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三人行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听到如此暖人心脾的话,罗虎罗豹只觉得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这一年多来的酸甜苦辣一下子涌上心头,两人看着卞无双,这个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副帅,只觉得苦日子总算是熬到头了.

  “不要说什么感激的话!”看着两人的神情,卞无双举起手掌摇了摇,”击败齐人,是我们共同的目标,所以,齐人是强大的,这一点勿容置疑,近百年来,大陆之上的主流便是三国抗齐,现在,我们却要独力面对他,那么,每一份能用到的力量,我都会将他们用到极致.你们今天可以从我这里得到好处,但异日上了战场,你们可会拼死一战?”

  “保家卫国,义不容辞,马革裹尸,本是军人宿命!”二人面色郑重,异口同声的道.

  “好,废话就不多说了.现在我军中物资饷银也不多,你们先去找军司马,领五千套战甲武器回去,另外,再带十万两银子回去吧!不多,但总是能让你们过个好年.”卞无双道.

  “多谢大帅!”两人欣喜不已,已是直接称呼卞无双为大帅了.

  “是副帅!”卞无双笑着纠正.”年要过,肉要吃,酒要喝,但是训练也不能拉下.据我所知,你们的整体战力还是很有问题的.以后每三天,你们便要派遣一支部队进入我大营之中与我的部队一起训练,一来是加强他们的战力,二来也是使双方部队能够更加熟悉,将来在战场之上配合起来也更娴熟.”

  “谨遵大帅之命!”罗虎沉声道.

  “好了,都是当兵的,就不要有这么多的繁文缛节了,你知我心,我知你意,去吧,带着东西回去,然后轰轰烈烈的把士兵给我操练起来.二位,丑话说前头,拿了我的东西,到时候达不到我的标准,我可是会翻脸的.到时候第一个追究的,便是二位的责任.”

  “愿立军令状!”罗豹低吼道.

  对于收服罗虎罗豹,卞无双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罗良现在已经失势,罗虎罗豹想在军中有所发展,或者说,要在接下来的连续不断的大战之中保住性命,那便非得找到一个结结实实的靠山不可,否则在这场国之战中,死得最快的一定就是他们这样的人.

  现在看起来罗虎罗豹在荆湖还是受了不少的委屈的,想不到程务本终是还没有咽下当年被罗良取而代之的那一口气.罗虎罗豹的死,卞无双才不相信程务本完全不知情,但他显然是默认了这一件事.

  或者程务本痛恨他们,并不是因为私人恩怨,而是因为他历经二十年打造的东部边军,在罗良手中几乎被葬送得干干净净.如果程务本真还能将罗虎罗豹一视同仁的话,那可真就是圣人了.

  不过这种打压行为,可为卞无双将这二人成功的拢到麾下就扫除了更多的麻烦,卞无双相信,即便自己不给这两人好处,在罗良的授意之下,这二人也会为自己效力,但能到那一个程度,那就很难说了.

  而现在,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要好上许多,或者自己再加把劲儿,便能让这二人将自己引为知音伯乐也未可知.

  相对于罗虎罗豹而言,卞无双更看重的却是大悲城的宿迁.这是一员老将,麾下的两万西军,那也不是现在罗虎罗豹二人的部下能比的.那是一支拿在手里就能用的队伍.

  宿迁在大悲城,连程务本的帐都不怎么买,现在自己到了大慈城,他会来主动见自己吗?如果他不来,怎么办?

  自己是不可能主动去见他的,毕竟名义上,自己还是荆湖防区的副帅,就像是程务本,也绝不会降尊纡贵去大悲城见宿迁一样,这一去,失去的不仅仅是尊严,还有军中的规矩.

  但宿迁这支军队,却又是在自己计划之中必不可少的一支力量.送走罗虎罗豹之后,卞无双倒真是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如果自己能把五万大军尽数带到荆湖来,那有这么多恼心的事,当然,这也是不可能的,就算闵若英再求贤如渴,也不会不留一手.现在两万跟着自己,另外两万让自己的儿子统带,虽然一在东部,一在腹地,隔了上千里,但总算还都在自家人手中.

  卞无双决定在这里多呆几天再去荆湖见程务本,希望这几天能想出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情.相对于宿迁,在荆湖地位更为关键的宁知文,卞无双反而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到了大慈之后,他便直接派了人去见宁知文,希望他来大慈城一会.

  让宁知文来大慈城,他胸有成竹,当然也是借着这件事情,给荆湖城的程务本一个下马威.

