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大麻烦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欢乐是无限的,但欢乐的时间却有限制。毕竟他们是军队,战斗的任务虽然结束了,但接下来还有一大堆的善后的事情要做。自来大战之后必然有大乱,大乱能止方才是大治的开始,明天,他们还要忙碌地开始新一天的工作,所以午夜刚过,所有狂欢的士兵便在一声声的号角声中,迅速地收拾了刚刚庆祝的场地,有序地返回了自己的营地。

  三通鼓响之后,喧闹的双联城便立时陷入到了寂静当中,唯有巡逻的士兵整齐的脚步声以及外围巡逻马队的马蹄声响起。军官们穿梭在自己所属部队的营房之中开始查房,喝斥着那些余兴未竭的家伙们赶紧闭上眼睛睡大觉。

  要继续庆祝,便要等到明天晚上。

  秦风也在美美的烫了一个脚后爬到了床上,放下了心中的那个心思,这一觉自然也就睡得香甜。

  是啊,这是一场大胜,自己定下的洪伟目标,已经走完了三分之一,虽然离目标还很远,但终归是顺利的完成了第一阶段的任务。自雁山起兵以来,历经九个年头,吞一国,灭一国,改变了数百年来这片大陆之上固有的格局,足以让自己感到骄傲了。

  像李清大帝那样十个年头便一统大陆的宏伟壮举,开天辟地,也不过就那么一遭,也就只那么一个人罢了。

  或者我能成为史上第二。在入睡之前,秦风美滋滋地想着。

  两人所处的时代不一样,面临的困局也不一样,李清大帝面对的是一个虽然庞大但却腐朽到了极步的帝国,所以他壮大之后,是直指对方心脏,一战功成,毁灭了对方最后的主力之后,那个庞然大物便轰然倒塌而再无反抗之力。而现在自己面临的情况,却要比大帝那个时候的样子要困难得多呢。

  齐国虽然已呈老暮之像,但齐帝却正在挖疮疗毒,楚国虽然已经是千疮百孔,但却还有那么一些底蕴强自支撑,自己想要学李清大帝那样干的话,只怕死得很难看。

  唯有先夯实自身,然后以强大的力量,一步一步的平推过去,才是最好的办法。

  再说了,当年李清大帝最后的那一战,有着太多的疑点,他似乎很有底气啊!但现在秦风即便合并了过去的越秦两国,在面对齐国这个大家伙的时候,仍然未免有些心虚。要不是有着楚国的牵制,要不是他们内部问题重重,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团结而完整的齐国的时候,只怕自己的景况就有些难看了。

  真要是那个样子,说不定被平推的就是自己。

  当然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自己已经有了强悍的实力,而齐国历经了这数年的战乱以及内部的矛盾,也不过是刚刚开始恢复元气而已。

  自己终于还是利用一切手段,为大明争取到了最需要的时间。

  接下来,自己要休养生息,当然,也还要不停的给齐国捣乱,勃州便是接下来最为重要的一环。

  齐国会怎么做呢?他们是继续对自己不屑一顾,专心于自己国内的调整,还是会正儿八经的开始与自己对局呢?

  他们不会再坐视自己强大,一定会出手。而这一次两家争夺的地方,恐怕就是楚国了。

  四强对峙变成三国鼎立,而其中有一个又虚弱无比,理所当然的会成为另外两个对手的眼中美食。楚国土地肥沃,人丁众多,出产丰富,着实是一块大肥肉啊。

  清晨的军号之声将秦风从梦中惊醒,这段时间呆在军中,他又迅速地找到了当年的感觉,军号声起便会下意识的一骨碌地从床上爬起来。不像在宫中的时候,最早还会闻鸡起舞,可后来却是愈来愈懒了,特别是喜欢赖床的闵若兮,对于他起得绝早一直是深恶痛绝的,从去年冬天便开始整治他这个习惯,一旦李清要起早,她立时便会机敏的如同八爪鱼一般的缠住李清然后装睡。

  李清自然是叫不醒一个装睡的闵若兮的,便也只能瞪大眼睛躺在床上。这样的日子久了,秦风便也不自觉的贪念起那温暖的被窝,特别是在大冬天里,相互依偎在热热乎乎的被子里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秦风有时候感到闵若兮这样的女子,一定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所以这辈子基本上干什么都一帆风顺,虽然为了自己也吃了几年苦,但那不过是主流之中的小节而已。像闵若兮这样的家伙,居然也能顺风顺水莫名其妙的修练到了宗师的境界,当真是老天不开眼啊!不像自己,为了到今天这个地步,在生死线上挣扎了多少年呐!

