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两蛟密会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船身微微一震,船头已是触及岸边,划船的大汉放下桨片,宁知文也站了起来。眼前仍是迷漫着一片雾气,蒙蒙幢幢当中,却也能依稀辨出这是一个不大的小岛。

  宁知文站着没有动,片刻之后,雾气当中,却传来依稀的脚步声,下一刻,这一片的雾气被一扫而空。两个人出现在宁知文的眼前。

  当前一人,身形魁梧,虬须浓密,腿长手长,站在那里,倒似是一柄锋利之极的锐剑,与一介儒生一般的宁知文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而在他身后,却是一个貌不惊人,身材瘦小的老汉,怀里抱着一柄剑,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站在哪里。

  宁知文的目光越过了眼前的魁梧老汉,落在了那小老头身上,但小老头儿却没有看他,而是盯着小船之上仍然静静的坐在哪里的划船汉子。

  “勃州周氏,底蕴果然比我泉州宁氏要强,麾下竟然有宗师坐镇,单这一点,便让宁氏自愧不如了。”宁知文叹了一口气,“这些年来,宁氏与周氏在海上分庭抗礼,想来亦是周氏手下留情吧,周曙光。”

  周曙光,当代周氏家主。其治下的周氏家族,在实力上不逊色于泉州宁氏分毫,或者犹有过之,在齐国,周氏亦是当世豪族之下,勃州就在其控制之下。与泉州宁氏隐性控制楚国泉州不同,周氏控制勃州可谓是光明正大。

  “那倒不是手下留情!”周曙光咧嘴一笑:“海战一途,宁氏自有立足之道,即便不归先生出动,在茫茫大海之上,也不见得能讨得了便宜,宗师亦是人,可不是神。”

  听到周曙光这么说,宁知文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抱拳向那小老儿一揖:“见过不归先生。”

  小老头点头为礼,眼光却丝毫没有离开船上仍然静坐在哪里的大汉。

  周曙光的眼光也落在了那大汉身上,看了半晌,终还是叹了一口气:“周某自认为,我周氏家族底蕴还是要比宁氏强上一些的,但奈何你偏生投了一个好主子,竟然能让赫赫声名的贺人屠贺先生为你划船,了不得。”

  划船的大汉终于站了起来,“大明贺人屠。”

  “周氏胡不归!”

  两人目光在空中对撞,火花四溅,空气都似乎凝滞了起来。胡不归怀中宝剑发出阵阵清鸣之声,贺人屠手中提着的桨刀光芒闪烁,明灭不定。

  宁知文以手抚额,满脸都是无奈之色。

  “二位若想切磋一番,不妨去另一边,二位在这里动起手来,我与周家主可要遭池鱼之殃了。”

  周曙光一笑,“正当如此,我与宁家主有要事相商,二位便请换个地方吧。不过此处虽然隐秘,但双方水师哨船却仍离此不远,动静一大,不免引人注目,还请二位稍加节制。”

  贺人屠点了点头,以手指一侧道:“离此不远,有一沙丘,不归先生可有意?”

  胡不归点了点头,向前踏出一步,足下虽是浩渺湖波,他却跳水而行,犹如一片鸿叶,瞬间便飘飞而去。

  贺人屠郎声一笑,踏步跟上,与胡不归的轻灵不同,他一足踩下,便是水花四溅,那溅起的水花,却以恰好托住他的身形,不疾不徐的跟在胡不归身后。

  看着两人远去,宁知文这才离船登岸。

  “请!”周曙光简单地说了一个字,转身便行,而宁知文却也丝毫不疑其它,竟是亦步亦趋,跟着他向着内里走去。

  小岛之上遍生水草,如今大雪漫漫,这个小岛自然也被覆上了一层银装,白色的苇杆之上,根根冰棱或倒垂,便昂首,各自异状。行不片刻,便看到小小的一片被辟出来的地方竟然已经摆上了一张小桌,那桌子显然令有机巧,在这寒冷彻骨之季,上面的菜肴居然还冒着腾腾热气。

  “寒冬腊月,周某准备了薄酒一壶,为君驱驱寒气!”周曙光盘膝坐在小桌之后的一张毡毯之上,伸手请宁知文入席。

  宁知文失笑道:“本是我邀请周家主一会,想不到周家主却反客为主了,不过周氏乃世家豪族,底蕴远胜于我泉州宁氏,我倒也不用客气。”

  “底蕴又有何用?”周曙光叹了一口气,提壶给宁知文倒上一杯温酒,举杯相邀,状却落寞:“如今在大海之上,你宁氏已经将我周氏压得抬不起头,不得不放下头面去乞求你们不要赶尽杀绝,而在内里,皇帝陛下咄咄逼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周氏内外交困,焦头乱额。”

  宁知文点了点头:“宁氏运气好,找了一个好主子投靠。才有今日之局面,周家主现在想必也得到了许多具体的情报了吧?”

