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秦乐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老汉的秦腔还在继续,钟镇终于有一点回过神来了,他一把抹干净了脸上的眼泪,转头怒目瞪视着秦风两口子,眼睛里似乎在喷着火.丝毫不在意这两人中的任意一个随便伸出一根小指头便能将他戳得死翘翘.

  他本来就是一个很有勇气的人,要不然在秀水河大之时,他也不会单人独骑向防护最为严密的闵若兮哪里发起攻击.

  当然,在他挨那一拳头的时候,他明白那似乎是一个陷阱,这个身份高贵的女人哪里需要别人卫护了,她卫护其它人还差不多.

  但世事总是这样,当你明白真相的时候,恶劣的结果便已经不可挽回了.所以他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其实钟镇还算是幸运的,因为他虽然现在成了一个废人,但总算还是活了过来,而与他一样的那些秦国大将,现在都已经埋在了土里面,连苑一秋也死了.他在被王凌波治伤的时候,听说了苑一秋死亡的过程.

  苑大将军临阵突破,而明国皇帝秦风居然很有耐心的等待他突破晋级成为宗师之后,才一拳轰死了他.

  那一天钟镇哭得很伤心.因为他已经看到了秦国的结局.

  秦风明明可以很轻易的杀死苑一秋,在苑一秋突破的时候,自身基本上是没有防护力的,但秦风却偏偏给予了他晋级的机会然后再杀了他.这种极度的自信是体现在本身的实力之上的.如果李挚大帅还在的话,或者可以能够击败明国皇帝,但现在,秦国没有人能阻止他.

  今天是钟镇第二次流泪了.他从老者的歌声中,听到了无尽的悲苦,无奈,颠沛流离,衣食无着,那种苦苦求生,生死两难的意境,让他感同身受,就像他现在这样一般.

  他认为这就是明人造成的.如果不是他们想要吞并秦国,战争便不会发生,秦国百姓便不会遭受这些苦痛.

  他眼睛瞪得溜圆,紧紧地握着拳头,呼吸声极其急促,如果不是全身功力尽失,相信他这个时候已经扑了上去了.

  王凌波似乎觉得有些不妙,钟镇的情绪太不稳定了,他手指上夹了一根银针,准备捅钟镇一下,这一针下去,可以让钟镇好好的睡上一觉,这是他的病人,这是他的考卷,他可不想这家伙惹恼了皇帝,然后被皇帝给捏死了.他在这家伙身上已经投入了海量的资本,要是被皇帝恼羞成怒之下给杀了,钟镇这家伙求仁得仁,死得心安理得,自己可就血本无归了.

  再说了,以后想要再找这样一个合适的考卷可就难了.毕竟被宗师轰一拳还能留下命来的人是很稀少的.这要得益于皇后娘娘刚刚突破宗师之后,对于力量的掌控还不太熟练,一拳下去,还有不少的力量分散逃逸了,这才让钟镇捡了一条命回来.

  像皇帝陛下这样的,一拳下去,啥都没有了.

  所以说钟镇是很幸运的,他王凌波也是很幸运的.或者这副考卷也就是独一份儿了,可不能让他死了.

  正准摆捅一针呢,皇帝陛下的眼光却瞟了过来,只看了他一眼,王凌波便老实了,低眉顺眼的开始吃东西,喝酒.既然皇帝皇后都被别的东西吸引了,那自己不妨多吃一点,多喝一点,大出血是肯定得了,但多吃回一点本来,也可以聊以慰藉一下自己严重受伤的心灵.

  “秦乐粗犷,厚重,质朴而又本真,果然了不起.”秦风一仰口喝尽了杯中殷红如血的美酒,瞟了一眼钟镇:”听起来,似乎他们以前的日子很不好过.你们秦国朝廷,似乎对老百姓不太好呢!”

  钟镇正鼓足了劲准备发难了,当然,现在他只能用嘴巴.但秦风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好像王凌波手里的那一根针,一下子将鼓鼓的气囊给戳穿了.

  似乎那老者现在所唱的都是战前的事情.那时候,似乎秦明还没有开战呢.

  秦国人的日子一直就不好过,穷,是对他们最直观的感受.钟镇是从落英山脉的军队之中调过来的,对穷,有着更直观的映象.食不裹腹,衣不蔽体,似乎是占据他脑子里最多的东西.当然,作为领兵将军,他还是过得不错的,不过像他这样有本事却没背景的人,爬上来一路的艰辛,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也.

  可是穷不是秦国人的错啊,是楚国人的错,是齐人的错,甚至还有前越人以及现在明人的错,要不是他们一直虎视眈眈,不停的与秦人发动战争,秦人怎么会这么穷.

  钟镇用力地纠正着自己脑袋里有些大逆不道的想法.

