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归来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卞无双惬意地抿了一口茶,心情极是愉悦.现在他已经在荆湖站稳了脚跟,下一步,当然就是深耕了.

  荆湖的人事关系极是复杂,先前在齐人的强大压力之下,大家能够抛弃前嫌团聚在一起,但强敌一去,内里蕴藏的矛盾便会暴露出来了.

  罗系人马是一源,宿迁的西军是一派,江上燕的程部嫡系是一派,宁知文的水军是一派,而曾琳的荆湖本土一系又是一派.上任之后的第一个大动作,便让卞无双基本摸准了这里头的脉胳.

  罗良已经失势,罗虎罗豹现在只能抱紧自己的大腿,但这两人,只能当作手里的工具和一把刀子,该用的时候要大用,不需要的时候,自然就可以毫不可惜的抛弃掉.罗虎比罗豹更有脑子一些,所以还是放在自己身边就近看着最好.

  宿迁的西军是一股劲旅,战斗力不在自己的嫡系部属之下,宿迁这人有些摸不透,对自己是忽远忽近,这一次把他丢到万州去,他居然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人是一个有趣的家伙,可以再看一看.对于宿迁的发迹史,卞无双可是调查的一清二楚,在左立行当年的那些部属基本上都死绝的情况之下,这人不但活了下来,还步步高升,怎么可能是简单人物.说起来,此人还可以算得上是明皇秦风当年的同僚呢!

  宁知文就不用说了,他是明国摆在明面上的人物,自己给了他一个好差事,打通往江南的水道,使得他的影响力可以从荆湖一直延伸到江南去,他当然求之不得.当然,在宁知文将影响力扩充到哪里的时候,自己的手也当然伸过去了.想起正在剿匪的儿子卞文忠,卞无双微笑了起来.

  这一次损失最大的应当是曾琳了.自己一下子就将荆湖本地军队可裁撤了九成,这当然是自己有意为之,曾琳本来就是荆湖的文官之首,在当前的状况之下,他甚至可以说是大楚东部军队的文臣之首,手中掌握着整支军队的后勤供应,这是一个要命的位置.可这个位置,自己是抢不来的.因为自己夹袋里没有人啊!但如果让坐在这样一个位置之上的人,还拥有一支效忠于他的部队,那东部的统帅到底是他卞无双,还是曾琳呢?卞无双的脑子可是清醒得很,他可不是程务本,曾琳甘于臣服在程务本的麾下为其所驱策而无怨无悔,自己可没有这份威望和人情.

  但让他生疑的是,曾琳毫无条件的就答应了!这让他有些想不透,有时候有些事情来得太容易了,反而让人心里不安.

  但这点不安比起巨大的收获所带来的喜悦而言就太微不足道了,不管怎么说,自己成功地剔除了曾琳的军权,而在这样的世道之上,手里有兵才是草头王啊!

  也许曾琳当真无意与自己争权,又或者他的确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官,对于自己的说法深有同感,不管怎么样,卞无双都自信能够拿得住曾琳.

  至于江上燕嘛?这个人现在看起来倒是一个纯粹的将军,而且重情重义,卞无双喜欢这样的人.他不是这样的人,但他去恨不得自己的部下都是这样的人,这一点上,他很羡慕程务本,不管是得意还是失势,都有人无怨无悔的跟着他.

  江上燕已经快一个月不见踪影了,卞无双并不能确定他还会不会回来.毕竟程务本死了,可以说已经打碎了这个人身上的最后的枷锁,但卞无双仍然愿意等一等.如果江上燕不回来,程务本的三万嫡系部下群龙无首,自己便可以分化拉拢,压一批拉一批,慢慢地笼络在手中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不过需要一定的时间罢了.当然,如此一来,战斗力可能会有所降低.而如果江上燕回来了,那自己所要做的,只是收服他一个人就可以了.

  卞无双自认为看透了江上燕这样的人.也深信自己可以折服他.新帅上任,江上燕居然放了自己的鸽子,而自己依然虚位以待,本来就已经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给了江上燕极大的面子了.这份善意,卞无双觉得江上燕应该能体会得到.

  这种重情重义的将领啊,你给予他一分,他便会回报你十分.

  换了一个姿式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卞无双想起了与秦风的那个约定.

  他不由得微笑起来.

  这个约定很有意思,对于双方来说,约束力其实并不大,对于自己而言,并不仅仅是一条后路,而是自己想要在楚国立住脚跟,便非得有明国的助力不可.

