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无奈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曾琳站了起来:”或者我找宁知文去谈一谈!”

  “谈,谈什么?”程务本淡然一笑:”去告诉宁知文说,不要配合卞无双的反攻计划?”

  众人一阵哑然.

  “这会让人看笑话的.”程务本站了起来,”宁知文这一年来为大楚出生入死,得了许多险恶的仗,可以说荆湖有现在的局面,离不开他的功劳.但是我也不会忘了,他到底是谁的人!我可不傻.”

  宁知文与明国有脱不开的关系,这一点,屋里的人都知道,但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却又没有人说得清楚.

  不过这一年来,宁知文的表现,让他们所有人都淡忘了这一层,毕竟一起流过血流过汗.现在程务本这么一说,大家这才醒悟到这一层.

  屋里所有人的目光,又都看向了江上燕.

  江上燕顿时恼将起来,腾地站了起来:”看我干什么?我是在大明打了许多年仗,统领着一营兵马,但我站得直,行得正,不怕任何人嚼舌头.”

  “好了好了,江上燕,脾气这么大干什么,你是什么人大家不知道吗?”程务本瞪了他一眼,”大家又没有怀疑你,说起来,我也还在大明呆了几年呢?”

  “就是,管他宁知文是什么人,我只晓得现在咱们荆湖离不得他,而且他打起仗来也是从来没要命的.”江上燕怒道.

  “这一层我们都知道!”程务本淡淡地道:”可是江上燕,有一点你要清楚,当年我们去帮助秦风的时候,可是有目地的.当时我们大楚比秦风的太平军可强得太多了,那时的秦风,顶多算是一方割据势力吧,我们想扶植他,推翻前越,取而代之,从而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之后,好起到牵制齐国的作用.所以我们的目地并不单纯.”

  江上燕低下了头.

  “现在形式倒转了过来,明强楚弱,那么明国的目的是什么呢?”

  “是不是也想扶助我们对抗齐国,牵制齐国!”江上燕低声道.

  “有这个原因.可是江上燕,你不要忘了,宁知文他本来就是楚国人,就算到了现在,宁知文在泉州的影响力,比朝廷的影响力可要大许多.如果宁知文真正地完全投靠了明国,那是不是可以说,泉州已经有一大半不算是楚国的领地了?当初我们可是没有想要前越的土地.”程务本叹了一口气.扫了一眼众人.

  “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啊!不管是秦风,还是曹天成,盯着的都是这天下一统呢!秦风已经并吞了秦国,下一步,他的目光难道不会投诸到我们大楚身上?如果再吞了大楚,那他集明,秦,楚三国之力,可就一点也不怵齐国了.”

  “我们大楚,岂是他这么容易就能吞得下去的吗?”屋中一名将领不服气地道.

  程务本苦涩地一笑:”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吞得下去,但这一年多来,大明对我们大楚做的事情,怎么看都不像是怀着好心的.别看着我们现在手里都拿着明人的武器,别看这些武器在我们对抗齐国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帮助我们渡过了最困难的阶段,这又何尝不是明人削弱我们的一种手段!”

  屋里的人大都不解地看着程务本.

  “其一,这些武器,都是我们花钱买回来的,可不是明国无偿援助我们的.这些武器,花费了我们太多的银钱,正在一点一点的掏空我们大楚的底子.我们的士兵习惯了这种武器,有朝一日,突然没有了,那又如何?你们想过吗?一个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突然让他吃黑馍馍,啃咸菜,他吃得下去么?到了那时,我能想到的便是,我们的战斗力会急剧下降.”

  “其二,那些威力最大的武器,比如弩机,比如霹雳火,损坏率未免也太高了一些,这些武器无比精密,我们大楚搞不懂,仿不了,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向明人购买替换的零件,我让人计算了一下,嘿嘿,说出来吓你们一跳,我们购买这些更换零件的费用,是整机的数倍之多.明人还真是会赚钱啊!江上燕,你在大明呆得最久,这些武器也很熟悉,你说是不是?在宝清营的时候,这些武器损坏得这么快吗?”

  江上燕摇了摇头.”我在宝清营的时候,那些武器都耐用得很.我请教过明国来的技师,他们说,江南的气候和大明不同,所以这些零件坏得快!”

  “气候不同?当真是笑话.”程务本哼了一声.

