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诺言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雍都城依然高高的耸立着,只不过如今他已经换了主人。

  王遵之站在城门口,看着这个刚刚经历过战火荼毒的曾经威严无比的大城,心中当真是感慨万千。

  护城河大段大段的被填平,流淌的河水被截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死水塘,城墙之上,到处都能清晰地看到深浅不一的凹痕,城楼已经不复存在了,只余下一些断垣残壁和一些烧得焦黑的却仍然倔强的探向天空的大梁、椽子。半边砖墙孤立其中,似乎一阵风来,就能将本来就有些摇晃的它彻底吹倒。

  以前能隔断城内城外使之变成两个世界的厚实的城门,现在变成了一个大洞,一块歪歪斜斜的靠在城门洞子里,另一块干脆就被拖了出来倚在城墙之上,那上面有一个大破洞,整个门都歪曲变形了。

  王遵之没有看到多少大明军人,倒是看到了一些空着双手穿着雷霆军军官服饰的人,正带着一队队的普通百姓在清理着遍布四处的残渣,一些人在城墙之上忙活着,刚刚王遵之看到的那堵砖墙,很快便被这些人抱着一根柱子给撞塌了。一辆辆手推车从城上推了下来,上面装着一些清理出来的建筑材料,被有序地堆在一块块空地之上。另外一些人,则在挥舞着锄头,铁锹开挖着被堵塞的护城河。

  “怎么没人看守呢?”王遵之有些疑惑地问道。

  程小鱼笑子笑:“有什么可看守的?战争已经结束了。这些人干活,我们大明都是发工钱的,又不是白干。”

  “还给钱?不是劳役吗?”

  “王村正,看来你对我们大明的政策还是很不熟悉啊!”程小鱼笑了起来:“在大明,可没有劳役这么一说的,不管朝廷要干什么事儿,需要多少人手,这都是要付钱的。一般来说,都是由一些商人们从朝廷手中承包某一件事情,朝廷付钱给他们,然后他们再去找人手来做这一件事情。这办法很不错的,事情干得又快又好,没有人愿意偷懒耍滑的,工期越长,赚我钱就越少。”

  “那这些雷霆军军官是怎么一回事?”王遵之又问道。

  “这啊,一看就是那些商人的手笔了,他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怎么找人啊?也要有人信他们啊!肯定是他们找到了军方,军方为他们提供了一些军官,这些人都是雍都的老人嘛,招一些人起来干活儿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他们也更能让本地人信任是不是?这样是最省事的。”程小鱼显得对这些事情很熟络,主要是同样的事情,当初在虎牢,丹阳,兴元等地都干过,而他,当时就是参与者之一。

  “朝廷就不怕这些军官趁机纠众起事?”王遵之有些震惊。

  “有什么可怕的?这城内城外,这么多驻军?你说能出什么事?谁也不是傻瓜,明摆着没前途的事情会有人去做?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干事落个好映象,还能多赚一点钱。再说了,这些雷霆军军官们现在还处于关押期,他们对自己的前途还不明所以呢,多做一点事,留下一点好映象,将来不定就能落到什么好处你说是不是?”程小鱼解释道。

  听着程小鱼的话,王遵之却是有些迷茫了,这跟他以往的观念完全不一样啊,朝廷征发百姓做事,居然还付钱?这无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想不明白吧?”程小鱼得意洋洋地道:“当初我也不明白,后来我的一位长官跟我说过这里头的道道,他是一个老明人。他说让老百姓有钱赚,老百姓便会有激情,赚了钱才会有饭吃,有饭吃才会心里安稳,安稳了自然就不会闹事。这是让一个地方平静下来的百试不爽的法子,而且老百姓赚了这些钱总是要花的啊,他们要买东西,那这些钱便又会流回到商人的腰包里,商人呐,又需要给朝廷缴税,朝廷这么办啊,让钱在外头赚了一圈,其中一部分还是回到了国库里,却又将事情办得圆圆满满的。”

  “还真是这个道道!”王遵之点头,虽然有些不太懂,但总是觉得是这个理儿。

  “在大明流传着一句话,让钱流动起来,这玩意儿才有用,不然,擦屁股都嫌硬呐!”程小鱼哈哈大笑着道。这话当然现在也只适用于大明,必竟也只有大明,纸币才是流通的钱币。

  一行人踏进城内,城门处倒有几个明军士兵在看守着,程小鱼虽然穿着明军制服,却仍然老老实实的掏了自己的腰牌递给了他们,然后指点着王遵之他们说了一些什么,一行人便毫无阻碍地进到了雍都城内。

