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金黄的馒头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秦风脸红红的,两碗烈酒下肚,让他通体舒泰.似乎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脑子比起平时来,似乎要更活跃,相比坐在皇宫之中处理那些看起来永远也处理不完的奏折,还是在军中与这些五大三粗,说话没遮没拦的军汉们相处更加能让他感到愉快.

  将军们说话总是直来直去,有时候甚至会很粗鲁,不像政事堂的那些老爷们,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他们会瓣开了揉碎了翻来覆去的绕上好几个大圈子才将最终的意思说出来了.有时候让秦风觉得很头疼.难道就不能更直接一点吗?

  兮儿因为自己的这一些不满嘲笑自己书读得太少了,可书读多了就应该这样讲话吗?这太浪费时间了.

  但秦风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这一点,所以他还是觉得与军汉们在一起会让自己更开心一些.

  坐在烧得正旺的炭火之前,他兴致勃勃地拿着火钳夹着一个馒头翻来覆去的烤着,将馒头的皮儿烤得金黄,然后小心地撕下这层金黄的的皮儿塞进嘴里,嚼得卡巴作响,然后继续将重新变得白生生的馒头放在火上慢慢地烤着.

  陈志华坐在他的对面,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吃过,但似乎很好吃的样子.陈志华可不是普通人家出生的贫家子,他的老子在以前的大越可是位高权重的大将军,在吃喝之上,陈志华可从来不会亏了自己,像现在这样亲自烤馒头的事情,他还真没有做过.

  “上一次你老子从马尼拉回来,我让你回去见一面,你也不去,难道就不想你老子吗?”秦风满意地看着又被烤好的一层馒头,小心翼翼的用两根指头撕了一块下来放进嘴里.

  “那时候我们刚刚抵达这里,军务多得末将每天只能睡上那么一两个时辰,一旦那个时候我离开了,只怕这里的事情又要混乱上一段时间,这可不行.”将手里的馒头转着圈地烤着,陈志华答道.他的烧烤技艺明显要比秦风低了一个档次,馒头有的地方还没有烤好,有的地方却已经快要变成焦炭了,不过他仍然很愉快地将这些焦炭塞进嘴里嚼着,嘴唇因此而变成了黑色.

  能与陛下这样在一起闲话聊天,是自己地位的一种体现.这让他心情更愉快.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从小在军营长大,而且是地位极高的少将军,他当然能够体会权力带来的妙处.

  自然,现在的自己虽然也是大将军,却与父亲以前的那个大将军不可同日而语,那时父亲麾下的军队,可以说是陈家的私军,忠于父亲更甚于忠于大越朝堂.父亲跟着洛一水造反的时候,麾下军队是二话不说,操着刀子就跟着父亲出发了.

  大明的军队只有一个忠诚的对象,那就是眼前年轻的皇帝,自己这个大将军只是这支部队的指挥者,只要皇帝愿意,他随时可以换掉自己而让另外一个人来指挥这支军队,却不会让下面的军队感到有任何的不适.

  自己只是一个指挥者,而不是一个拥有者,对于这一点,陈志华是很清楚的.

  要想自己一直拥有这种权力,当然自己就要表现出相应的价值,自己不缺能力,只要足够忠诚,建立足够的功勋,那么那所是像杨致这样深受陛下宠幸的家伙,也不可能取自己而代之.

  “况且既然知道父亲安然无恙,而且有了固定的落脚点,那么以后有的是时间相聚.”陈志华重新将被撕了皮儿的馒头放在火上烤着.”其实比起父亲,我更思念母亲一些.”

  秦风大笑起来,比起陈金华,陈志华这个哥哥,当真是要更成熟一些.

  “狼就是狼,不管走到哪里,他们总是吃肉的.”秦风悠然道:”当然,洛一水和你父亲他们就凭着那点跟他们渡海的人马,能做到今天这一地步,的确让我很惊奇.所以,能帮他们一把,我自然要帮他们一把.”

  陈志华诧异地抬头看着皇帝:”陛下,难道以后不应该将那片区域也纳入到大明的日月旗下吗?我想父亲他们不会拒绝的,不管他们在马尼拉能做到什么地步,他们终究是少数派.”