  “还有很多啊,除了军事,其它的我也不太懂.但明国这样大张旗鼓的跟我们做生意,给我们贷款,我直觉地就感到不是一件好事.曾郡守,咱们荆湖,用得居然是明国的纸钞?你是亲民官,对这应当比我精通,我想,这也算不上什么好事吧?”

  曾琳点了点头:”程帅,岂知我们荆湖啊,现在大楚繁华一些的城市,基本上用得都是明国的纸纱,咱们自己的制式铜钱,根本就没有人用了啊!这的确不是什么好事.这代表着明人可以用本来一文不值一张花花绿绿的纸,换去我们实实在在的东西.比如茶叶,比如蚕丝,比如绸缎,还有其它许许多多的东西.现在明楚关系好还没有什么,如果有朝一日明楚交恶,那我们百姓手中握有的明国纸纱在大楚就将一文不值,但他们在明国却是实实在在的财富,到了那时候,只怕民心便会倒向明国了.”

  程务本点了点头:”你说得很透彻,就是这个道理.我相信我们大楚也有很多人知道这个道理,明明知道这是在饮鸠止渴,可是却不得不捏着鼻子喝下去,因为不喝下去,我们就挡不住齐人的进攻.我们的财富,在连续数年的战争之中已经彻底失去了,特别是上一次大战,让我们受创太深了.”

  “程帅,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屋里的官员听到程务本的剖析,人人都是脸上变色.

  “我不知道.”程务本站了起来,”我这一辈子都浸淫在军事之上,对于其它的事情,所知实在不多,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些事情!明国现在是全方位的对我们大楚在进行渗透,如果说齐人是摆明车马,明刀明枪的抢,那明人就是不动声色的在挖我们的墙角.我能做的,就是将明刀明枪的齐人挡住,而对于明人这种算得上是正大光明的挖,却是什么办法也没有.所以说,卞无双的到来,也许会是一个转机.他不仅是一个军事家,他还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如果这一次我们真能反攻得逞,能拿回东部六郡,将齐人赶出去,那我们便有了与齐人讲条件的资本,或者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的处境才会得到改观吧!我们大楚只能在夹缝之中过日子,小心翼翼的过日子,一个不小心,就会倾覆.不是亡于齐,就是灭于明.”

  程务本站了起来:”所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以国事为重.勿以程某为念.”

  屋中一片寂静.

  程务本却是展颜一笑:”好了好了,大家也不要摆出这副样子来嘛,马上就要过年了,年前,周济云只怕也没有精力进攻了,他也需要时间来消化,来重整对我们的策略以及攻势,所以这个年,我们是可以好好的过的,每个人都高兴起来,不要一副臭脸,不然我们的士兵们还以为又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呢,这不是打击士气嘛!都走吧都走吧,我也要好好休息休息了.”

  看着程务本背靠在椅子上闭上了双眼,最后面的曾琳与江上燕两人对视了一眼,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也跟着众人退了出去.

  屋里很温暖,外面却很寒冷.从屋子里出来,曾琳忍不住激凌凌地打了一个寒战,伸手拉紧了斗蓬,将自己紧紧地裹进去.院子里白天扫净的积雪,这天黑了还没有好大一会儿,便又覆盖上了薄薄的一层.对于江上燕这种在北方呆了多年的人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对于曾琳来说,这天气,可真是有些难熬.

  “这样的天气,可真是不太合适用兵呢!”曾琳对身边的江上燕道.

  江上燕却摇了摇头:”这点雪算得了什么,河道连冰都没有结,卞无双可是在西部呆惯了的人,那里的天气,可比我们这里冷多了.我们南方人觉得不适合用兵的天气,他们却根本不在乎.”

  曾琳一怔,”你的意思是说,卞无双会在这个冬天就发动战争?”

  “或者是在过年之后!”江上燕道:”因为一月份,是我们这里最冷的时候.但这个温度,对他的两万精锐,根本就不是一个事儿.”

  “这么说,齐人这一次肯定会吃亏了?”曾琳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

  “也许吧!”江上燕眼神中有些迷茫.

  看着江上燕的神情,曾琳叹了一口气:”江将军,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程帅不在了,你还会留在这里吗?”

  迈步急行的江上燕蓦地停了下来,身边的曾琳一个冷不防,却是向前又直冲了好几步,这才停了下来,转头看着江上燕.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江上燕有些痛苦的摇着头.”如果皇上连程帅这样的人都容不下,我不知道我的坚持有什么意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