  与城外一样,城内,也是一模一样的热火朝天的景象。靠近城墙这一段的房屋,在战火中都几乎被摧毁了,现在也正在清理之中。偶尔能见到几幢完好无损的房屋,现在都变成了一个个的商铺,里头商品不算多,基本上都是以吃得和家庭日用为主。

  跟着大明的军队四处征战的商人们,也早就弄清楚了一场大战之后,老百姓们最需要的都是什么。

  很显然,那些商铺的生意都很不错,里头挤满了人。正如程小鱼说得那般无二,老百姓挣了钱,第一件事便是来买日常生活所需要的一切东西,这些工钱在兜里恐怕还没有揣热乎便变成了各种各样的日用品以及粮食。

  “现在雍都城还没有人来收他们的税呢,这些商人可赚饱了。”王遵之有些遗憾。

  “想讨税?”程小鱼哧笑了一声,“借他们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这些商人啊,现在都是以一个月为期向朝廷的税司部门自己去申报一个月的销售额,然后呢根据这些向朝廷缴税,胆敢逃税的话,罚得你倾家荡产,而且你以后也休想再在这一行里混了。”

  “自己申报?那岂不是可以弄虚作假?我卖了一千两,硬说自己只卖了一百两,谁知道?”王遵之不服气地道。

  “像你一样想的人,现在都正后悔着呢!”程小鱼冷笑:“从源头之上控制,你进了货,有帐本吧,你向那作坊进了货,对方也有帐本吧?咱们大明的税务司狠着呢,查帐那叫一个厉害,咱们虎牢当初有些人这么干过,现在啊,都去矿山挖矿去了。所以咱大明的商人都老实着呢,谁愿意为这点钱搭进自己一辈子去?”

  王遵之默默的听着,半晌才道:“果然与我们大秦是不一样的。”

  “当然不一样。”程小鱼呵呵地笑着,“所以现在大秦都成大明的了。”

  “对了程兄弟,你是一个军人,也没有做过生意,怎么对这些事这么清楚呢?”王遵之有些好奇地问道。

  程小鱼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腿,“马将军说要请大师给我打一副假腿,让我还能上马作战,但我自己可不敢抱这样的想头,当不成兵了,少了一条腿,做农活也自然是不成的,我便想着以后做生意吧,所以在养伤的那段时间,不就成天都在打听这些事儿吗?左右双联城那边的商人多,这些事情很容易打听出来的。以后啊,我还要养一个女人和一个娃呢!答应刘奎的事情,咱得做好,不说让她们享什么富贵,怎么的也要让他们衣食无缺吧?所以啊,咱得想路子挣钱。”

  “你可真是一个重信守义的好汉子。”王遵之佩服地看着他,“其实要是你不认这事,也没有人会说你什么。”

  程小鱼勃然变色:“我虽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做人还是懂一些的,刘奎当时可以杀了我的,但他却饶了我一命,临死的时候他跟我说了这些,我也亲口答应了,答应了的事情,自然就要做到。如果我战死在沙场上那也罢了,既然活着,那自然便要把事情做好。”

  “说得好,程兄弟,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王遵之拍着程小鱼的肩膀,道:“兄弟,城内居,大不易,那刘奎家的就算还活着,孤儿寡母在在城中也肯定艰难,不若兄弟你劝他们到我们黄泥山村来,有我照应着,兄弟你以后也会少些牵挂。”

  “再说吧,先找到人,认个门,以后的事情慢慢再说。”程小鱼道:“对了,三元里怎么走啊?”

  “我带你去!”王遵之冲着随行的那一些人说了几句,让他们先行离开,自己却带着程小鱼走上了另一条大街。“离这里还挺远的。刘奎以前级别不低,能统带上千骑兵单独作战,可不是我这样的小杂鱼能比的。他们住得三元里,也算是雍都城内一个比较富裕的街区了。只不过后来大战一起,大家都一个样了,除非是真正的那些大富大贵的人才会有一些特权。”

  “这可真是麻烦王村正了,耽搁了你的正事。”程小鱼有些不好意思。

  “这算什么?小事一桩,都说不上嘴!”王遵之笑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