  秦风对于楚国的觊觎并不是秘密,对于楚国的花样百出的渗透,有心人更是看得清楚明白,闵若兮的上京之行,然后便有了宁知文的入荆湖.

  卞无双想要达到自己的第一个大目标,首先要取得军事上的胜利,这少不了宁知文的绝对助力,而站稳脚跟之后,还需要明国在军械,资金上的援助,而这些,靠楚国本身是无法完成的.

  当自己完成了自己的这些设想之后,自己的触角便可以向其它地方延伸,比方说江南,当自己控制了东部六郡,又能将影响力施加到江南之时,那自己在楚国便成了举足轻重的人物.再一次拥有了雄厚的本钱.

  卞无双相信秦风肯定能看透自己的想法,但他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自己的条件.

  真是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

  卞无双在心中叹息,他就这么有信心能让自己在重新拥有了强大的实力之后仍然会臣服于他吗?

  也许他的确有.卞无双在心中对自己说,这本身也是自己的一个选项嘛!如果到了那个时候,秦风仍然有轻易拿捏自己的实力,那自己向他臣服,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有这个约定在前面垫着,也不会显得太突兀.那个时候即便自己再到了明国,那也是立下了泼天大功的啊!

  进可图谋更多,退可保住老本,这便是卞无双的绝妙打算了.

  明人在荆湖肯定还有别的暗手,这一点卞无双确信无疑,但现在,他无法知道这个暗手在哪里,是谁,不过只要时间一长,卞无双相信自己能找出这个潜藏的暗手来.

  房门轻响,一名军官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大帅,江上燕来了,正在前厅求见大帅.”

  卞无双哈的一声站了起来,”果然不出我所料,江上燕这样的人,终是还会回来的.”他迈开大步便向外走去.

  “大帅,这个江上燕桀骜不驯,一个月时间无影无踪,您难道不给他一点教训吗?”军官有些不解地看着卞无双,似乎卞无双对于江上燕的无礼毫不介意.

  “人是不同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应付方式!”卞无双一边往外走一边道:”罗虎罗豹那样的人,要施之以威,曾琳那样的示之以义,江上燕那样的人便要结之以情.”

  “那宿迁呢?”

  “这个人我还没有看透.”卞无双道.”所以先将他远远的扔到万州去.”

  “那宁知文?”

  卞无双大笑起来:”宁知文不一样,只要我们的目标还与他一致,他便会密切无间的配合我们,如果我们背道而驰了,他立马便会拔刀子.所以现阶段嘛,我们大可以放心大胆的与他合作.”

  江上燕站在大厅里,身子挺得笔直,如同一杆长枪,身上的衣袍显得很破旧,沾满了污渍,脸上的胡子很久没有挂了,满脸憔悴之色.

  卞无双走了出来,走到他的面前,直视着江上燕.

  江上燕也直直地盯着他,丝毫没有下属见到上司的恭敬.

  好半晌,卞无双微笑着伸手拍了拍江上燕的肩膀:”我喜欢你.”

  “可我并不喜欢你!”江上燕硬梆梆地道.

  随着卞无双出来的那名军官不由脸上变色,怒容显现,拳头微微攥紧,手肘微抬,下一个动作自然就是摸到腰里的刀柄.但终究是又放了下去.

  “正常!”卞无双却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我来了,程帅才会走,你是程帅的亲信大将,程帅一向待你如子侄,你不喜欢我是应有之意.不过你喜不喜欢我并不打紧,打紧的是你还是回来了.这对于我来说,就足够了.”

  江上燕显然有些意外于卞无双的回答.

  “骑兵将军的位置依然空悬,你一月未归,他们有些松懈了,军心也有些不稳,你既然回来了,那就马上把他们重新操练起来,你这一万骑兵对东部边军意味着什么,你很清楚.另外,我也需要你去安抚那些程帅的旧部,我们需要同心协力.”

  “你这么相信我?”江上燕问道.

  “为什么不相信你?”卞无双笑道:”你可以不喜欢我这个人,但是你不会拿国家大事开玩笑吧?多说一句,程帅与皇帝陛下的问题,并不会因为我来或者不来而有所改变,至少我来了,程帅死得很甘心,如果我不来而程帅却死了,那才是楚国的不幸是吧?”

  江上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手抱拳,身子微躬,向卞无双行了一礼,转身便向外走去.身子仍然挺直的如同一标长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