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血肉飞溅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许三妹看到了双联城灰扑扑的城墙.这个时候,她胯下的战马的速度也开始急剧的下降,口鼻之间已经有白沫冒出,再神骏的战马,被她这样鞭打着狂奔数十里,体力也已经到了极限.身形一掠下马,许三妹如风一般的向着双联城奔去.

  杨致之所以让许三妹来报信,便是因为她的轻功是新二营之冠,这样的时刻,哪怕是早赶到一丁点儿时间,也是好的.

  “敌袭,敌袭!”许三妹拼命的叫喊着向前狂奔.

  然后,她看到了双联城下一道道的沟壕,一条条的胸墙,一个个的拒马,鹿角,还有一根根隐伏着的不易为人所察觉到的离地仅有半尺的铁丝.

  “来者止步!”前方,一名军官大声喝止着许三妹.

  许三妹如同没有听到他的喊声,掏出一面铁牌,高高举起,”我是新二营校尉许三妹,我要见大将军,敌袭!”

  如同一片被狂风刮着的秋叶,许三妹瞬间便掠过了一道道障碍,向着双联城跑去,在那些障碍之后,他看到了一名名严阵以待的士兵.

  “是许三妹!”有人在大声叫喊着,”放别箭,让她过来.”

  军队之中甚少有女子,即便是明军之中,女人也大多为医师之类,现在双联城有不少女人,从事的也都是护理以及后勤方面的工作,像许三妹这样身披甲胄作战的人少之又少.更何况还是一名中级军官.

  所以许三妹在这一带的明军之中还是颇有名气的,认得她的人极多.毕竟军中三年,母猪塞貂婵,对这些血气方刚的男人来说,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女人在自己眼前晃荡,还是很赏心悦目的.

  许三妹脾气烈得很,一言不合便会大打出手,这性子也合军中好汉们的心思,所以许三妹倒不折不扣是一个名人.

  此时的许三妹,只穿了一身贴身的短打衣服,身上的盔甲早在奔跑的过程之中被她撕扯开扔掉了,只是为了减轻战马的负重,现在她狂奔而至,这曼妙的身材可就在众人眼中显露无遗了,一排排的士兵齐唰唰地跟着她奔跑的路线移动.

  许三妹却是顾不得这些了,看起来双联城并不是没有防备,这让她放心不少,但她还是要在第一时间见到大将军陈志华,来袭的不是少量敌人,而是整整数万雷霆军啊.

  “大将军就在城头之上!”一名牙将看着许三妹的背影,忍不住大声提醒道.

  许三妹向前,仰头便看到了城头之上的陈志华,身形猛然掠起,在城下一名士兵的肩头一踩,身体便冉冉升起,力气将尽的时候,手腕一抖,一柄长鞭骄龙般掠出,攀在了城垛之上,手腕用力,整个人便翻上了城墙.

  “大将军,雍都城中雷霆军倾巢而出,转瞬即至了!”单膝点地,许三妹大声禀告道.

  “知道了!杨致哪的情况怎么样?”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不是陈志华的声音,许三妹愕然抬头,这一看,整个人却是傻了.

  站在她面前的不是陈志华,而是大明帝国的皇帝陛下.她跟着杨致是见过皇帝陛下的,皇帝陛下的年轻,曾经让她感叹不已,映象深刻.

  “陛下!”她震惊万分地看着对方.

  “马越倾巢而出,正是我想要的.”秦风微笑着道:”杨致那里如何?顶得住吗?”

  许三妹有些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回禀陛下,末将奉命前来报信,杨将军说要拼死抵挡,新二营纵然不畏艰险,只怕也难以挡住对手,恐会损失惨重.”

  秦风点了点头,道:”你起来吧,双联城这边早有准备,不会有事.至于杨致哪里,按我的估计,会有损失,但马越志不在他,不会老纠缠着他不放的.”

  “是,陛下,请陛下允准末将返回新二营.”许三妹站了起来,低声道.

  “回去?”秦风哈哈一笑,扬手指着远方道:”你瞧瞧,你还回得去吗?”

  许三妹转头,便看见视野的尽头,黑压压的骑兵已经出现在眼中.闷雷般的马蹄之声滚滚传来,大地似乎都在颤抖.

  “数万骑兵的冲击,这样的场面可真不常见!”秦风笑顾左右:”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了.”

  “请陛下坐镇双联城,臣这便去后勤辎重大营那里指挥作战!”陈志华向秦风行了一个军礼,禀告道.

  “去吧去吧,贺师,霍师,您二位也跟着陈志华一起去吧!秦军的第一目标可就是我们的后勤大营呢!咱们是诱敌,可别真让敌人得了手.”秦风笑着对身边两个人道.

  许三妹这才看到秦风一左一右两个身着便装的人.听到皇帝的称呼,她哪里还不明白这两人是谁?

