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混乱安阳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安阳郡是一个好地方。高大险峻绵延不绝的落英山脉替他挡住了来自西方的寒冷的空气,使得这里的气候极易发展农业种植,广袤的平原地区又为安阳提供了无数肥沃的耕地,这使得安阳郡人口众多,而且相对要较为富裕。

  当然,富裕的安阳郡却有一个穷凶极恶的邻居,那就是以前的秦国。秦国边军在很久以前一直是将安阳作为一头肥猪在养,基本上每隔上那么两三年便会有一次大规模的入寇。进来就抢,抢了就走,而且只抢粮食抢钱财,人是基本不怎么杀的,杀得人多了,怎么还能为他们创造财富呢?

  邓朴就这样干了很多年。

  而当时的楚国,一门心思都放在防御齐国的侵略之上,老二不好当,时时刻刻都要提高警惕防备老大的无情打压。而对于秦国这个恶邻,因为他们并没有什么领土上的要求,反而并不怎么重视,左右也只是损失一郡的财物而已,以安阳的富裕,还是很快便能恢复的,每一次遭到打劫之后,朝廷照例给一些象征性的抚恤也就罢了。

  反正也没死多少人嘛!

  但这样的情形,却让安阳人是深恶痛绝的,谁也不想被当猪养,辛辛苦苦几年创造的财富,一朝便会被抢得精光啊。

  这种情形一直到了左立行任西军大帅之后才开始得到改观,左立行组建的西军在数年的时间内迅速崛起,与秦军开始抗衡,让他们的入寇变得一天比一天艰难。这也让安阳郡人着实过了几年好日子。

  然后,便又恢复了老样子了。西军全军覆灭,左立行战死。秦军又开始干起了老本行,安阳郡人便又开始了被当猪养的日子。

  再后安如海自我放逐到了西军,重振西军之威,安阳郡在略感欣慰之余,又担心会旧事重演。果然没过多久,安如海率军穿越落英山脉入齐,一去不复返。楚国在齐大败,宿迁率西军主力入荆湖,安阳郡再次空虚不已。

  正当安阳郡人又开始为自己的财产担忧的时候,明秦之战开始了,秦人再也没有心力向安阳发起大规模的抢掠活动,安阳人终于可以安心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了。几年时间,他们再一次的迅速地富裕了起来。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恐怕任何一个聪明的安阳人也无法想象,数十万秦人竟然在卞无双的率领之下投奔了楚国,最后一万秦军,十余万秦军的眷属落户安阳。

  这成了安阳本地人的恶梦。这么多秦人落户安阳,可不仅仅就是人呆在这里就算完了,他们需要土地,需要水源,从哪里来?自然是从原来的安阳人嘴里刨食了。

  富饶的土地在安阳那都是有主的,这些秦人落户之后,分到的基本上都是荒地,生地,秦人本来就贫穷,以前大家都穷还不怎么觉得,但现在到了安阳与人家一比,这就不得了,谁的眼睛不红啊?

  争端,自然而然便开始了。

  秦人好战,性子悍勇。而安阳百十年来一直都在战火侵扰之中过来的,自然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更重要的是,两家是世仇啊,往前数一数,没被秦人抢过的安阳人,只怕屈指可数。

  本来就互相看不顺眼,现在还朝夕相处,不出事那才是一件咄咄怪事了。所以现在的安阳,百姓之间的互斗,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先是互相看不顺眼的人互殴,然后发展到家族之间的打斗,最后便演变成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群架。死人,简直是太平常了。

  如果仅仅是百姓之间的打斗也还罢了,问题是,两边都还有军队在安阳驻扎。打到最后,军队也开始不同程度的参与了。

  两边的军队经常性的脱下军服,穿上便装,提着刀子便加入双方的群殴,他们的加入,让打斗几乎快要演变成战斗了,死亡的人数每一次都在增加。

  双方将领对此都装作视而不见。

  两边同样的互不对眼,没有直接率军参战,都觉得已经给了对方天大的面子,也给了朝廷该有的体面。

  秦国人来到了别人的地盘之上,本来就觉得矮了别人一头,要是自己再显得弱鸡,肯定更要被人欺负,而且老子们的家人正在替你们楚人打仗,剿匪,我得点好处难道是不该的吗?