  宁知文当然会来.

  三天的时间一晃即过,大慈城的罗虎带着第一批来轮训的三千人已经进了大营,开始了与卞部的联合训练,卞无双相信,自己的部队会给这些菜鸟一个好好的教训.

  三天的时间,足够宿迁在大慈城与大悲城之间跑几个来回了,今天是卞无双决定等待的最后一天.如果宿迁还不来,他就决定启程去荆湖城了.他与程务本之间,总有一晤.只要程务本还呆在这里,那自己的反攻计划,就绝对绕不过这个人去.没有他的支持,反攻也是无法进行的.或者说,程务本只少要默认.

  天上雪花纷飞,地上却是热火朝天.罗虎第一眼看到偌大的训练场上正在操练的卞部人马,就目瞪口呆了.

  因为这些士兵,在这个大冷天里,竟我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短裤,几乎是赤身裸体地在雪地之中挥舞着手中的刀枪,震天的吼声直冲云宵,每个人的身上都是热气腾腾,那是流出来汗水与落下来的雪花交融而产生的水汽.

  再回头看看自己的兵马,罗虎便很有些羞愧了.三天前,他从卞无双这里领了五千套衣甲,回去之后,当即便发放了下去,今天带来的三千人,便是穿着这些新甲来的,原本是想军容整齐的给卞无双一个良好的映象,但在这些赤身裸体的卞军士卒面前,他突然觉得,原来军容整齐也并不是最好的,而这种彪悍和血性才是更重要的,他现在的部下,缺乏的就是这股精气神儿.

  “罗将军不必在意.”面对着罗虎的惭然请罪,卞无双却不以为意:”我的士兵都来自西边,对于冰雪,他们习以为常,对比起我们的家乡,这南方的冬天,真还算是温暖的了.就是有些黏糊糊的让人感到难受罢了,不过习以为常也就好了.”

  “这可不仅仅是不怕冷的问题.”罗虎吐出一口浊气,蓦地大步走向一边自己的部队,他们也正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些赤身裸体的操练中的卞军.

  “卸甲,解衣!”罗虎站在队伍面前,三下五除二,自己先脱掉了盔甲,解开了衣裳,将自己的身体裸露在了冰雪之中.

  卞无双没有去阻止,或者罗虎正在做的,就是他正想要的,与齐军的战斗,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齐人的战斗力,从来都不容轻视.现在多辛苦一点,将来就会少死不少人,就会离胜利更近一些.

  他微笑地看着罗虎带着他的部队,赤裸着身体开始在冰雪之中挥舞着刀枪,转眼之间,皮肤已经泛起了红色.

  身后转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卞无双转头,看着军司马栗群正脚步匆匆而来,脸上却是压抑不住的喜色.卞无双心中一动,莫不是宿迁来了吗?

  “卞帅,大喜!”栗群几步窜到了卞无双的跟前,”宿迁来了.不但他来了,宁知文也来了.”

  “他们两个怎么走到一起去了?”卞无双脸上顿时也浮现了压仰不住的笑容,但又很奇怪这两个人怎么会走在一路.

  “听说是在路上碰上的.”栗群笑道:”宁知文不是隔我们这儿远嘛,所以在接到大帅的信之后便来了,结果离大营十几里的时候,倒是恰好与宿迁撞到了一齐,大帅,这一下可就完美了.”

  “完不完美,还得等我与他们谈过之后才知道.”卞无双道:”宿迁可不是罗虎罗豹,随便给点东西就能收买的.”

  卞无双扫了一眼正在训练场上挥洒汗水的罗虎一眼,转身向着大营之外走去,这两个人,可是需要他亲自去迎的.即便是在程务本的麾下,这两人也是雄踞一方,需要程务本仰仗的实力派.

  “宁将军,久闻大名,今日方才得见啊!”辕门之外,卞无双满面笑容,一揖到地.宁知文也是笑着还礼.

  与宁知文见过礼,卞无双这才转过身来,却是冲着宿迁伸出手去,”宿将军,又见面了,真是难以想象,我们也还有并肩作战的这一天.”

  宿迁耸耸肩,也是笑着伸出手去,两个曾经兵戎相见的家伙,在这一时刻,手却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里面请.”卞无双开心的大笑起来:”这几日,为了等二位,我可是度日如年,不敢相瞒二位,要是二位不来,我可就只能灰溜溜的去求程务本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