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离去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半年多的时间,杨致的内力修为长进有限,但对于武器的操控却倒是更加纯熟和诡异得多了,飞起的十数支长枪竟然还能在空中转弯躲避对手的格挡然后将敌人击杀当场,而两配诡异的小剑隐藏在这些大家伙之中,更是无上杀器,等到对手发现危险到了眼前,却已是避无可避了.

  杨致从来都是乱战之中的高手,这世上,也许除了毕万剑之外,再也没有人能像他那样一次性的操纵这么多的武器发起攻击.而与这些武器相比,他手握的黑色大剑杀人就更恐怖了一些.黑色大剑无锋,沉重无比,但偏生遇到重武器的时候,却削铁如泥.一柄本来应当走灵巧路线的剑,在他手中,却是被当成了大刀,横砍竖劈,一剑下去,统统断为两截,血雨纷飞之中,杨致像一只人形凶兽,竟是让他一人生生地稳住了一段数十米长的战线.

  黑剑重,拙,小剑灵,诡,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

  杨致是真急了眼儿了.没有完善的各种类型的武器搭配,障碍阻隔,步兵碰上骑兵那是真的麻烦,整个战阵已经被对手削薄了一层,迫使新二营不得不更加收缩阵形以抗击骑兵强大的冲击力量.

  杨致不得不将他麾下的所有悍将集中到了一起在第一线硬扛,好让步兵们能尽快地组织起第二道防线.

  一百余名他从霹雳营带过来的决死营高手们,在这一阵子硬扛着,又有差不多二十人倒在了铁骑冲锋的途中.以这些人的功夫,在战马临身的那一时间本来是可以或逃或躲的,但只要他们让开,身后薄弱的步兵层,便会被骑兵冲开,好不容易得来的一点缓冲便又会荡然无存.

  他们只能硬扛,硬扛的结果,自然就是战死在最前面.一个人的武道修为再强悍,能挡得住一匹战马加骑士的冲击,也不可能挡住第二个,第三人.

  大呼酣战的杨致仍然分出心来在观察着整条战线,每一个好手的战死都让他心痛不已,这些人从大盗,悍匪的角色,一点一点地被转化成为守纪律,敢死战的优秀战士,没有人知道他为此付出了多少的努力,武力镇压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点手段,他投入的可是真正的感情.而现在,他们正一个接着一个的战死在自己的眼前.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没有人后退.

  当雷暴一锤将一匹战马捶得脑浆迸裂倒地而亡的时候,狂潮一般涌来的雷霆骑兵终于左右分开,绕开了这惊风骇浪之中却仍然昂然毅立的顽石的时候,新二营的步兵战阵已经重新组建了起来.

  幸存的弩机被搬运了阵地的中间,一台台霹雳车重新开始鸣叫,强弩的弩箭再次呼啸而出,雷霆军的指挥军官知机的后撤了.

  连续数波攻击都没有扯开敌人的防守,那接下来稳定下来的步兵,便会展开凌厉的反击了.而失去了速度优势的骑兵,此时将不再占有绝对的上风.

  除非他们有耐心在这里与步兵展开猫捉耗子的游戏,慢慢的袭扰,每一次投入一小部分兵力来让这些步兵得不到一丁点时间的休息.

  不过这种骑兵对付步兵的经典战术,在眼前这个敌人面前似乎有些困难.他们的阵中的将领特别凶悍,派的人多了,将无法有效躲避敌人的远程武器的攻击,派的人少了,那个变态的明军主将和他那些凶悍的将领们便足以让袭击者有去无回.

  明明要亏大本的生意,自然是不做的.

  这支数千人的骑兵干净利落的退走,没有对杨致的新二营再看一眼.对于新二营的攻击,只不过是他们进攻途中的随意一环,只要让他不能干扰到大军的前进,这就足够了.现在大军已经离去,他们也没有必要再与眼前这支明军纠缠了.

  他们的目标是双联城的后勤辎重大营.

  雷霆军风一般的退走,新二营上上下下不由得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一场仗打得时间并不长,却是新二营自组建以来碰到的最大的一场危机.如果对手真要与新二营纠缠下去的话,只怕最终能活下来的人不会太多.

  雷豹一边吐着血一边有点踉跄的走到了杨致的身边,刚刚最后数击,他可是硬扛了奔马的冲击,马和马上的骑士倒是被他干翻了,可他也受了不轻的伤.

