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破城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杨致终于看到了雍都城巍峨的城墙,,也看到了城下正在搏杀的两支军队.

  天亮时分,当马越率领数万雷霆军向着双联城以及明军后勤辎重大营发起攻击的时候,陈修风也带着城内十数万青壮倾巢而出,四面出击,向围城的明军发起了疯狂的攻击.

  然后,陈修风就真切地体会到了明军强悍的战斗力.这么长的时间一来,明军攻城,陈修风守城,一攻一守,他有着城墙依托,有着城墙之上无数的防御攻城的武器,他只是感到明军很难对付,但现在他们出城了,面对面的与对手野战,他感到的却是恐怖.

  在每个方向之上,秦军都占据着人数上的优势,但这,并没有转化成战场上的优势,胜势.秦军更像是一群群张牙舞爪的野猫,虽然竭力露出自己的牙齿,挥舞着自己的爪子,但却无力改变自己的弱小,而明军人数虽少,却结结实实是那傲啸山林的猛虎.

  一百只猫联合起来,也打不赢一只年青力壮的老虎.

  主动进攻者很快就被击退,人数更少的明军肆无忌惮地穿插,分割,将秦军切割成一块一块然后快意地将他们击倒.

  陈修风只能后退,一直后退到城墙之下,城上,他还留着一些部队以防万一,原本他打算着万一不敌,他再撤回城中去固守,但真正交手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真是想多了.

  撤回城中去,已经成了一种奢望,因为那样的话,明军一定会随着他们一齐杀到城上去.

  他下令留守城中的将领拉起了吊桥,关上了城门,他指挥着出城的士卒以城墙为依托,靠着城上的支援苦苦支撑.

  现在他只能希望皇帝马越能够奇袭成功回军前来支援,或者他面前的明军得知双联城被袭的消息之后回师救援.

  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摆脱困境.

  杨致抵达雍都城的时候,正是明军将秦人死死的压着打的时候.

  “老大,前头是野狗的苍狼营.”雷暴凑了过来,”苍狼营的战斗力当真名不虚传,天啊,那个赤着膀子的家伙是谁,太生猛了.”

  “还能是谁?除了野狗那个家伙,谁会犯神经病在战场之上光着个膀子!”杨致没好气地道.

  “秦军顶不住了,咱们再上去加一把力,这一段城墙可就守不住了,马上就能破城!”雷暴擒着两只狼牙棒,跃跃欲试.

  “嘿嘿嘿!”杨致突然笑了起来:”反正秦军已经顶不住了,咱们就不要去和野狗老大抢功劳了,那老小子打红了眼,咱们要是冲上去说不定他连咱们一起揍了,咱不去抢他的人头,咱们去攻城!看到没,秦将顶不住野狗了,正在将侧翼的兵马往中路调动,侧翼完全空虚了,这个时候咱们冲上去,哈哈哈,直抵城下.”

  雷暴瞠目结舌,似乎老大的这个主意,才是不折不扣的抢了野狗的功劳啊,野狗打生打死半天,眼见着收获在即,结果自家老大冲上去第一个破了城,这桃子摘得,只怕接下来两家主将非得干仗不可.

  不过自家老大可是九级大高手,野狗虽然也厉害,但貌似还及不上自家老大,野狗将军是皇帝陛下心腹,兄弟,但自家老大的背景可也不差啊,还是当今大明太子殿下的干爹呢,较起劲来,谁怕谁啊?

  “老大说得对.就这么干!”他露出了钦佩之极的神情.

  “老子这一次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要是不在这里找补回来,怎么对得起咱们死伤的兄弟!”杨致阴沉了脸,吼道:”全军出击!”

  只余下三千多人的新二营在杨致的带领之下,如同一支离弦的羽箭,穿过战场,直插雍都城.当秦军发现这支突然出现在战场之上的部队之时,大惊失色之下,却也只能临时调动了一支小部队前来阻截,但那里是现在含羞带愤的杨致的新二营的对手.

  杨致冲锋在最前头,双手握着他的黑色巨剑,十几柄长枪飘浮在他的身前,跟着他飞奔的身影在前头猛戳,当真是势不可挡.

  在杨致的身后,是雷暴等一批从决死营跟过来的武道高手,这一批人在前面开路,跟着后面的普通士兵几乎毫无压力,任务就是剿灭前边在长官们手上侥幸逃出生天的一些幸运儿们.

  野狗光着膀子杀得正畅快,他穿不穿盔甲都一个样儿,他同样修习的是秦风的混元神功,但却缺了秦风早先所经历的那个阶段,修练出来的混元神功不能得到转化,全部都散布在四脚百骸,如果不靠秦风的话,他早就被混元神功的真气活活烧死了.经过秦风转化的真气在他的体内产生了异化,将他的身体重新铸造的坚逾钢铁,穿上盔甲,对他而言,反而是负担.

