”

  卞无双侧头想了想,”现在荆湖的确不再需要一支庞大的水师了,但是宁将军麾下的那些战船和精锐的儿郎,却也不能闲着,宁将军,我想疏通荆湖往江南的水道,将荆湖与江南真正的联结起来,你认为如何?”

  卞无双此话一出,大堂里一众人顿时凌乱起来,卞无双所谓的疏通水道,可不是真正意义的让宁知文带着他的士兵去挖河清淤,荆湖与江南的水道不畅,更多的可是因为这条河道边上的大楚一些豪族霸占水道,设立关卡,化公为私等不法行为,当然,也有一些地方年久失修,不利大船前进,但这并不是重点啊.

  卞无双这话的重点,却是要让宁知文带着他的兵们,清理这河道之上的所有障碍,这便是拿着刀子在割大楚那些豪族的肉呢,不是一点一点的割,而是一块一块的血淋淋的往下砍呢!

  想到这里头的厉害关系和后果,堂中所有人无不变色.

  卞无双却似乎根本没有看到众人的脸色,自顾自地道:”江南本是膏腴之地,但现在,居然也是盗匪四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盗匪呢还是有些人别有想法,河道不畅,荆湖也不能迅捷地得到江南一地的支援,河道只要畅通,荆湖军队便随时可以下江南平叛以保一方平安,江南粮草物资也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来到荆湖,此一举两得也.此事,我在来荆湖之前,便与陛下勾通过,陛下也是甚为赞同,宁将军,这是一块硬骨头,你敢不敢去啃?”

  宁知文大笑,站了起来若无其事的掸了掸衣裳,环视堂中诸人,道:”宁某人是个什么人,相信大家也都知道,这样的事情,宁某最喜欢干了.”

  宁知文是什么人?大楚最大的海盗头子,最喜欢干的事情当然便是劫掠了,只是现在大家同朝为臣,也就不好意思揭别人的短,再说宁知文平时看起来也是文质彬彬的一个人,时日一长,大家反而忘记了.此时宁知文露出真容,大家这才想起这截,心中不由暗暗为这河道两边的那些豪族悲哀了,这样一个大匪头子沿河而上,识机的还好,要是不识机的,只怕下场定然不怎么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