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前卒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杀之,一了百了

小说:马前卒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12-17 08:23:2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看着田康,卞文豪的一颗心慢慢地沉了下去.这自在不是一个玩笑,堂堂的大明鹰巢副指挥使自然不会跑到这里来专门寻他的开心.

  短短的一瞬间,他就想清楚了楚国朝廷与马氏父子的交易,各有算盘,却又一拍即合.

  楚国需要有人来钳制大帅卞无双,可以想象得到,如果这十数万家眷落到了马超的手中,卞氏自此就将束手束脚,不得不靠着楚国来确保这些家眷的安全来稳住军心.而马超呢,则重新拥有了一块休养生息的土地,先生存下来,然后再图谋发展,反攻秦国.

  马超想要控制这些家眷,首要的就是要掌握在安阳的这一万秦军,而要掌握这一万秦军,自然就要先收拾了自己.

  他缓缓地坐了下来,盯着田康:”他们这是要逼我们破釜沉舟么?真要如此,我倒不介意让安阳血流成河,我倒想看看,楚国朝廷能拿我们怎么样?”

  田康讥讽地看着卞文豪:”卞将军,卞大帅对你委以重任,难道你就能想出这样的主意吗?你也不想想,现在你就是想拼命,你有本钱吗?你的确有一万精锐的秦军,可是现在他们分驻在安阳各县,在郡城,你能集中多少兵马?而在安阳郡城,楚军有多少人?井径关距安阳郡城有多远?你真要暴乱,井径关一开,马超的五千铁骑一涌而入,你能是对手?”

  卞文豪颓然坐下.

  “你们有办法?”他看着田康,突然眼中一亮,是啊,要是他们没有办法,又何必来找自己?

  “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田康淡淡地道:”卞大帅不愿意让马超掌握住他的软肋,而我们呢,又怎么愿意看到马超在安阳站住脚跟,成为我们背上的一根刺呢?”

  卞文豪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是啊,刚刚自己真是有些急糊涂了,要是让马超在安阳站住了脚跟,明人就不得不在落英山脉之中布置大量的人马防守.如果明国与齐国开战,马超一定会在安阳有所动作,明国如何能忍.

  “怎么办?”他有些急切地探过脑袋,看着田康.

  “简单,杀了马超,一了百了!”田康轻松地道.

  卞文豪顿时有些失望的坐直了身子:”杀了他?怎么杀?且不说马超本身武道修为极高,而且他身在军中,左右数千将士,连接近他都不可能.便是来一个宗师也没有办法杀透军队走到他的身边.”

  “杀他的事情,我们来负责.只不过需要卞将军配合就行了.”田康笑道.

  “配合?怎么配合?据你所说,马超现在还在落英山脉之中,我的军队是调不过去的,井径关在中间隔着呢,既然马超与楚军勾结了起来,我的部队又岂能出得了井径关?”卞文豪摇头.

  “何必要出井径关?”田康大笑:”马超来安阳,想要的可不仅仅是控制这十数万秦军家眷,还有你的手中的那一万秦军啊.你想一想,如果能将你以下的卞氏核心将领一举控制住,那么,以他秦国太子的身份,收伏这分布在各处的一万秦军还有十数万秦民,是不是很容易?”

  卞文豪想了想,”倒也不错,要是没有我等坐镇,普通士兵只怕会很轻易的被他所慑服.”

  “所以说,想要算计这些,就必须要先拿下你.”田康道:”可是你也不是一个普通人,怎么拿下你呢?直接发兵攻打?要是让你走脱,安阳可就大乱了,马超或者不在乎,但安阳郡守朱义不在乎吗?楚人不在乎吗?”

  “诱捕!”卞文豪脱口而出.

  “不错,可以想到的唯一的一个道路,就是诱捕.”田康道:”现在秦民与安阳土著不是刚刚爆发了多起冲突吗?你与朱义这段时间一直在奔波处理这些事情,想要诱捕你,这便是绝佳的借口.”

  卞文豪阴沉着脸道:”朱义会以与我会商如何处理这些冲突,如何让诸如此类的事情以后不再发生的借口,请我进府衙,这一去,只怕就会出不来了.”

  “不但出不来了,接下来只要擒下你,便可以以你的名义,将你们的核心将领召集到郡城来,轻而易举的一网打尽.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顺理成章了.”

  “马超会出现在朱义的府衙?”卞文豪问道.

  “肯定.”田康道:”据我们的情报,马超到了安阳,便会以代朱义成为安阳郡守,在他大军进入井径关之间,他们自然还有很多事情要协商,要处理,所以,他一定会来.但在所有的事情还没有协商妥之前,明人也不会贸然地放那五千雷霆军进井径关.”