  “宝桢已经回来了。”周曙光点了点头。

  “你我本是海中蛟龙,现在却在这条臭水沟之中厮杀恶斗,想来也真令人可笑之极。”宁知文摇头道:“周家主现在可有定策了?”

  周曙光慢慢地喝下了杯中之酒,看着宁知文,缓缓地道:“宝桢回来之后跟我说了很多,但宁家主想必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光听他一面之辞我终究是不放心,所以你一相邀,我便应和,就是想与你见上一面,问一个究竟。”

  “周家主想知道什么?”

  “明皇当真有意大海?”周曙光沉声问道。

  “如非有意,何必一心组建舰队?现在大明舰队是个什么实力,想必周宝桢已经跟你说过了,至少这一片海域,再无对手。”

  “我只是担心,明皇组建舰队,其意不过是为攻打大齐作准备,必竟大齐千里海疆,海上却并不设防,所谓的水师舰队,犹如土鸡瓦狗。而一旦事毕,只怕又会将水师束之高阁。”周曙光道。

  “如果仅仅是为此,那这一次兵发马尼拉,要在那里获得一个军港又所谓何来?”宁知文反问道:“如果仅仅是为了攻打大齐,那有必要建造五层楼船么?你我都是行家,可都很清楚,造一个五层楼船所要耗费的心血,都能赶得上造七八上十艘三层楼船了。难道大明的皇帝陛下发了失心疯,打造这样一个超级战舰,就是为了向齐人示威?”

  周曙光默然片刻:“当真要去打马尼拉?”

  “舰队已经出发了。统帅正是我的小儿子宁则远。两支舰队一支以何鹰为将,一支以周立为将。其实也不是打马尼拉,只是去帮帮洛一水,顺便在马尼拉弄一个立足的军港而已。”宁知文微笑着道。

  “然后以此军港为基地,将影响力覆射到那一片海域,慢慢的蚕食,侵吞,最后的目的,仍然是要走出这一片岛链,将目光投诸深海?”周曙光试探着问道。

  “周家主法眼无矩。”宁知文笑道:“现在大明实力不济,主要精力还只能放在这片大陆之上,水师只不过是顺手为之,而且是自挣自吃。但等到大明一统这片大陆之后,便是我们大展身手的时候了,周家主,到了那时候,一个统一的大陆国家,实力何等雄厚你当知晓,这片大陆之上没了敌人,便只有去向海外寻找了!”

  “明皇之气魄宏大,眼光之深远,果然非比寻常,比较起来,齐皇反而落了下乘了。”周曙光深吸了一口气,道:“且不知,大明那艘五层楼舰之上,还有没有我周氏一席之地呢?”

  “大海之宽广,外面世界之宏大,别人不知,你我二人难道还不知?大明不会只有一艘五层楼舰,周家主,大海之上,不但容得下你我,甚至还能容得下其它人,只要他们在大明的日月旗下。”宁知文一字一顿地道。“但要走到这一步,我们便先要推着大明一统这片大陆,建立一个大一统的国家,才有足够的实力向外。想来周家主也知道,域外那些国家的实力,向来都是不容小觑的,即便是一个不大的岛国,也能集起战舰百艘,纵横海上,我们这里,如果说起陆上实力,或者说可以凌虐天下,但要论起海上实力,眼下,也最多说可以自保吧!如果外部真是全力来攻,海上焉有我们立足之地,说不得只能龟缩大陆了。但你甘心吗?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个雄才大略,肯把目光投诸到大海之上的王者,我可是会紧紧地抱着他的朋腿不松手的。”

  “彼此,彼此!”周曙光笑着,向宁知文伸出了手。“不知此次宁家主约我前来,是为了什么具体之事?想来定是有大图谋了。”

  “自然,我们要助卞无双击败周济云。”宁知文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却让周曙光脑子中泛起了涛天巨浪。

  宁知文是什么人,很明显,他眼下虽然在为楚国战斗,但却结结实实是大明的人,卞无双是秦人,刚刚投了楚国,但宁知文却要相助卞无双击败周济云。这是为了什么?据周曙光所知,程务本在明国为秦风服务数年,他们之间的关系应当是相当好的.而现在明人为了支持程务本,所有的新式军械都是直接发到程务本的军中的.

  “卞无双?”他瞪大眼睛看着宁知文,“这也太让人惊讶了。”

  (三七中文 et)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