  闵若兮就完全是老天爷放在自己身边的一个对照物啊!成心让自己嫉妒。

  走上城楼看向双联城外面,这个原本并不大的要塞小城,因为明军在这里存在的时间过长,已经变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城市,一座座巨大的仓库,营房,伤兵营,从眼前一直延伸到远方,等到大军撤走,这里将会变成通往雍都的一个重要的节点,会有更多的人在这里安居下来。

  军队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全副武装地开始了每天例行的早训。战争期间,训练基本上是取消了的,但现在战争一结束,军队的长官们,立马便恢复了平常的惯例。大胜之后太过于放松并不是好事,秦风很高兴自己的将军们并没有忘乎所以。另一部分则准备开始日常的工作了,继续向着雍都城运送各类物资,安抚,剿匪,收拢流民等等例行工作。

  战争结束了,但国内向雍都运送物资的行动还远远无法停止下来,雍都这一带被摧残得太厉害了,需要极长的时间才能抚平伤痕。好在青州,虎牢,新桐,兴元,丹阳这些地方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到了今年秋收之后,便会喘过气来了。

  稍远处的战俘营里很安静,那些战俘们也起来了,此刻正安静地或站或坐在栅栏之内,观看着明军做事抑或是训练。秦风知道是何卫平在主抓这事儿,看起来他还是有几把刷子的,雷霆军的战俘们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安静是好事,说明他们已经准备接受他们的命运了。

  一直以来,秦风便认为秦国人是极好的兵种,这与他当初在落英已脉之中与秦国边军打了多年仗有关,那种勇悍是刻在骨子里的,只不过马越将一副好牌打乱了而已。

  这些雷霆军更是秦军之中的精英。此战过后,大概两万雷霆军放下了武器,这些人秦风是极其看重的。

  当然,现在还不能将他们整编入军队。与边军不同,雷霆军对秦国,对马氏皇朝着更深的认同感,而秦国的边军,更多的是认他们的主将。

  先让他们解甲归田,让他们好好的体会一下当一个大明的百姓的那种优越感和幸福感,让他们彻底忘记过去,认同现在,并对大明产生了强烈的归属感之后,才是重新征召他们入伍的时候。

  那时的他们,将为大明而战。

  这便是秦风在会议之上一口否决了何卫平马上要将这些雷霆军编入明军建议的原因所在。边军他可以接受,因为边秦国边军就是贫穷的代名词,他们对于国家的认同感极差,基本上是由一些吃不上饭的家伙,迫不得已才加入军队去当一个名正言哪的强盗的,自己能给他们的很多,他们这才会迅速地产生凝聚力,生怕因为自己的不努力而失去现在的美好日子。

  雷霆军就不同了,他们拥有过许多,现在却都失去了。要让他们认清并适应这一过程,更要让他们认清,只要他们能转变观念,那么过去他们在秦国拥有的东西,在明国他们同样能够拥有,甚至还能得到更多的时候,才能放心的将他们纳入军队。

  而这,需要时间。

  现在,秦风也有了时间。

  身后传来的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秦风的思绪,转过头来,看到田康一脸严肃的向着自己走来,两眼之中布满了血丝,一脸的疲惫之色,很显然昨夜一夜没有睡觉。

  “有消息了?”他径直问道。

  田康点了点头:“陛下,鹰巢找到了那支军队的踪迹,据估计有数千人马,肯定便是马超带着的那支军队了,他们是在向青河郡方向挺进。”

  “青河郡?”秦风的眼神一下子凌厉起来。

  “陛下,卞无双走后,青河郡完全处于一片权力的真空,我们往哪里也只是派了一些文官,可以说,对于马超的军队,毫无抵抗之力。相信很快,我们便会接到那个方向上的报告了。而臣更怀疑的是,青河郡也不是马超的终点。”田康看着秦风,郑重地道:“陛下,我们似乎要有一个大麻烦了。”

  “于超他们追上去了吗?”秦风问道。

  “鹰巢在基本判断出这支军队的走向之后,便已经向我军两支骑兵部队送出了消息,现在于超和马猴想来一定在往青河的路上,但臣对他们追上马超并不抱希望。”

  “还真是一个大麻烦啊!”秦风叹了一口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