  安阳人呢,觉得你们这帮强盗现在无家可归窜到老子的地盘上,以前抢我们的钱,抢我们的粮,现在倒好,连地也要抢了,根本不能忍啊。

  矛盾基上处于不可调和的状态。当然,这也说明了楚国朝廷对于地方上基本上已经没有多少控制力了,朝廷威权减弱,驻扎地方的军队自然便会更加强势。

  军队高层都装聋作哑,便只苦了安阳郡守朱义了。这位与安如海一起上任的郡守,没过上几天好日子,便开始了地狱一般的煎熬。

  名义上的安阳郡的军政首脑,面对着这种情况,束手无策,而他麾下的官员们,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在调和双方的矛盾,不过大部分都是无用功,今天的问题化解了,明天还会有新的问题出现。

  天色逐渐暗下来的时候,朱义终于风仆尘尘的回到了郡城,他刚刚去处理了一起双方大规模的械斗,出事的原因就是双方争夺水源。

  现在正是庄稼长个头的时候,水自然是不可或缺的,不过谁先谁后,谁多谁少,以前可以由地方上的乡老族老们坐在一起商量调节,现在可就没得什么商量了,基本是靠拳头说话,这一次,双方可是裹协了数个村子,各自聚集起了上千人械斗。

  朱义得报之后大惊失色,飞马赶去救急,并且以粮食军饷等东西相要协,把双方的军队长官都请到了现场,三方坐下来会商,这才终于勉强解决了这一问题。要不然双方真打斗起来,死伤可就不会是一个小数目了。

  但现在正是用水的高峰季节,问题肯定不会仅仅在一处出现,难道自己还真能每次都把双方的人都请到一起吗?用军饷这些东西威胁其实只是一句空话,真敢不给,那些大头兵敢抢。也就是双方的军事长官都不想与他这个地方长官撕破脸皮,给了他一点面子而已。

  但人情这东西,用一次可就少一次了,下一次怎么办?西军这边还好说一点,毕竟与自己共事多年,秦人那里,就是茅坑里的石头,根本说不动。这大半年维持了下来,楚国西军将领已经开始对自己不满了,认为自己偏向了秦军。

  可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原本以为安阳是一个好地方,但一跳进来,却发现,这真是一个火坑呢!朱义有气无力的趴在马上。当然,要是秦人不来,现在的安阳的确是一个好地方,他们被明国打趴下了,没有力气来安阳抢劫,安阳人自然就能过上好日子。

  可是现实就是这样残酷啊,明人把他们打败了,他们就跑到楚国人的地盘上称王称霸,大楚,什么时候沦落到这一地步了?想到现在国内的混乱局面,朱义就又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作为一名文官,骑马跑了这么一套,大腿内侧早就磨破了。

  现在的楚国,好像每一个地方的官员日子都那么不好过,调到别处去也照样是苦差,要不然就别当官了。朱义叹气,说起来,自己在安阳还算是比较幸运的了,至少还没有人公开造反,举旗杀官嘛!在大楚的其它地方,造反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了,江南那边近来尤其骇人,竟然有郡守的脑袋被砍掉挂在城楼上了。

  回去好好的睡一觉,什么也别想了,养足精神,说不定明天又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蹦出来。自己现在哪里是什么安阳郡守,实实在在就是跟在双方屁股后面并命擦屁股的,干得辛苦不说,还两边不讨好。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心中哀叹中的朱义终于蹭到了郡府大门口,翻身下马的时候马鞍子带到了大腿内侧的伤处,不由又是疼得一阵哆嗦。几名亲卫赶紧过来扶住了他,搀着他往府里走去。

  还没有走几步,朱义便看到了自己的长史脚步匆匆地迎了上来,心里便又是一颤儿,该不会是自己出城的这一段时间,城里又出了啥事吧?要不然这个家伙怎么还没有回家还是呆在府衙里呢?

  “没出什么事吧?”他抱着万一的希望问着向他躬身行礼的长史。

  “府君,城里倒没出什么事。但是朝廷派人来了,现在正在公厅里呢!”长史压低了声音:“轻车简从而来。”

  “是谁?”朱义问道。现在朝廷对地方上的控制力大减,朱义对现在朝廷也实在是难以提得起来恭敬。

  “罗良!”长史道。

  “什么?”朱义如同中箭的兔子一般的跳了起来。罗良是谁?皇帝的头号心腹,虽然因为在东部表现不好,被皇帝冷落了下来,但仍然是皇帝最为信任的人之一。这样的一个人,怎么悄没声儿的就跑到安阳来了。

  有阴谋!朱义第一时间从脑子里蹦出了这三个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