  “你们要我做什么?”

  “朱义召你,你便去,你还可以带上在安阳郡在你的亲信将领.”田康笑道.”在安阳郡,不是还有几个卞氏子弟吗?”

  “你是说?”卞文豪看着田康.

  “其中有两个,换成我们的人.”田康淡淡地道.”进了府衙,朱义与马超必然发难,这个时候,不可能有大部队在场,所以,剩下的事情便交给我们了.”

  “你们的人有把握能一击必杀?”卞文豪问道.

  “既然来了,自然有一击必杀的把握.只要见到了马超,一切便可以宣告结束了,安阳还是原来的安阳郡,我们没有一颗钉子钉在后背之上,卞大帅也不会被人拿处软处而束手缚脚,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卞文豪站了起来,在屋里走来走去.左思右想,自己还有别的办法吗?结论是没有.他的一万楚军分散驻扎在安阳各县,即便现在得到了田康的情报,仓促之间也无法集结,更何况即便自己想要集结军队,也会让早有准备的楚军发现从而让自己的目标完全无法实现.

  当然,自己可以逃跑,带着能召集起来的军队,一路跑出去,但那些刚刚安置下来的秦军眷属怎么办?他们不可能跟着自己跑.如果这些人落在了马超的手中,那卞氏从此以后就被绑住了手脚,会活活的被人玩死.

  如果就这样逃出去,大帅会饶过自己?

  搏一搏,不见得会死.楚人必竟还是忌惮大帅的,但不搏,这局棋还真是没有办法翻身.更何况,明人如此有把握,那么来得人肯定非同小可,说不定还是宗师级的高手.

  “好,明天,我便会将安阳郡城附近驻扎的几支部队的将领召进府来.”卞文豪道.

  “如此便好.”田康笑吟吟地道:”明天我们的人也会来到贵府,到时候,咱们的人便与将军您一起,去赴一赴这一场龙虎宴.”

  井径关,明军将领关宏宇卓立在城墙之上,目光炯炯地看着远处那起伏不定的山脉,那郁郁葱葱的树林,一个接着一个的斥候打马狂奔而回,一个个脸色显得紧张之极.

  一千数千人的骑兵突然出现在井径关之外,而他们,竟然是秦国的雷霆军.

  关宏宇不知道为什么为有这样一支骑兵出现在井径关之外,也不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作为楚国西军的一部分,这些年来,他基本上是在与秦军的搏斗之中渡过的,也就在这两年,才差不多消停了下来.

  随着卞无双的投楚,来自秦国的威胁一度消失了,这也让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认为安阳,总算是可以过上安生日子了.随着西军的大规模东调,现在他手里的西军,可就仅仅剩下了一万人,驻扎在井径关的,只有五千人,其它五千,驻扎在郡城之外.

  在安阳内部,还有一万秦军,对于关宏宇来说,这也是不安定因素.天知道这外面的这支雷霆军与安阳的秦军有没有什么关系?

  他能做的,只能是全力备战,同时向郡城送出急报.守住井径关他自然是有信心的,必竟在这里,骑兵的作用有限,但他更担心安阳郡内的那支秦军.如果那支军队也有异动的话,那安阳城附近的西军,可真不见得是对手.

  唯一让他安心的是,当初将秦军分开安置的策略是对的,所以即便出现了现在这样的情况,安阳郡仍然有足够的手段来应付.

  “关将军,府衙来人了.”一名牙将急匆匆地跑上了城墙,”已经进了守备府,让末将来请将军赶紧回去.”

  “府衙来人了?”关宏宇大为惊讶,”自己关于这里的情报刚刚送出去,怎么府衙就来人了,难不成他们未卜先知不成?来得是谁?”

  “是府衙长史翟烨,不过似乎另外一个人才是这一趟的主角,末将看翟长史对他相当尊敬.”牙将有些奇怪地道.

  “你不认识?那肯定不是府衙的人.”关宏宇一怔,”难不成这人是朝廷的人?这是怎么一回事?”

  想了半天,摸不着头脑,只能招来了几员偏将,嘱咐了几句,这才匆匆地下了关城,向着城内的守备府走去.

  踏进守备府,看到翟烨陪着的那个人,关宏宇可是真得呆住了,牙将不认得,他却是认得的.

  罗良,皇帝的心腹,大楚曾经的权倾一时的家伙.可在他们这些军人眼中,又不折不扣的是大楚的最大的罪人之一.

  罗良到了这里,又是想要搞什么鬼名堂?他是当年安如海带到西军来的老将,对于当年的西军事变,虽然不知道具体详情,但也模糊地知道与罗良脱不开关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