  大明的两位宗师级高手,贺人屠与霍光.霍光做过一段时间的兵部尚书,她见过一面,有一点映象,但贺人屠却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想这一次居然也到了双联城.

  皇帝陛下胸有成竹,看来是早已经料到敌人会来了,许三妹心头一松,却旋即又紧张了起来,早知如此的话,新二营干嘛还要挡在敌人的路上,早早缩回去,岂不是可以少很多损失?

  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忧怨地看了一眼皇帝.

  明军重点布防是在后勤辎重大营那边,骑兵攻城是弃己所长,双联城,恐怕他们只会派出一支兵力来牵制,主要的部队肯定要去打距离双联城数里之外的后勤大营.

  而明军的歼敌主战场也放在哪里.矿工营和巨木营都布置在哪里以逸待劳.陈志华期待了数月之久的城外决战,终于如他所愿一般到来了.

  远处的黑线终于在众人的眼中汇聚成了一片黑色的海洋,大旗招展,呐喊震天,耳中几乎再也听不到别的什么,只余下喊杀声与马蹄声.

  “果然是去打后勤辎重营啊!”秦风呵呵的笑了起来.

  陆丰很开心,终于又捞到他矿工营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一路从虎牢打到了雍都,真轮到他矿工营上阵的机会微乎其微,作为一支全披甲的重型步兵,他们的速度实在太慢,也只有在特定的战场环境之下才能起到巨大的作用,平时还真轮不到他们耀武扬威.

  仗都让别人差不多给打光了,一直以来,他们在前线就是干吃饭不干活的一个战营,最大的作用就是驻守着后勤辎重大营,这已经让陆丰受到了无数嘲笑,特别是杨致那个混帐小子,每一次见到自己,就会大声的称呼自己为后勤将军,真正是气煞人也.

  现在,自己又可以发威了.

  矿工营的阵前,一架架没有马的马车车架子被组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简单的防御阵地,这些马车的骨架可不是木头,而是铁制,平时驼马拖着装载士兵们身上的披甲,战时利用一组组的铁搭扣扣在一起,马上就能变成御敌的障碍,而在他们的身后,便是黑黝黝的全身披甲的矿工营士卒.一柄柄斩马刀高高竖起,构成了一片闪着寒光的刀林.

  更远处,是霹雳火以及强弩组成的远程打击武器.

  这样的战斗,便是矿工营的主场.

  望着大海潮水一般汹涌扑来的敌骑,陆丰心中只有兴奋,竟是没有半份惧怕之意.

  “来吧,来吧!我的大刀饥渴已久!”他大声的嗥叫着,引来周围与他一样全身披甲的士兵们的哄堂大笑.

  轰隆隆的声响从他们的身后爆响,一台台的霹雳火开始了攻击,密密麻麻的通红的铁弹飞起到空中,然后变成了一颗颗燃烧的火球,呼啸着飞向远处那咆哮的黑色海洋.

  强弩特有的尖啸之声划破空气,在空中闪出道道残影.远处的黑潮如同遇到礁石,被击打出片片空白,但瞬间又被更多的黑色补上.

  “壮观!”陆丰大吼着,哗拉一声拉下了面甲:”矿工营,准备接战!”

  雷霆骑兵伏低了身子,拼命的摧动着战马,向前,再向前,愈向前,愈安全.

  他们将速度加到了极致,直到前面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障碍物,矿工营的马车架子.

  马车架子并不高,战马轻而易举的一跃而过,但马车架子之后,却不是平地,而一道宽约数米的壕沟.挖沟的人深悉战马的纵跃距离,即便是再神骏的战马,也不可能在越过马车架子之后还能跳过壕沟.

  率先跳过来的骑兵毫无意外的跌落在了坑里.

  矿工营的士兵在这一瞬间便动了.

  高举的斩马刀重重落下,那些在坑中还是努力挣扎着的雷霆骑兵立时便被分成了一块一块的血肉,被填充进了沟内.

  第一排挥刀,刀刚刚落下,第二排已是越过了他们站到了沟沿边,此时,空中第二排骑兵正飞越而来,这一次,所有的斩马向是砍向空中.

  半空之中血肉飞溅,一匹匹战马连同他们的骑士在空中便被劈成数截,也有矿工营的士兵吃不住反震之力而被震得倒飞出去.

  连接三波,本来不太深的壕沟转眼之间便已经被血肉填满,第三排的矿工营士兵已是踏着这些血肉冲了出来,站到了马车架子之后,第三次挥起他们的大刀.

  然后是第四排,他们跃上了马车架子,此时他们的高度已经不下于骑兵,挥刀,溅血.

  第五排矿工营的士卒奔跑了起来,一脚踏上马车架子,然后高高跃起,泰山压顶的劈下他们手中沉重的斩马刀.

  犹如一个刀轮,矿工营飞快的旋转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