  “老大,现在怎么办?去追吗?”抹一把嘴边的血,他问道.

  杨致将黑剑插在身前,同样是气喘吁吁,一次性的操纵这么多武器,同时还挥舞着大剑左冲右杀,对他同样是一个巨大的消耗.

  “追个屁啊!我们是步兵,没有了严密的阵形,没有远程武器的压制,跟骑兵对冲,找死啊?我们真敢追上去,他娘的雷霆军杀一个回马枪,咱们全玩完.”杨致没好气地道.

  “哪现在咱们怎么办?就呆在这儿?”雷豹道.

  “当然不.”杨致冷笑:”雷霆军倾巢而出,雍都城无比空虚,而且敌人的目标摆明了就是要去袭击双联城以及那里的后勤辎重的,为了配合他们的袭击,我估摸着雍都城里的那些青壮军队也会开始出城攻击我们的部队,阻挠我们部队的回援双联城,咱们收拾收拾,受了伤的都留在营地里养伤,还能跑的都跟着老子去打雍都城.雷豹,却清点一下,还能上战场的有多少人?”

  雷豹屁颠颠的跑去清点人数,杨致拄着黑剑,看向双联城的方向,陈志华啊陈志华,这次你可要扛住罗,千万要保住后勤辎重大营,否则咱们可就要功亏一篑了.

  在双联城哪里,只有陆丰的矿工营和陈志华的中军巨木营,虽然都是大明的老营,而且都在防守之上有着极为强悍的战斗力,但要应对数万雷霆军的冲击,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为重要的是,雷霆军的目光或者不是为了击败明军,而单纯就是为了破坏后勤辎重营.这仗就显得更难打了.

  不对啊!杨致脑子中突然灵光一闪,陈志华为什么会将两个防守能力最强悍的部队摆在双联城附近,而且还将马猴给不知调到哪里去了.

  马猴在哪儿?

  对了,还有于超的追风营,也好外没有听到消息了,他在哪里?

  双联城该不会是陈志华为秦军设下的一个陷阱吧,要不然,久经战阵的陈志华怎么会在攻打雍都城的时候,犯下如此多的莫名其妙的错误.

  操你娘!杨致在心里骂了起来,当心你跟老子一样,钓鱼钓上一条大鳄鱼,自己没有被吞下去反而被噎死了.

  矿工营,巨木营,就算加上于超的追风营和马猴,也不过两万出头的人马,想要对付数万雷霆军,力量还是单薄了.

  他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管不了那么多了,自己这些步兵,即便拼死跑回双联城,也帮不上多大的忙,更何况还要担着半途被雷霆军骑兵击溃的风险,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去雍都城.这样的话,就算陈志华哪里失守,只要前头夺得了雍都城,那秦军便也失去了老巢,接下来大家半斤八两,都成了没有根基的军队,接下来就只有混战成一片了.

  真要成了这般模样,杨致觉得明军获得最后的胜利还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付出的代价,很有可能要比预想的大得多.

  “老大,咱们能战的士兵还有三千余.这一仗,我们死了上千兄弟,还有近接一千左右的兄弟受了伤,接下来帮不上忙了.”雷豹脸上很是痛惜,死去的上千人中,还包括了数十名当年决死营的好手,他们可是战斗在最前沿,生生的用生命为后面的步兵争取时间重新列阵.

  “伤兵留守营地,其它的人,跟我走.”杨致抽出了地上的黑剑,脸色冷厉.

  虎牢新军第二营在杨致的带领下,向着雍都城方向开始急速行军.刚刚的损失让每一个新二营的士兵都无比的窝火,现在他们急于投入新的战场,准备将这股窝囊一口气倾泄到敌人的脑袋上去.

  而此时,在远离战场的一处地方,数千雷霆军却静静的立在原野之上.马超满面泪光,往着双联城的方向跪了下来.

  “父亲,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希望的,我马氏一定会卷土重来,终有一天,我会回来的,我会收复雍都城,再建我大秦.”

  一边的苗公公上前扶起了马超:”太子殿下,走吧,陛下用雍都城和无数战士的性命为殿下您争取到了离开的时间,我们不敢有一丝耽搁的,只有进了落英山脉,过了井径关,那才是真的安全了.”

  “我们走!”马超一跃而起,翻身上马,带着五千雷霆军迅速远离了战场.

  而此时,雍都城的数个战场之上,明秦两军数十万人马都投入到了激烈的战斗之中,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一支骑兵已经离开了这片土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