  秦风摇着头:”志华啊,这世界太大,不是每一块地方都是我们需要征服的,我们可以通过很多其它的办法,让我们的意志得到体现.瞧,现在的马尼拉不就是这样吗?等到洛一水和你父亲掌控了马尼拉之后,我们可以通商,可以结盟,总之,有很多办法让那一片地方成为我们的助力,武力去征服,并不是一个太好的办法,至少在很多年之内,我们没有这个能力.那里可不像这片大陆.”

  馒头只剩下了小小的一团了,秦风干脆将他们都塞进了自己的嘴巴,嚼巴嚼巴吞了下去,又喝了一口温热的茶水将嘴里碎屑冲到肚子里,搓了搓手,在陈志华有些诧异的目光之中接着道:”这片大陆,虽然一分为四,但说到底,以前大家可都是在一面旗帜之下过活的,大家同文同种,说着一样的话,写着一样的字,所以对于一统之战,大家并没有什么不适,甚至很多人还会认为这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是天下大势.你瞧我们吞并秦国,上至那些带兵的将领,管理地方的亲民官,下至普通的黎民,大部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激烈的反应.但这样的事情套到海外,可就不大一样了.”

  陈志华若有所思.

  “那里的人,长得跟我们不大一样,说的语言不一样,文化习欲迥异,甚至边信仰的神都不一样,咱们真要大军压境,或者一时会凭借着强横的武力得到那里的权力,但反抗只怕绝不会停止.”秦风道:”单靠武力的话,只怕会让我们陷入一个大大的泥淖之中拔不出身子来,我可没有这么多的精力,我们的主要目标,还是要放在这片大陆之上,吞并楚国,击败齐国,这只怕就要花费我很多年的时光,然后呢,当然是要将这片大陆变得富强起来,这要花费的时间只怕比我击败齐国一统大陆要花的时间更长一些.”

  “陛下所虑极是,相比起大陆,那片区域的确是鸡肋了一点.”陈志华点了点头.

  “洛一水和你父亲在哪里如果能够成功,便给了我们一个不错的支点.”秦风笑了起来,”他们在哪里是少数人,不过他们却想站在那些人的头顶之上,一时之间自然是可以的,但时间一长,必然会让那里的人心生不满而想反对他们,这个时候,洛一水就必须需要我们的帮助才能站稳脚跟,而这,就已经足够了.我们利用这个支点,将自己的影响力渗透到那里,既要让那里的人明白我们不会占领那块地方奴役他们,也要让他们明白,我们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真要惹怒了我们,大军一发,顷刻之间便会让他们身死族灭.有了这个基础,我们便可以没有多大阻碍地在哪里传播我们大陆的文化,渗透我们的价值观念,一点一点的改变那里人根深蒂固的本土观念,从而让他们成为我们绝对的仰慕者.让他们有了不能解决的事情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来向我们求助.这就足够了.”

  “当一个仲裁者而不是控制者.”陈志华两眼发亮.

  “说得对极了,这样我们的收益,不见得比占领那里弱,但却少了太多的麻烦.”秦风点了点头:”更何况,我一直对于更西方的那些国家保有警惕,你瞧瞧,他们能生产出那样香甜的美酒,能造出那样美仑美焕的琉璃,还有那些巍峨的战舰,这就说明了他们的实力,并不比我们差啊,大海阻隔了我们大打出手的可能,但你能保证有一天,不会有如云的战舰来光临我们这片土地吗?”

  “或者我们可以先打过去!”陈志华眼露凶光.

  “这也是一个选择,不过那是很多年后的事情了,我们的水师,现在可还没有大规模远航作战的能力.”秦风摇了摇头:”而遥远的西方的那些势力,却早已做到了这一点.这也是我作出大力支援洛一水和你父亲的原因之一,现在我们需要一个支点依托作战,确保我一统大陆的步伐不会受到外来力量的干扰.”

  “陛下深谋远虑,臣拜服.”陈志华由衷地道.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秦风摊了摊手,”凡事想得远一点,提前作好一点准备,总好比事到临头,手忙脚乱要好很多.”

  “真希望有一天,我能擎着我们的大明日月旗,却西方的那些国度瞧上一瞧.”陈志华偏头看着一边案上摆着的那些亮丽的酒具,眼中闪着亮晶晶的光.

  “这玩意的确不错.我已经让宁则远这一次远航去探听一下这东西是怎么弄出来的.如果有可能,搞几个工匠回来.”秦风笑道:”你是不知道,兮儿对于这样的东西,那是没有一点抵抗力,喜欢得不得了.这东西贵得很,如果我们自己能造出来,那么便又多了一大财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