  一阵锣鼓家什响过之后,缺了几颗牙齿的老者换成了一个半大的小子,声音清亮了许多,这一次却是在唱着战争给老百姓造成的苦痛.

  这让钟镇再一次愤怒起来,又开始狠狠的瞅着秦风.但慢慢的,他的眼神就尴尬了起来,因为半大的小子唱的是朝廷因为战争开始横征暴敛,加收赋税,地方官员豪强巧取豪夺,掠夺财富,一个又一个的秦人家庭失去自己微不足道的财产,沦为流民,一个又一个的壮丁被迫拿起刀枪,走上了战场,然后,带回来的是死亡的消息.

  半大小子唱得很投入,情感极其投入,将一副副因为战争而造成的惨烈景象,生动地展示了大厅之中每个人的面前,整个大厅里都充满着较为沉痛的气息.

  砰的一声,大厅里传来了杯子砸碎地上的声音,一个破锣嗓子张嘴破口大骂了起来:”这秦国皇帝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如此盘剥治下,秦国焉有不亡之理?”

  “不错不错,我等幸甚,生在大明.”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好在我大明王师已经将大部分的秦人从那个残暴的秦王手中解救了出来,明天一开春,只要攻下了雍都,秦国也就不存在了,到时候都成了我大明的百姓,日子自然就好过起来了.”

  “唉,日子过得这么惨,当真是闻所未闻,看来这一次我去那边的商队,得让他们多带一些粮食,好歹也救济一下这些人.陛下说过,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咱们赚了钱,也有责任让这些人过得好一些啊!”

  “这话说得好.”又有声音加入了进来,”将这些秦地上的百姓救过来,然后帮助他们发家致富,然后我们的东西便能卖得更快,啊呀呀,这是不是就是陛下所说的良性循环之道呢!”

  “不错不错,咱们也的确得想法子让那些穷得要命的秦人快点发家致富,不然以后我们的东西卖给谁去啊?他们有了钱,才会买我们的东西嘛.”

  “听说现在秦地那边还乱得很,好多人成了土匪,打家劫舍,凶得很.”

  “怕什么?咱们有护卫,再说了,天武和明威两个镖局不正在哪里剿匪么?”

  “可怜见的,那些流匪原本也是一些良善的百姓,都是被逼的.落在天武明威的手中,可够他们受得了.也不知能活多少?”

  “这你可就错了.我得到的消息却是明威和天武一般的都是抓活的,因为活得才值钱.除非是罪大恶极的他会被干掉.虽然是土匪,但也不准滥杀,听说这是朝廷的底线.陛下说了,人丁才是最值钱的.所以你便放心吧,这些被抓住的流匪,最多也就是劳教几年,然后便会放他们回去.”

  下头大厅里热闹得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商量着如何去秦地赈济,如何在那里去开一些工坊等等帮助秦人发财的大计,当然,最终的目的,还是要抢着去那边占领市场,以便以后赚更多的钱.

  包箱之中的钟镇现在听得是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下面的好像都是些商人,但他们现在正在商量着的却是秦人官府都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这些敌国的家伙,居然在谋划着如何让秦人过上更好的日子,然后好从他们身上赚取钱财.

  这让钟镇很难堪.

  秦风有些好笑地看着难堪的钟镇,又不无得意地瞟了一眼闵若兮,最后才落在紫萝身上:”紫萝,刚刚他们所说的那些话,我有说过吗?似乎不是我说得吧?”

  紫萝掩嘴轻笑:”陛下,现在很多当官的啊,在办事的时候遇到困难的时候,便会拿这个出来,只要一句皇帝陛下说过要怎样怎样才能怎样怎样,很多问题便凶刃而解,所以官员们也就越来越喜欢用了啊.用得多了,传得广了,大家便都以为陛下您当真说过这些话.”

  “假传圣旨啊!”秦风笑嘻嘻地道.

  钟镇吃惊地看着秦风,不管在哪里,似乎假传圣旨都是很严重的指控吧,但看起来秦风似乎并不太在意.

  “不过我喜欢.”

  又一句话让钟镇不淡定了起来,明国的皇帝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

  下面的秦腔又换了人开唱了,这一次出来的却是一个穿着打扮都很靓丽的年轻女子,唱得却是明国大军打了过来,赶跑了秦国官员,抓住了劣绅地主,整个情绪却换成了欢喜,憧憬,希望.原本沉重的乐曲现在也显得欢快了起来,台上那些原本像别人欠了他们无数钱的乐人,也一个个都满脸笑容.

  钟镇彻底迷惑了.

  乐由心生,他能感受到得,这些人是真的高兴,而不是因为在大明的都城便刻意的来拍明人的马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