  这也造成了野狗变态的战斗力,当他还是八级武道者的时候,便活生生的殴死了九级巅峰的前燕高手,代价只不过是躺了几个月,当他成功地突破到了九级之后,秦风便断言他能与一般的宗师级高手过招了.

  当然,不包括秦风卫庄文汇章还有曹冲这样的.

  事实上,野狗与霍光和贺人屠都比划过,他赢不了,但这二位想要赢他,却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至于野狗还想与瑛姑比划比划,却是遭到了瑛姑的断然拒绝,瑛姑才不会和一个光着膀子的野兽样的家伙较量.

  野狗当然也发现了杨致的新二营出现在了战场之上,然后便发现了杨致准备干什么.野狗的确不擅长什么谋略,但多年的战阵经历和出生入死的经验,却让他在战场之上有一种野兽一般的直沉,总是能先一步察觉到危险出现在何方.杨致这样的举动,他看一眼就知道对方想干什么.

  “好你个小白脸,居然想占老子便宜!”野狗大怒,但现在,他也只能怒了,因为现在他面对着的是从两翼增援过来的秦军,城墙看似近在咫尺,但想要突破这一步,却还得费大功夫.

  猛地挥舞起大刀,将前面两个秦军一刀两断,野狗大吼起来:”儿郎们,加把劲啊,可不能让新二营抢了新!马上有,你给我稳住了,老子要冲阵.”

  吆喝完这一声,野狗便再也不管不顾地一门心思地挥刀向前冲.

  野狗的嗓门极大,杨致的耳朵也更敏锐,隐隐约约地听到了野狗的叫喊声,他嘿嘿的冷笑着,加速向前冲去.

  城墙近在眼前,长矛一根接着一根的飞了出去,每一根都准确地插在雍都城墙上那巨大的石块与石块之间的缝隙之中,在城墙之上构成了一支长矛组成的梯子.

  雍都城的城墙石头太坚硬太厚,很难插进去太深,但那些缝隙可就没有这个强度了.杨致整个人飞身而起,脚在一根矛杆之上一踩,已是腾空而起,力量衰竭之时,他腾出一只手来抓住头顶的另一根矛杆,再一次腾空而起.

  城头之上传来了惊叫之声,秦军探出头来,捧起石头,擂木便向杨致砸了下来.

  黑色巨剑在头顶飞舞,石裂木碎,杨致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城墙之上.四周蜂涌而来的秦军举起刀枪,嘶吼着扑了上来,想要将他重新挤下城去.

  杨致大笑着,双手握着黑色巨剑,咆哮着跃下城垛,那柄薄薄的小剑再次鬼魅一般的出现,闪电般地在围来的人群之中穿梭着,轻轻巧巧,毫无声息的收割着一条条性命.

  雷暴第二个爬了上来,他没有杨致这么好的轻功,一手拎着两根狼牙棒,另一只手和脚用劲,扎手扎脚却又速度奇快的攀越而上.一上城,看到被围攻的杨致,立刻拎了狼牙棒,冲了过去.

  新二营的数十个高手,以极快的速度沿着杨致开辟的这一条道路上了城墙.在他们身后,三千新二营士兵列成了一个方阵,死死地护住了这一块地方,抵挡着外围冲过来的一些秦军,也掩护着最里头的士兵们沿着这些矛杆向上攀爬.

  随着新二营上城的士兵越来越多,城上的秦军终于抵挡不住了.

  长笑声中,杨致从重围之中突破而出,风一般的向着远处那高大的城楼掠去,沿途前来阻截的秦军,如同下饺子一般的被他击落下来.

  而在另一边,野狗也终于冲到了城门口.

  此时这一带的秦军士气已经完全溃败了,当新二营的士卒们攀爬上城,他们便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斗志,抵挡野狗的狂攻,只不过成了一种下意识的本能反应,对于野狗来说,就更谈不上有什么难度了.

  城门仍然紧闭着,野狗高高的举起了他手里的大刀,全身青筋毕露,狂吼一声,一刀重重的斩向厚实的城门.

  一声巨响,城门晃动,包着铁板的木门向内凹进,两扇门之间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裂缝.

  再一声吼,又是一刀劈出,咣当一声,大门终于吃不住如此巨大的力量,摇摇晃晃地颤动着,中间的裂缝更大了一些,而野狗手里的那柄大刀却也一折为二.

  野狗一蜷身子,整个人重重地撞了上去.

  两扇大门轰然倒下,雍都城门在野狗的面前敞开了.

  苍狼营的士卒们欢呼着一涌而入.

  野狗抬头,却看到了让他七窍生烟的一幕,高大的城门楼上,杨致一脚站在屋脊,另一只踩着一只檐兽,一手握着他的黑色巨剑,剑尖斜斜向下,另一只却高高的举着一面大明日月旗.

  而更让野狗生气的是,城外的明军都在欢呼着,叫声最大的居然是他麾下的苍狼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